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二章  淮海战役: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喊杀之声不绝于耳(2)

 

攻击西门的九旅在护城河上架桥时,受到城门两侧暗堡火力的严密封锁。七连官兵连续五次架桥均没成功,二十五团团长张庆和冲上前沿亲自指挥,第六次架桥成功。为此,负责打通攻击通道的七连仅剩下十六人。二十五团三营八连长高玉歧为了巩固突破口,负伤后仍然提着一挺机枪坚守不退。九连冲上来后,三营完全占领了突破口,掩护后面的一营迅速登城。接近午夜的时候,三纵的三个旅在城中心十字路口会师。这时候,宿县全城只剩下最高指挥官张绩武和他的司令部的三百多人困守在城西南的一座教堂里。

三纵司令员陈锡联对张绩武发出最后通牒,命令他放下武器。张绩武不从,三纵的攻击再次开始。官兵们缴获了敌人的三辆装甲车,三辆装甲车随即掉转炮口向教堂射击。张绩武率领残部冒死突围,但四面都是喊杀声。班长李正堂带领战士郝占敖、邢四娥、李耀宗、王国双、姜永生冲进一座院子,郝占敖控制着院门口,一个国民党军军官抱着枪企图往外冲,郝占敖一步上前夺下他的枪,大喊:“不准动!动就打死你!”院子里的守军接着喊起来:“不打了!不打了!我们缴枪!” 宿县攻坚,三纵歼敌一万两千余人,俘虏张绩武和他的少将参谋长韦编。

    宿县被攻占之后,徐州战场上的国民党军被孤立,且徐蚌地区的国民党军主力被分割成了南北两块。毛泽东对中原野战军攻占宿县给予极高的评价:“在战役发起前,我们已估计到第一阶段可能消灭敌人十八个师,但对隔断徐、蚌,使徐敌完全孤立这一点,那时我们尚不敢作这种估计,这种形势的造成,主观上是因为我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会合并攻占宿县,客观上是敌人只有某种程度的防御能力[对于这一点决不可轻视],很少有攻击能力[对于这一点必须有充分认识]。”

此时,围攻碾庄圩的战斗仍在艰苦地推进。在碾庄圩的东面,八纵攻击的是国民党军第六十四军。包括军长刘镇湘在内,这支广东部队不愿听黄百韬的指挥,打起仗来却十分凶狠。八纵二十二师六十五团和六十六团合力攻击四七五团防守的唐家楼村。官兵们打进村子之后,遇到猛烈的火力拦截。四七五团布置的射击孔大多贴近地面,攻击部队即使匍匐前进也会遭遇杀伤。敌人的多数工事都筑成夹层,可以从冲过去的部队的后面进行隐蔽射击。激战持续一整天,八纵的两个团攻占了半个村庄,战斗中六十六团政治委员李树桐牺牲。第二天,两个团调整了攻击部署,六十五团的两个营因为伤亡减员合编成一个营,由团长刘佐亲自指挥。战斗中三连长和指导员相继牺牲,副连长田胜美把全连剩下的战士编成两个班,战至最后,田胜美负伤,全连只剩下四个人,但终于攻占了唐家楼村。十五日以后,在加强炮火掩护后,八纵分别由火烧房子村的西北和大院上村的西南向碾庄圩进逼。

在碾庄圩的北面,四纵攻击的是国民党军第二十五军。第二十五军是黄百韬的嫡系部队,因此一直被部署在碾庄圩充当黄百韬的预备队。在这个方向上,一个村庄丢失后,黄百韬命令必须夺回,但是上去的部队接连被四纵歼灭。前沿村庄失手后,第二十五军的阵地暴露在四纵的炮火打击下。四纵右翼攻击部队用了八小时攻占大兴庄,歼灭第六十四军的一个团的大部,取得村落攻坚战的第一个胜利,为此纵队司令员陶勇进了大兴庄,与官兵们一起总结攻坚制胜的经验。大牙村的攻坚进行得十分艰苦,十二师的突击队在撕开守军前沿阵地后,遭到猛烈的连续反击,残酷的白刃拉锯战随即展开。突击排长李公然率领一个排在突破口拼死坚持,最后全排大部伤亡,李公然在白刃战中连续刺倒十几名敌人,全身七处受伤,至死不退,突破口的保持使后续部队得以突进。

