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二章  淮海战役: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喊杀之声不绝于耳(1)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电报致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等人:

……(二)若华野于歼灭黄兵团后,能接着歼灭邱李几个师,将该两敌打得不能动弹,则于大局极为有利。(三)若中原(中原野战军)于攻克宿县后能续歼固镇一带之敌,并以一部进驻蒙城,则可能推迟黄维向宿县进攻时间,并威胁蚌埠。(四)李延年现在蚌埠充六兵团司令官,辖九十六军、九十九军。据李称三十九军[即原驻烟台、后运锦西,现运浦口之八军王伯勋部两个师]十六日可到蚌埠、凤阳,请刘陈邓加意注意。由锦西南运之五四军[阙汉骞四个师],是否亦将加至蚌浦线,则尚待侦察。假定该部亦到,则南线将有黄维、刘汝明、李延年、王伯勋(第三十九军军长)、阙汉骞(第五十四军军长)等部共计二十五个师,是一个大敌,必须妥筹对策。(五)中原华东两军,必须准备在现地区作战三个月至五个月[包括休整时间在内],吃饭的人数连同俘虏在内将达八十万人左右,必须由你们会同华东局、苏北工委、中原局、豫皖苏分局、冀鲁豫区党委统筹解决。此战胜利,不但长江以北局面大定,即全国局面亦可基本上解决。望从这个观点出发,统筹一切。统筹的领导,由刘、陈、邓、粟、谭五同志组成一个总前委,可能时开五人会议讨论重要问题。经常刘陈邓三人为常委,临机处置一切,小平同志为总前委书记……

随着中原野战军和中原军区部队加入淮海作战,参战的野战军连同地方部队总兵力已达六十万人,而且战役规模和战场范围越打越大,为此,中央军委决定成立淮海战役总前委。总前委的成立,不但从作战指挥上保证了淮海战役的顺利进行,而且显示出将长江以北的国民党军主力一网打尽的宏大气魄。这封电报值得注意的另一个要点是:中央军委要求华东野战军歼灭黄百韬之后,须对邱清泉和李弥两兵团发起攻击;中原野战军则须迅速攻占宿县,对李延年等部构成威胁;其次,预想到战役未来的发展规模,对战役所需的庞大的后勤保证提出了要求。

电报发出的当日,中原野战军攻占宿县。攻占宿县的行动,对于决战态势的最终形成具有决定意义。攻占宿县,截断徐州与蚌埠之间的联系,在淮海战役发起之前只有设想没有具体部署。刘伯承的设想是,如果我军攻占宿县,邱清泉兵团很可能要被迫南顾,这样将会减轻华东野战军的作战压力。随着战局的发展,国民党军的调动印证了刘伯承的预想。黄百韬被围之后,蒋介石急忙将孙元良兵团从宿县调往徐州,以便腾出邱清泉和李弥两个兵团的主力增援黄百韬。同时,国民党方面已经显示出随时放弃徐州的迹象。于是,攻占宿县成为能否全歼国民党军徐州军事集团的一个关键。宿县若失,津浦线徐蚌段将被截断,徐州附近的国民党军将被堵截在淮海战场上。

中央军委连发电报,强调攻占宿县、截断津浦路的迫切性:九日致电陈毅、邓小平等:“陈邓直接指挥各部,包括一、三、四、九纵应直出宿县,截断宿蚌路。”十日再次致电陈毅、邓小平:“你们主力是否已达宿县附近,并开始向宿县攻击。你们务须不顾一切,集中四个纵队全力攻取宿县,歼灭孙元良等部,切断徐蚌路。华野三、两广纵亦应用于攻击徐宿段,至要至盼。”十日又一次致电陈毅、邓小平:“你们应集全力[包括三、广两纵队]攻取宿县,歼灭孙元良,控制徐蚌段,断敌退路,愈快愈好,至要至盼。”十一日,获悉中原野战军拟于当夜进至徐宿线之后,致电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你们真(十一日)夜到宿县附近时,将要遇到的敌人是孙元良的一个兵团部、两个军部及三个师,望你们努力争取歼灭此敌。此战胜利,即完成了包围徐州的战略任务。然后以宿县为中心控制整个徐蚌线,构筑几道防线阻止徐敌南逃,待其南逃时协同华野全歼徐敌。”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中原野战军决定以第四纵队司令员陈赓、政治委员谢富治指挥第四纵队、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和两广纵队,向津浦路宿县至徐州段实施攻击,求歼由蒙城向徐州北进的孙元良兵团;同时,以第三纵队和第九纵队一部攻占宿县;以第二、第六纵队和豫皖苏军区地方武装牵制正向蚌埠以西的阜阳、太和推进的黄维兵团;以第一纵队位于宿县西北方向为预备队。

