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六章   钟山风雨起苍黄

   钟山风雨起苍黄(3)

 

就在国民党南京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的那个瞬间,中突击集团的第七、第九兵团所在的裕溪口至枞阳镇一百公里的正面,数千只木船高挂风帆突然出现在暮色映照下的长江江面上。按照预定计划,首先发动攻击的,是第九兵团第二十五、第二十七军。 中突击集团的冲击正面,是国民党军第八十八军的防区,国民党军竟然没有发现长江上冲向南岸的几百只木船,在突击部队的船只距南岸仅有两百米左右的时候,他们才开始炮火轰击。天色已暗的江面上水柱冲天,北岸的炮兵部队按照战斗预案立即开始压制射击。

二十一时许,最先出击的第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二三五团一营三连五班的船率先靠上长江南岸夏家湖滩头,官兵们冲上江岸架梯攀登陡崖,梯子被国民党军的炮火炸断,战士李世松肩扛断梯让战友们踏着自己的肩膀往上登——五班全体战士乘坐的那条船,战后成为光荣的“渡江第一船”;这只木船上的战士,作为百万大军中首先登上江南土地的最前锋,他们的英勇无畏具有震撼中国和世界历史的意义。与此同时,第七兵团也开始了渡江突击。二十一时三十五分,第二十四军七十、七十一师分别登陆闻新洲和紫沙洲,继而突破当面国民党军第八十八军的防线。七十二师攻占陈德洲,歼灭守军第八十八军一四九师一部。第二十一军六十三师强行登陆长生洲和汆水洲,歼灭国民党军第五十五军二十九师一个加强营。

按照约定,登陆成功的船都要高挑起红色信号灯报告消息,并且要在占领的江边高地上燃起篝火。第二十七军军长聂凤智在北岸向南望去,数十里长江南岸已是灯火成串,篝火绵延。他带领指挥部人员登上第二梯队的船朝南岸划去。聂凤智回忆说。在踏上江南土地的那一刻,聂凤智立即口授了一封电报:“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他要求把电报“用最快的速度发给党中央和毛泽东”。

至二十一日晨,第三野战军中突击集团已有十个师二十八个团登上长江南岸,建立起长约一百二十公里、纵深约十公里的滩头阵地。天亮了,一夜惊魂未定的汤恩伯从上海赶到芜湖,命令南京的第九十九军主力前往增援江防。但是,当这个军南下到达第八十八军防线后面的宣城时,这一地段的国民党军江防部队第二十、第五十五、第八十八军已经放弃阵地逃亡了。于是,第九十九军既没构筑二线防御阵地,也没退回南京自己原来的阵地,而是加入逃亡行列向杭州跑去。中突击集团的突破,令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二十一日黄昏,东、西两集团同时发动了更大规模的渡江突击。十七时,西突击集团第二野战军的炮火准备开始了,三百余门火炮经过一个小时的连续炮击,南岸国民党军的江防阵地大部分被摧毁。十八时,渡江第一梯队,第三、第四、第五兵团的第十一、第十二、第十三、第十五、第十六军分别从各自的江段登船。大雨瓢泼,东北风劲吹,雨雾利于隐蔽,东北风把船帆鼓满,天助大军出击。突击队的船只冒着敌人的炮火冲向南岸,钢盔和圆锹都是奋力划水的工具,不断地有船只被击沉,官兵们利用简易救生器材在水浪中奋力游泳,枪声和炮声撼动着大江两岸。零点将至时,第十五军十四师第一梯队官兵全部登上长江南岸。

二十一日夜,第二野战军突击部队先后渡过了十六个团,控制了长约一百公里、纵深约十公里的登陆场。第二天拂晓,第四兵团指挥部渡过了长江,司令员陈赓后来记述道:“晨光熹微,鱼贯如船,微风南送,疾驰如飞。不一时,船登彼岸,踏上了江南大地,当时满怀兴奋,不可言喻……”

