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隔而不围,围而不打(4)

 

安春山再次与郭景云取得了联系。我即用无线电话请郭景云讲话,要他九日上午,无论如何要抓住这千载一刻的机会,果断突围,并把全面情况告诉了他。他说:“你必须令二五?师来新保安接防。”我说:“新保安是死地,不能防守,二五?师进去,马圈必被解放军占领。我们的任务是速向北平集结。如果进去了,又得打出来,甚至你我都出不来,这是为什么?”他说:“他妈的,我是不走啦!”我劝他:“不走不好,新保安不能守。”说话间,无线电话中断了。又要了一个小时才叫出来。我问他:“老兄,请你快出来,我在怀来等你。”他说:“你是收容我吗?”我说:“这是什么话?请你在患难中不要胡思乱想,不要闹意见。”我说话尚未完了,他就骂起来:“他妈的,我是不走了。”我郑重地告诉他:“错过了今天这个机会,你是不可能“再出来了。”

    傅作义的电话打过来,命令安春山到新保安去,一定要把郭景云接出来。安春山说,新保安到怀来间的路已经打开,傅长官命令他他都不出来,我有什么办法拉他出来?安春山最后问傅作义:是否还想到北平集中?还是在这里与共军决战?傅作义的回答竟然是:“你看着办吧!”

    郭景云与安春山一直心存芥蒂,这在第三十五军和第一?四军中已不是新闻。郭景云认为,安春山既然奉命前来解围,打进新保安才算完成任务,打到城边让自己出去,那是故意看自己的笑话;而安春山对解救郭景云本来就不积极,只不过因为傅作义下令他才派出部队。安春山很久之后才查清,傅作义那封任命他为“西部地区总指挥”的电报,被第三十五军的译电员译成了“西部收容总指挥”——这是一个古怪的错误,这个错误导致的后果竟然是送了郭军长的命。郭景云认为,这一任命是对他的莫大侮辱,他宁死也不愿意被别人收容,特别是他一向看不起的那个“安小个子”。

    九日下午,怀来以东康庄方向的第十六军来电,说共军正在准备对其实施攻击,康庄通往北平的要道上已出现共军踪影,如果第三十五军再这样耽误下去,大家谁都别想撤回北平。安春山给郭景云发去最后一封电报,再次要求他突围,说不然的话第一?四军就要撤了!郭景云没有回电。黄昏,驻守康庄的第十六军真的受到了攻击。安春山担心怀来不保,立即给前去新保安解围第三十五军的两个师发电报,命令他们互相掩护迅速撤回怀来。郭景云连同他的第三十五军,就这样失去了最后的机会,被彻底包围在新保安城内。

    攻击康庄的,是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九日拂晓,先遣兵团第四纵队的三个师突然出现在怀来、康庄、八达岭一线,将国民党军第十六军指挥部、一?九师、九十四师的一个团和二十二师的一个团包围在康庄。第十六军见势不妙,立即向北平方向突围,刚刚到达的四纵迅速投入作战。午夜,四纵二十九团三营在公路上截住了黑压压的一股敌人,官兵们大声喊:“你们被包围了!”趁敌人慌乱之际,后续部队赶上来将这股敌人全部缴械。另一股敌人闯进了三十六团三营的防区,团长江海立即组织部队截击,三十五团闻讯包抄过来,二十九团也从敌人的身后追了上来。至十日上午八时,第十六军的六千多官兵被歼,四纵控制了康庄。

    四纵还没来得及打扫战场,突然有情报说,从怀来向北平撤退的第一?四军在三家子车站烧毁了不便携带的装甲车后,正在攻击冀热察军区骑兵部队的阻击阵地和四纵十一师三十五团的防区。四纵司令员吴克华决定用两个师追击,一个师在八达岭“一线打阻击。十日下午十六时,第一?四军按照二五?师、军部、二六九师和第十六军一部的序列走出怀来县城。四纵十一师跟踪追击,十师的两个团抄近路直奔横岭断其退路。在十八家子,十一师三十二团二营终于抓住了逃敌的尾巴,歼其一个后卫营,然后官兵们继续追击。追到横岭已是午夜,十师占领了附近的高地,堵住了第一?四军军部和二五?师。十一师三十二团向敌人排成长阵的队伍横切过去,敌人即刻跑得满山都是。

