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坦克驶过东交民巷(2)

 

十六日晚,在通县五里桥村谈判的人吃完晚饭,决定第二天由邓宝珊、王焕文、刁可成陪同苏静一起进城,与傅作义直接会谈。分手的时候,林彪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封未封口的信,对邓宝珊说:“请邓先生将这封信交给傅先生。”说完,林彪、罗荣桓、聂荣臻离开了五里桥村。邓宝珊看了这封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的名义写给傅作义的信函,十分震惊:“这封信太出乎意料,措词很严厉,傅作义不一定会受得了。”邓宝珊无法预料傅作义在看了这封信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或者,还是暂时不让傅作义看到这封信为好?

十七日,苏静脱下军装换上了便衣,因为没有便衣,他与一直在此的北平地下党员李炳泉互相换了衣服。然后,与邓宝珊一行上路。傅作义派王克俊在德胜门迎候他们,苏静住进位于东交民巷的傅作义总部联络处。就在苏静秘密进城的时候,何思源正在北平城内奔忙着。他遍访了傅作义的各军军长,劝他们顾念两百万北平市民和几千年的文化古迹,放弃武力对抗,争取和平前途。这些军人们表情冷淡,都说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中午,何思源与北平参议会长许惠东,召集北平工商、教育界人士在新华门对面的参议会开会,到会的有北平中央军的各军军长、傅作义部队的高级军官以及北平市长刘瑶章。会议决定以大会的名义通电南京和中共双方。通电包含三个意思:一是要求把北平改为北京,北京人最讨厌叫北平而不称北京;二是要求在北京设立中央政府;三是北京人喜欢中央政府有统一全权,要求按照毛主席提出的八条进行改革。

何思源、许惠东忙着草拟电文,拟出一段,记者们就抄一段,然后拿着往外跑。——“当时军人都在座,都一言不发,也无人表示反对。”十八日,凌晨三点,安放在何思源家屋顶的两枚定时炸弹爆炸了——据国民党军国防部保密局云南站站长沈醉说,是蒋介石命令毛人凤派人去北平执行暗杀行动的。爆炸过后,何思源一家六口一死五伤,死者是何思源还在上中学的次女何鲁美,夫人何宜文受伤最重,在协和医院急救后脱险,何思源本人被倒塌的砖瓦砸伤——蒋介石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认为应该派狙击手把何思源直接打死。受伤的何思源立即出城,汽车出了西直门在国共两军对垒的前沿战壕边绕来绕去,最终在西郊蓝靛厂附近遇到一位解放军连长。何思源受到了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政治委员莫文骅的接待。

十八日,傅作义去东交民巷看望苏静。十九日,苏静、王克俊、崔载之等人一起草拟并草签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其主要内容是:为迅速缩短战争,获致人民公议的彻底和平,保全北平工商业基础与文物古迹,以期促成全国彻底和平之早日实现,经双方协议下列各项:(1)自本月二十二日上午十时起双方休战。(2)过渡期间,双方派员成立联合办事机构,处理有关军政事宜,组织与人选详见附件。(3)城内部队兵团以下[含兵团]原建制、原番号,自二十二日开始移驻城外,于到达指定驻地约一月后实行整编,整编原则详见附件。

(4)移驻城外之部队可携带一星期之补给量,以后由联合办事机构负责补给之。

(5)华北总部成立结束办事处,其工作为对出城部队之管理约束,并与联合办事机构联合办理出城部队补给事宜,其结束之时间使以上工作已逐步“移交于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及其补给机构接管完毕时为止。(6)城内秩序之维持,除原有警察及看守仓库部队外,根据需要暂留必要部队维持治安;候解放军警卫部队入城后逐次接替之。但傅先生仍得留必要之部队。(7)北平行政机构及所有中央、地方在平之公营公用企业、银行、仓库、文化机关、学校等,暂维现状,不得损坏遗失。听候前述联合办事机构处理,并保障其办事人员之安全。(8)河北省政府及所属机构暂维现状,不得破坏损失,听候前述联合办事机构处理。(9)金圆券照常使用,听候另定兑换办法。(10)军统、中统情报人员停止活动,听候处理,除违背此项命令,别有企图,从事破坏行为有确凿证据者依法办理外,一律不究既往。(11)一切军事工程一律停止。(12)在不违背国家法令下,保护在平各国领事馆、外交官员及外侨生命财产之安全。(13)联合办事机构建立后,即释放政治犯,原华北区被俘高级军官于北平接交后一律释放[下级军官可随时释放]。(14)原华北伤患兵之医疗,阵亡者之安葬,遗族之抚恤,军眷之安置,在双方协助下,仍得由华北总部结束办事处妥为办理。(15)邮政电信不停,继续维持对外联系[由平津前线司令部派军事代表检查]。(16)各种新闻报纸仍继续出刊,俟后重新审查登记。(17)保护文物古迹及各种宗教之自由与安全。(18)人民各安生业,勿相惊扰。

协议附件(1)联合办事机构以七人组成之,解放军方面四人,国民党军华北总部方面三人,解放军方面为主任,华北总部方面为副主任,解放军方面参加者为:叶剑英、陶铸、戎子和、徐冰,叶剑英为主任,华北总部方面由傅先生指定之。(2)联合办事机构系临时性质,接交完毕后则一切归军事管制委员会管理。在接交期间,联合办事机构及军事管制委员会均直接归平津前线司令部指挥,仍然由联合办事机构移交平津前线司令部接收转交军事管制委员会管理之。“(3)部队移驻城外后,即着手整编为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制度包括各点:1、建立政治组织及工作。2、实行官兵平等,废除打骂制度。3、执行命令政策。4、服从群众纪律等。人事方面,概由解放军同意任命,其原则如下:1、能力称职、愿继续服务者,留原职继续服务。2、能力优异者且可提升。3、不适者予以调整。4、志愿深造者予以学习机会。5、不愿继续服务者,保障其生命财产眷属之安全,如愿返籍者并可予以便利。(4)前述正文附件各项,除正文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系由双方代表根据一般需要及政策成立协议者外,其余各项均经双方代表分别请示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林司令、罗政委、聂司令及华北总部傅总司令同意修正后议定者。

二十日,傅作义对外公开宣布北平和平解放。接着,北平各大报纸都刊登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傅作义必须面对他的高级军官们,特别是中央军系的将领们。二十一日上午,在中南海怀仁堂,军官会议气氛紧张而怪异。参加会议的包括国民党中央军系和傅作义系的所有高级将领。傅作义首先讲话,大意是:为了保全几十万官兵的生命,为了保全北平两百万人民和几百年的文物古迹,我不得已才选择这条道路。大家是我的部下,历史责任由我来负,我对大家负责到底。愿意跟随我的,我欢迎;不愿意走的,我派飞机送走。但是无论走留,都要保证你的部队不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