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六章   钟山风雨起苍黄

特别注意缉拿匪首蒋介石(4)  

 

毛泽东发表了《四分五裂的反动派为什么还要空喊“全面和平”?》一文,以辛辣的文笔写道:“在野”的蒋介石在奉化“继续指挥他的残余力量”,李宗仁自上台所下的命令“没有一项是实行了的”,孙科的行政院号召战争,但进行战争的国防部却“既不在广州,也不在南京,人们只知道它的发言人在上海”。这样一个“四分五裂土崩瓦解的“国民党而要求所谓‘全面和平’”是非常滑稽的。事实上,国民党“既没有什么力量实行全面和平,也没有什么力量实行全面战争。全面的力量是在中国人民、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民主党派这一方面”。

    共产党人已经开始考虑建国大事。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至十三日,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西柏坡召开。这是中国当代史上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会议,也是共产党人向全国进军的思想准备会议。毛泽东在会议报告中讲述了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城市,全国胜利后党在政治、经济、外交等方面应采取的基本政策,中国从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方向,以及全党同志要警惕胜利之后的糖衣炮弹的攻击等问题。毛泽东告诉全党同志:“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会议之后,二十三日,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出发时,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出发时,毛泽东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进京赶考去。周恩来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去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一行人乘坐十一辆小汽车和十辆大卡车上路,毛泽东对他的警卫排长阎长林说:“等全国解放了,我们再也不搬家了。”当天没有按计划到达保定,晚上在河北唐县附近的淑闾村住下,毛泽东住在农民李大明家,他先和村干部谈话,然后坐在小木凳上写文件。

    毛泽东在农民李大明家摇曳的油灯下筹划建立新中国的时候,国民党军陆军副总司令关麟征和华中“剿总”副总司令宋希濂走进了蒋介石在奉化溪口的“一栋小平屋”。蒋介石面对自己的黄埔学生,谈了国民党在短短三年之间惨败的原因:

    我们自黄埔建军以来“二十多年的过程中,遭遇过许多的挫折,但从未失败到像今天这样严重。抗战胜利后,我们的军事力量,较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强大得多,为什么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呢?军事上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军队的战斗意志太薄弱了!一个师甚至一个军,一被共产党军队包围,只有几个小时甚至一天工夫,就被完全消灭了。共产党军队飘忽,我军常不容易找到他的主力,与他进行决战。一个部队被围,指挥官勇敢沉着,选择要点,固守待援,本是我军捕捉和歼灭对手的最好时机。但每当增援部队快要到达的时候,被围部队已被共产党军队吃光了。结果总是扑了一个空,反而把其他的部队也拖得筋疲力竭,给共产党军队更多可乘之机。就这样使得共产党的力量一天一天地壮大起来,而我们则日渐削弱……我们过去统一两广和北伐时期,能以少胜多,以一当十,是因为官兵具有不贪财、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在抗战时期,许多部队大体尚能保持这种传统的精神而英勇奋斗。在抗战胜利后,很多部队完全丧失了这种精神,尤以许多中上级军官,利用抗战胜利后到各大城市接收的机会,大发横财,做生意、买房产、贪女色,骄奢淫逸,腐败堕落,弄得上下离心,军无斗志。这是我们军事上失败的根本原因。

    临别,蒋介石嘱咐关麟征和宋希濂,你们是我的学生,“千万不可轻信旁人对我的毁谤诬蔑”。

    二十四日中午,毛泽东一行到达保定,晚上到达涿县。二十五日凌晨二时,毛泽东在涿县换乘火车,于上午抵达北平清华园车站,然后乘车至颐和园。下午十七时,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林伯渠在南苑机场检阅部队后,入住香山双清别墅。这一天,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也迁入北平。

    四月一日,国共谈判在北平正式开始。国民党方面的代表是张治中、邵力子、黄绍?、章士钊、李蒸、刘斐,共产党方面的代表是周恩来、林伯渠、林彪、叶剑英、李维汉、聂荣臻。毛泽东接见了国民党的谈判代表,他说:“人民的要求,我们最了解。我们共产党是主张和平的,否则也不会请你们来。我们是不愿意打仗的,发动内战的是以蒋介石为头子的国民党反动派嘛。只要李宗仁诚心和谈,我们是欢迎的。”毛泽东还认为李宗仁现在是六亲无靠:“第一,蒋介石靠不住;第二,美国帝国主义靠不住;第三,蒋介石那些被打得残破不全的军队靠不住;第四,桂系军队虽然还没有残破,但那点子力量也靠不住;第五,现在南京一些人士支持他是为了和谈,他不搞和谈,这些人士也靠不住;第六,他不诚心和谈,共产党也靠不住,也要跟他奉陪到底哩!我看六亲中最靠得住还属共产党。只要你们真正和谈,我们共产党是说话算数的,是守信用的。”

    谈判正式举行。李宗仁方面确定的谈判原则是:拒绝共产党方面以八项条件为谈判基础和渡江占领京沪的要求,坚持就地停战并划江而治的立场。而共产党方面在这两个问题上态度强硬:一、无论国民党方面是否同意将八项条件作为谈判的基础,是否愿意在和平协议上签字,人民解放军都要渡过长江,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挡人民解放军向江南进军;二、国民党军队决不能保留,必须一律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尽管似乎不存在和谈的基础,共产党方面还是尽了最大努力,毛泽东对张治中说,为了减少南京代表团的困难,可不在和平条款中提出战犯的名字。毛泽东还致电第二野战军刘伯承等,要求暂停对安庆的攻击;致电徐向前、周士第、罗瑞卿,要求推迟攻击太原的时间;致电第三野战军粟裕等,将渡江作战时间由十五日“推迟至二十二日”。

    周恩来拿出了《国内和平协定草案》。张治中的第一感觉是“:“充满了降书和罪状的口气”;第二个感觉是:“完了,和是不可能的”。但是,国民党方面的和谈代表们“有这样的一个共识”:国民党失败是肯定的,“既然注定失败,何必还一定拖累国家和人民”。于是,他们只能在“词句力求缓和,避免刺眼词句”方面进行修正,同时对军队改编和联合政府两项也作了若干修正,目的是“希望南京方面或者能够接受”。共产党方面经过研究,“接受了所提修改意见中的过半数”。十五日,周“恩来拿出《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并声明“这是不可变动的定稿,在本月二十日以前,如果南京同意就签字,否则就马上过江”。

    十六日,国民党代表飞回南京。第二天,周恩来做了关于和平谈判问题的政治报告。他说:“南京代表团和我们固然有距离,但他们有一个概念是好的,即国民党的失败是一定的,人民解放军的胜利是一定的,他们承认失败,承认错误,因而愿意交出政权,交出军队。不过,南京代表团虽有此认识,南京政府却还没有这个认识,至于广州、溪口就更不用说了。”二十日晚,共产党方面得到李宗仁和何应钦的复电:拒绝接受《国内和平协定》。

    和谈破裂,战争不可避免地将继续下去。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毛泽东、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