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一章 辽沈战役:死亡的开端

胡家窝棚(3)  

 

新三军十四师遭到阻击后,龙天武和新一军军长潘裕昆商量,决定绕道翟家窝棚向东北突围。六纵得到情报后,立即抽调十八师五十四团跑步前进,坚决把翟家窝棚的敌人堵回去。为了加强防线,黄永胜指定李作鹏统一指挥战斗,防守重点是北宁路上的厉家窝棚火车站。

六纵还在修筑工事的时候,新三军强大的突围行动开始了。阵地上沙石腾空,弹片横飞,村庄里的民房和草垛被炮弹击中后燃烧起来,整个厉家窝棚烈焰熊熊。六纵所有阵地都进入了激战,五十二团二营打退敌人的十四次攻击,十六师的九个连打到最后只剩下不足十人,残酷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天亮。在六纵的阻击战打得最苦的时候,五纵赶到了半拉门一带,与新一军新编三十师遭遇,五纵队猛烈穿插,一下子就把新一军的序列打乱了。然后,五纵和六纵一起彻底堵住了廖耀湘向沈阳撤退的道路。

一纵是从锦州以南面向黑山急行军的,因为路途长,他们连续走了三天四夜。部队没有时间吃饭,更没有时间休息,官兵们边走边啃干粮,一刻不停地往北赶。他们必须渡过那条几百米宽的大凌河,十几天前他们南下打锦州的时候,曾经徒涉这条河,但这次徒涉时河面上已经漂浮着薄冰。官兵们在河边脱下鞋袜和裤子,在腿上擦上猪油、羊油或者牛油,在班长的督促下喝了御寒酒,然后相互搀扶下了河。河水冰冷刺骨,官兵们牙齿直打颤。大凌河附近的百姓们听说大军过河,纷纷提着开水壶跑来,官兵们上岸后立即被百姓围住,百姓递过来热水,干部们在黑暗中喊声不断:“集合!检查装备!立即出发!”

二十四日,由师长江拥辉、政治委员黄玉昆率领的一纵一师到达黑山西面的药王庙,由师长贺东升、政治委员王树君率领的一纵二师到达岗营子地域,由师长刘贤权、政治委员方国南率领的三师在完成后卫阻击任务后也赶了上来。二十五日凌晨,没有休息的一纵官兵立即投入穿插作战,方向是自西向东,不管前面是哪股敌人,插进去将其打乱再说。三师向杨家窝棚和王家屯方向的穿插进展很快;二师在三师的左翼向东直插杨家屯,截住了新三军的一个炮兵营;一师在三师的右翼投入了战斗。

一师三团插到大兴庄附近的时候,发现有一大股敌人正在修筑工事,同时还发现了敌人的一个重炮部队。团长王敬之和政治委员张集华当即决定:一营在右,二营在左,猛打猛冲。在突然的攻击中,国民党军混乱起来,纷纷向东猛逃,三团紧追不舍,歼敌两千多人。在这次战斗中,三团的一名战士出了名:在大兴庄东侧,有一个敌人的火力点,一营二连几次冲击都被打了回来,这让入伍不到一年的战士白玉清很是愤怒。他顺着一条小水沟绕到村头,准备从侧面消灭这个火力点,谁想迎头撞上五十多个敌人。白玉清在击毙了领头的军官后,跳上一道断墙,扯开嗓子喊:“一排向左!二排向右!坚决消灭敌人!”五十多名国民党兵顿时惊呆了,全部放下了武器--战后,聪明勇敢的白玉清被授予“孤胆英雄”称号,并获“英雄奖章”一枚。

一师一团追到黄家窝棚发现了敌人。团长杜秀章和政治委员柴川若顾不得后面的部队没跟上来,立即命令二营从正面发动攻击,警卫连绕到敌人的后面进行堵截。两个小时之后,战斗结束,清查一千五百多名俘虏时才发现,他们攻击的是国民党军的一个师部和一个团部,官兵们把新三军十四师师长许颖和副师长董觉民捉到了。接着,一师又奉命经黑山城北向前穿插,命令要求他们不管敌人有多少,一旦接敌就决不能放手。刘贤权师长到达黑山县城的时候,在一座教堂里见到十纵司令员梁兴初,被数天艰苦的阻击战折磨得憔悴不堪的梁兴初看见刘师长,在电话里喊:“同志们!一纵上来啦!总攻就要开始啦!”

二十六日清晨,廖耀湘发现了自己面临的危机。先是第七十一军与新六军一六九师、二0七师三旅交接防务的时候发生混乱,遭到解放军的猛烈攻击。战斗一直延伸到黑山以东的胡家窝棚附近,四面的枪声已经清晰可闻。新三军军长龙天武打来电话,说他的司令部附近也发生剧烈战斗,西面的第七十一军已经开始后撤,解放军快要打到他的司令部来了。廖耀湘命令他离开指挥所立即去掌握部队,并且按照计划继续向营口方向撤退,龙军长答应之后,廖耀湘就再也没有得到这个军长的任何消息。廖耀湘不知道,龙军长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已经不能掌控他的任何一个师了,放下电话后他确实离开了指挥所,但不知去向。后来才知道,这个军长扔下部队独自一人逃出战场,一直逃到沈阳。

失去指挥的新三军的三个师已被紧紧包围。放下龙天武的电话,廖耀湘又试图与新一军军长潘裕昆通话,但是电话未能接通。八时左右,廖耀湘到胡家窝棚附近的新六军去找李涛军长。李涛也不知道第七十一军、新六军一六九师和二0七师三旅的确切位置和情况,廖耀湘命令他务必掌握那两个部队,把阵脚先稳下来再说,然后设法掩护胡家窝棚的兵团指挥部、直属部队和新六军军部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大虎山以东地域,因为新编二十二师还守在那里。李涛痛快地答应了---实际上,李涛知道新编二十二师也出现了危机,因为昨晚他们报告说发现共军的大部队向向移动,这显然就是冲着新六军来的,但李涛竟然没有向廖耀湘报告这个情报。或许,李涛知道此时任何情报都没有实际意义了,最关键的问题是自己的安全和出路。

从李涛那里出来,廖耀湘带着随从副官跑到胡家窝棚东面的开阔地去观察战况,他亲眼看见胡家窝棚以西一带正发生着激烈的争夺战---那就是六纵正与新三军交战;廖耀湘还看见东面新一军军部所在的村庄硝烟四起,估计也在混战之中。胡家窝棚以东有一条小河,解放军正沿着这条小河插进来,看来是要截断新一军与兵团指挥部的联系。解放军官兵距廖耀湘仅仅只有几百米了,子弹在他的头顶乱飞,廖耀湘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回到兵团指挥部了,于是决定去七八里之外的新一军新编三十师司令部去。还没走到新三十师师部,他回头一看,胡家窝棚村庄内已发生战斗,兵团指挥部与新六军军部可能已被打散了。

廖耀湘心中弥漫起一种无可名状的绝望:胡家窝棚,兵团指挥中枢,就在自己出来的这么一会儿,共产党军队居然打了进来,自己的指挥部都完了,还能有什么别的指望?袭击胡家窝棚的是三纵七师二十一团三营。这个营的官兵没有想到他们袭击的是廖耀湘的指挥部;更没有想到他们攻击的时候,廖耀湘竟然就在距离他们仅仅几百米的地方看着,然后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