    西突击集团渡江的同时,东突击集团第三野战军第八、第十兵团在长江下游也开始了突击。行动一开始就出现了意外。渡江作战发起前一天,第二十军渡江出发地泰州以南口岸附近的江面上,突然闯进来一艘英军军舰。这艘名为“紫石英”号的护航驱逐舰,配备有四英寸前后主炮六门和数门高射炮。英军军舰不顾警告,逐步进入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炮兵第三团的防区,并且突然开炮射击。炮兵第三团立即还击,炮弹雨点一样准确地落下来,“紫石英”号的炮塔被击毁,指挥台被击中,舰长斯金勒少校死亡,副舰长威士敦上尉负伤。“紫石英”号因航线失控,向南岸靠近时搁浅,军舰被迫挂出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下午,原本停泊在南京的英军驱逐舰“伴侣”号赶来增援,结果依旧招致猛烈的炮击,来自长江北岸的榴弹炮弹,穿透了“伴侣”号的联装主炮,舰长罗伯臣中校受伤,“伴侣”号急忙转舵驶往江阴。

就在这一意外酿成外交事件的时候,第二十军的渡江作战开始了。江面上大风骤起,第一梯队五十八师的船被江浪所阻,在内河河道内无法全部拖出来,最后第二十军不得不取消五十八师的作战任务,改由师预备队六十师跟随五十九师渡江。五十九师也出师不利,第一梯队一七七团的船因大风失去控制被水浪冲散,其中二营和三营的船连同船上的官兵一起被吹走,不但与师、团两级失去了联系,而且他们竟然随风飘过了长江,于午夜在南岸的德胜港和铁皮港附近登陆。天亮的时候,成功登陆的五十九师的一七五、一七六团在南岸艰苦地巩固滩头阵地,后续的六十师只“过去了一个团又两个营。

第二十三军在距离渡江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攻击部队的正面江面上再次出现两艘英国军舰。“紫石英”号受伤搁浅,“伴侣”号受伤逃走,在香港的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和英国外交大臣、海军大臣紧急磋商后,决定派遣正在上海访问的“伦敦”号和“黑天鹅”号一起,在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副司令梅登中将的率领下,再次救援“紫石英”号。“伦敦”号是一艘排水量七千吨的巡洋舰,装备有六英寸前后主炮十二门,四英寸副炮八门,四十毫米高射炮十余门。二十一日上午,两艘军舰驶过第三野战军第二十八、第二十九军阵地前的江面,然后全速驶入第二十三军的防区。第二十三军六十八师二?二团和六十九师二?五团在英舰的炮击中损失严重,二?二团团长邓若波被炸死,政治委员陈坚负伤,全团受伤者达四十多人。特种兵纵队炮兵第六团和第二十三军的炮兵开炮还击,“黑天鹅”号多处起火,“伦敦”号指挥塔被击中,舰长卡扎勒负伤,梅登的将军服也被飞溅的弹片撕裂,两艘英舰仓皇驶向长江下游。

“这一事件意义极其重大”。外国记者报道说,“三十年前,只要有英国军舰在长江出现,就足以使中国内战的战局顿时改观。如果二十年以前发生这样的事件,停泊在中国沿海的所有外国军舰就会纷纷开进长江教训那些不安本分的中国人。各国使节也会严厉要求中国赔礼道歉,外国报刊也会喧嚣鼓噪要求进行报复……可惜现在不是一九二九年而是一九四九年了。”

东突击集团开始大规模渡江。二十一日午夜,第二十三军攻占王坍港、天生港、下三圩港和桃花港;第二十八军攻占徐村、朱家垫、新老沟;第二十九军攻占石碑港长山北麓。第十兵团的第一突击梯队建立起正面宽五十公里、纵深长十公里的滩头阵地。第八兵团第二十军二十二日占领扬中岛,二十三日登上长江南岸。第三十四、第三十五军也于这天早晨占领镇江与浦口。

就在东突击集团打响渡江战役之际,二十二日凌晨三时,国民党军江阴要塞守军宣布起义。江阴要塞东临上海,西临南京,控制着二十多公里的长江江面,是护卫南京的重要的江“防门户,国民党军设有炮兵总队、守备总队、游动炮团和工兵营等部队。早在一九四七年,共产党人就开始在江阴建立地下组织,专门从事要塞的策反工作。这一年的秋天,地下党成功地在要塞守军中发展了三名中共特别党员,至要塞起义之际,这三名特别党员的职务是:江阴要塞炮台总台长、江阴要塞工兵营长、江阴要塞步兵总队长。最后,江阴要塞参谋长也成为中共特别党员。渡江战役发动前,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派出得力干部打入要塞,适时加强了起义领导力量。江阴要塞的起义,让扼守长江下游咽喉部位的战略要地落入人民解放军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