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六章   钟山风雨起苍黄

钟山风雨起苍黄(1)  

 

在中国国土的中部,有一条巨大的河流。这条名叫长江的河流,发源于青海唐古拉雪山,自西向东流经青海、西藏、四川、云南、重庆、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等省市自治区,最后在上海注入东海,全长约六千三百公里,将中国的国土分成南北两半。长江上游峡谷幽深,激流险滩;下游烟波浩淼,水天一色。

在新中国诞生之前,这条江上没有桥梁。

    共产党人的革命发源于江南。在他们与国民党政权抗争的艰难往事中,有两次被迫从江南撤向江北的刻骨铭心的记忆:一九三四年,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在国民党军的重兵追击下于江南转战甚久,最后从长江上游的金沙江河段冒险过江,跳出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十一年后,抗战结束的一九四五年,在国共双方和谈接近破裂之时,共产党人在国民党方面政治和军事的双重压力下,将分布在江南的抗日武装主力全部撤回江北。从此,长江以南,再没有共产党领导的主力部队存在。长江横亘在那里,仿佛是一条不可逾越的楚河汉界。

    一九四九年春天,长江两岸油菜花开灿烂之时,又一次来到这条大江边的共产党人,准备重回始终萦绕在他们梦境中的锦绣江南。共产党人的梦想可以追溯到一九四七年七月,那时在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正与国民党军进行艰苦的拉锯战,无论是在东北战场,还是在山东战场,乃至在大别山地区,共产党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军事压力,中央军委曾设想派华东野战军一部渡过长江,在江南开辟战场,迫使大量的国民党军从长江以北回援江南,以转守为攻。但因条件与时机均不成熟,计划最终未能实施。一九四八年一月,中央军委又一次计划以华东野战军一部挺进江南,又因条件不具备未能实现。十月,中央军委设想于一九四九年秋季举行渡江作战,但辽沈战役很快结束,淮海战役胜局已定,平津战役已经开始,形势发展比预想的快,十二月十二日,淮海战役总前委召开全体会议,虽然当时杜聿明集团还未被最终吃掉,但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却是渡江。在对气候、水情和敌情诸方面进行反复研究之后,渡江战役发起时间被初步定在来年的三月下旬或四月初。

    一九四九年一月八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几个大的野战军必须休整至少两个月,完成渡江南进的诸项准备工作。然后,有步骤地稳健地向南方开进。”二月九日,淮海战役总前委再次在河南商丘开会,拟定三月底开始渡江作战。届时,第三野战军四个兵团分别在江阴、扬州、南京、芜湖、铜陵、贵池段展开;第二野战军一个兵团在安庆东西段展开,另外两个兵团除以一个军在黄梅、宿松、望江佯动外,其余五个军为总预备队。同时报请中央军委,建议第四野战军派出三个军约二十万兵力迅速南下,进至武汉附近牵制白崇禧部,配合第三、第二野战军渡江作战。三月二十一日,淮海战役总前委、第三野战军前指、中共华东局和华东军区机关人员乘火车分批南下,进驻蚌埠东南郊的孙家圩子。三十一日,在孙家圩子的一户农家茅舍里,邓小平主持总前委制定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

《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决定四月十五日全线发起渡江作战。因为,随着江南雨季的到来,一旦进入四月底五月初,长江水势将会猛涨,两岸湖区会被淹没,水面变得极其宽大,将给渡江作战造成困难。一旦大军拥挤在江边而不得过江,最终势必“不得不后撤以就粮草”。但是,随着共产党代表与国民党代表在北平开始和谈,十一日,离预定的渡江作战仅剩四天,中央军委决定:“依谈判情况,我军须决定推迟一星期渡江,即由十五日渡江推迟至二十二日渡江。”十二日,中央军委致电林彪、罗荣桓、聂荣臻,要求第四野战军的两个军于四月十五日前“迫近汉口”,“钳制白崇禧部不敢向南京增援”,以利第二、第三野战军夺取南京。

