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六章   钟山风雨起苍黄

特别注意缉拿匪首蒋介石(1)  

 

一九四九年一月四日,蒋介石来到自李宗仁位于南京傅厚岗的住宅。李宗仁后来回忆道:蒋说:“过去的事不必再提。徐蚌失败后,共军立刻就要到江北,你看怎么办?”我说:“我们现在样样都站在下风,但是也只有和共产党周旋到底,做一步算一步!”蒋摇摇头说:“这样下去不是事!我看我退休,由你顶起局面,和共产党讲和!”我说:“你尚且不能讲和,那我就更不行了!”蒋说:“……我看你还是出来,你这姿态一出,共军的进攻可能和缓一下。”我仍然说:“总统,这局面你如支持不了,我就更支持不了。无论如何,我是不能承担此事的。”“我支持你”。蒋先生说,“你出来之后,共产党至少不会逼得我们这么紧!”

我还是坚决不答应,蒋先生便回去了。次日,蒋先生派张群和吴忠信(国民政府秘书长)二人来找我,还是逼我出来继任总统,好让他“退休”。我便很露骨地表示,当今局势非十六年(民国十六年)可比,蒋先生下野未必能解决问题,张、吴二人未得结果而去。不久,蒋先生又找我去谈话。我还是坚持。蒋先生说:“我以前劝你不要竞选副总统,你一定要竞选。现在我不干了,按宪法程序,便是你继任。你既是副总统,你不干也得干!”

    几个月来,白崇禧策划了一系列要求蒋介石下台的舆论风波,而明知蒋介石无法维持局面的李宗仁三番五次地拒绝出山,目的就是把蒋介石一步步逼上绝路。此刻,蒋介石的困境也许是桂系首领们早就希望看到的——由他们营造的一个共识似乎已经形成:既然仗打下去没有希望,那么只有与共产党讲和;而只要蒋介石在台上,毛泽东就不可能坐下来谈,因此必须换一个人——好像有意配合桂系“逼宫”似的,国民党朝野突然充满了要求与共产党和谈的呼声,报纸上类似《首都飞出和平鸽》的文章连篇累牍,各路头面人物开始轮番在南京中央广播电台进行“和平演讲”,尽管这种演讲与国民党军在战场上的惨败相比显得有些滑稽。

    蒋介石的无奈,更多的源于军事、经济、政治和外交上的巨大压力——桂系的兴风作浪只不过是落井下石而已。一九四六年十一月,美国人马歇尔离开中国时,蒋介石曾信誓旦旦地表示:政府“有信心在八个月到十个月的时间内消灭共产党的军队”。然而仅仅过去了两年,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除太原、西安、新乡以及西北马家军所盘踞的少数据点之外,中国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已全部在共产党人的掌控之中,军事上的惨败令国民党军在北方的所有精锐主力损失殆尽,几百万的军队、全部的美式装备,大多已经变成人民解放军的兵员与武器,而且这支日渐强大的军队就要从北向南压向蒋介石眼前的那条大江边了。

    为了维持庞大的战争开支,国统区的经济已完全崩溃。一九四八年,南京政府的财政赤字高达九百万亿元,不断增加的纸币发行量,导致无法遏制的通货膨胀,物价以天文数字疯狂上涨。一九四五年可以买两枚鸡蛋的一百元钱,到一九四九年春只能买到五十万分之一两大米。上海的物价指数上涨了近十四万倍,桂林的粮食价格比一九四五年上涨了二十七亿倍。南京政府发行的金圆券在这个国家完全失去了信用,百姓只要手里落下金圆券,就得立刻去买能够买回的任何东西,他们甚至“不愿留着金圆券过夜”——“由这样一个政府的资产作保证的新钞票只是一堆废纸而已“。政府税收的逐年加重和强行抽丁扩军,迫使大量农民逃离家乡,土地因此荒芜,农村经济遭到彻底破坏。

    国民政府的信誉度下降到了最低点,就连蒋介石的亲信也对这样一个政府失去了信心。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刚刚组成半年的以翁文灏为行政院长的行政内阁提出辞职,国民党内再没有任何人愿意接替行政院长之职,蒋介石强迫孙科出面组阁,孙科在邀请国民党内一些核心人物担任内阁成员时均遭拒绝,折腾了一个月之后内阁才勉强组建——“除去蒋委员长的直属亲信人员和某些高级军官而外,没有多少中国人继续心悦诚服地支持他了。”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说,“这个政府特别是蒋委员长已较过去更加不孚众望,并且愈来愈众叛亲离了。”

