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天下人会提壶送酒欢迎你(3)  

 

为提防蒋介石的中央军,傅作义调整了北平城内的军事部署,即让自己的嫡系部队负责中南海周围的警卫,同时部署在阜成门、西直门和德胜门一线,因为西城外是解放军主力部队所在的位置,控制住西直门或者德胜门,日后就能保证和谈人员的安全出入。傅作义把中央军部队全部部署在了北城、南城和东城。为防止内部叛乱,他还在景山上部署了一个野炮团,城内部署了三个师的预备队,以备中央军有什么举动时能迅速地控制各个城门。

   十二月十四日,傅作义派出他的心腹、总部少将联络处长李腾九出城与共产党方面联系。共产党方面派《平明日报》采访部主任李炳泉跟随李腾九来到中南海——《平明日报》是傅作义上任北平后办的报纸,而李炳泉是一九四?年入党的中共地下党员。李腾九把李炳泉带进傅作义的办公室,这是傅作义第一次秘密会见公开身份的共产党代表。李炳泉表示:“我受中共北平地下组织的派遣来见傅先生,欢迎傅先生作出决断,进行和平谈判。”傅作义提出,由《平明日报》社长崔载之作为他的代表,“到解放区见中共方面的领导”。李炳泉当即回答:“可以。”崔载之,傅作义的又一个心腹,负责宣扬傅作义部的战绩,同时因能对时局说出真言,深得傅作义的赏识。为了保证绝密和安全,傅作义命令李腾九从此称病在家,专门负责收听崔载之发回的电台信号;李炳泉也向李腾九介绍了另一位名叫刘时平的北平地下党员,以便在他陪同崔载之出城之后,李腾九仍能与共产党地下组织保持联系。

    十五日,崔载之、李炳泉以及报务员、译电员和司机共五人,携带电台一部,乘坐一辆吉普车,从北平西南的广安门出城,准备直接驶往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去见毛泽东。这一十分唐突的举动立即遭到挫折。一进入解放军的控制区,他们就不断地受到拦截,最终他们被告知,可以去的地方不是平山县,而是解放军的平津前线指挥部,于是他们又回来了。十六日,五个人再次从西直门出城,一出城门便进入了东北野战军第十一纵队的防区。在纵队“司令部,崔载之和李炳泉向贺晋年司令员、陈仁麟政治委员谈了傅作义要求和平谈判的情况。当晚,十一纵致电林彪、罗荣桓、谭政:

    (一)由北平地下党南方局支部关系人李炳泉来接头称:他们经过李腾九[傅之联络处长]、傅冬菊[傅的女儿,系准备吸收的党员]劝说傅作义投降。八日开始,十日傅答复条件:(1)参加联合政府,军队归联合政府指挥。(2)一定时间起义,要我为他保密。(3)要求林彪停止战斗,双方谈判。十四日晚的条件:(1)军队不要了。(2)两军后撤,谈判缴械。(3)由傅发通电缴械。上述过程已于十三日晚由电台报告了华北中央局。

    (二)参加此事者还有傅之《平明日报》社长崔载之。该员已与李炳泉到了我部,他们带有电台[留在城内]、密本与傅通报[报务员、译电员与李、崔已到我部]。(三)据李称,傅作义现在心里着急,神经错乱,每日啃扫帚,并要求我速“派代表谈判。并称傅不能控制中央系军队,李腾九可掌握傅在城内之骑兵四师[刘一飞]、保安团[许宝廷]。现李炳泉在我部等待答复处措办法。

    林彪、罗荣桓、谭政向中央军委转发十一纵的电报之后,同时表示:“攻下北平、天津,全歼守敌,我军皆有绝对把握,因此,谈判内容以争取敌人放下武器为有利”。“必要时我们可到通县附近直接主持这一谈判”。林彪、罗荣桓率东北野战军指挥机关从沈阳入关后,十二月七日到达河北蓟县以南约十公里处的孟家楼,这里距北平、天津、唐山各九十公里。二十一日晚,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到达孟家楼。聂荣臻到达孟家楼后,刘仁也奉命到达孟家楼。

