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一章 辽沈战役:死亡的开端

  胡家窝棚(4)

 

三纵打完锦州后,从锦州出发向北连续行军,二十四日越过十纵的防线向前突击,二十五日清晨进入一块平原地带,庄稼收割完毕的田野空阔寂寥,三纵正准备休息一下,突然遭到猛烈的炮击,官兵们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深入到犬牙交错的战场上来了。各部队立即散开,九师首先占领詹家屯,然后向黑山东北部的五间房和烂泥泡发起攻击。同时,八师也在左翼向当面的第七十一军展开攻势。第七十一军后撤,三纵跟踪追击,二十六日凌晨追到胡家窝棚东北地域。九师主力在小谢屯附近遭遇新三军的南逃队伍,二十五团当即猛冲,歼其一部;七师则经过尖山向胡家窝棚方向继续追击。

七师的前卫营是二十一团三营。他们在得知北山有国民党军第七十一军的一个营后,立即前去寻敌,但到达时发现敌人已经逃跑。三营在副团长徐锐的率领下尾随其后寻找战机。在公路上,他们碰上了几个被国民党军拉去当差逃出来的百姓,百姓告诉徐副团长,前面那个叫胡家窝棚的村里,国民党军佩戴短枪的比拿长枪的多,小汽车也多,而且还拉了不少电话线。村庄附近,不少国民党军的汽车、大炮和马车正在过河呢。

徐锐副团长迅速和三营副营长李德章商量,两个人共同认为:那个叫胡家窝棚的村子里,至少是个国民党军军部,而且正在准备逃跑,三营应该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去打他个措手不及。三营的作战部署是:八连配属重机枪两挺,迅速穿过胡家窝棚西北开阔地,在村东头截断敌人的退路;七连配属重机枪一挺,首先攻占村庄西北的高地;营部跟随七连行动,九连为预备队。

二十六日清晨六时,三营开始向胡家窝棚接近。那时廖耀湘刚从胡家窝棚的兵团指挥部出来。守在胡家窝棚西北小高地上的国民党军竟然认为接近的八连是后撤的友军,所以没有阻拦射击,致使八连三排安全地通过了开阔地。到达胡家窝棚西北边的时候,八连才被发觉,三排官兵迅速展开,向一个无名小高地发起攻击。即刻,胡家窝棚里所有的拦截火力--重炮、迫击炮和各种机枪一齐向他们压下来,三营被压制在没有遮蔽物的旷野里。直到此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攻击的是有严密警戒和强大火力的廖耀湘的兵团指挥部。但是,三营没有退缩,官兵们知道,火力越猛,证明胡家窝棚里名堂越大,三营就是全死在这里,只要缠住敌人就是胜利。

八连二排在朝鲜族排长任炳全的率领下,冲到村东头的一座小桥上,堵住一辆汽车,车上坐满了国民党军军官,军官们没有抵抗就下车投降了。二排把这些军官关在路边的一座民房里,继续向前冲。冲到河滩上的时候,他们眼前一亮:整整十八门榴弹炮排列成一排正在发射,旁边是近百辆汽车。这些大炮和汽车让二排官兵分外眼红,他们根本没有顾及炮兵阵地上到底有多少敌人,立即扑了上去。瞬间,国民党军的这个重炮阵地就成了肉搏场。炮兵阵地上至少有国民党军的一个营。敌人在瞬间的惊慌之后,发现冲过来的不过二十几个人,立即开始了疯狂地围攻。二排,这个不顾一切的小小战斗单位,随即被淹没在残酷的厮杀之中。二排一名副班长从肉搏战中冲出来,跑到营部报告了情况。副团长徐锐心情复杂,敌人火力封锁严密,暂时没有办法前去增援,只能集中兵力尽快攻占胡家窝棚村西各高地,以解救孤身作战的二排。

早晨七时--廖耀湘已经在村东的开阔地观察了一会儿,最后决定不返回遭到攻击的胡家窝棚而去新编三十师师部--就是这时候,八连三排在机枪的掩护下攻占了村西北的几个小高地,胡家窝棚里的国民党军开始反击,三排在击退敌人的三次反击后大部伤亡。最后,三排长阵亡,阵地上只剩下战士楚长发一个人。八连指导员率领一排拼死增援,但与敌人厮杀几个回合之后,一排也大部伤亡。副团长徐锐把迫击炮连的十二名炮手全都派到了这个方向,但阵地依旧万分危急。

八时,七师的山炮连赶来了。九连拿下无名高地后,七连也拿下了另一个高地,胡家窝棚西面的阵地全部被突破,村庄里的国民党军纷纷向东溃逃。八连和七连乘势往村庄里冲,冲进去之后才发现打的是廖耀湘的指挥部,这让官兵们很是惊讶。徐锐副团长和三营副营长李德章直奔河滩,他们看见了一生都难以忘却的情景:百余辆汽车和十八门榴弹炮尚在,但是,二排所有的官兵全部战死,交战两军官兵血肉模糊的遗体凌乱地散布在旷野上。这片河滩本是当地百姓的坟地,坟地间原本枯草摇曳,搏斗后这里的枯草已被压平,大片的血迹已经凝结。掩埋二排官兵遗体的时候,徐副团长和三营官兵边挖坑边哭。胡家窝棚村东,自此出现了许多新坟,混合着血浆的新土微微隆起呈暗红色。

林彪突然收不到廖耀湘兵团司令部的电报信号了,大为疑惑不解。三纵的一支小部队在总攻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把廖耀湘的兵团司令部、新六军军部连锅端了--三纵七师二十一团三营的攻击虽然偶然,但意义重大。他们不但使廖耀湘兵团的十万大军因失去指挥而陷入混乱,更主要的是,林彪终于十分精确地判明了廖耀湘的位置,并随即制定出东北野战军即将发起的围歼战的核心所在。林彪下达的命令是:不要休息,不要睡觉,不要吃饭,哪里有廖耀湘的部队就往哪里打!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打!直到把廖耀湘兵团彻底歼灭为止!

二十六日上午十时左右,廖耀湘跑到新编三十师师部。这里靠近黑山,东北面是新一军的五十师。从胡家窝棚方向突进来的解放军官兵仍在继续深入,试图把新一军与新三军分割开来。廖耀湘命令新编三十师和五十师就地抵抗,同时派人去把新一军军长潘裕昆叫来。一个小时之后,从胡家窝棚逃出来的兵团参谋长杨盘和新六军军长李涛以及司令部的军官们也跑到这里,廖耀湘证实了:胡家窝棚的兵团指挥部已被冲散,一个专门负责作战的参谋被打死,还有一部分司令部的军官被俘。廖耀湘当即命令新六军副军长刘建章指挥一六九师向胡家窝棚实施反击。

接着,新一军军长潘裕昆和第七十一军军长向凤武先后赶到。两位军长报告说,新一军的司令部也受到攻击,但军部突围出来了,损失不大,已经命令所属部队向新编三十师靠拢。而第七十一军主力现在正集结在新编三十师和一六九师之间。廖耀湘命令第七十一军仍归新一军指挥,特别命令把负责胡家窝棚防御的那个师长抓起来听候处置。目前,还有新三军、第四十九军和二0七师三旅没能联系上。廖耀湘利用新编三十师的电台向卫立煌报告了战况,并说他的决心仍然是向营口方向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