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天下人会提壶送酒欢迎你(4) 

 

二十二日,傅作义的起家部队第三十五军在新保安覆灭,军长郭景云自杀,这个消息对傅作义打击巨大。刘厚同得知消息后立即去看望傅作义,傅作义见到刘厚同便说:“这一下我的政治生命算完了。”刘厚同对傅作义说:“旧的政治生命完了,可以开始新的政治生命。时至今日,万不可胡思乱想了,还是顺应人心,当机立断,抓紧和谈为是。现在咱们与中共和谈的资本已不如过去,但议和一成,北平免遭战祸破坏,城内军民生命财产得以保全,还是得人心的。共方信守协议,咱们还是有光明出路的。这也是唯一的出路了。时不我待,不能一误再误。”

两天之后,张家口守军突围失败,五万余人的部队被歼。至此,傅作义的嫡系部队基本丧失。二十三日,蒋介石派蒋纬国带着他给傅作义的亲笔信飞到北平。蒋介石已获悉傅作义正在与共产党人谈判,因此他在信中劝告傅作义:西安双十二事变上了共产党的当,第二次国共合作是平生一大教训,现在你因处境又主张与共产党人合作,我特派次子前来面陈一劝。蒋纬国极力劝说傅作义撤到江南去,说只要把部队经过海路、陆路南撤,不但能够得到美军的援助,而且蒋介石有意任命傅作义为华南军政长官。

蒋纬国所说的“美军的援助”很快就被证实了,美国西太平洋舰队司令白尔吉专程飞到北平,与傅作义会商撤退之事——白尔吉的出面证明,就如何把华北的国民党军撤出,美国人确实与蒋介石协商过。只是,蒋介石也许没有料到,美国人答应帮助国民党军南撤,目的不是为了支持蒋介石,而是要抛开蒋介石支持傅作义。尽管傅作义反复强调自己仅是个“地方负责人”,美国人要给援助应该到南京去说,白尔吉还是向傅作义表示,美军愿意帮助傅作义从华北撤离,今后要抛开蒋介石支持傅作义。傅作义有些火了:“我是个中国人。我相信中国人能够解决好我们中国自己的事情。毋需外人来干涉。”

当天,傅作义给毛泽东发去一封电报。除了再次表示自己的和谈没有任何政治私心之外,傅作义诚恳地提出双方立即停止军事对抗,希望共产党方面不要用缴械的方式让他为难,并且表示他相信毛泽东的政治风度。两天后的二十五日,傅作义突然听到了一个让他吃惊的消息:中共中央公布了蒋介石等四十三名战争罪犯的名单,他的名字赫然列在名单之中。登载这一战犯名单的报纸上还专门发表了一条短讯,说像傅作义这样的战犯不惩罚不可能,减轻惩罚是可能的,出路就是缴械投降——两天前,傅作义还在给毛泽东的电报中强调“盼勿以缴械方式责余为难”,现在共产党方面的态度竟然是这样,傅作义的沮丧可想而知。他对他的参谋长李世杰说:“你好好准备打仗吧!双方条件相距太远,根本不能谈!”

心绪混乱的日子里,傅作义甚至想出了一个效法当年张学良的解脱办法:先发一个呼吁和平的通电,然后把指挥权交给第四兵团司令官李文,自己到南京去向蒋介石请罪。傅作义的这一想法,受到参谋长李世杰的坚决反对,李世杰说如果这样做,任何方面都对不起:把部队交给李文,李文是蒋介石的嫡系将领,不可能与共产党方面和谈,如果他坚持要打,北平必毁于战火,那样一来对不起北平市民和几十万官兵;而发一个通电就走,蒋介石必定认为你临阵脱逃,绝不会原谅你。共产党方面也会认为你有始无终,既怕打仗又怕和平。对于自己更是不负责任,蒋介石要军法处置你怎么办?

一九四九年元旦那天,毛泽东起草了给林彪的电报,对争取傅作义作了具体指示,同时解释说,把傅作义列入战犯名单,其实是为了他的安全以保障和谈能够顺利进行。六日,王克俊和华北“剿总”土地处少将处长周北峰一起,到了位于李阁老胡同的燕京大学教授张东荪家。八日,聂荣臻到达八里庄,会见了张东荪和周北峰。周北峰说,傅作义要求他们谈清以下几点:“一是平津塘绥一起解决。二是平、津等地允许其他党派报纸存在。三是政府中要有进步人士参加。四是军队不要以投降方式解决,可调到城外用整编的方式解决。”聂荣臻特别问到张东荪“傅作义能否下令蒋系部队出城”这一关键问题,张东荪肯定地说傅作义表示他能够控制局面。

九日凌晨,获悉聂荣臻的汇报后,中央军委复电指示,除第一条外,其他原则同意。之所以不同意第一条,是因为必须先解决平津问题,两军对垒需要大量军粮,这将给百姓带来巨大负担。塘沽、绥远问题可之后解决。九日上午十时,林彪来到八里庄。傅作义的“外交官”和燕京大学教授终于见到了这位蜚声国共两军的身材瘦小的将领,并同时领略了他的不苟言笑和言简意赅。

    之后,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又两次来到八里庄,具体谈了如何使傅作义的部队解放军化以及如何使地方解放区化的问题,并特别谈到对傅作义部在新保安、张家口被俘官兵既往不咎、对傅作义本人不作战犯看待等问题——“不但不作战犯看待,还要在政治上给他一定地位”。最终,会谈的内容由刘亚楼负责整理成一份“会谈纪要”,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和周北峰在上面签了字。

这份“纪要”的最后一段是附记:“各项务必于元月十四日午夜前答复。” “周北峰回到北平,从内衣夹缝里取出“会谈纪要”交给傅作义。傅看完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唉声叹气。周北峰提醒傅作义注意那个最后限期,傅作义过了好一会才说:“你可电告解放军,你已回到了北平。这个文件,过两天再说。”

与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对抗多年之后,如今不但要放下武器,而且所有的军队一律要被改编为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这让傅作义一时间难以决断。在那些痛楚的日子里,他不止一次问自己的部下:“咱们过去的历史就这样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