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六章   钟山风雨起苍黄

   最后的故园(1)

 

在杭州与李宗仁、何应钦、白崇禧见面之后,四月二十三日,蒋介石返回奉化溪口老家。第二天,全家人一起收拾家产行装。下午,蒋家妻儿老小离开溪口,换机飞往台湾。蒋介石和蒋经国留在了空荡荡的溪口老家。是夜,蒋经国在日记中写道:“内外形势已临绝望边缘,前途充满阴影,精神之抑郁与内心之沉痛,不可言状。”蒋介石对蒋经国说:“把船准备好,明天我们要走了。”

    “太康”号军舰一直在象山港待命。舰长黎玉玺问:“领袖准备到什么地方去?”蒋经国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以这次取道水路看,目的不外两个地方,一是基隆,一是厦门。”第二天十五时,蒋介石离开溪口,于象山港登舰。这是蒋介石人生中记忆最深的一天——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时年六十二岁的他自此离开了故园,直至离世也没能得以再见故乡,除了在无数往事组成的破碎梦境之中。

    中国的江南,气候湿热,水田遍布,植被茂盛,河流纵横,山峦逶迤,峡谷幽深。已经渡过长江的百万解放军必须持续战斗下去,直到长江以南的土地上再没有国民党军的一兵一卒。二十二日,渡江战役总前委发出指示,要求第二、第三野战军渡江部队迅速出击“截断浙赣路”,以堵截京沪杭地区国民党军向华南、西南撤退,同时切断位于上海的汤恩伯集团与位于湖北的白崇禧集团之间的联系:

    第二野战军陈锡联、谢富治指挥第三兵团,除以第十军担任芜湖、安庆地区的警备外,兵团部率第十一、第十二军南下,向位于皖南的徽州前进;陈赓指挥第四兵团东移,向位于赣东北的上饶挺进;杨勇、苏振华指挥第五兵团向浙西南的衢县前进。第三野战军宋时轮、郭化若指挥第九兵团,除第三十军暂时警备芜湖之外,其余各军迅速东进,向苏浙交界处的长兴、吴兴前进;王建安、谭启龙指挥第七兵团,主力转向皖东南的宣城,在第九兵团侧后东进至宣城、广德地区;第八兵团,除第三十五军警备南京、第三十四军警备镇江之外,其余各军归第十兵团指挥(第八兵团司令员陈士榘、政治委员袁仲贤分别担任南京警备区司令员、政治委员),从扬州一线急速南下,尾追南京、镇江地区的南逃之敌;叶飞、韦国清指挥第十兵团,第二十九军攻占苏州,并向上海方向警戒,其余各军南下长兴、吴兴与第九兵团会合。渡江部队的作战目标十分明确:向着南中国人口最稠密,经济最发达,也是国民党政权统治的核心地带——宁沪杭地区猛烈挺进。

这是在湿滑的水田小路上和蜿蜒的丘陵山道上的大规模追击作战。一路都没有发生重大的战斗,只有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的混乱逃亡和解放军官兵风卷残云的迅猛追击。第三野战军第二十军在苏南溧阳以西,追上了国民党军第二十八、第四十五军和联勤总部等各一部,歼敌一万二千人。第二十三军攻占溧阳县城后,追上国民党军第四、第二十八、第五十一军各一部,歼敌九千人。第二十五军在皖南渡过青弋江,追上国民党军第二十军和第九十九军一部,将该敌包围在方圆不足两公里的山洼里,随即发动猛攻,击毙军长杨干才,俘虏副军长陈亲民、参谋长胡显荣以下一万三千余人。

第二十六军在句容和溧阳地区,追上国民党军后卫部队七千余人,并予以歼灭。第二十七军追至青弋江以东的寒亭,歼灭国民党军第八十八军四十九师一个团;又在寒亭以东的宣城附近,再歼国民党军第九十九军九十二师大部、第八十八军一四九师残部和第二十军一三四师残部。第二十八军截住了从南京和镇江南逃的国民党军第四十五军后勤部队、第四军一部和第五十一军四十一师一部,歼敌五千,然后会同第三十一军一部占领宜兴县城。第二十九军沿宁沪铁路东进,于二十七日解放苏州。