十五日,国共双方和谈代表签署《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中央军委致电总前委和第二、第三野战军领导:“和平谈判决以二十日为限,本日即向南京代表团宣布,彼方是否签字,必须在该日以前决定态度,该日以后我军即须渡江。”十七日,中央军委再次致电:“南京是否同意于二十日签字,决定于美国及蒋介石的态度,因此把握不大。南京方面认为我军渡江有很大困难,他们不相信我军能够大举渡江。我们估计他们二十日以前可能不理我们,要看一下我军能否于二十日以后真能渡江”。“故你们应按原计划,确定于二十日渡江不要改变,并必须争取一举成功,是为至要”。总前委表示,第三野战军的作战地段,是国民党军的主力所在,只有那个方向也许困难多一些,但第三野战军前指“有把握胜利完成”。因此,二十日开始渡江,二十二日向长江南岸发起总攻,那时就不能停顿了,必须“一气打到底”。所以,若二十日不能发起作战,必须十八日“先期通知延期”,否则全军处于半渡状态,“如加停顿必陷于非常不利”。

十八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二十二日实行总攻——“请你们即按此总方针坚决地彻底地执行之。此种计划不但为军事上所必需,而且为政治上所必需,不得有任何的改变”。“此次我百万大军渡江南进,关系全局胜利极大,希望我二野、三野全军将士,同心同德,在总前委及二野、三野两前委领导下完成伟大任务”。

    一月二十五日,蒋介石宣布下野的第四天,在溪口召集国防部长何应钦、参谋总长顾祝同和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等人研究长江防御。蒋介石认为,长江防御过于宽广,国民党军难以处处设防,因此必须择其重点,即京、沪、杭三角地带,以最后拱卫与坚守淞沪。据此,蒋介石计划将长江防线划分为两大战区:上海至江西湖口间八百余公里的地段由汤恩伯负责,湖口至湖北宜昌间近一千公里的地段由白崇禧负责——“用海、空优势,与长江天险之利,拒止匪于长江以北,争取适当时间,重新整备新生力量,企图再举。”

    根据蒋介石的指令,汤恩伯开始构筑江防工事,封锁长江交通,部署水雷和滩头地雷,“清剿”江南共产党领导的游击武装,并重新部署了他的部队:淞沪防卫司令部第三十七、第五十二、第七十五军和淞沪警备司令部交警第一、第五、第七、第十一、第十八总队,沿海岸线自南向北防守金山卫、吴淞、白峁口段和整个上海地区;第一绥靖区所属第四、第二十一、第五十二、第一二三军和江阴要塞部队,自东向西沿长江防守白茆口至镇江以西桥头镇段,机动支援部队第五十四军位于镇江以南的丹阳、武进和句容地区;第六兵团和南京卫戍总部第二十、第二十八、第四十五、第九十六军,防守桥头镇至苏南与皖东交接处的铜井段,重点是南京地区,机动支援部队第九十九军位于镇江以西、南京以东的龙潭、下蜀地区;第七绥靖区第六十六、第八十八军沿长江于安徽东南部江段防守铜井至铜陵段,第八兵团第五十五、第六十八军防守铜陵至安徽与江西交界处的湖口段,以上两个防区的机动支援部队第十七兵团第一?六和第七十三军位于安徽东南部的泾县、宁国、歙县地区。同时,战车部队四个营加一个连指挥一百三十六辆战车、二十门大口径榴弹炮于上海地区;五个团的炮兵部队控制于南京和上海地区;海军海防第一舰队一部支援上海地区作战,第二舰队支援第一绥靖区和第六兵团作战;江防舰队支援第七绥靖区和第八兵团作战。此外,第十二、第十八、第六十七、第七十四、第八十五和第八十七军位于浙赣铁路及以北地区和浙江东部地区,担任第二线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