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金汤桥(4)

 

东局子的失陷,令陈长捷感到他的部队根本无力抵抗解放军的猛烈攻击:“第八十六军举其精萃力量用在东局子支点上,只经解放军一日夜的猛攻强袭,即被突陷,炮火日夜支援,也没起作用,一个大团干净灭亡,这使得原来软弱的第八十六军就全部丧胆了。”一月六日,林彪、罗荣桓致信给陈长捷等人,告知解放军即将举行天津战役,希望陈长捷学习长春的郑洞国放下武器,如抵抗只能是遭致杀身之祸。经陈长捷同意,国民党天津参议会的四名代表于八日、十日和十一日三次出城,与天津前线总指挥刘亚楼会谈。他们带去了陈长捷的要求:只放下重武器,陈长捷部携带轻武器撤至塘沽,然后从海上南撤。

刘亚楼当即拒绝,并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向陈长捷提出四条意见:“一、天津为华北主要工业城市,人民解放军甚望和平解决,以免遭受战火破坏。二、一切天津国民党军队应自动放下武器,人民解放军保证这些军队官兵生命财产的安全及去留自便。三、人民解放军停战二十四小时,等候天津守军的答复。四、如果天津守军不愿自动放下武器,则人民解放军将发动进攻,天津守军的首领们,应担负天津遭受战火破坏的责任而受到严厉惩罚。”最后,刘亚楼让代表们转告陈长捷:“上述限二十四小时内答复,天津守军至迟应于一月十三日十二时前放下武器,否则,我军将于十四日开始攻城。”

十一日拂晓,林彪要求天津国民党守军放下武器的最后通牒,被解放军的通信员通过前沿阵地送到第六十二军军部。军长林伟俦先与第八十六军军长刘云瀚商量了一下,然后携带信件去见陈长捷。陈长捷看信之后默不作声——他与蒋介石中央军的两位军长没有沟通的可能。杜建时把陈长捷请到密室里单独商量,陈长捷说:“我让他们打,谁不打就不行。我让他们降,他们不降我就毫无办法。还是等北平和平谈判成功,一起行动吧。”杜建时又把两位军长请到密室里,两位军长说:“陈是司令,要他说话,我们不能领头。”杜建时问:“如果解放军发动进攻,你们能支持多久?”林伟俦说他可以顶一个星期,而刘云瀚表示他顶不了多长时间。最后,林伟俦催促说,解放军的通信员还在外面等着呢,陈长捷说:“复他一封吧。”于是他开始口述,大意是:武器是军人的第二生命,放下武器是军人的耻辱。如果共谋和平,请派代表进城商谈。信写好后,第六十二军派了一位科长陪同解放军的通信员出城,但刚出城门就遭到射击,科长带着信跑了回来。第二天拂晓,土堆上又有人高声喊话,第六十二军再派那位科长带着信和一些水果出了城,这回他把陈长捷的回信交给了解放军代表。

陈长捷曾就天津是战是和请示傅作义,傅作义的答复是:“你们打好仗,就好办,要能打才能和。”傅作义的态度统一了大家的立场,那就是坚守天津,等待北平的和谈结果。最后的限期到了。一月十三日,林彪下达了攻击天津城的命令。东北野战军攻城部队从四面八方逼近天津城垣。

    十四日,总攻开始。清晨,天津城笼罩在浓雾之中。上午十时,五颗信号弹升空之后,五百多门大炮一齐怒吼,数千发炮弹倾泻在国民党守军的阵地上。暗堡被炸塌,铁丝网和鹿砦飞上半空,护城河岸坍塌,城墙裂开豁口。攻城部队以坦克为前引,工兵开始爆破排雷,突击部队扑向城垣。西集团一纵二师四团的突击营看见友邻部队的突击地段插上了红旗,其实那是排除障碍后插在突击通道上的红旗,但是四团官兵认为友邻部队已经冲上去了,于是一跃而起也发起了冲击,提前冲击使他们受到了自己炮火的误伤,但是两个师的突破口被迅速打开,四团红三连战士王玉龙首先把红旗插上天津城头。在阻击守军反扑突破口的战斗中,三连和八连在城头与敌人混战在一起。当后续部队潮水般地拥上来时,“红三连”官兵已伤亡大半,连长史德红中弹牺牲。

    二纵六师十六、十七团在和平门南侧并肩突击,四师十团二营和三营在南运河北侧并肩突击。十团五连爆破手黄才、韩志明、李明禄、鲁景成等二十四名战士前仆后继炸开了突击通道,架桥队扛着笨重的芦苇桥在守军的猛烈火力下顽强靠近,前面的战士倒下,后面的战士立刻接替,七连最后只剩下负伤的指导员和五名战士——芦苇桥的架设竟然付出了七十多名官兵的伤亡代价。经过猛烈的突击,九连班长杨印山带领全班登上城头,旗手高福田身中数弹,倒下的时候还抱着旗杆;旗手刘士凯刚接过红旗也牺牲在城头;机枪班长张勋接过红旗,站在城头拼命地挥舞。

西集团突进之后,一纵一师一团和兄弟部队一起向市内穿插,在南马路的一幢灰色楼房附近前进受阻。前去了解受阻情况的纵队侦察科长范鲁刚被炮弹炸倒,一团长刘海清批评二连进展太慢,这让二连官兵的脸上很挂不住,因为二连是诞生在井冈山的红军连。官兵们正在组织爆破,参谋冯玉带着一辆坦克上来了,刘海清要求坦克把楼房上的火力点搞掉。冯参谋和坦克手嘀咕了一下,然后用大木棒在坦克的后屁股上连敲几下,坦克便向目标径直冲过去,连发几炮,守军的火力点被摧毁。

东集团七纵二十一师六十一团在突击时,派出侦察员王国才率先冲到护城河边探路,一个守军火力点在炮击后的废墟中复活了,密集的子弹将王国才打倒。爆破队员们喊着“为王国才报仇”的口号,战士滕青云和王农用装满炸药的布袋,在雷区炸开了一条八米宽的通道,接着又炸毁了一座残存的碉堡和一道铁丝网,部队越过了护城河。后续部队把梯子架设在冰面和城墙上,半个小时便登上城垣,打开了突破口。

八纵二十四师突击的是天津东北面的重要门户民权门,突击前的炮火准备十分有效,大口径火炮猛烈轰击了守军的重要火力点长江造纸厂、染料厂、北宁公园和天津北站,野炮和山炮集中轰击前沿阵地。担任突击尖刀的是七十团一连,爆破组连续炸毁铁丝网、电网和鹿砦,突击部队在架桥的时候出现伤亡,官兵们从护城河的冰面上通过,炸开民权门附近的一座大碉堡,打开了冲击的通道。一排机枪班副班长李合第一个登上城墙,用机枪掩护突击部队冲击,突击队员在突破口上与守军展开激战,连续打退守军的数次反扑。旗手钟银根双腿被打断,他伏在一面写有“杀开民权门”大字的红旗下,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红旗插到民权门的城头。旗杆被炸断,钟银根再次负伤,战士李泽山冲上来,把红旗高高地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