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一章 辽沈战役:死亡的开端

   不说老实话我揍你(4)

 

二十八日凌晨,东北野战军围歼廖耀湘兵团的战斗基本结束。廖耀湘的五个军和特种兵部队共十万余人被歼。解放军官兵们和成千上万的当地百姓开始打扫战场,掩埋阵亡官兵的遗体,向后方转运大量的伤员。排成长列的俘虏群也要向后方押运。在辽西平原上,到处散落着国民党军遗弃的武器和物资,军民们收集和清点着战利品,缴获物资被装上大车,这些大车首尾相接一眼望不到边。被俘的国民党军汽车兵被动员来开汽车,但依旧有大量的火炮无法拉走,百姓们把自家的骡马拉来,帮助解放军拖拉这些重武器。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二十七团政委张英被紧急召到特种兵司令部,说在野外发现了十几门完好无缺的美式重炮,只是牵引这些重炮的汽车让敌人开跑了。张政委立即筹集款项向百姓购买马和骡子,最后终于把那些大炮全拉走了。在这个基础上,东北野战军组建起第一个重炮团。

林彪不断询问廖耀湘的消息。二十七日拂晓,廖耀湘在第四十九军军部吃了早饭后,便和李涛等人一起从陈家窝棚朝老达房方向移动,准备按照郑庭笈军长指的路从老达房向沈阳撤退。但是,走出几里之后,前面的新编二十二师六十四团发生战斗,剧烈的枪声令廖耀湘心里一沉,他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经老达房通往沈阳的路已被截断。廖耀湘立即命令六十四团攻击前进,打开缺口。但是直到六十四团团长阵亡的消息传来时,当面堵截他们的解放军不但没有被击退,而且冲击过来的官兵越来越多。

廖耀湘命令新编二十二师主力火速上来,但是新编二十二师主力“久候不至”。廖耀湘决定返回第四十九军军部,半路上遇到新二十二师副师长周璞,周璞报告说,第四十九军军部受到袭击,新编二十二师主力被阻隔在那里根本上不来。当时,廖耀湘身边只有新六军特务连的两个排,周围到处是枪弹的射击声和炮弹的爆炸声,廖耀湘观察了附近的地形后,决定先去路边水渠北面的村庄里,在那里组织部队抵抗到晚上,然后雇一名当地的百姓带路,趁夜色沿田间小路回沈阳。但是,当廖耀湘快要接近那个小村庄时,发现村庄已经被解放军占领,于是又赶快跑回来。为了防止人多目标大,廖耀湘命令特务连分散隐蔽警戒,而他和李涛等人藏匿在一个洼地里直到夜幕降临。

天黑了,该走了。但是,分散警戒的特务连不知上哪里去了。廖耀湘身边只剩下李涛、周璞、新六军的一名高级参谋和他的随从副官。廖耀湘决定往南走。几个人刚走不远,发现随从副官没影了。再次徒涉白天往返的那道水渠时,身边的周璞突然大叫起来,他掉进一个没顶的深坑里了。他的叫声引来解放军的巡逻队,四周响起搜索的脚步声。这时候,新六军军长李涛也不见了。把周璞拽出来后,剩下的三个人继续向南。走了一夜,天快亮时,他们绕过一片小树林,发现旁边的村庄里战斗还在进行,廖耀湘估计那是新编二十二师六十四团的残部。三个人小心地绕过村庄往前走,走着走着,那位高参不知不觉走进一个看似平静的小村庄。突然,高参的身后有人叫了一声,接着高参被抓了。远远地落在后面的廖耀湘和周璞立即钻进田野中的高粱秸垛里。

一九四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是廖耀湘一生中最漫长的一个白天。他蜷缩在高粱秸垛里,忍受着饥渴和寒冷,远处传来的零星枪炮声不断提醒着他此时的处境。夜晚终于来了,两个人继续逃亡。在一条田间小路上,他们遇到一个当地的百姓,用重金购买了些食物和两套衣服,吃了东西换了衣服之后,他们终于走到辽河边。要想逃出战场就必须过河,但是河边到处都是解放军官兵,他们藏在草丛里,等了很久也等不到机会。路边不断地有人来往说话,他们突然听见有人说沈阳已被东北野战军占领。

绝望的廖耀湘决定往回走,朝着葫芦岛的方向走。几天之后,他们到达靠近锦州的一个名叫中安堡的地方。中安堡当地有句俗话:“一过山海关,吃饭到中安。”意思是凡在锦州一带赶大车跑运输的把式们,都要在这里歇脚,这里的饭馆、旅店一家挨一家,价钱便宜饭菜丰富。其中的一家小客栈名叫谢家饭店。这个不起眼的小客栈注定将留名中国当代战争史。

