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二章  淮海战役: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老头子为什么不来徐州(3)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黄百韬兵团在碾庄圩的抵抗给华东野战军的攻击带来了巨大的困难,而且徐州方向两个兵团的增援部队已经出动,按照直线距离计算顶多两天即可到达碾庄圩地区。但是,此刻,共产党决策层对国民党军统帅部、徐州“剿总”司令部以及战场上国民党军数个兵团的能力均表示出极大的蔑视,他们坚信在碾庄圩华东野战军可以对付国民党军至少是三个兵团的重兵突击,由此,他们把目光转向了碾庄圩以南一百多公里外的黄维兵团。

    于是,淮海战场的战局变得错综复杂。当国民党军集中兵力向东解救黄百韬的时候,他们没有看到共产党方面理应作出的剧烈反应,刘邓部主力不但没有加入碾庄圩战场的迹象,而且朝着徐州的东南方向插了过去,直逼他们此刻万分敏感的部位--“东南方向的那个口子”。而这个口子,是徐州战场上的国民党军“撤至淮河防线”的唯一退路。蒋介石万分忧虑地发现,在长江以北、陇海路以南的“徐蚌”战场上,处处被动的局面已经显现。他连日不断地调动部队,不断地发出各种指令,国民党军在淮海战场上投入的兵力已经达到六十万之众。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件令他猝不及防、懊恼不已的事发生了: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陈布雷自杀了。

时年五十八岁的陈布雷是总统府国策顾问、委员长侍从室主任,辅佐蒋介石长达二十年之久,是蒋介石最亲近的幕僚,蒋介石所有的讲话和文件几乎都是陈布雷起草的。这位浙江慈溪人,曾任报纸主笔,文章精炼,才思深厚。他在蒋介石和陈果夫的介绍下加入国民党,不但成为蒋介石离不开的文件主笔和批阅人,还是蒋介石与其他国民党军政高级人员间的联系纽带,在国民党中被称为“逾百万雄师”之重臣。十一月十三日,人们发现他躺在卧室的床上,脸色蜡黄,双眼微睁,嘴巴张开,时已气绝。

两天前的下午,秘书蒋君章发现,参加完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临时会议陈布雷面色憔悴,神情恍惚。由于夫人和孩子长期生活在上海,陈布雷的生活由秘书和副官照料。吃晚饭的时候,一向沉默寡言的陈布雷突然谈及自己的人生往事,最后他说:“国事艰危,与其说是共产党弄的,不如说是给自己人弄的。”接着,有朋友来访,陈布雷在送客时又说:“布雷老了,本无轻重,误了总统的大事,即使粉身碎骨也不能补救万一。”有人分析,导致陈布雷自杀的原因,是十一日蒋介石在临时会议上对陈布雷大发雷霆。为蒋介石处理重要文电和讲话的陈布雷从来忠心耿耿,但是他的执拗性格也让蒋介石偶感头疼,为此了解他的蒋介石总是让步--“由他去好了”。几天前,蒋介石提出“抗战要八年,剿匪也要八年”,遭到陈布雷的坚决反对。陈布雷对蒋介石说:“抗战是抵御外侮,现在打的是内战,不能相提并论。”蒋介石愤怒地对陈布雷拍了桌子。十一日,陈布雷作为政治委员会秘书长发言,他极为忧心地谈到国民党军将领腐败、士气低落,谈到国民党军政大员的聚敛横财、贪污无能。蒋介石当场打断了他的发言,说他“脑力衰弱,宣传工作没有抓好,应该休息了”。

    从未当众受过羞辱的陈布雷表情呆滞地退出了会场。十二日和十三日,陈布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给他所能想到的所有亲人、同事、朋友以及他的“总统”书写遗书。这个性格孤傲的文人,自觉“已无生存人世之必要”,但即使在“肠断心枯”之时,他还是在遗书中详尽交代了自己身后的事情……陈布雷写给蒋介石的遗书有两封。在第一封遗书中,他说自己“实已不堪勉强支持”:“今春以来,目睹耳闻,饱受刺激,入夏秋后,病象日增”,“值此党国最危难之时期,而自验近来身心已毫无可以效命之能力”。在第二封遗书中,他讲了放弃生命的“理由”,那就是目前蒋介石受到各方抨击,是因为自己没有尽到宣传之责,为此“无可自恕自全”。

    关于陈布雷的死,后来大多数舆论归结于“死谏”二字。陈布雷与蒋介石的真正矛盾,起于他提出与共产党方面进行和谈,结束战争,以避免国民党政权的彻底垮台。陈布雷清醒地意识到,如果战争延续下去,国民党军的结局只能是失败。东北战场彻底失利、徐蚌大战即将爆发,陈布雷觉得自己跟随蒋介石数十年,到了必须进谏忠言的时候。陈布雷告诉蒋介石,他“同意文白(张治中)将军的建议,早谈比晚谈好”。蒋介石脸色阴沉地说,现在与共产党谈判,我们“连平起平坐的地位都没有”了。陈布雷劝说道:“只要党存在下去,就有先生的地位。”蒋介石一下子火了:“美国人逼我,桂系逼我,现在连你也逼我。这个党除了我,谁能斗得过毛泽东?白崇禧?何应钦?张治中?你说!”蒋介石认为“徐蚌会战刚刚开始,谁胜谁负还没有揭晓”。陈布雷决心把话说得更清楚些:“我们只有这么一点力量了,这是我们可以和他们谈判的资本;如果连这点力量也没有了,那时我们想谈也谈不成了。”蒋介石说:“我知道你已经很累了,我看你还是休息休息吧。”陈布雷流了泪,他恳求蒋介石这次听一次劝告。蒋介石依旧说:“你累了,休息去吧。”

    绝望的陈布雷决心彻底休息。蒋介石为陈布雷题写的挽联是:当代完人。就在陈布雷自杀的那天,美军副总参谋长魏德迈和国民政府代表蒋匀田正在华盛顿的一座大楼里审视一张中国地图,魏德迈在中国地图上画来画去,试图寻找一条最后的防御线--如果共产党军队在徐州战场上得手,国民党军队将在哪里抵挡随之而来的泄洪般的攻击呢?令人吃惊的是,魏德迈最终画出的这条防御线既不是淮河,也不是长江,甚至不是珠江,他把国民党军的防御线一下子画到了中国东南方向的台湾和西南方向的云南:

    如果徐州失守,惟有退保中国东南与台、澎地区。照地理的形势说,自福州至昆明三角地带,较易防守,所以我划一条代表战略地带的红线。惟四川省的经济价值甚高,不应轻易放弃,所以我划一条虚线,以为试守之计……现在美国海军尚固守青岛基地,目的即在支持平、津三角地带傅作义的守军,使能牵制中共军队,不能即刻大批南进,盼拖长时间,以便布置防守东南半壁的战略基地。无法得知蒋介石看到美国盟友为他画出的这样一条防御线时是一种什么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