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二章  淮海战役: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喊杀之声不绝于耳(3)

 

华东野战军围歼黄百韬兵团的部队距碾庄圩仅剩了不到一公里。黄百韬任命第二十五军副军长杨廷宴为碾庄圩警备司令,命令他组织敢死队去收复阵地,但是敢死队的几次出击都以失败告终。在攻击黄滩的战斗中,六纵官兵们居然簇拥着六辆坦克发动了冲锋---在济南战役中缴获的日式小坦克,隶属于华东野战军坦克大队,坦克员奉命加强对第四十四军最后残余部队的攻击力量。国民党军官不知道共产党军队已经有了坦克。因此,当他们在战场上看见坦克的时候,很容易联想到是徐州的邱清泉、李弥兵团到了,一个国民党军连长兴奋地跑上去,结果即刻被打死了。

徐州以东阻击战进行到第三天的时候,杜聿明意识到,这种正面突击恐怕很难奏效,如果增援行动再拖延下去,黄百韬兵团必定被歼。十五日夜,杜聿明向邱清泉下达了新的作战计划:从徐州东南迂回潘塘、张集、房村,从侧翼向北攻占大许家,配合正面东进的增援部队,打开解围黄百韬兵团的通道。邱清泉接到命令后左右为难。迂回作战必须使用精锐部队,就第二兵团来讲,可以使用的第五军和第七十军全在徐州东面突击华东野战军的阻击部队;第十二军是杂牌部队,战斗力很弱,不敢使用;第七十四军刚刚组建,战斗力也不强。尤其是缺乏迂回作战的经验,闹不好就会被歼灭。但是,杜聿明的命令又不能不执行,邱清泉和杨毓秀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让第七十四军去。

第七十四军接到命令后,军长邱维达满腹狐疑,问参谋长李人俊这是不是意味着第七十四军将孤军深入,李参谋长无法解释,只能说军令不得违背。于是,大军混战的战场上,巧合的事情猝然发生,因为此时粟裕也派出了一支部队向潘塘赶来。潘塘位于徐州东南十八公里处,是杜聿明解救黄百韬兵团的增援部队的侧翼,也是华东野战军派出的阻援部队的侧翼。这里距离徐州机场仅八公里,当津浦铁路被中原野战军切断后,这里便成为徐州国民党军唯一的交通命脉--这是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敏感之地。

在碾庄圩以西、徐州以东,阻击邱清泉、李弥两兵团的战斗打得十分艰苦,增援之敌虽被迟滞,但终究在一点点地向黄百韬兵团推进。如何给邱清泉和李弥的增援部队以更有力的打击?粟裕盯上了潘塘这个敏感地带。早在部署围歼黄百韬兵团的作战时,粟裕已将苏北兵团的三个纵队派往新安镇以南的宿迁、睢宁一带,为的是堵截徐州之敌南逃。现在,粟裕决定使用苏北兵团,命令他们以急行军的速度赶到潘塘,侧击邱清泉东援部队的后路,并威胁徐州机场,用攻其必救的战法,迫使邱清泉、李弥两兵团因西顾徐州而不敢全力东进。

    十六日凌晨三时,在漆黑的夜色中,两支对向开进的队伍在潘塘东南张集附近突然撞到一起。天亮之后,毫无准备的双方将领都大吃一惊:在以潘塘为中心的五公里范围内,交战双方的部队已经交错地纠缠在了一起,谁都不清楚对方从哪里赶来,究竟有多少兵力。第七十四军军长邱维达接到的侦察报告说,当面出现了共军五个纵队的番号,其中一支部队距军指挥部仅三里;而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司令员滕海清也吃惊地发现,国民党军的一支大部队与他的指挥部仅隔着一条水沟。

二纵没有迟疑,立即展开部队实施攻击。第七十四军退守潘塘镇,并与旁边的第十二军一一二师于一凡师长取得了联系。潘塘镇战斗随即打响。潘塘镇战斗的猝然发生,令粟裕和杜聿明都感到庆幸。粟裕的本意,是派部队侧击敌人的侧翼,并威胁徐州机场,以造成敌人增援部队的混乱。没想到恰恰截住了偷袭华东野战军阻援部队的第七十四军。如果让第七十四军从侧翼插进去,在碾庄圩以西的阻击部队将会受到极大威胁。而一旦阻击线被扯开,黄百韬兵团很可能冲出包围圈。杜聿明的本意,是想用侧击的方式打通增援黄百韬的路线,但极其凑巧地阻击了粟裕侧击救援部队和袭击徐州机场的行动。如果机场再被袭击或者占领,不但邱清泉和李弥的东进兵团后路将断,徐州与南京的空中通道也将被截断。

庆幸之余,潘塘镇遭遇战还是让杜聿明和邱清泉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们知道第七十四军战斗力很差,根本无法抵挡解放军任何一支部队的攻击,而附近的第十二军一一二师是东北军的老部队,政治上很不可靠,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们投靠了共产党,徐州的后方就更加危险了--据一一二师师长于一凡回忆,他们当时真有起义的想法。于是,杜聿明亲自指挥,国民党军开始向潘塘镇火速增援。

