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三章 淮海战役:惊人的态势

  蹂躏战术(1)

 

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十七时,国民党军第八十五军一一0师师长廖运周刚刚到达双堆集附近,黄维就派人来把他找到兵团部。黄维对廖师长说:“刚才空军侦察报告说,午后十五时,共军对我兵团的包围圈已经形成,他们正在构筑工事。你对此有什么主张?”廖师长说:“司令官有何决策尽管下命令,我师保证完成任务。”黄维说:“我想乘敌立足未稳,打他个措手不及。因此,决定每个军挑一个师,四个主力师齐头并进,迅猛突围。”廖师长说:“司令官的决策英明。我师请求打头阵,愿当开路先锋!我们既然能攻占共军堡垒式工事和河川阵地,现在突破共军临时构筑的掩体当然不在话下。我请求立即回去准备行动!”

一时间,黄维对眼前这位他并不熟悉的师长的勇气感到有些意外。从国民党军队内部派系和渊源上讲,廖运周所在的第八十五军不在黄维的势力范围内。第十二兵团组建的时候,与黄维私交甚好的国民党军第九绥靖区司令官李良荣自告奋勇,表示愿意出任第十二兵团副司令官,并把自己的基本部队第二十八军带过来。经过黄维和李良荣两人的共同请求,蒋介石发布了调动命令。但是,由于第二十八军隶属白崇禧的华中“剿总”建制,部队被白崇禧扣住不放,接着李良荣又被蒋介石调任福建省府主席,于是,国防部临时以第八十五军替代第二十八军编入黄维兵团,并经何应钦提名,任命第八十五军军长吴绍周为第十二兵团副司令官兼第八十五军军长。这个改变依旧得到了蒋介石的批准。可是,白崇禧又扣住第八十五军不放。

第八十五军的前身,是国民党中央军教导师一部,一九三七年由第十三军的第四师和八十九师组建而成,首任军长王仲廉。部队组建后,参加了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宜枣会战、长沙会战等战役。内战爆发后,第八十五军被调往山东,先后参加蒙泰战役、孟良崮战役和阻击刘邓大军南下大别山作战。调入第十二兵团之前,该军下辖二十三、一一0和二一六师。这支原属于何应钦派系的部队,纳入白崇禧的华中“剿总”序列后,白崇禧计划让该军防守汉口大门,而将自己的桂系部队收缩在内线,因此他不愿意把这个军划归给黄维。为了扣住这个军,白崇禧把第八十五军编入他的第三兵团序列,调到湖北东北部的广水、应山方向去了。黄维不能刚上任就少一个军,因此向蒋介石反复力争,国防部也坚持要白崇禧把第八十五军“吐”出来——“几费周折,白崇禧才把这个军吐出来”,可是他“吐”得很慢。当黄维率第十二兵团已向淮海战场出动的时候,该军还以交接防务为名在湖北境内迟迟不动,经过黄维的反复催促才勉强出发。出发时,军长吴绍周对前方情况一无所知,所带粮草弹药也严重不足,所以一路走走停停,直到十一月二十一日才到达安徽阜阳,比黄维规定的归建时间晚了半个月。因为部队没带粮食,当地又征不到粮食,黄维兵团渡沙河时架的桥也被拆毁了,收音机里又传来黄百韬已被包围的消息,吴绍周不愿意再往前走了。但是,黄维不断地发电催促,第八十五军只好饿着肚子赶路,二十四日由蒙城赶到赵集附近,由此被彻底拉入了淮海战场。

