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四章 淮海战役:勇敢地向前进

勇敢地向前进(1)  

 

淮海大战的最后时刻到来了。从徐州南撤的国民党军杜聿明集团,被华东野战军包围在陈官庄附近地域,至今已经一个月有余。一九四九年一月六日,当炮声再次从陈官庄战场轰然鸣响时,攻守双方的官兵都知道,这是这块已经尸横遍野的大平原上的最后一搏。

  在狭窄的包围圈四周,华东野战军各突击集团火炮狂吼。东面,李弥兵团已经崩溃,各军官兵疯狂西逃,潮水般涌进邱清泉兵团的防御阵地,然后越过那里已经残破的阵地继续向西溃败。邱清泉兵团各部队协同已经混乱,各个村落据点之间被华东野战军穿插分割,兵团部的指挥系统已经失灵。

  九日上午,国民党军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亲自飞到陈官庄上空指挥轰炸,企图为西逃的杜聿明的部队炸开一条通道,但是轰炸似乎没有起到作用——“车辆部队大白天向陈庄、刘集地区运动,解放军从而发现了国民党军突围的方向,对于东、南、北各方的攻击更加猛烈。”

  杜聿明意识到陈官庄危在旦夕,决定离开这个被困已久的村庄。与他同行的是邱清泉,两人准备去第五军军部。第五军军部所在地陈庄,虽距陈官庄不足两里地,但是,需要穿过两个村庄之间的临时飞机场。走出陈官庄后,暴露在旷野中的杜聿明立即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到处是尸体和伤员,临时机场上,用降落伞搭建的各色帐篷大多已经破碎,在寒风和爆炸的热浪中疯狂地舞动着,大地因此显出神经质般的动荡不安。炮弹不停地向临时机场倾泻,尸体的残肢和泥土混合在一起飞溅。没有听见那些伤兵、溃兵和从徐州撤出来的非军事人员的呼喊,只是当杜聿明跌跌撞撞地踩上一堆软绵绵的东西之后,脚下才发出呻吟声——旷野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缩在土坑里,身上盖着枯草和泥土。

  华东野战军十纵二十八团占领青龙集后,该纵二十九师越过青龙集直插陆菜园,八十七团在八十五团一营的配合下,将国民党军第七十二军包围。十纵与这支国民党军有过多次交手的经历:一九四七年四月泰安战役中,十纵会同三纵一部全歼整编七十二师师部和两个旅,俘虏中将师长杨文以下官兵共一万五千多人。泰安战役后,国民党军重新组建整编七十二师,整编第十师副师长余锦源出任师长。一九四八年六月睢杞战役中,整编七十二师再次被华东野战军包围,最后时刻余锦源曾准备投降,因包围他的华野主力转移才免遭被歼。同年八月,整编七十二师被扩编为第七十二军,余锦源升任军长。此时,余锦源指挥部队利用一片老坟地起伏的地形作最后顽抗。在政治喊话无效的情况下,十纵发起了猛烈攻击。地堡相继炸毁,前沿阵地守军立即溃退,余锦源率领军部逃到距陈官庄不远的胡庄。十纵二十九师八十七团紧追不舍,与兄弟部队一起又将胡庄包围。数十门大炮被推上来,炮兵做好了轰击准备,八十七团官兵再次喊话:“你们被包围了!快放下武器!不然我们就开炮了!”

  第七十二军的副军长谭心急忙召集三十四师师长陈渔浦和二三三师师长徐华商量如何是好。商量的结果是:派二三三师特务连长杨法治带领两名通信兵打着白旗、拉着电话线到当面解放军的阵地上要求谈判。解放军认为一名连长不够资格,谭心改派二三三师参谋长余勋闳出面。于是,十纵二十九师八十七团政治委员宫愚公、副团长雷英夫和余勋闳在双方警戒线上开始了谈判。

