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二章  淮海战役: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让那些醉生梦死的人醒悟过来(1)  

 

十一月十九日,逼近碾庄圩的华东野战军没有发动攻击。连日来,不断地向徐州和南京发出告急电报,均渺无回音。黄百韬命令各部队紧急修筑隐蔽所,然后他去看望了负伤的第一00军军长周志道。接着,空中的一架飞机被击中着火,机上的空军上校竟勇敢地从起火的飞机上跳了下来。这个乐观的家伙一落地,就不断地渲染邱清泉兵团已经十分靠近,预计明晚就可以到达碾庄圩。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第七兵团各部队,一身褴褛的官兵们脸上出现了一种夸张的兴奋。

黄百韬把自己关在隐蔽部里。西面,炮声隆隆,听上去邱清泉和李弥还在朝碾庄圩攻击。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邱清泉和李弥的增援行动有明显的避战迹象。战后,国民党方面在军事检讨中也说『邱李尽了力』。但是,国民党方面所有的军政大员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两个强大的兵团就是打不至碾庄圩,特别是从徐州到碾庄圩只有短短的五十公里的距离,特别是当面阻击的华东野战军只有三个纵队—成钧指挥的第七纵队、宋进轮指挥的第十纵队和胡炳云指挥的第十一纵队。

十九日,邱清泉、李弥的部队推进到麻谷子、火神庙一线,前面就是大许家—大许家距碾庄圩只有十几公里,十几公里仅是步兵一个短途奔袭的距离,坦克开过去更是用不了一个小时。第八军四十二师从正面发起持续进攻后,不但伤亡很大,而且进展缓慢。于是,军长周开成决定改变一个打法,命令一七0师从右翼迂回攻击麻谷子。

    一七0师五0九团团长姚轻耘不相信他的对手只有一个连。师长杨绪钊的部署是,搜索部队在麻谷子西南角的徐庄攻击,五0八团在麻谷子西北角小王庄掩护五0九团的正面攻击。姚轻耘建议,要打就两团夹击三个点一起打,但五0八团团长庞铮不愿意,说他没有接到与五0九团同时攻击的命令。于是姚轻耘只好自己干--“干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他命令机关人员在后面给全团做饭,二营警戒徐庄方向,三营为预备队警戒公路两侧,一营发起攻击。一营连续上去几次,都被打了回来。黄昏,三营采取偷袭的方式,从村子的西北角往里摸,刚接近村边就受到火力阻击,一下子死了十几个人。晚上,姚轻耘想把团指挥部移到小徐庄去,以免夜间受到袭击,师长杨绪钊坚决不同意,命令五0九团将指挥所设置在公路右侧。姚团长十分恼火,因为这明明是让自己堵在公路上给后面的师部挡子弹。不一会儿,师长的命令又来了,说小徐庄方向有冷枪袭击,命五0九团团部驻防小徐庄,以“掩护师部的安全”。姚团长刚刚移驻小徐庄,还没来得及构筑工事,解放军官兵突然从麻谷子村冲出来反击了。五0九团立即混乱起来,枪炮胡乱射击,哭喊声连成一片。解放军的反击过去之后,杨绪钊命令五0九团连夜实施攻击,天亮时一定要拿下麻谷子村。战斗开始后,二营首先在村边遭到伏击,队伍一直退到团部附近才勉强收容起来。一营的进攻很猛烈,因为全团所有的炮火都被集中起来支援他们,一营一度攻到村庄的围墙边,半个村子都已经燃烧起来,但还是无法突进麻谷子村。

五0九团未能在天亮时拿下麻谷子村,姚团长接到了第五军四十五师崔贤文副师长打来的电话。姚轻耘知道,这是邱清泉兵团想证实一下李弥兵团是否还在侧翼保护着他们。当崔副师长听说第八军还在麻谷子附近磨蹭时,就在电话里向姚团长吹嘘说:“我就在你们南面的庄子。我们攻许湾,两次猛攻,共军就被我们打走了,缴获了很多武器……希望你们今天拿下麻谷子,明天解碾庄圩之围。”姚轻耘刚放下电话,就听见许湾方向枪炮声大作,二营报告说许湾乱了,第五军的一个团被打得到处乱跑。姚团长马上接通了崔副师长的电话,崔贤文坚决否认他们丢了阵地,甚至连受到攻击都不承认。

