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二章  淮海战役: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老头子为什么不来徐州(1) 

 

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司令员周志坚上了前沿,碾庄外围阵地上的情景让他感到了不安:大宋庄枪炮轰鸣时,我到了小宋庄。当时伤员还没来得及运走,我们牺牲的干部、战士的遗体和敌人阵亡官兵的尸体仍在原处,我要看看这个仗是怎么打的,敌人的部署是否像我观察到的那样,我们的战士是在哪里牺牲的,是炮打死的还是枪打死的,我战前的判断是否正确……这些,要在战场保留原状时才能看得清清楚楚。我看见了小宋庄血染的战场,我的心里有些不安,我们的牺牲太大了。这么个小小的村落,死了这么多人……

    碾庄圩位于陇海路以南、运河以西,是十几个自然村落组成的一小片区域。这里是运河西边的低洼地带,洼地、水塘、沟渠错落其间。为了防洪水,民房都建在土台子上,村落四周也都夯有高出地面两到三米的土围墙。碾庄圩是徐州以东的重要防御据点,原是李弥的第十三兵团驻地,因此区域内筑有大量坚固的野战工事,特别是在各个村落四周,建有大量的碉堡和地堡,预先设置了可以相互交叉的火力点。黄百韬接管这一防区之后,兵团部位于碾庄圩,第六十四、第一00、第四十四、第二十五军分别配置在碾庄圩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上,十多万人马密集地收缩在一起,准备在空军的支援下固守待援。

  华东野战军对碾庄圩的攻击,采取四面向中心突击的战法:六纵向北突击,十三纵向东突击,四纵沿着铁路线向西突击,九纵向西北方向突击。十一月十一日,突击部队向各自正面的敌军阵地发起猛攻。四纵攻击碾庄圩以北的小牙庄、尤家湖阵地;八纵攻击碾庄圩以东的大院上、吴庄阵地;九纵攻击碾庄车站附近的第四十四军;六纵和十三纵攻击彭庄、贺台子阵地。野战军指挥部要求连续突击,速战速决,三至五天内解决战斗。但是,突击一开始,却发现困难要比想象的大得多。除了沟塘密布、村落分散、工事坚固等原因外,各攻击部队经过几天的急行军,官兵异常疲劳,炮兵也没能及时跟上,因此,在前两天的战斗中,突击部队伤亡很大,战场推进缓慢。

十三纵攻击小宋庄,守军是第一00军六十三师。六十三师师部位于大宋庄,但前沿伸展到了距大宋庄一里地的小宋庄。这是一个仅有十几户人家的村庄,防御部队是六十三师专门组织的一支突击队。得到机枪加强的突击队,采取密集火力掩护下的多点防御战术,使得十三纵的攻击一开始就受到严重杀伤。十三纵付出巨大伤亡攻占外围地堡后,深入小村庄的战斗变得更加残酷。守军利用村里的民房修筑起核心工事,几乎所有的墙角都修有碉堡,碉堡上设有四层射击孔,射击孔设计得很小,很难将其封锁。而且,在小村里的墙缝、门缝、窗户乃至屋檐下,到处都是机枪射击点。十三纵往往发动数次冲击,才能推进一步,即使占领了一座民房,民房也会即刻被守军的燃烧弹点燃。

攻击部队的营、连干部情绪焦躁,都说从来没有打过这么难打的仗,也没见过这么顽强的敌人。在夺取了一座民房后,需要冲过一片空地,但是空地被守军火力封锁着,于是官兵想从墙上掏个枪眼以掩护爆破。枪眼刚刚掏好,墙那边就塞进来一颗手榴弹,急忙把手榴弹拾起来扔回去,可第二颗手榴弹又塞了进来,官兵们只好用稻草把枪眼堵上。接着,让十三纵官兵吃惊的事发生了:在守军的逼迫下,几个百姓举着火把走了过来,要在攻击部队占领的房子里放火。官兵们朝天开枪,不停地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百姓扔下火把跑了。守军又用一根长竹竿挑着燃烧的棉花往房顶上甩,刚刚占领的房子还是让守军点着了。十三纵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守军让百姓站在民房的门口当盾牌,机枪就架在这些百姓的肩膀上。十三纵的官兵们很痛苦,战斗已经让他们的许多战友伤亡,而面前惊恐万状的百姓又令他们想起自己的父母,他们高声喊:“老乡!我们掩护你们!快跑!不要给他们挡子弹!”百姓们惊惶地到处乱爬,守军混在百姓中趁机猛烈射击,在密集而纷乱的弹雨中,攻守双方的官兵和那些无辜百姓的呼喊声混杂在一起。

一纵在窑湾与第六十三军的激战也到了最后关头。第六十三军的顽强抵抗触发了一纵官兵的斗志,他们发誓要把窑湾拿下来,把第六十三军就地全歼。第六十三军之所以顽强抵抗,是因为他们听见碾庄圩方向传来激烈的枪炮声,他们误认为那是增援部队赶来了--他们确实得到过支援,从徐州飞来了三四批飞机,每批三架,往窑湾镇空投粮食。但是,窑湾镇阵地十分狭窄,空投的粮食大多落到了外围一纵的阵地上。一纵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加强了火炮的打击力度,猛烈的炮击使第六十三军的阵地上硝烟弥漫。炮火准备之后,一师在东门,二师在北门,三师在南门,同时开始了最后冲击。一师很快向窑湾镇插进去,但是二师和三师几次攻击都没奏效,于是临时改变部署,二师六团从东门突入接应攻击北门的四团,三师也从东门往里突击--“老兵油子多,仍然负隅顽抗。”一纵指挥员们感到这个对手有点难打。

此时,那个发誓要让第六十三军“一战成名天下知”的陈军长有点慌了,因为各个阵地上的战斗都已进入混乱状态。一八六师副师长伍少武跑到指挥部报告说,五五八团的阵地已被突破。陈章冒着炮火前往一八六师师部,师部里满地的文件,师长张泽琛却不见了。张泽琛师长跑得很快,居然一路跑回广州,广州的报纸迅速登出了他从战场突围而出的“英雄事迹”。陈章要求一五二师师长雷秀民、副师长黎天荣与他一起返回军部,重新组织部队进行抵抗。但是,一转身的工夫,雷师长也不见了--雷师长拉着一八六师五五六团团长黎安福也跑了。回到军部,陈章拿着手枪站在门口不进屋,一脸的阴沉。黎天荣副师长前去组织预备队,路上遇见军参谋长宋健人,可转眼间宋参谋长也不见了--宋健人是当地人,曾在窑湾镇当过区长。

陈章和黎天荣决定突围。他们跑到四五四团阵地的时候,陈章用广东话大骂:“丢他妈!叫死守阵地,怕死鬼先跑了!”接着,一纵的攻击部队就冲到了跟前。黎天荣发现军长陈章也不见了,身边的一个连长说,他听见几声左轮手枪的枪声,还听见军长在喊:“张黑(张泽琛)害死我!”黎天荣断定军长已经自杀--第六十三军军长陈章,刚刚从副军长的位置上得以提升,因此他不想死。混乱中,他带着几名卫兵跑到运河边,想用几块木板泅水过河,但刚要下水就身中数弹。随行的一八六师副师长伍少武也同时中弹。在他们身后,想用木板渡河的官兵中弹毙命和淹死在运河里的达百余人。黎天荣知道自己冲不出去了,于是返回阵地坐下来等待被俘。

国民党军第七兵团第六十三军,是在淮海战役中首先全军覆灭的一个军。是役,华东野战军一纵歼敌“两个师五个团一万三千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