小客栈的掌柜叫谢连方,他总觉得住进来的那个胖子很不顺眼,因为他不但神情紧张,穿的衣服与身材也不协调。当时,中安堡的民兵都被组织起来盘查过往行人,于是当民兵队长赵成瑞来巡查的时候,谢掌柜把这个情况汇报了。赵队长马上对胖子进行盘查。胖子自称叫李德胜,原籍江苏,现住黑山县北姜屯,昨天跑买卖被乱军抢去了财物。胖子保证自己说的是实话,还说家里有妻儿老小,恳求赵队长放了他。赵队长将信将疑,把胖子带回农会继续盘问。中途,胖子掏出个蓝色小布袋,拿出一个金镏子和金元宝,悄悄地往赵队长手里塞。赵队长一下子觉得这个胖子肯定有问题。三纵后勤部的李股长特意赶到农会,胖子又对李股长说自己叫胡庆祥,湖南东安人,被乱军抢了财物之后,向朋友借了这身衣服跑出来的。李股长越看这个胖子越像通缉中的廖耀湘,但又一时拿不准,决定将他带到警卫连继续审查。到了警卫连,连部卫生员恰恰是个“解放”战士,他一见胖子就说:“你不是廖耀湘吗?”胖子说:“我不是。我见过廖耀湘,他是秃脑门,没胡子,大肚子。我是胡庆祥。”警卫连里还有个炊事员,廖耀湘在新编二十二师当师长的时候,他是师里的炊事员,这个解放战士一见廖耀湘就说:“我给你做过饭。”可廖耀湘还是不承认。接下来的盘问没完没了,每一句询问都折磨着廖耀湘的神经。但是,新编二十二师副师长周璞因为被断定是普通勤务兵被释放了,于是廖耀湘决心等待可能出现的一线生机。

廖耀湘被三纵带走了,官兵们撤离战场时,只好带着他一起行军。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东北日报》:一天夜里,他想翻墙逃走,押送他的战士一梭子子弹打出去,大喝一声,吓得他搭到墙上的腿又缩了回来。林指导员告诉他:“你最好自己承认,不然新解放的战士也能把你认出来。”他还是否认,并乞求给他开通行证,放了他,达不到要求就装病不肯走路。后勤部让他坐卡车,司机是新解放的战士,一看就说:“没错,他就是廖耀湘!”十一月十一日后勤部段政委亲自审问,在无法抵赖的情况下,廖耀湘终于低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三纵司令员韩先楚命令七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负责把廖耀湘押到沈阳去:“林总要见他,林总和廖耀湘是黄埔的同学。”临走,韩先楚把他披着的那件军大衣给了廖耀湘。在去沈阳的路途中,神经松弛下来的廖耀湘与身边的解放军干部们聊起天,当他听见解放军官兵唱起“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就打新六军”这首歌的时候,甚至还笑了。

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与新六军誓不两立。一九四六年的四平之战中,廖耀湘从本溪以猛烈的火力北上增援,令在宽大防御线上阻击的三纵伤亡严重。几天以前,三纵官兵终于冲进了廖耀湘位于胡家窝棚的兵团司令部,现在官兵们唱起这首歌的时候觉得很有意思,特别是当着廖耀湘的面。廖耀湘兵团,一个兵力庞大、火力强劲的战略机动兵团,长时间徘徊于无用武之地的境地,不断地失去战场突破的战机,不断地延误突围生还的时间,最终在两个昼夜内招致全军覆灭的结局--对于国民党军来讲,损失之惨重,前所未有;而对于人民解放军来讲,战果之巨大,史无前例。

毛泽东发来电报,虽只有寥寥一语,但欣喜之情充溢字间:『庆祝你们歼敌十二个师的伟大胜利。』紧接着,中共中央致电林彪、罗荣桓、高岗、陈云诸同志及东北人民解放军全体同志们:庆祝你们此次在辽西地区歼灭东北敌军主力五个军十二个师的伟大胜利。东北我军在两星期内连获锦州、长春、辽西三次大捷,使敌人损失二十六个整师共约三十万人的兵力,对于全国战局贡献极大。尚望激励全军,再接再厉,为全歼东北匪军,解放沈阳而战!沈阳,国民党军在整个东北的军事指挥中心,已在林彪的刀锋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