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坦克驶过东交民巷(3)

 

会场一片沉默。“接着,王克俊开始宣读《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

宣读之后,还是沉默,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中央军系的第四兵团司令官李文、第十六军军长袁朴、第九兵团司令官石觉、第三十一军军长廖慷、第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等人表示反对。袁朴哭喊道:“对不起领袖呀!对不起领袖呀!”李文和石觉表示:“我们两个是蒋委员长的学生,有着特殊关系,不能留在这里执行,请总司令容许我们各带必要的几个师长,飞回南京。”傅作义当即答复:“可以容许,但不得影响部队服从协议的执行。你们要带走谁,连同你们两位离职后的代理人都是谁,请你们当场指定,不要影响部队的安定。”石觉和李文当场指定了所有的代理人,并写了姓名交给傅作义。

在共产党方面网开一面的情况下,国民党军第四兵团司令官李文,第九兵团司令官石觉、副司令官兼第十三军军长骆振韶,第十六军军长袁朴、副军长冯龙,第十三军副军长胡冠天、参谋长全英,第十六军二十二师师长黄剑夫、九十四师师长周士瀛,被傅作义派飞机送回南京。

二十六日,随着共产党方面派出的联合办事机构成员陶铸进城,标志共产党方面开始对北平实施接管以及对国民党军开始整编。联合办事机构设在颐和园里,双方就接管北平的程序、范围和具体办法反复磋商,特别是就军队改编问题制定了详细方案,最后决定:国民党军华北总部及其所属的两个兵团以及八个军的建制全部取消,以师为单位一律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独立师。留任的国民党军军官必须先集中受训,本人和家属的待遇与解放军干部一样;不愿意留任的军官只要不闹事,都算是对北平和平解放做出贡献,一律发给归家证明书、三个月的军饷和连同家属在内的车票和船票,除了武器和公家物品之外,全部私产都可以带走,并且根据职务不同可以带一至两名卫兵——共产党人对于不愿意参加改编的国民党军军官的宽大,不但出自于共产党方面一贯的政策,还出于一个现实的原因:顽固军官走得越多越好,这样可以减轻改编部队时的阻力和困难。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八日,中国人传统节日春节的除夕。傅作义离开他在中南海里的办公处,出城回到了他原来在西郊的营房里。一月三十一日上午十二时三十分,解放军正式接管北平城防,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但是,当解放军接管北平西部的复兴门、阜成门和西直门的时候,却遭遇国民党守军的拒绝,解放军官兵当即包围了这三座城门的国民党守军,并且要缴他们的械。电话打到负责城防的国民党军三一一师师长孙英年那里,孙师长立即赶到阜成门,向负责接管的解放军营长说,他奉军管会华北总部方面郭载阳副主任的命令,不移交城西的这三座城门,解放军营长态度强硬,说他是奉军管会共产党方面陶铸副主任的命令来接管的,一时间两人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交接城门的事闹到北平军管会那里,军管会命令孙英年立即来见陶铸副主任,陶铸一见孙英年便厉声道:“还要脑袋不要?为什么不交西三门?”曾向孙英年下令的郭载阳也在一旁说:“旧军队“出城时由你们师守城门,现在已经都出城了,不交那三个城门干什么用?”觉得委屈的孙英年正要争辩,陶铸说:“孙师长,你已经是解放军了,一切行动都得请示报告,赶快去交城门,迟了我真缴你的枪!”

二月一日,风波再起,邓宝珊始终没敢送给傅作义看的那封措词激烈的信函被全文刊登了。傅作义看完之后,愤怒之极:“太不像话了,怎有这等事,部队已经出城了,城防也交了,我再也没有用了!”傅作义他提笔给林彪、罗荣桓写信,说自己在战争中负有罪责,应该得到惩处。同时他还给毛泽东写了信,让毛泽东指定时间、地点,说战犯傅作义要去自首。林彪、罗荣桓、聂荣臻致电中央,说:“傅作义写了一封长信给我们,极力争辩他北平之不抵抗,不是为了保全个人生命财产的打算,而是为了避免人民的损失。对我方的通牒内容,表示不满,颇有气愤之意。”中央回电表示,“我们已经公开宣布赦免断不会再有不利于他的行动”,中央希望林彪入城后与“傅、邓见面扯开谈一次”。

