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隔而不围,围而不打(2)

 

突击队突入之后,突破口被国民党守军重新封闭,后续部队被阻击在城墙外,突入的部队被包围在城内。敌人开始了凶猛的反击,双方官兵先是拼刺刀,后来就扭打在一起。当敌人暂时退下去之后,突击连仅剩下二十多人,幸存下来的官兵重新编组,在敌人的尸体上捡拾弹药。敌人的反击又开始了,指导员喊:“准备手榴弹和刺刀,拼了!”副连长率先冲进敌群,一口气捅倒几个敌人。机枪班长被三个敌人刺倒,战士曹守昌奔过来营救,在与敌人肉搏的时候,机枪班长用尽力气把匕首刺进一个敌人的眼眶里,之后气绝身亡。突击队只剩下了八个人,一排长对七个战士说:“咱们光荣也光荣在了关内,值!”黄昏,后续部队终于撕破敌人的阻击,突破口被重新打开,突击部队蜂拥入城。经过一天的血战,密云守军六千余人被歼。

    第十一纵队付出了伤亡一千五百余人的代价。密云的丢失令傅作义有些吃惊,他深知密云对于北平安全的重要性。同时,空军的侦察报告说,解放军正从东、西两面大规模地向平张线调动。傅作义由此判断:东北的共军已经入关,有会合华北共军切断平张线直下北平的企图。于是,他决定第三十五军和第一?四军二五八师迅速离开张家口返回北平,以增加北平的防御力量。为了使第三十五军能在平张线被切断之前顺利撤回,傅作义命令驻守怀来的第一?四军主力向西接应,驻守南口的第十六军向康庄方向牵制共军行动。同时,为了北平的安全,傅作义还命令驻守天津、塘沽地区的第六十二、第九十二军主力增援北平;第十三军放弃怀柔和顺义,撤到通县附近;第一?一军主力放弃涿县和良乡,撤退到丰台、长辛店和门头沟一带。

张家口和宣化守军奉命向沙岭子阵地实施两面夹攻。沙岭子是第三十五军南撤北平的必经之地,华北军区第三兵团一纵一旅顽强阻击了三天,终因伤亡严重被迫放弃阵地。沙岭子丢失后,张家口至宣化间的铁路线重新敞开,第三十五军开始撤退了。第三十五军是傅作义的绝对主力和嫡系部队,下辖一?一、二六二、二六七师。应该说,如果第三十五军按照原计划,十二月四日动身返回北平,那么这支部队也许就不会成为平津战役中以命运悲惨而闻名的主角。但是,傅作义来到张家口,郭景云等了一天,就是这一天的等待最终酿成大错。

五日,本来计划是清晨出发,到了中午部队还没开动,原因是郭军长舍不得军修械所里的机器设备,非要把设备拆下来装车一起拉走不可。而张家口的一些官员听说第三十五军要回北平,纷纷要求跟随撤走,郭景云统统答应,让他们到第三十五军驻地集合。之前,张家口主要军政人员的家属都已乘火车转移到了天津,但是还有不少官吏没走,比如省参议长杜继美、省党部委员马仰贤、省党部特派员赵城壁、市参议会议长兼市党部书记长高炳文、《商业日报》社长贺天民等。这些官吏带着他们的家眷和贵重物品,甚至还带着大米和面粉,浩浩荡荡地塞满了第三十五军的驻地。人和东西开始混乱地装车,场面看上去根本不是军队在紧急调动,而如一个城市在搬家——这些官吏们谁都没想到,只需两天的路程,他们却走了半个多月依旧滞留在半路,最终除了高炳文侥幸逃到北平之外,所有的人包括他们的家眷,在经过苦难的折磨之后都成了解放军的俘虏。

    天气很好。虽然磨蹭到中午才出发,但是车队行进顺利。过了沙岭子,又过了宣化,郭景云预计下午就能到下花园。但是,刚离开宣化不一会儿,前面就响起了枪声,一?一师师长冯梓报告说,下花园以南的公路被挖断,三?一团正一边作战一边修路。下午十四时,车队到了下花园,前面又响起枪声,先头部队三?一团停在一个叫鸡鸣驿的小镇附近的山脚下,又开始了一边作战一边修路。作战倒没有多么激烈,但公路被破坏得很厉害,路面上是一道道又宽又深的大沟,这些大沟挖得令国民党军官兵直发愁:公路的一面是绝壁,绝壁下是铁路和并行的公路,而铁路和公路的另一侧就是洋河,横在公路上的大沟从绝壁一直挖到河岸,不但附近无处取土填沟,即使从远处弄来土也都滑到河里去了。由于修路的时间太长,等得不耐烦的郭军长亲自跑过来,看了大沟之后深有感慨:“真他妈的挖到点子上啦!他们地形熟,这一手做得多绝!”

    熟悉地形的是支持共产党的当地百姓。好容易把大沟填上,车队继续前进。黄昏时分,郭景云命令全军宿营鸡鸣驿。由于车队庞大,人员混杂,天黑时才基本安置完毕。其间,不断有报告说,鸡鸣驿以北、下花园以南,鸡鸣驿至新保安的公路两侧,都发现有共军接近并在构筑工事。郭景云召集军官会议,大家都认为情况严重,绝不能让共军构筑工事,需要连夜出击。但是,郭景云却不以为然:“叫弟兄们好好休息,明早以二六七师为前卫,来个拂晓攻击,一下子就可冲过去。其余部队于早八点准备完毕,待命出发。”

    第二天,二六七师和一?一师三?二团首先“行动,一?一师的其余部队负责掩护两侧和后面。果然,前面枪炮声连成一片,到上午十时左右,枪炮声依旧没有停歇的迹象。有点着急的郭景云打电话询问,二六七师师长温汉民回答“正在激战之中”。又等了两个小时,前面还没传来打通道路的报告,郭景云向傅作义请求飞机前来助战,然后带着几个参谋上了前沿。二六七师遭到阻击的那个地方叫西八里。阻击他们的是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四纵十二旅。第三十五军从张家口出发的时候,毛泽东连续致电华北军区第二兵团,要求他们以最快的手段“全力控制宣化、怀来地区”。宣化、怀来距离北平的天然门户八达岭近在咫尺,而且那里驻有傅作义的第一?四军,如果让第三十五军越过宣化、怀来与第一?四军会合,华北地区的战局将陷入困难境地。

    此时,华北军区第二兵团绝大部分部队尚在涿鹿以南,只有第四纵队政治委员王昭和十二旅旅长曾宝堂率领十二旅在平张线上活动。以十二旅阻击第三十五军,显然兵力悬殊太大。第二兵团立即命令主力徒涉洋河,急速赶往新保安地区;同时命令十二旅不惜一切代价,在西八里、新保安和东八里地域把敌人纠缠住。

十二旅攻占新保安后,以西八里为前哨,火车站为主阵地,东八里为预备阵地,决心至少坚守一昼夜,等待兵团主力部队的到达。 第三十五军的突击能力异常强劲,兵力和武器都处于绝对劣势“的十二旅阻击战打得十分艰苦。敌人在大炮和飞机的助战下攻势凶猛,十二旅在付出巨大伤亡之后只能节节撤退,他们一直撤到了新保安县城的西关。在那里,十二旅三十四团二营又一次迎敌而上,四连在营长墨双科和连长王相印的指挥下连续冲锋,但终究无法阻挡具有优势火力的第三十五军的进攻,新保安车站等阻击阵地很快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