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金汤桥(3)  

 

为了防止平津守军突围,中央军委发出了一系列指示,除参加攻打张家口的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归建之外,调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和第三兵团参加平津作战。中央军委特别提醒林彪,要防止平津之敌被迫从陆路突围,如果让他们沿平汉路南下,正在围困杜聿明的刘、邓、陈、粟部队将压力更大。一九四九年一月上旬,华北军区两个兵团到达北平郊区,至此,加上东北野战军的围城部队,包围北平的兵力已有四十多个师五十余万人。北平围城力量加强之后,平津前线指挥部决定成立天津前线指挥部,并以东北野战军第一、第二、第七、第八、第九纵队和特种兵纵队大部及第六、第十二纵队各一个师,由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统一指挥攻取天津。刘亚楼为天津前线指挥部总指挥。

一月七日,林彪就攻击天津作战部署致电中央军委。电报详细报告了天津国民党守军的兵力、部署、城防以及我军攻击突破的重点方位。之后,电报还特别说明,天津守军以十几万部队守一个比济南大三倍、比锦州大十倍的城市,必定处处薄弱,因此预计战斗能够迅速解决。天津拿下后,主力部队“将移北平附近准备攻城”。在报告投入攻击天津的总兵力时,林彪认为投入的兵力有些多了,原因是各部队都要求参战——十二纵说自部队成立以来从来没有打过“主要攻坚战”,这次无论如何要锻炼锻炼,“故允许其以两个师参加”。另外,“刘亚楼要求六纵一个长于巷战的师参加攻天津”,“亦已同意”。电报中流露出来的极度自信以及兵力绰绰有余的心境,在以谨慎闻名的林彪以往发出的所有作战电报中前所未有。

林彪的自信是有理由的。仅就攻击十三万守军的天津而言,东北野战军投入的兵力火力堪称奢侈:五个野战纵队,二十二个师,特种兵纵队的十二个团,共三十四万人,参战的山炮、野炮、榴弹炮和大口径加农炮达五百三十八门,还有三十辆坦克和十六辆装甲车跟随步兵冲击。其具体部署是:第一纵队司令员李天佑、政治委员梁必业统一指挥第一、第二纵队,配属地炮八十九门、高射炮十五门、坦克二十辆和两个工兵团,加上纵队所属的大口径火炮二百七十三门,组成西集团,由西向东攻击前进,从和平门附近南运河西岸突破,在金汤桥与东集团会师,然后向南城攻击;

    第七纵司令员邓华、政治委员吴富善统一指挥第七、第八纵队,配属火炮六十七门,高射炮八门,坦克十辆和两个工兵营,加上纵队炮兵大口径火炮一百六十九门,组成东集团,由东向西攻击前进,从民族门地区突破,先冲向金汤桥,而后攻击北城;第九纵司令员詹才芳、政治委员李中权统一指挥第九纵队及第十二纵队三十四师“,配属特种兵部队地炮二十四门,装甲车十六辆,加上纵队炮兵大口径火炮九十六门,组成南集团,由南向北攻击前进,从城南尖子山地区突破,围歼天津南城守军;

第八纵队独立四师主力、第二纵独立七师一部和野战军总部警卫团两个营,在城北的民生门、丁字沽等处实施佯攻;第六纵队十七师为总预备队,随时准备从城西加入西集团方向的作战;第十二纵主力位于军粮城地区,向塘沽方向警戒,并防止天津守军向塘沽突围。刘亚楼对这一部署的解释是:“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先吃肉后啃骨头。”他对二纵司令员刘震说:“你们的对手是林伟俦的六十二军,可是块难啃的骨头!”刘震的回答是:“嘿!虽然骨头不如肉可口,但啃起来更有味道哟!”

解放军重兵攻击在即,天津守军惊恐万状。市内禁止燃放鞭炮和敲锣打鼓,除加派宪兵警察巡逻外,晚上实行了严格宵禁。一个从外围据点逃进城的连长声称解放军已经开始攻城,并说他们的最高指挥部设在杨柳青。陈长捷当晚就请求空军派飞机轰炸,炮兵也集中火力向杨柳青轰击。天津城内已实行灯火管制,不允许百姓们点灯,可有人说全城一片黑暗,解放军摸进来的时候不容易发现,于是又全城征集煤油灯往前沿阵地上送,大型碉堡上也立起了探照灯。十几万条麻袋装上土,被连夜运往前沿,与麻袋一起运上去的,还有数万只空罐子——空罐子挂在铁丝网上,稍微触动就响成一片。

    “没有一个连的碉堡群据点能抵抗到二十四小时以上的。”驻守在城北的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对天津城外围据点的丢失速度感到震惊。尽管攻城部队具有压倒性优势,但外围作战还是显示出战争的残酷。二纵攻击南运河西侧,守军仅是第六十二军六十七师一九九团的两个加强连,敌人的防御阵地上有深壕、鹿砦和坚固的碉堡,二纵四师十一团官兵拼死冲击,担任突击的九连一排和二连二排强行爆破,在向纵深发展时九连长邹洪奎中弹牺牲。二连在攻击中伤亡不断增加,攻占守军阵地不久就遭到猛烈反扑。八连在接替二连之后,三班的阵地被守军突破,已身负重伤的战士王和用手榴弹与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八连增援上来的官兵在三班的阵地上与反击敌人展开肉搏,敌人退下去之后,阵地上留下的国民党军遗体有数十具之多,而上百名失去行动能力的伤兵在寒风中哀号不止。

一纵在扫清外围的时候,将作战能力最强的一师一团投入了作战。一团三营在营长朱家礼和教导员苏章的率领下,七连攻占三庆门和西营门外的地堡群,但八连在攻击四座坟地堡群时却遇到困难,连续爆破厮杀几十次依旧打不下来,国民党守军借助坚固工事和火炮的有力支援,一个连队打光了再换上来一个连。“八连光指导员就牺牲了两个,朱家礼的眼睛都打红了”。团长刘海清一面命令三营坚持正面攻击,一面命令部队趁暗夜利用已经打下的地堡挖交通壕。哪个地堡被打下来,就把交通壕挖到哪里,最终使四座坟地堡群孤立起来,然后一团集中兵力发起攻击,将国民党军的外围据点扫清。

东局子是天津东郊的一个镇,距离城垣约两公里,是遮蔽津东守军阵地的一个重要外围据点。国民党军第八十六军二九三师八七七团奉命坚守,这个团的官兵大部分都是东北人,因此成为二九三师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攻击东局子的是七纵十九、二十一师各一个团,攻击前官兵们就开始挖掘交通壕,并成功地抓获了敌人的俘虏,弄清了东局子守军的防御部署。大雾弥漫,攻击开始,在准备炮火尚未完全摧毁守军前沿工事时,南北两面的突击队便发起了冲击,突击队员立刻陷入守军精心编织的火网中。八七七团团长田子永命令位于前沿的部队阻挡一下,然后把解放军的突击队放进来,接着关闭所有的壕口,使冲进来的解放军官兵全部暴露在阵地上,随即炮兵按照事先的精确测距集中炮火猛轰,七纵的攻击部队因伤亡巨大被迫撤退。拂晓时分,七纵改变突击部署,再次发动进攻,火炮直接轰击守军的碉堡、炮兵观测所和指挥所,突击队员奋勇向前。七纵官兵久经沙场,但从未遇到如此密集的地雷区,战后在清理战场时,仅在一小块洼地里就挖出了未爆炸的地雷八十多枚。八七七团指挥所被包围后,团长田子永命令部队停止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