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隔而不围,围而不打(3)

 

通往新保安的公路上,停满了第三十五军的汽车,前面不断传来的激战消息令所有的人惊慌不已。增加紧张气氛的还有傅作义派来的飞机,这些飞机不知为什么总在公路上空盘旋,当它们扔下炸弹的时候,第三十五军官兵和官吏们只有纷纷躲避轰炸。第三十五军终于攻占新保安。副军长王雷震主张决不能在新保安停留,大队人马必须连夜前进。他的理由是:共军肯定会有大量的后续部队到达。新保安北靠大山,南临洋河,县城如在锅底,万一发生不测,让共军把两头的道路堵死,第三十五军将进退两难“。而如果马上行动,两个小时就可以通过怀来,即使遇到阻击,怀来的地形较为有利便于应付。在王雷震的说服下,郭景云决定继续前进。但是,就在车队即将开动的时候,突然命令重新下达:“驻下!明天再走!”

    无法得知郭景云为何突然变卦,执意要在新保安睡上一觉。是夜,尽管前方警戒部队数次报告,“新保安四周到处都是锹镐之声”,但是郭景云始终置之不理。第三十五军军长郭景云的这一决定,进一步把傅作义的这支主力推向了绝境。“凌晨三时,毛泽东严令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务必全军立即行动,阻住该敌,如被突走,由你们负责。”兵团司令员杨得志立即命令给王昭发电报,要求十二旅“一定坚持到大部队赶到”。兵团政治委员罗瑞卿说:“要大家都清楚,如果让三十五军从我们手里逃过新保安,与怀来一?四军会合,那我们第二兵团是交不了账的,是要铸成历史大错的。”

    八日拂晓,华北军区第二兵团主力陆续赶到新保安地区。杨得志、罗瑞卿、耿飚立即以四纵十一、十二旅和三纵九旅占领新保安以东一线;以八纵四旅和独立第一旅占领新保安以西一线,组成第一道包围圈;以三纵七旅、八旅分别占领碱滩、沙城、鸡鸣驿,构成了第二道包围圈。傅作义得知第三十五军受困于新保安,急令第一?四军军长安春山为“西部地区总指挥”,统一指挥第一?四、第三十五、第十六军夹攻当面的解放军,以掩护第三十五军返回北平“。同时命令张家口的第一?五军向下花园、新保安方向攻击前进,策应第三十五军突出包围圈。

安春山随即作出部署:第一?四军二五?、二六九师即刻从怀来出发,向新保安外围阵地进攻,限九日前打通与新保安的联系,将第三十五军接应出来;第三十五军在第一?四军发动攻击的时候,即由新保安向外围阵地实施攻击,突破包围后向北平撤退;第十六军派出一个团,限九日上午八时前,接替二六九师在怀来的城防,军主力则固守康庄,在第三十五军和第一?四军通过之前不得失守。   

八日下午十四时,杨得志、罗瑞卿、耿飚、潘自力向第二兵团各部队发出电报,措辞严厉,强调谁放跑了敌人“一定要追究责任”:“军委已严厉责备我们到达太迟,致使三十五军得以东突,影响整个作战计划,并要我们确实包围住三十五军于现在地区,并隔断其与怀来的联系。如果跑掉,由我们负责。我们已对军委负了责。因此,我们亦要求你们严格而又确实地执行我们的一切命令,谁要因疏忽或不坚决而放走敌人,是一定追究责任的……”

    自八日开始,第三十五军在飞机和大炮的掩护下,顺着公路向东突击,在东八里一线与第三、第四纵队撞在了一起。阴云密布,雪花飘飞,双方官兵在公路附近的各个阵地上来回拉锯,东八里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四纵司令员曾思玉在一座山头上与政治委员王昭见面了,王昭为终于迎来了主力万分高兴,他大声喊:“老兄!你们大大的辛苦!”曾思玉说:“没让“三十五军跑过去,十二旅立了头功!”

