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六章   钟山风雨起苍黄

 榴花原是血染红(3) 

 

十九日,太原前线作战部队进入围城休整阶段。围城太原长达五个月之久。

其间,部队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完成了整编:华北军区第一兵团改称第十八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徐向前,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周士第、王新亭,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陈漫远,政治部主任胡耀邦。原第八、第十三、第十五纵队依次改称为第六十、第六十一、第六十二军,原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改称第一野战军第七军,华北炮兵第一旅改称炮兵第三师。各部队普遍进行了兵员补充、纪律整顿、政治学习和战场练兵,军政素质得到空前提高。

同时进行的,还有战役物资准备。据战后统计,整个太原战役期间,近百万山西百姓加入了支前工作,百姓共筹集一亿斤小米、一千七百余万斤小麦,四千二百余万斤木柴,六千九百余万斤谷草,三百一十余万斤蔬菜,一百二十余万斤盐,这些维持大军生存的物资,被从方圆三四百里之外源源不断地运抵太原城下。因为太原守敌工事坚固,解放军还需大量的攻城物资,于是,山西百姓又一次倾其所有,五十余万块门板、五万多根粗木、二十九万根房檩和五十多万条口袋被送上了阵地。有资料显示,为了支援太原战役,按当地一人一个晌午为一个工计算,山西百姓累计出工达二十一亿多个,这一惊人的力量足以把阎锡山盘踞的太原城连根拔起。

人民解放军太原前线司令部公布了《告困守太原国民党军官兵书》:人民解放军很快就要对太原举行总攻击了。本军曾三番五次劝告阎锡山和你们的许多高级军官,希望他们停止抵抗,和平合理的解决太原问题。但战犯阎锡山却死不接受本军的忠告,并梦想以太原城人民和你们的生命来维持他们的罪恶统治……蒋阎官兵们,本军现又调来了强大兵团,无论兵力火力,都超过你们多少倍。请你们仔细想想,太原这座孤城,能够抵挡得住强大的人民解放军的进攻吗?北平、天津、锦州、沈阳、长春、济南等城都抵挡不住,太原还比这些地方强些么?你们要好好记住,不要相信阎锡山什么“战斗城”、“铁城”、“钢城”等等鬼话,什么林立碉也好,钢骨水泥碉也好,都是经不起人民解放军强大炮火和大量黄色炸药打击的……。蒋阎军官兵们,请你们记住这两句最要紧的话:如果你们企图顽抗,就是自寻死路;只有投降过来或不抵抗才是生路。

“本军现又调来了强大兵团”,这绝不是虚张声势。“北平和平解放后,中央军委决定调第十九兵团杨得志、罗瑞卿部,率第六十三、第六十四、第六十五军;第二十兵团杨成武、李天焕部,率第六十六、第六十七、第六十八军,南下太原城下。同时,根据中央军委的指令,第四野战军抽出炮兵第一师的两个重炮团赶赴太原前线。

此时,彭德怀受毛泽东的委托,从西柏坡到达太原前线。他立即去榆次以南的峪壁村看望病中的徐向前。徐向前的肋膜已两次出水,胸背疼痛难忍。彭德怀向徐向前传达了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徐向前介绍了攻打太原的部署与准备。因自己无法到前线去,徐向前请彭德怀留下来指挥攻城,待拿下太原后再回陕北。彭德怀同意了——十四年前,长征到达川北黑水河地区的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见到的第一个红四方面军的将领就是徐向前,自那以后他们始终对对方充满敬意。整整三十八年后,彭德怀已含冤离世,徐向前回忆太原战役时说:“那时下命令、写布告,仍用我的名义签署,实际上是彭老总在挑担子。他新来乍到,对敌我情况都不熟悉,但慨然允诺,勇挑重担,实在难得。”

解放军重兵云集太原城下,阎锡山陷入极度的痛苦中。阎锡山死守太原的决心源自他的根本利益和某种幻想:太原是他经营三十八年的独立王国,他在这里拥有巨大的个人资产,他决不会轻易丢弃他毕生经营的财产;太原还是重工业城市,有几十座钢铁厂和兵工厂,能制造火炮和多种常规武器以及各种规格的弹药,他自信有能力将战争坚持下去。同时,他认为国民党至少能够拥有江南的半壁河山,虽然他与蒋介石之间存在巨大的矛盾,但是在反共这一点上他们可以密切合作;他还坚定地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马上就要爆发,美国很快就会出兵中国帮助国民党消灭共产党。于是,阎锡山提出的口号是:“不死太原,等于形骸,有何用处!”

然而,信誓旦旦准备了棺材、毒药、手枪、口号的阎锡山并不想死。如何才能逃离危险的太原城呢?最保全面子的办法,就是南京来电让他出去。阎锡山先打电报给山西驻南京的军事代表杨源,让他通过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向李宗仁请求,调任他为行政院长,但李宗仁没有同意。三月下旬,解放军向太原发起总攻的迹象越来越明显,阎锡山又给原来做过他的秘书长、现任国民党政府部长的贾明德去电,要求他向李宗仁请求谋职:“为了拯救晋民,咱拟在中央占一位置,名位高下,在所不计,副主席亦可。”贾明德一下就明白了阎锡山的用意,他向李宗仁明确提出:“先去一电,请其来京,俾脱险境。”这一次,李宗仁同意了。

三月二十九日,阎锡山召集太原高级军政人员开会,口气温和地念了李宗仁的电报:“和平使节定于月杪飞平,党国大事,诸待吾兄前来商决,敬请迅速命驾,如需飞机,请即“电示,以便迎迓。”电报念完,会场寂静,阎锡山接着说:“此去南京,多则五天,少则三天,咱便回来和大家共守太原。”下午,阎锡山带着几名侍从人员,秘密出太原南门,到达汾河西洪沟临时机场,乘坐陈纳德为他准备的一架小型飞机,离开了太原。

太原守军所有的将领都以为,阎锡山过几天就会回来,因为他没有带走任何家人,特别是没带他平时最依赖的、最钟爱的五妹阎慧卿。阎锡山临走告诉阎慧卿:“咱一定回来,如果万一回不来,咱一定派直升机来接你和梁化之,咱已交了飞机定金,到了危险的时候,一定将你们二人接走。”阎锡山此一去,再也没有回过山西。

四月二十日,解放军对太原的攻击又一次打响。第十八兵团于城东南首先插入敌阵,与从南线插入的第十九兵团和晋中军区的三个独立旅会合后,切断了太原守军的退路,之后,与位于城北的第二十兵团和第七军的两个师合力围攻,至二十二日,太原城所有外围据点全部肃清,阎锡山的十二个师悉数被歼。二十四日十七时半,对太原城的最后总攻开始。

在一千多门大炮的猛烈轰击下,太原城垣和各种各样的碉堡纷纷坍塌。第十八兵团和第七军主力由城东的大东门,第十九兵团由城南的首义门,第二十兵团由城北,爆破队员炸开城门和城墙,突击队登梯爬城,两个小时后攻城部队全线突入城内,四个小时后将残余国民党守军包围于市中心。攻击绥靖公署的时候,官兵们听见他们的指挥员站在弹雨纷飞的高墙上呐喊:“同志们!南京被咱们占啦!“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十时,太原解放。

阎锡山统治山西的历史至此结束。太原战役历时六个月,对于攻击一座省会城市所用的时间和代价来讲,在解放战争中绝无仅有。此战,攻守双方伤亡均在三万以上。太原战役之后,随着大同的和平解放,华北自此无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