由于孙元良兵团主力已经先期车运徐州,因此陈赓和谢富治指挥的部队仅截击了位于后卫位置的第四十一军军部和一二二师的三千余人。并在宿县以东的三铺地区,歼灭了没有参加起义的第三绥靖区机关和第七十七军三十七师的约四千多人。与此同时,九纵和豫皖苏军区独立旅等部队占领蚌埠以北固镇、任桥地区,三纵和九纵一部在滂沱大雨中日夜兼程于十四日对宿县形成包围。

宿县位于徐州以南、蚌埠以北,是津浦线上的一座古城。内战爆发后,这里成为国民党军徐州军事集团的重要后方补给基地,县城内囤积着大量的粮食、武器弹药和其他军用装备。这里还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据点,维系着徐州军事集团与南京国防部保持联系的唯一陆路通道。宿县城墙高厚,工事坚固,护城河宽十米,水深没顶,城内的主要街道都设有路障和堡垒。县城的东关是城防要地,连接火车站,是进出宿县的门户。宿县守军主力,是隶属黄百韬第七兵团的二十五军一四八师,加上交警第二、第十六总队,陆军第六支队,装甲第七营等部队,兵力总计一万三千余人,由国民党军津浦路护路中将司令官兼宿县最高指挥官张绩武统一指挥。

对于维系后路安全的宿县,徐州“剿总”不可能不重视,但是,此时宿县守军的兵力已显十分单薄。其原因,除了蒋介石严令徐州出动重兵解救黄百韬,而徐州为了防止兵力空虚,不得不将驻守在宿县的孙元良兵团北调之外,也与刘汝明部的明哲保身有重要关系。当初,刘汝明的第八兵团奉命从商丘撤至蚌埠,鉴于宿县守军一四八师战斗力弱,刘峙曾要求刘汝明无论如何留下一个师以加强宿县防御,刘汝明十分不情愿,但又不敢违抗命令。第八兵团的徐振业团长奉命进入宿县,可徐团长见到张绩武时,张绩武说还没有接到徐州的命令,徐团长不禁喜出望外,立即带领全团官兵乘火车跑了。等张绩武接到命令,请求刘汝明部接防时,刘汝明以军事指挥之反复乃兵家大忌为由,拒绝再去宿县--后来,当宿县以南的蚌埠受到攻击,南京的门户即将敞开时,国防部才知派刘汝明保卫京畿乃大错,因为他只想保存自己的实力,至于丢失一个战略要点关他一个兵团司令官什么事?

三纵对宿县的攻击坚决而凶猛。十五日傍晚十七时,随着六门重型榴弹炮的猛烈轰击,对宿县的总攻开始了。在东关,七旅工兵连续爆破,王元中、李德清小组先炸开了护城河桥上的鹿砦,李生华、黄金祥小组接着爆破城门,黄金祥牺牲在距离城门十余米的暗堡前。四班长翟福明和战士张海亮随即冲上去,张海亮中弹倒下,负伤的翟福明抱着炸药包顽强地爬向暗堡,最后与暗堡同归于尽。二班长张建文和战士罗德友冲到城门下,把城门炸开一个缺口,并把黄金祥的遗体拖了回来。最后,李常福、何伯宽、韩长成、陈立海四个战士抱着五十多斤的炸药包再次冲到城门下,这一次城门被彻底炸塌了,突击队蜂拥入城。国民党守军在装甲车的掩护下向东门实施反击,双方在突破口上展开了白刃战,当第二梯队八旅到达战场后,战斗逐渐转入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