二纵司令员滕海清提出的口号是:“越坚决,越大胆,就越能胜利。”二纵的潘塘之战打得坚决果断。在敌人组织起猛烈反击的时候,各部队的前沿都出现了激战,作战双方的伤亡都很大。由于国民党军增援部队大量到达,粟裕命令苏北兵团撤出潘塘战场。

第七十四军不但没有被歼灭,而且潘塘方向的解放军撤了,这令邱清泉大喜过望,于是通电告捷,说他的第二兵团猛烈反击,歼灭当面共军大部。徐州“剿总”当即开始渲染“潘塘大捷”,锣鼓声一时间响彻徐州的大街小巷。“大捷”惊动了国防部,南京派出携带大量现金的战地慰问团赶赴徐州。慰问团阵容浩大,由国防部新闻局长邓文仪亲自率领,成员有参政员、立法委员、新闻记者、上海工商界名人、美军顾问团新闻处成员等三十多人,到达之后无论官兵每人一律赏大洋两块。出乎邱清泉意料的是,慰问团提出要到战场现地参观,邱清泉只好不断描述战场如何危险,这才把事情搪塞过去。但是,有一件事邱清泉吹嘘之后不好隐瞒,那就是他说第二兵团俘虏了共军的一个整营,并且武器齐全。俘虏可以搪塞说已经押送走了,可是缴获的武器总要让记者们看看,只好临时凑起来二百多支各种枪支,堆在一起让记者们拍照。邱清泉还树立了一个火线“接通电话线”的通信兵作为典型,但是无论是徐州“剿总”还是邱清泉本人谁也没见过这名士兵。南京国防部决定授予这个通信兵青天白日勋章。于是,邱清泉赶紧命令政工部门“临时找了一个士兵冒名顶替接受了这枚青天白日勋章”。

此时,为解救黄百韬兵团,淮海战场上的各路国民党军都被调动起来,但却在各个方向上受到猛烈而顽强的阻击。其中,在徐州以东距离黄百韬最近的邱清泉和李弥两兵团,依旧被阻击在距碾庄圩咫尺之遥的地方。十六日,邱清泉的第五军四十五师攻击孙庄,遭遇顽强阻击。邱清泉亲自来到前沿督战,在兵团参谋长的建议下,战场上成立了督战队。督战队宣布:只许前进,不许后退;谁要后退,格杀勿论;即使逃到徐州,没有特别通行证抓到当场枪毙。邱清泉还命令四十五师师长郭吉谦组织敢死队,办法是重赏和连升三级。开始要求自愿报名,但报名的只有七个人,于是又改成上级指定。敢死队在火炮的支援下拼死冲锋,残酷血战之后还是被打了回来。

李弥的第八军四十二师在坦克的支援下攻击麻谷子村,村庄的外围是道水围子。飞机投下了五百磅的重型炸弹和大量的燃烧弹,整个村庄变成一片火海。“共军不是被炸死就是被烧死了”。李弥说,“只要搜索一下就可以占领了。”但是,冲击的步兵在接近水围子时,还是遭到猛烈的射击--“天色已晚,解放军又善于夜战,国民党军不仅未能扩大战果,反被解放军赶出土围子,并被大量杀伤在水围子中,尸体几乎填满了水围的沟渠。”李弥不禁感叹道:“他们是人不是神,就是钢铁都要融化,为什么能这样顽强?”

邱清泉和李弥的先头部队几乎可以看见碾庄圩了。被围困在碾庄圩里的黄百韬也可以听见西面的枪炮声了。但是,碾庄圩已经濒临陷落。首先覆没的是第四十四军。“入夜战斗更为激烈,通讯设备全部被击毁,军、师之间通讯从此断截,火力猛烈,炮火连天,火药气味辛辣刺鼻,房屋着火,火势熊熊,墙壁倒塌,犹如天崩地裂一般,烟尘弥漫,对面几乎不见人。已伤者再伤,死者重遭炮击,尸横遍野,目不忍睹。”第四十四军一五0师四四九团团长萧德宣决定不打了。他把可靠的军官布置在团指挥所的门口,然后请来了师长赵璧光和四四八团团长何亚颜。四十四军第一五0师师长赵璧光决定战场起义。惊慌失措的第四十四军军长王泽浚也莫名其妙地做了俘虏。

十七日上午,顾祝同飞到碾庄圩上空,用地空联络电台与黄百韬通话。他告诉黄百韬,增援的邱清泉和李弥打得很艰苦,建议第七兵团主动向西突围,争取与邱清泉和李弥的部队会合。黄百韬明白,这就意味着增援无望了,他没再埋怨什么,只是说:“我总对得起总长,牺牲到底就是了。”黄百韬放下电话,对身边的第二十五军军长陈士章说:“反正是个完,突围做什么?送狼狈样子给邱清泉看着快意吗?不如在此地一个换一个地打下去,最后不过一死,也对得起党国和总统、总长,叫黄埔同学看看,也好鼓励他们以后不要再钩心斗角地只图私利。万一党国转危为安,也是我们的贡献。”

其实,顾祝同也知道,不要说向西突围,即使是在碾庄圩,黄百韬的第七兵团也已经无法坚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