    安春山很快就与部队失去了联系。半夜,他带着二五?师九十三团逃到一个叫黄土洼的村子,突然发现走错了路。本来准备向南跑,直奔门头沟,现在的方向却是东南,快跑到南口去了。大部队已经丢光,安春山心情沮丧,他决定不走了,在一个距山口不远的小村庄里住下,他说要与二五?师取得联系,联系不上他就不出山。但是,一队人马刚住下,山上就传来了枪声,安春山急忙命令一直跟着他的二六九师师长慕亚新指挥残余部队掩护军部撤离,同时命令特务营抵抗。但是,慕师长很快就没了踪影。接着,工兵连和骑兵也散了伙,连安春山的拜把子兄弟、特务营营长也没打任何招呼绕过军部逃跑了。安春山带着二十多人顺着山沟跑,跑着跑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跑到妙峰山附近的时候,还是被民兵俘虏了。安春山化装成伙夫,由于他年纪大,很可怜的样子,民兵相信了他的话,还给他发了张还乡证明和几块钱路费——国民党军第一?四军军长安春山,丢失了所有的部队,独自一人跑回了北平城。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日,在长江以北、长城以南,国共两军的战场态势是:淮海战场,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已经歼灭了黄百韬兵团和黄维兵团大部,并将从徐州撤退的杜聿明集团包围在了陈官庄地区。平津战场,华北军区第二、第三兵团和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已经把傅作义集团中的主力分割包围在平张线上,东北野战军主力部队正在迅速入关,将对平、津、塘地区的国民党军实施分割包围。虽然傅作义十分不情愿南撤,但为避免北平与天津间的联系被切断,以确保最后时刻拥有天津的出海口,傅作义命令第四兵团司令官李文兼北平防守区司令官,放弃南口、昌平、通县、宛平等地,集中兵力固守北平;命令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兼津塘防守区司令官,放弃唐山、芦台、汉沽等地,将第八十六、第八十七军分别撤至天津和塘沽一线,第六十二军从北平回防天津,集中兵力固守天津、塘沽两点。

    为将国民党军傅作义集团彻底消灭在平津地区,十一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了平津战役总方针电报,提出了对傅作义集团实行“隔而不围”、“围而不打”的战略部署。所谓“隔而不围”,是以入关的东北野战军迅速插入北平、天津、塘沽、芦台和唐山诸点,割断敌人的相互联系,防止其逃跑,但不作战役性包围。即,对北平、天津、塘沽“隔而不围”。根据这一原则,东北野战军自十二日起,全力向平、津、塘地区开进。所谓“围而不打”,是以华北军区主力部队将张家口、新保安之敌严密包围,待命攻击。

    十五日,华北军区第三兵团相继占领张家口各外围据点,切断了张家口对外的所有联系;同时,北岳军区部队和骑兵第三、第四、第五师占领了张北、康保、商都等地,对张家口形成了第二道包围圈;西北野战军八纵和地方武装在集宁、丰镇、卓资山一线,形成了第三道包围圈。为了加强对张家口的包围,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的三个师于十七日自南口出发,二十日抵达宣化、张家口地区,使包围张家口的兵力达到十万以上,张家口国民党守军被歼的命运已成定局。而华北第二兵团则不断地收缩着对新保安的包围。三纵在新保安以东和东南、四纵在东和东北、八纵在西和西南,三个纵队层层筑垒,大修工事,把傅作义的第三十五军围成铁桶一般。

    至此,华北战区的国民党军已被分割包围在张家口、新保安、北平、天津、塘沽五个相互孤立的地区。国民党军统帅部关于华北战区或守或撤的所有争执到此为止,因为华北战区的前景已经明朗。“围而不打”不是永远不打。既然已经与敌人脸对脸了,华北西部成为平津地区大规模歼灭战的首选之地已成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