随着第三野战军各军相继到达宁杭公路,从南京、镇江方向南逃的国民党军第四、第二十八、第四十五、第六十六军大部以及第五十一、第九十九军各一部,全部被追至位于浙、皖、苏交界处的朗溪、广德间的山区中。随后的朗溪、广德围歼战如同瓮中捉鳖,第三野战军多达七个军的攻击部队从四面八方冲进合围圈,毫无还手之力的国民党军漫山遍野地逃窜。从二十六日战至二十九日,第三野战军共歼灭国民党溃军六万余人,俘虏包括第六十六军军长罗贤达,第四十五军副军长陈阵,第四军副军长李子亮、参谋长罗野平,第二十八军参谋长黄疆强等国民党军高级将领。

第二野战军渡江部队的正面,是向皖赣交界处的祁门、浮梁方向逃跑的国民党军第八兵团刘汝明部,该敌在位于皖南的长江防线崩溃后,企图在皖浙边山区建立阻击阵地,以掩护主力在浙赣线上构成新的防线。第二野战军主力直出浙赣线上的贵溪、上饶、衢州和义乌——“切断浙赣线这着棋在战役上的意义,大体相当于淮海战役中打宿县这一着。”

二十三日,野战军下达作战部署:第三兵团进击徽州,第四兵团进击上饶,第五兵团进击衢州。命令要求“各部队应尽量加强行军速度,增大里程,以免迟延,丧失战机”。连绵的阴雨中,疲惫之极的第十一军官兵看见了被黄澄澄的油菜花环绕的殷家汇小镇,皖南贵池的秀丽景色令他们万分惊讶,他们径直向这个湿漉漉的小镇冲了进去。小镇上的国民党军第九十六军军部已空无一人,官兵们缴获了大量的军用物资后,开始调集部队围歼附近的第四十六军一七四师。一七四师是桂系部队,曾在大别山里追堵刘邓大军,新仇旧恨汇集在一起,第十一军官兵即刻发动攻击,将一七四师的大部歼灭。

第十二军在泥泞的道路上急行军,先头部队三十五师在师长李德生和政治委员李如海的率领下取山路捷径,于二十七日夜插到徽州,截断了当面逃敌的退路。军主力赶到后攻入徽州城,将国民党军第一?六军二八二师等残敌歼灭。第十三军攻占弋阳、贵溪,迫使国民党第六十八军八十一师投诚。第十五军追上了国民党军六十八军的一四三师,激战后师长阎尚元以下两千四百人被俘。五月四日,第十五军四十四师奔袭铅山,四十五师抢占横峰、上饶,浙赣铁路至此被截断。

第十五军官兵竟然日行百里,翻越武夷山,一直追到福建省境内,突袭了国民党军第五十五军残部。十四日,向守志的四十四师前锋直抵南平,此城位于闽江边,顺江而下可遥望福州。第十六军追击至浙赣线上的玉山,国民党军第八兵团司令部,第五十五、第九十六军,第九编练司令部以及从南京逃到此地的国民党军联勤总部等残敌被歼。该军五十一师迅速南下,突入福建境内,占领闽北的浦城,其前锋沿也抵达了闽江边的南平。第十八军在全速追击的时候,得知前面的逃敌是国民党安徽省府主席张义纯率领的省保安部队,于是连续数日不停步,追上敌人立即打响了围歼战,在保安部队各团相继被歼或投降后,张义纯带着三十多人逃进深山。五十三师一六?团参谋长范柏青率二营五连,在当地百姓的带领下进山搜缴,在被解放军追得无处可藏的时候,一个大个子在树丛中站起来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们投降!”——此人就是张义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