在碾庄圩的西南,首先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是第一00军四十四师。四十四师在曹八集受到六纵猛攻的时候,军长周志道想率部队前去解救,同时也可以顺便向邱清泉的增援部队靠拢,这种不“同舟共济”的想法立即遭到黄百韬的拒绝。周军长只得命令四十四师残部想法向军部靠拢,同时派出两个团前去接应。但是,空中侦察机飞行员报告说,看见四十四师大约两千多官兵正缓慢地向北走,手里都没有拿武器。周军长这才知道,他的四十四师大部分官兵都已成为俘虏。

第一00军军部在彭庄,村庄里还有军直属炮兵营、特务营、六十三师师部和三个步兵团。彭庄是个较大的村庄,周围地堡密布,战壕交错,距离碾庄圩三公里,是碾庄圩外围重要的防御支撑点。经过总结经验和多方面准备,十四日黄昏,在强大的炮火准备后,六纵十八师由西南和西北、十六师由东和东南同时开始了强攻。十七师则位于彭庄与前黄滩之间,一方面阻断彭庄之敌撤退的后路,一方面阻击前黄滩之敌可能对彭庄的增援。六纵的攻击开始后,第一00军连续实施反冲锋,同时集中炮火猛烈轰击。战至午夜,双方在战场上形成胶着。六纵迅速调整部署,将十七师一部也投入到对彭庄的攻击中。十五日凌晨二时,六纵的攻击重新开始,当两个团插进彭庄之后,第一00军的防御线被割裂。

彭庄的混乱令黄百韬焦急万分。他命令第四十四军军长王泽浚派一个营前去增援,但是自顾不暇的王军长手里已经没有可以调用的预备队,只能从自己的阵地上临时抽调一个连,可是这个连还没有冲到彭庄,就听溃逃下来的第一00军官兵说彭庄已被攻占。第一00军军长周志道在三百多官兵的簇拥下,向北逃跑。途中,一颗子弹将他的胸部贯穿,他被卫兵们抬着消失在雨雾中。彭庄守军开始向碾庄圩方向奔逃。

碾庄圩的南面就是陇海铁路,第四十四军军长王泽浚在碾庄圩火车站指挥战斗时左手被炮弹炸伤。王军长心情恶劣,此刻,在他的防区前沿,几乎所有的村庄都被当面的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攻占。十四日上午,一五0师四五0团防御的村庄被突破,团长杨南?被俘,官兵仅有四十多人得以逃脱。十五日拂晓,四四八团放弃了自己的阵地,跑到车站附近。四四八团撤退后,四四九团因为侧翼暴露,也没请示就从车站月台阵地撤走了。

从碾庄圩火车站撤退下来,黄百韬命令王泽浚即刻收容溃兵。王军长好容易把一些溃兵集中起来,但是黄百韬不许第四十四军进入碾庄圩,附近的其他部队也怕引起自己的混乱拒绝收留。于是,第四十四军惊魂未定的官兵被派往前黄滩和彭庄附近的几个小村庄里构筑工事。王军长命令四四八团的两个营守前黄滩,四四九团的两个营、军直属特务营、工兵营、炮兵营和一五0师直属队的两个连编在一起守小李庄。

从十五日开始,在距碾庄圩仅有一公里的前后黄滩、小李庄附近,华东野战军官兵开始昼夜不停地挖坑道。黄百韬不断地派出小部队进行短促突击,但仍旧无法阻止坑道的快速延伸。最后,前后黄滩与碾庄圩的交通和电话都被断绝了。接着,攻占彭庄之后推进到这里的六纵对黄滩发起了攻击。第四十四军的黄滩前沿阵地丢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