    中央军委对如何与傅作义谈判作出指示:“谈判以争取敌人放下武器为基本原则”。目前,傅作义三个军的嫡系部队,第一?四军被歼,第三十五军和第一?五军被围于新保安和张家口,北平城里的傅系部队只有第三十五军的一个师、第一?一军的两个师和一个骑兵师,北平、天津、塘沽守军大部分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因此,谈判中“可以考虑提出允许减轻对于傅作义及其干部的惩处,允许他们保存私人财产,但傅作义必须下令全军放下武器”。同时,要试探傅作义是否有命令国民党军中央军放下武器的权力,如果他没有这个权力,“则可向他提出让路给我们进城解决国民党中央军”。

    平津前线指挥部命令十一纵护送傅作义的代表到司令部来。罗荣桓命令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处长苏静负责接待。为了避免暴露司令部的位置,苏静找到一个叫八里庄的村庄,并在村西头农民周庆海家安排好了三间房子。苏静和崔载之、李炳泉的接触,不能算是谈判,只能算是交谈。正值隆冬,几个人坐在炕上聊了一天。崔载之反复强调,傅先生是有诚意的,决非阴谋把戏,为了不使蒋介石的中统破坏,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傅先生想通过谈判,和平解决平、津、张、塘一线,甚至包括包头、绥远的问题。崔载之提出了三个需要着重商论的问题:第一,傅作义想要加强傅系军队的力量以制约蒋系部队,希望能把被围困在新保安的第三十五军的两个师放回北平,如果共产党方面不放心,可以让解放军掺杂在第三十五军里面一起进城;第二,为了搞到一些蒋介石的飞机,希望林彪停止对南苑机场的火力控制;第三,为了杜绝美国人拉拢傅作义的企图,傅作义准备通电全国建立华北联合政府,傅作义参加联合政府,军队则由联合政府指挥。

    十九日,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来到八里庄,与崔载之和李炳泉进行了会谈。刘亚楼明确表示不能建立华北联合政府,共产党方面对解决平津问题提出的条件是,傅作义可以留下两个军,同时把蒋系中央军军长、师长以上人员逮捕起来,然后宣布起义。崔载之用电台向傅作义汇报了解放军提出的条件。傅作义在回电中明确表示:北平城内中央军比他的部队兵力多出几十倍,逮捕其军长、师长以上全部军官不宜实施。

    此时,在北平以西的平张线上,傅作义的嫡系军队在新保安、怀来、康庄等地情况危急,这进一步促使傅作义和谈心切。自派出代表秘密联络共产党方面后,傅作义召集了一次军官会议,探讨和平与战争的问题。会上,他说出的一番话令军官们怦然心动——这些军官大多数出身贫苦农家,一向认为自己出生入死地混到如此地位,是人生成功光宗耀祖之事,他们第一次听到“给地主当了看家护院的打手”这样的话:

    人家共产党公布了土地法大纲之后,就不应再打仗了。我们为了实现孙中山的“耕者有其田”的主张,曾叫周北峰领导一个土地局,几年也提不出一个解决办法,即使有办法,也不能施行。这些年来我们就是给地主当了看家护院的打手,能分他们的土地吗?和平并不是失败,如果一定说是失败,那也只是我傅作义一个人的失败,对你们来讲是胜利,我把你们从绝境带到生路上来。

    就在崔载之奉傅作义之命出城的那一天,国民党军国防部军令部长徐永昌受蒋介石派遣“到达北平。徐永昌和傅作义是多年的好友,他力劝傅作义迅速从塘沽和青岛分路南撤。傅作义回应说,塘沽已被林彪包围,山东已全在共产党人的掌控中,无论是海路还是陆路,实际上都已中断而无法撤出——傅作义有些担心,蒋介石也许捕捉到了自己与共产党方面接触的某种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