  始终担心无法控制第八十五军的黄维,在二十六日下午,被眼前这位名叫廖运周的师长的果敢精神感动了。这正是需要有部队为全兵团拼命的时候,也是全兵团迅速突围出去的最后时机,连自己的嫡系部队第十八军都没有哪个师长能够在关键时刻表现出如此的忠诚与勇敢,如果此次整个兵团能在一一0师的冲锋下一鼓作气突出罗网,那么这个廖师长将成为自己军事生涯中的最难忘的人——国民党军第八十五军一一0师师长廖运周的行动,很快就会让黄维刻骨铭心。“我于一九二七年,经孙一中、靖任秋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八月在叶挺第二十五师七十五团参加南昌八一起义。”——尽管共产党方面在情报收集、政治策反和在敌方营垒内安插秘密党员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惊人的建树,但在国民党军一线作战部队内部,一名资深的共产党员能够隐藏如此之久,并被逐步提升至师长的位置,其大胆、耐心和智慧令人惊叹。

  黄埔毕业的廖运周自一九二八年起,就接受党组织的委托秘密从事地下兵运工作。一九三七年,廖运周所在的部队开赴河南焦作,与豫北管区合并成师,当时的豫北管区的司令官张轸,北伐时曾是以程潜为军长、林伯渠为党代表的第六军的一名师长,因此政治立场是反蒋的。廖运周迅速与党组织取得联系,党组织交给他的任务是:“在这个部队隐蔽精干,发展势力,掌握兵权。”自那时起,廖运周一直隐蔽在一一0师,历任团长、旅长、副师长和师长等职。这一漫长的潜伏过程是艰辛和危险的。内战爆发后,晋冀鲁豫中央局国民党军工作部的秘密联络员进入河南新乡一一0师驻地,见到廖运周。经过反复研究,决定一一0师的行动计划是:“在有解放军接应的前提下举行起义,起义前的任务是收集军事情报。”一九四六年九月,第八十五军奉命出动,掩护第五军向徐州移动。一一0师在河南民权县刚下火车,官兵们就听见了剧烈的枪声——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部队正在攻击位于郑庄寨的第八十五军军部。军长吴绍周在电话里呼叫一一0师火速增援,廖运周很想利用这一机会与刘邓的司令部取得联系,但是情况不明,缺乏渠道,只能向吴绍周报告说自己也受到了包围,正在激战之中,以拖延增援军部的行动。天亮之后,刘邓部因攻击效果不佳,战斗伤亡严重,被迫撤离战场。廖运周立即向军长报告了这一情况,以致吴绍周以为是一一0师经过“英勇作战”把围困军部的共军打跑了。后来,邓小平托人告诉廖运周:“郑庄寨战斗是有意不打一一0师,而专打第八十五军军部,目的是为了牵制第五军,使他不能开往徐州,打了第八十五军起了牵制作用,这就是胜利。至于我军有损失,那与你们无关,你们是无能为力的。”

  一九四七年,一一0师开赴山东战场,邓小平随即指示,将一一0师地下党的关系转到中共华东局。同时,陈毅也再次强调:“当前搞情报比起义贡献大。”这一年的夏天,一一0师地下党委正式成立,廖运周任书记,副官处副官的刘浩任副书记。他们开始整顿队伍,凝聚进步力量,把顽固派分子排挤出去,将一大批年轻军官团结在身边。这期间,国民党军豫北战场作战计划和蒋介石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的作战计划及电报密码,都是由他们搞出来然后送至距一一0师驻地最近的解放军部队的。秋天,一一0师地下党组织关系转入中原军区,邓小平的指示是:“积极准备,耐心等待,在最有利的时机起最大的作用。”

  让一一0师的秘密党员和准备与蒋介石分道扬镳的进步军官继续隐蔽下去是困难的——“有的同志逐渐流露出一些急躁情绪,对长期隐蔽在敌人内部缺乏耐心”。而随着国共两军决战态势的日益明显,开赴一线战场作战似乎不可避免,于是隐蔽下去的危险性越来越大,特别他们搞不清楚什么时候才是“最有利的时机”。邓小平说:“组织上没有忘记你们,只是目前还没到时机,起义要在军事上、政治上起最大的作用。不是万把人、几千支枪的问题,你们要考虑到全局,不应计较局部得失。”——第八十五军一一0师,是一颗埋藏在国民党军作战部队中的定时炸弹,引爆必须等待能够带来最烈破坏效果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