一天一夜的攻击,五0九团伤亡两百五六十人。姚轻耘给师长打电话说:“麻谷子西南面不能攻,上有围墙,下有外壕,壕里有水,壕外有鹿砦。许湾已被共军占了,我的右翼无依托。我看麻谷子西北面地形复杂,容易接近,如果第五0八团不能攻击,我想和他换防。”杨绪钊当然能听出来姚团长的“别有用意”,他哼了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不一会儿,命令来了,五0八团从西北面攻击,五0九团在原阵地配合攻击。又过了一会儿,师长的电话又到了,声称“五0八团马上就要进村了”,要求五0九团“全力攻击策应”。姚团长心里很不舒服,因为自己死了那么多人,等于白白地给五0八团创造了立功的条件。可是,没过一个小时,师长的电话又来了,命令姚轻耘『全力进攻』以掩护五0八团『收容撤退』。姚团长的心理瞬间就平衡了---五0八团进攻的时候,到了村边没有受到火力阻击,团长庞铮以为大功告成,一面报告师部,一面命令部队爬围墙。结果刚爬进去,手榴弹就下雨一样地扔过来,侧面还有解放军的包抄反击部队,五0八团的两个营被打得七零八落,溃散的官兵逃到麻谷子以北的之神庙一带才被收容。

黄昏,李弥严令第八军一定要拿下麻谷子,并派来一个榴弹炮连和一位战场督战官。接下来的战斗很快就进入了残酷的搏杀。兵团的榴弹炮和一七0师的山炮把麻谷子村轰击成一片燃烧的废墟。但是,当国民党军的攻击部队冲到废墟前面的时候,解放军官兵突然从废墟中站立起来,扔出了铺天盖地的手榴弹。在督战队的威逼下,国民党军把当地的百姓和被俘的解放军全部集中在第一线,再次开始攻击。解放军放过第一线的人群,当国民党军接近壕沟的时候,各种火器对准壕口猛烈射击。凌晨二时,姚轻耘害怕解放军趁他疲惫发起两翼出击,于是撤了下去。第二天,麻谷子战场上国民党换了指挥官,新指挥官是四十二师师长石建中。石师长命令一七0师五0九团在右翼攻击麻谷子西南角,四十二师一二五团在左翼攻击麻谷子西北角,在榴弹炮和飞机的全力支援下迅速向前推进。因为,碾庄圩快完了。

十九日夜幕降临的时候,碾庄圩四周炮声大作--“万炮齐发,排空而来。这样的轰击,除夜间十一时停止约两个小时外,一直继续到次日天明。”华东野战军对碾庄圩的总攻部署是:陶勇、郭化若指挥第四纵队,于碾庄圩东门向南、向西实施佯攻,造成守军的错觉;王必成、江渭清指挥第六纵队攻击西门;张仁初、王一平指挥第八纵队由东南攻击;聂凤智、刘浩天指挥第九纵队由南面攻击。十九日晚,总攻炮火准备开始后,八纵的炮兵按照常规进行破坏性轰击,四十五分钟内就发射了近五千发炮弹。当炮火延伸时,守军的火力点开始射击,炮兵缩短射距重新开始覆盖轰击。这一下,步兵们在前沿大喊:打得好!他们已经上天了!

支援九纵突击的,是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炮兵三团的六门日式榴弹炮,九纵炮兵团的十六门山炮、山东兵团炮兵团的三门野炮和一门日式榴弹炮。昨天,九纵的攻击也没有成功。当时,六纵副司令员皮定钧正好来九纵,他兴奋地告诉聂凤智,第四十四军已经被他们打光了。由于前几天九纵打的就是第四十四军,官兵们都认为自己啃了骨头让六纵吃了肥肉。为了尽快取得攻击进展,聂凤智亲自率领二十五师萧镜海师长和部分营团干部到前沿侦察。九纵的攻击方向在八纵的旁边,遇到的问题与八纵相同,那就是守军的火力点难以摸清。尤其是通过水壕的时候,守军正面有二十多挺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时如同刮起大风。如果走桥将给突击部队造成严重伤亡。能不能涉水呢?七十三团五连十九岁的战士李方欣自告奋勇去探水深。小战士把棉衣脱了,腰上别上几颗手榴弹,消失在浓雾中。过了很久,李方欣爬了回来,为了让纵队首长相信水壕可以徒涉,李方欣手里抓着一把草,说是从水壕对岸拔下来的。

突击队员脱了棉衣棉裤,向水壕掩蔽接近。七十三团二连一排长张清华率领突击小组刚到水壕边,浮桥就开始下沉,战士们跳下水用肩膀扛着,但是守军的子弹倾泻过来,战士们倒下,浮桥断裂。张清华立即改为徒涉,突击队全部下了水。刚一上岸,迎面就撞上守军的一挺机枪,张清华和战士陈阿四扑上去,一把抓住枪管硬是把机枪夺了过来。战士张天佳背着二十多颗手榴弹,冲上前去拼命地投掷,二连巩固住了突破口。副营长杜常德率领的小组连续摧毁守军的地堡,也站住了脚。另一侧的七十四团一营在营长孙光美的率领下,本来是助攻的他们颇有点主攻的劲头,二连长范金鳌率领突击队只用了十五分钟就突破水壕攻到了围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