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六章   钟山风雨起苍黄

  榴花原是血染红2

 

五日,战役开始。第八、第十三纵队迅速包围驻守在太原城南小店镇附近的暂编四十四师及七十二师的一个团,同时还包围了小店镇东南黑窑地区的暂编四十五师及南畔地区的暂编四十九师的两个营,并于六日清晨全歼该敌。晚上,第十三、第十五纵队配合,对南黑窑东北方向的武宿地区发起攻击,由于没有切断敌人的退路,大部敌人乘铁甲列车撤退,部队攻占了武宿机场。在太原城北,七纵独立十二旅和警备第二旅攻占李家山高地,以炮火控制了新城机场。但是,要想攻下太原,必须首先攻占城东的东山防线。东山是护卫太原城的天然屏障,南北长八公里,东西宽十五公里,主峰高出太原城五百米,可以俯瞰整个太原城区,自北向南并列有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和山头四大要塞。由于解放军的攻城战从城南发起的,阎锡山的兵力已被吸引到太原城防的南线,东山防线上兵力薄弱。

十日,重病中的徐向前从西柏坡回到太原前线。十五日,攻击东山的战斗打响。东山柳沟村地下党支部书记赵炳玉来了,他告诉徐向前,东山的东北方向有一条山间小路,只要部队隐蔽前进,可以直插牛驼寨要塞的纵深。七纵沿着这条小路到达敌人阵地核心部位,连克九座碉堡,顺利攻占牛驼寨要塞大部,歼灭守军一个团。十五纵则自东向西,首先攻占东山东南方向的重要阵地石嘴子,然后与七纵一起切断了东山与太原间的联系。虽然十三纵在攻击山头要塞的外围据点马庄时受阻,但东山的大部分阵地已被占领,太原城已在第一兵团官兵的眼下。

二十一日,阎锡山发动了坚决而猛烈的反击,上百门山炮、榴弹炮“一天内即发射炮弹一万多发”,七纵占领牛驼寨后修建的阻击工事全部被毁,坚守阵地的七旅十九团因严重伤亡而后撤,牛驼寨阵地失守。为了再次攻占四大要塞,第一兵团集中兵力和火力,重新调整了攻击部署:七纵再攻牛驼寨,八纵攻击小窑头,十五纵攻击淖马,十三纵攻击山头。二十六日,对攻战再次打响,双方都投入了巨大兵力:第一兵团先后有二十七个半团投入战斗,而阎锡山部除了守城西、城南和城北的五个师外,其余部队全部投入到东山战场。重兵交火,战斗空前惨烈。

淖马要塞距离太原城两公里,由十余个阵地相连组成,主阵地修在山顶,四周有五层劈坡,守军为国民党军第三十军和独立第八总队各一部。十五纵投入四十三旅一二八团全部和一二九团的两个营攻击主阵地,四十四旅一部和一二九团的一个营左右迂回,一二七团为预备队。敌人在执法队的督战下顽强抵抗,十五纵多次攻击未果。入夜,爆破队员连续爆破后冲上第一层劈坡,在第二、第三层劈坡间与守军对峙。天亮后,一二九团接着爆破,终于突进敌人的主阵地。接下来的两天,阎锡山部以四千人的兵力,在炮火的掩护下连续发动反击,负责坚守阵地的一二七团官兵以交叉火力夹击敌人。侧翼迂回的四十四旅经过艰苦作战,从主阵地以西突破了敌人的防线,一二七团则在五个小时内连续爆破,攻克了要塞上的高大炮碉。

阎锡山威逼守不住要塞军法从事,守军独立第八总队司令赵瑞不得已率部起义,淖马阵地最终被十五纵占领。但是,淖马要塞位于牛驼寨与山头两要塞之间的突出部,不利于坚守。阎锡山命令第十九军军长曹国忠率部反击,淖马要塞再次失守。十五纵连续发动三次反击,激战三天才又重新夺回失去的阵地。阎锡山对赵瑞的阵前起义是十分恼怒,下达了“当场打死倡议投降者”的命令,并让各部队每天向他汇报一次官兵的政治情绪。然后,他将史泽波的“奋斗团”派上来据守淖马要塞——史泽波本人和“奋斗团”的军官全是在上党战役和晋中战役中被解放军俘虏后释放的,回来之后经过了阎锡山残酷的“洗脑”训练。

