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六章   钟山风雨起苍黄

 特别注意缉拿匪首蒋介石(3) 

 

第四野战军,九十余万人,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参谋长萧克,政治部主任谭政。部队组成是:“特种兵司令部,司令员万毅,政治委员钟赤兵。第十二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萧劲光,辖第四十军,军长罗舜初,政治委员卓雄;第四十五军,军长陈伯钧,政治委员邱会作;第四十六军,军长詹才芳,政治委员李中权,共计十二个步兵师。第十三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政治委员萧华,辖第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政治委员梁必业;第四十七军,军长曹里怀,政治委员周赤萍;第四十九军,军长钟伟,政治委员徐斌洲,共计十二个步兵师。第十四兵团,司令员刘亚楼,政治委员莫文骅,辖第三十九军,军长刘震,政治委员吴信泉;第四十一军,军长吴克华,政治委员欧阳文;第四十二军,军长吴瑞林,政治委员刘兴元,共计十二个步兵师。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政治委员赖传珠,辖第四十三军,军长李作鹏,政治委员张池明;第四十四军,军长方强,政治委员吴富善;第四十八军,军长贺晋年,政治委员陈仁麟,共计十二个步兵师。野战军另辖骑兵五师、一六五师、整训五师。

华北军区野战军,二十三万八千人,司令员聂荣臻,政治委员薄一波,副司令员徐向前、滕代远,参谋长赵尔陆(四月赵尔陆调第四野战军,唐延杰继任),政治部主任罗瑞卿。部队组成是:第十八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周士第(五月三日前为徐向前),辖第六十军,军长张祖谅(五月三日前军长兼政治委员王新亭);第六十一军,军长韦杰,政治委员徐子荣;第六十二军,军长刘忠,政治委员袁子钦,共计九个步兵师。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李志民(五月三日前为罗瑞卿),辖第六十三军,军长郑维山,政治委员王宗槐;第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政治委员王昭;第六十五军,军长邱尉,政治委员王道邦,共计九个步兵师。第二十兵团,司令员杨成武,政治委员李井泉,辖第六十六军,军长萧新槐,政治委员王紫峰;第六十七军,军长韩伟,政治委员旷伏兆;第六十八军,军长文年生,政治委员向仲华,共计八个步兵师以及俘训第一、第二旅。

军委直辖铁道兵团,司令员滕代远,副司令员吕正操,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何伟,参谋长李寿轩,辖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支队。

    一九四九年除夕之夜,在浙江奉化溪口,蒋家从宁波请来一个戏班子在蒋氏祠堂演戏,蒋介石设年夜宴招待左邻右舍,他说:“今天请诸位来此喝杯淡酒,往后还要请诸位到南京去喝酒!”这一天,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发言人的身份发表谈话,他告诉“南京的先生们”,“必须立即动手逮捕一批内战罪犯”,其中“特别重要的是蒋介石,该犯现已逃至奉化”,“此事你们要“负完全责任,倘有逃逸情事,必以纵匪论处,决不姑宽”。毛泽东说,我们的口号是:“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二十二日,新上任的代总统李宗仁发表文告,宣称愿立即与共产党方面进行和谈,并且决定派邵力子、张治中、黄绍?、彭昭贤、钟天心五人为和谈代表。第二天,他又命令行政院施行七项“和平措施”:“一、各地剿匪总部一律改为军政长官公署;二、取消全国戒严令(接近前线者例外);三、裁撤戡建大队,交归国防部另行安置;四、释放政治犯;五、启封一切在戡乱期间抵触戡乱法令而被封之报纸、杂志;六、取消特种刑庭,废除特种刑事条例;七、通令停止特务活动,人民非依法不得擅自逮捕。”李宗仁表示愿意将共产党方面提出的“八项条件”作为和谈基础。

之前,毛泽东在《关于时局的声明》中表示:“虽然中国人民解放军具有充足的力量和充足的理由,确有把握,在不要很久的时间之内,全部地消灭国民党反动派政府的残余军事力量;但是,为了迅速结束战争,实现真正的和平,减少人民的痛苦,中国共产党愿意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他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在下列条件的基础之上进行和平谈判”: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三、废除伪法统;四、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五、没收官僚资本;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

毫无疑问,上述每一条,对于国民党政权都是致命的。没有人相信国民党政权的当权者会接受这八项条件。蒋介石的目的,是用政治手段迫使共产党军队停止在长江北岸,以争取时间缓解军事压力,重整军事实力,最终达到国共双方划江而治的目的。国民党军没有放松继续战争的准备。南京行政院副院长吴铁城公开表示:“新政府的唯一目标为继续与共产党作战。”蒋介石在溪口老家建立了三十七部电台,继续以国民党总裁的身份指挥着军队和特务系统。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奉蒋介石的指示,反复强调反对和谈的言论:“我如不能战,既亦不能和;我如能战,则言和又徒使士气人心解体。故无论我能战与否,言和皆有百害而无一利。”

一月二十九日,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顾祝同给各部队发出密令:“吾人为求捍卫国家民族及党与军之生存,应下最大决心,与之誓不两立,坚决从事长期自救、自卫与救民之战争。”至于与蒋介石离心离德的桂系,也并不认为应该与共产党方面进行真正的和谈。李宗仁上任不久便召开了长江防务会议,声称:“我们有海空军,共产党则没有,共军官兵都是北方人,他们不适合在江南地区长久作战,因此,我们要在上海守六个月到一年是不成问题的。”而白崇禧的态度是:“我们以前是穿草鞋出身的,最后还可以上山打游击,同他们拼一下!”国民党军计划    在江南设立十一个编练司令部,将军队重新扩编至三百五十万至五百万人。

    二月二十二日,就在傅作义到达西柏坡的那一天,李宗仁派出的“上海和平代表团”也到达西柏坡,其成员是颜惠庆、邵力子、章士钊和江庸,年龄最小者六十八岁,最大者七十三岁。经过与毛泽东和周恩来的非正式商谈,双方最后达成八点秘密协定:“一、谈判以中共与南京政府各派同数代表为之,地点在石家庄或北平。二、谈判方式取绝对秘密及速议速决。三、谈判以中共一月十四日声明及所提八条为基础,一经成立协议立即开始和执行。其中有些部分须待联合政府办理者,在联合政府成立后执行之。四、谈判协议发表后,南京政府团结力量与中共共同克服可能发生之困难。五、迅速召集新政协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六、南京政府参加新政协及参加联合政府之人选,由中共[包括民主人士]与南京政府商定之。七、南方工商业按照原来环境,依据中共城市政策,充分保障实施。八、有步骤地解决土地问题,一般先进行减租减息,后行分配土地。”

    颜惠庆、邵力子、章士钊和江庸将秘密协定带回南京。就在这一天,李宗仁在广州劝说国民党政府行政院迁回南京,但遭到行政院长孙科的拒绝。但是,当孙科听到新华社广播说愿意与国民党方面进行和谈的消息后,立刻飞回南京召开会议,决定了他们的“对共和谈的三项原则:“一、和谈双方必须建筑在平等的基础上,共方不能以战胜者自居而迫我接受屈辱条件;二、有鉴于铁幕内各国之惨痛遭遇,政府断不应接受由中共作为执政党之联合政府。政府为此应向共方提议划疆而治;三、中共所提八条要求,政府决不能全面接受,只能在两个政府共存的原则下,以其为谈判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