    晚上,三纵主力全部赶到战场,第三十五军再次退回新保安县城。九日,第三十五军再次突围。三纵和四纵一面硬顶,一面组织突击队硬攻,双方的对峙线纵横交错,致使天上的国民党军飞机根本弄不清该如何轰炸扫射,只能在阴云下乱飞。这一天,第三十五军连东八里都没有打到,天黑时,部队再次退回新保安县城。

    与此同时,在新保安的西北方向,第一?五军在军长袁庆荣的率领下开始向东突击,企图从张家口打到新保安,解救被围的第三十五军。八日下午,该军的二五八师向华北军区第三兵团二纵五旅十四团的阵地发起猛攻,虽曾一度突破,但黄昏时分阵地又被十四团官兵夺回。九日,第一?五军出动两个师加骑兵一部,先向十五团的阻击阵地攻击,未果后转向十四团的阵地实施重点突击。这里是距张家口仅五公里的平展地带,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地貌,敌人受到猛烈的火力拦截后,纷纷趴在地上不敢前进,军官们急得大喊大叫,摇着小旗吹着哨子,先是用石头打,用皮靴踢,最后用枪逼,大群的敌军再次发起攻击。三营七连长黄树田全身七处负伤,四连、八连和九连的官兵端着刺刀发动了反冲击。战斗一直进行到黄昏,十四团放弃第一线阵地转入二线防御阵地。可是,当敌人刚上了第一线阵地的时候,五旅在旅长马龙和政治委员李永清的率领下突然发动反击,一个小时后将阵地恢复,第一?五军攻击部队只得向张家口城内退去。

    在新保安的东面,从怀来方向出击接应第三十五军的第一?四军推进坚决。也许受到了傅作义任命其为“西部地区总指挥”的鼓舞,军长安春山不但指挥着自己的第一?四军,而且还可以指挥第十六军和第三十五军,因此作战情绪空前高涨。按照他的计划,二六九、二五?两师加强一个野战炮营后,全力向新保安方向攻击前进。攻击部队出发后,不断传来一路顺利的消息,说他们已经接近新保安了,是否让第三十五军赶快向外冲。安春山立即与郭景云接通了电话,本以为郭景云会喜出望外,谁知他在电话中表现得异常冷淡。安军长问:“你是否接到了命令?”郭军长冷冷地说:“接到了。我是没办法了,看你的吧!”然后就挂断了电话。郭景云是否对傅作义没任命“他为“西部地区总指挥”不服气?但是,这是他的第三十五军危在旦夕的时刻,郭军长总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当儿戏吧?

    奉命到怀来接防的第十六军的那个团还没到,安春山派他的卫士乘坐吉普车去接,过了很久吉普车也没回来,突然却有一个士兵跑回来了,说他们遇到大批共军正朝怀来开来——“共军的军服、帽子、武器都和我们一样,只是帽子上没有青天白日徽章。”安春山给第十六军军长打电话,但是电话不通,有人向他报告说,康庄与怀来之间的电话线被剪断了。接着,安春山得知,从新保安至怀来间的公路完好无损。他马上意识到安全撤退的机会仍存在,便通过电台跟第三十五军政工处长通话,让他转告郭军长,要争取时间,两面夹击,迅速突围。话说到此,电台信号受到严重干扰,听不清了。安春山又给郭景云发去一封电报,要求他迅速率领部队突围,与第一?四军“的攻击部队会合。但是,不知为什么,郭景云根本没回电。

    第一?四军的攻击部队和阻击他们的由郑维山指挥的三纵打得昏天黑地。在距离新保安很近的马圈附近,三纵截住了第一?四军的两个师,尽管根本没有有利的阻击地形,三纵官兵还是不顾一切地用身体挡住了敌人。因为伤亡严重,第一道阻击阵地很快丢失,二十团团长张文轩亲率部队反击,把失去的阵地又夺了回来。敌人采取多批次多梯队的连续冲锋,二十团的一二线阵地多次易手。这时候,新保安方向的第三十五军出动了。三纵开始两面受敌。下午,两面的敌人几近疯狂,第一?四军每占领一个村庄,傅作义的总部就发来电报说奖励大洋若干。仗打到最激烈的时候,突围的第三十五军和接应的第一?四军相距不足四公里。危急时刻,三纵的干部们站到了最前沿,与战士们一起端起了“刺刀,呼喊着向当面敌人冲过去,纵队也投入了最后的预备队,从两翼向敌人包抄过去。国民党军官兵无法承受肉搏战的残酷,仅营长就伤亡了六名,当部队出现后退的迹象时,一退就演变成了无法遏止的溃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