十三纵负责攻击的山头要塞,是距太原城五公里的一串高大的丘陵,四周有劈坡二至六层,每层高四至六米。守军为阎锡山部独立第九总队全部、七十三师一个团、暂编三十九师和独立第八总队各一个营。十三纵的炮火准备开始后,敌人躲进避弹坑或窑洞,当炮火转移步兵发起冲锋时,敌人用手榴弹和燃烧弹阻击冲击的第一梯队,用炮火封锁跟上来的第二梯队。三十八旅向山头主阵地发动的攻击连续受挫,兵力从一个团逐渐增加至三个团,战斗依旧难以取得进展。在阎锡山的请求下,蒋介石将整编第十师八十三旅(后改称八十三师)四千五百人由榆林空运到太原,阎锡山立即命令该部接防山头要塞。十三纵三十八旅再次组织三个团实施攻击,除一一三团攻占了五号阵地外,一一二、一一四团攻击失利。三十七旅接替伤亡严重的三十八旅后继续攻击,最终攻克山头要塞。

八纵攻击的小窑头要塞,位于太原东门外四公里的山岭上,由一至十五号阵地组成,四周劈坡高达十米,劈坡上建有坚固的钢筋水泥堡垒。守军为阎锡山部暂编四十五师一个团、独立第十总队的一个连和保安第六团一部。攻击发起后,八纵二十四旅和二十二旅六十四团连续攻占了一至六号阵地,第二天又连续攻占了八至十五号阵地。这种似乎不太正常的顺利,即刻引起八纵指挥员的警惕。果然,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发动突然反击,三个团的兵力蜂拥而上,随着炮弹一起落下的还有燃烧弹和毒气弹,刚刚占领阵地的二十四旅官兵被迫全线撤退。撤退时,七十一团三营据守的阵地受到左右夹攻,整整七个小时的激战中大部分官兵伤亡。在随后的拉锯战中,八纵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旅全部投入战斗,六个昼夜之后,小窑头各阵地相继被重新攻克。

七纵攻击牛驼寨的战斗更为激烈。牛驼寨位于太原城东北五公里处,是个能屯兵五千人的巨型要塞,由三个集团阵地和十座主碉堡构成,四周的劈坡有十一层之多,守军为独立第十总队主力和六十八师。七纵的攻击数次失利,随后投入独立第三旅和独立十二旅。苦战四天之后,独立第三旅攻占七号碉堡,独立十二旅攻占三号、八号、十号碉堡,并迫使二号碉堡守军投降。孤立的九号碉堡守军闻风而逃。但是,敌人很快就组织起反击,战场执法队上了前沿,炮兵发射了大量毒气弹,独立十二旅不但正面压力巨大,而且由于五号、六号碉堡尚未攻占,敌人卡在独立十二旅的退路上。七纵组织力量猛攻五号、六号碉堡,经过近二十个小时的血战,终于将两座堡垒拿下。敌人全部退守四号指挥碉堡,依据有利地形顽强据守,七纵经过九次爆破和五次强击,最终攻克四号碉堡,占领牛驼寨要塞。

太原四大要塞攻防战,是国共两军战史上的一场惨烈战事。东山上的每一个据点、每一座碉堡都经过了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的残酷过程,每一个面积不大的阵地上,每天都要受到至少八百门火炮的轮番轰击,陡坡上已无法重新建构工事,只能用战场上的尸体堆积防护掩体。阎锡山部攻击凶狠,防御顽强,在督战队前面官兵作战几近疯狂。徐向前部无论兵力还是装备都处于劣势,官兵流血牺牲,前仆后继,昼夜厮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战斗接近尾声的时候,总指挥徐向前旧病复发,胸部大量积水,胸腹间剧痛难忍,他躺在担架上就是不肯后撤,前沿官兵的巨大伤亡令他彻骨心寒。战事暂时平息之后,东山上各主要阵地焦土厚达一米,战死的官兵尸体交错叠摞。

此战,阎锡山部损失兵力万余,徐向前部伤亡八千五百余人。争夺太原外围四大要塞的战斗还在进行的时候,一个令人心惊的消息传来:策反国民党军第三十军起义的秘密行动暴露,潜入太原城内的第一兵团第八纵队参谋处长晋夫下落不明。原计划是在攻占东山要塞之后,乘机夺取太原城。但是,自战役发起之后,华北军区第一兵团主攻部队持续作战一个多月,官兵疲惫,伤亡严重。而黄樵松第三十军的起义失败,又令里应外合的攻城计划落空。同时,国民党军八十三师已空运太原,阎锡山为了保持太原的对外联系,在解放军攻打东山防御据点时,竟然抢修出五个临时机场。封锁太原已不可能。因此,第一兵团致电中央军委:“决定停止战役进攻,暂时转入休整补充。”十一月十六日,中央军委复电:“再打一二个星期,将外围要点攻占若干,并确实控制机场,即停止攻击,进行政治攻势,部队固守已得阵地,就地休整。待明年一月东北野战军入关攻击平津时,你们再攻太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