八日下午十五时,林彪、聂荣臻、叶剑英在北京饭店宴请傅作义和邓宝珊,对《人民日报》刊登信函之事进行了坦诚的交谈。林彪说:“关于‘通牒’,是符合傅将军过去的行为和事实。事后公布此信,乃是对傅将军过去的错误做一结论,以便根据北平和平解决协议开始与傅将军做新的合作。既不因过去之罪而抹煞近日北平之功,也不因近日之功而含糊过去之罪。至于平津战役中的失败,并非个人才能问题,在东北、华北战场解放军的胜利,也非个人才能问题。国民党违反人民的利益,为人民所反对,必定失败,在任何战场,任何人指挥“下,均无例外地要遭受失败,非仅华北一处如此。只有站在人民立场,才会胜利。”

让傅作义最终释怀的,是十几天以后,他在西柏坡与毛泽东的会面,毛泽东对他的热情和信任令他颇感意外。他先在北平向叶剑英表达了拜见毛泽东的愿望,不久后,叶剑英告诉他毛泽东回电欢迎他“来此一谈”。傅作义飞往石家庄,杨尚昆在机场迎候,然后他们一起乘车去西柏坡。二十二日,傅作义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握着他的手说,过去我们在战场见面,清清楚楚;今天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蒋介石一辈子耍码头,最后还是你把他甩了。谈到绥远问题,毛泽东说,有了北平的和平解放,绥远问题就好解决了。可以先放一放嘛,等待他们起义。

最后,毛泽东问:“傅将军,你愿意做什么工作?”傅作义表示他不能再在军队里工作了,最好让他回到河套一带去做点水利工作。毛泽东说,你对水利工作感兴趣吗?河套水利工作面太小了,将来你可以当水利部长嘛,那不是更能发挥作用吗?军队工作你还可以管,我看你还是很有才干的——一九四九年十月十九日,傅作义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水利部部长,中央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一九七四年四月,傅作义病危,身患重病的周恩来到医院看望,他拉着傅作义的手说:“傅先生,毛主席说你对北平和平是有功劳的。”傅作义已说不出话来,但是周恩来的话让他流了泪。三天之后,四月十九日,傅作义在北京医院去世。

古都北平的新的时代到来了。二十二日深夜,人民解放军入城式报告摆在了西柏坡毛泽东的案头。毛泽东彻夜不眠,兴奋异常,他对平津前线指挥部拟定的入城部队穿越西方帝国主义的领事馆和兵营云集的东交民巷表示极大的赞同,毛泽东说:“穿过得好,好,好。”他认为应该“把美国造的坦克、重型大炮都拉出来,要经过美国领事馆门前”。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所属的装甲团、摩托化炮兵团、战车团、高炮团等,除了执行任务的部队之外,全部开赴南苑机场训练十天。刚从战场上下来的美制坦克和装甲车以及十轮大卡车拉着的美制重型加农炮、榴弹炮,把原来准备入城式使用的日式、德式武器全部换了下来。

    二月三日,天刚蒙蒙亮,北平市民纷纷拥上街头。上午十时,四颗信号弹升上天空,隆重的北平入城式正式开始。三辆装甲车、竖立着毛泽东、朱德肖像的彩车和军乐队为先导,由北平南面的永定门出发,当车队行进到前门时,市民们的欢呼声震耳欲聋。十二时,炮兵部队开过来了,接着是坦克部队、摩托部队和骑兵部队,最后是高举着功勋战旗、胸前戴着立功奖章的步兵队伍——“全世界的记者第一次看到了共产党军队的新的力量。光是机械化辎重就“走了两个小时,内有铁甲装甲车和成百辆拉着野战炮或防空炮的道奇卡车。没有一件是俄国馈赠的,全是缴获的美国武器。城内两英里处,卡车上站满了男孩、女孩和工人,他们爬上车欢迎胜利者。士兵们挥舞着人群送给他们的纸旗。”——队伍行进到前门之后,向东转,进入了东交民巷。

“凯旋入城的解放军沿着东交民巷。“凯旋入城的解放军沿着东交民巷前进。清王朝统治时期,除了前门和皇宫本身的南门——天安门之间的广场,东交民巷是唯一一条能够东西通行的街道。毫无疑问,解放军之所以选择这条道路入城,是要强调新政权的独立和它拥有的权力,藐视迄今为止外交使团直接控制下的外国使馆区的独立地位。自从义和团运动被镇压,中国军队倘若走过这条大街,就是违反条约。可是,沧桑巨变,事过境迁,再也不会有外国卫队去阻止解放军前进的脚步了。”

平津战役,是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中的最后一战。战役历时六十四天,人民解放军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一个“剿总”总部、一个警备司令部、两个兵团部、十三个军部、四十九个师(旅),连同非正规军部队在内,共计五十二万一千人。其中毙伤三万余人,俘虏二十三万余人,接受投诚八千七百余人,和平改编二十五万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