    国民党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行政院被迫迁往广州,而负责军事指挥的国民党军国防部却迁至上海——无论是表象还是实质,国民党政权都已支离破碎。美国政府把国民党政权的结局看得清清楚楚。美国国务院提出的“重审并制定美国对华政策”的报告,在全面分析了中国的人口、地理、历史、资源、社会矛盾和当前国共两军的战争形势后,作出结论:“全力以赴地援助国民党政府是一条规模巨大没有尽头和十分冒险的行动路线”。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也在一九四九年一月和二月连续两次提出对华政策建议书,建议的内容还是不再支持国民党政府,“除非它证明即使没有外援也能有效地抗击共产党”——尽管美国政府从来没有真正停止对国民党军的援助,但至少已经停止了对蒋介石政府的大规模援助。更重要的是,美国人正在积极推进国民党政权的“换马”行动,司徒雷登表示:“我们反对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蔓延,并急于在中国帮助制止此种蔓延;但另一方面,我们不能通过一个失去本国人民支持的政府来这样做。”美国人在万般无奈中之所以还要有所动作,目的是尽量帮助国民党政权保持“半壁江山“,以阻止国民党政权的迅速垮台,同时遏制未来中国共产党与苏联可能的结盟。

美军顾问团撤走了,团长巴大维在呈给华盛顿的工作总结中,分析了国民党政权迅速崩溃的原因:我认为,中国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犯下的第一个致命的政治与军事错误,是他们完全将军事力量集中于重占前日本统治区,忽视了长期形成的、已有悠久根基的原有区域的民情,忽视了以创建有效的地方管理来赢得解放区民众的认可和支持。此外,受政治摆布而在军事上却无能的高层指挥造成的战略决策失误,也使国民党军队备受困扰。本应巩固华北就行了,可军队却被命令还要同时去占领东北,而且还是一项毫无后勤保障能力的任务。蒋政府总希望用最少的兵力占领最多的地盘,结果造成了自己的兵力散布在数千英里的铁道线上。鉴于这些部队的物资由华中各基地供应,占领铁路显得至关重要。可要守住铁路,就必须占领铁路沿线的各大城市。随着时间的推移,具有进攻能力的野战部队,逐渐退化成了卫戍部队和交通运输护卫队,这就不可避免地丧失了攻击能力。

对共产党的军事力量、民众的支持以及技战术等,从一开始就严重估计不足。共产党在铁路沿线的广大农村占据了支配地位。要在这些区域维持有效的控制越来越难。国民党缺乏能与共产党抗衡的合格的野战部队,这也使得后者变得日益强大。国民党的可用资源有限,但其对手不但能随意调用人力物力来制定战略,而且还巧妙地利用了国民政府的战略战术失误以及经济上的脆弱等……自我抵达中国之日起,就没有一场战斗是因为缺少弹药或装备而失败的。在我看来,他们的军事失利,完全归咎于那算得上是世界上最糟糕的领导能力以及其他许多毁灭斗志的因素。是这些东西使得部队完全丧失了作战意志。

    这位在中国生活甚久的美国军人,最终触摸到了这块土地上自建立起封建帝国之后便逐渐生成,并由国民党人继承和发展下来的最致命的弊端:有一点必须明白,那就是在国民政府所有的组织机构中,充斥着中国人特有的家庭、经济、政治等方面的裙带关系。不管一个人多有能力,他决不会仅仅因为是该项工作的最佳人选而获得一个要职。他必须得有后台。从举不胜举的例子里不难看出,这总后台便是委员长本人。他给他在军队中的老关系以足够的支持和信赖,使得他们稳居要职,不管他们称职不称职。这种做法的直接后果,便是在与共产党作战中暴露无遗的荒谬战略和错误战术。一九四九年一月,淮海战场上的杜聿明集团已在突围中全军覆没,二十一日,北平的傅作义与共产党方面达成了和平协议,蒋介石在南京以“因故不能视事”为名宣告引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