  第七十二军一二二师师长熊顺义被余锦源叫到军部。熊顺义发现军部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头,便拉住副军长谭心问个究竟,谭心说:“这个仗打不下去了。杜、邱、李三人现在拿不出主张,他们准备各自逃命,不管部队了。我们不能作无谓的牺牲,与共军联系,大家不打了,都是中国人,自己拼什么?共军已经答应,只要我们不打,保证我官兵生命安全。”谭心问熊顺义是否同意,熊顺义立即表示:“事已到此,大势所趋,当然大家跟着走。”

  在两军警戒线上,余勋闳再三表示,第七十二军在胡庄还有两个团的兵力,意思是他们还是有相当战斗力的。宫愚公政委说,解放军在胡庄四周集中了两个师五个团、三个炮群共六十多门大炮,如果不想投降就打打看。余勋闳赶紧提出了两个条件:一、对外宣传不要说第七十二军是投诚的,而要说被歼;二、投诚之后,如果有官兵愿意回家希望准予离开。双方最终达成的协议是:

  人民解放军第十纵队前方指挥所政治委员宫愚公与七十二军代表余勋闳先生拟定火线协议条件如下:(一)七十二军立即放下武器,在其放下武器的条件下,人民解放军准许如下之条款:(1)保证所有放下武器人员生命财产之安全。

(2)保证所有放下武器官兵眷属之安全并予照顾。(3)保证所有放下武器之官兵不做人格上之侮辱。(4)在宣传上可以尊重七十二军军长之意见。(二)七十二军必须遵守下列条款:(1)保证所有在职人员一律点交清楚。(2)保证所有武器一律点交清楚齐全并不做任何破坏。(3)放下武器后,七十二军立即转入指定地点。(三)以上条款统限于中华民国三十八年一月九日晚十时四十分起生效。

  十纵八十七团派出一名营教导员跟随余勋闳进入胡庄,走进了第七十二军军长余锦源的指挥部。余锦源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八十七团的那位营教导员说:“时间不多了,我们的炮兵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余锦源和谭心又提出了四个条件:一、双方必须再假打一个小时;二,武器弹药不好点交;三、先发给余锦源一张通行证,让其离开部队,不跟随士兵一起走,不与解放军高级首长见面;四、将谭心的家眷从镇江接到徐州。四个条件十纵都同意了。余锦源写下了“全军放下武器”的命令。

  九日晚至十日拂晓,国民党军第七十二军残部一万五千名官兵放下武器,全军进入当面解放军的阵地。解放军信守承诺,愿意留下来的欢迎,愿意走的很快被释放,释放证明上注明的是“参加战场起义”。一二二师师长熊顺义还是趁乱逃跑了。他经徐州、郑州跑到武汉,参加了孙元良重新组建的第十六兵团,还当他的一二二师师长。一九四九年年底,当他再次被解放军追得走投无路时,在四川率部起义。

  第七十二军投诚之后,十纵立即进入胡庄阵地,陈官庄已在眼前。在胡庄的西南方向,第七十四军军部已经乱成一团,军长邱维达给侧翼的第七十二军打电话,发现电话线断了,派作战科长前去联络,这才知道第七十二军正在与解放军商谈缴枪的条件。邱维达顿时有些惊慌,命令特务连向胡庄方向警戒。接着,邱清泉打来电话说:“李弥兵团已垮了,共军已经突到投掷场附近,请你注意,我以后不能统一指挥了,请你自行决定。”——这是邱维达与邱清泉的最后一次通话。情况肯定是万分不妙了,邱维达立即召集军官会议,决定销毁一切文件和笨重的行李器材,五十七师坚守阵地,掩护五十一、五十八师转移。同时规定,如果突围出去的话,部队一律到安徽阜阳集合。命令下达之后,参谋长江崇林跟随五十八师、军长邱维达跟随五十一师开始向西突围。没走多远,他们便受到猛烈的阻击,五十一师虽一度突破阻击线,但接着两侧同时受到夹击,师长王梦庚死于乱枪之中。跟进的五十八师因被分割而陷入困境。邱维达在卫兵的保护下开始在混乱的战场上盲目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