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四章 淮海战役:勇敢地向前进

   勇敢地向前进(2)

 

李弥给第八军军长周开成的命令是:“各军军长带一个最好的团,到西面的张庙堂附近准备突围,其余的部队指定一个师长负责指挥。”周开成立即带领部队向西运动,但刚一动就受到炮火拦截。侧翼的第一一五军军长司元恺说他支持不住了,二三七师师长孙进贤说他的阵地已被突破,因为南面第七十二军那边已经敞开了口子,第八军现在等于腹背受敌。不一会儿,四十二师师长伍子敬在电话里报告说,他们那边情况危险。周开成当即表示派运输团前去增援,但是伍师长竟然说“不要来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周开成不知道,四十二师已经投降。

接受国民党军第八军四十二师投降的,是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三十四团。这个团插入敌人纵深阵地后,正准备向当面之敌发动进攻,发现前面的阵地上有人晃动白旗。一个名叫杜德政的副官径直走进三十四团二营营部,呈上一份由四十二师师长伍子敬、参谋长盛钟泰、政工处长刘智亭和几名团长集体签名的请降书。四纵三十四团团长秦镜答复:令参谋长盛钟泰二十分钟内前来投降。盛钟泰原是李弥兵团司令部的作战处长。杜聿明集团被包围后,四十二师师长石建中被炮弹炸伤,他被调到这个师任参谋长,协助新上任的师长伍子敬指挥作战,伍子敬原是这个师一二六团团长。

盛钟泰并不熟悉部队,在前沿阵地上,看见解放军送过来的《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后,开始考虑自己的出路。目前,四十二师仅伤员就有上千人,军心涣散,无力再战,于是他提出投降。军官中,除新上任的一二六团团长李心恺主张拼死突围外,其余的一致赞成举白旗。于是,大家都在投降书上签了字。盛钟泰把自己的白手绢系在一根木棍上,派人举到阵地前沿去,好让当面的解放军看见。听说解放军叫他亲自去投降,他毫不迟疑地立即去了。双方各自提出条件之后,他又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说解放军提出的条件,四十二师都可以接受,官兵的性命马上就可以保全了。

  四纵三十四团命令二营在其阵地敞开一个口子,让投降的四十二师走过来。接受敌人整师的投降,在三十四团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四十二师投降后,第八军军部的指挥完全失灵,周开成带领二三七师师长孙进贤、视察官龚厚斋、参谋长袁剑飞、副参谋长田兴翔和副官、参谋们向西奔逃,打算去陈官庄附近找李弥。一行人好不容易冲过炮火拦截地带,突然发现前面又出现了拦截部队,迎面一挺机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在对着他们。他们认为这里应该是第一一五军一八0师的防御阵地,于是,卫士排长郑一峰喊:“军长在这里,不要打枪!”——实际上,周开成闯入了正准备向陈官庄发动攻击的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二十九师八十五团五连的阵地。

  周开成后来回忆说,当时我想起了陈毅曾经写来的劝降信,于是派卫士排长郑一峰前去找解放军接洽投降。“过了一会儿,郑一峰带来一些解放军,其中一位是伍排长。我将手中的三寸白朗宁手枪交给伍排长,并说:‘向你们投降。’同时叫卫士排将四五口径的冲锋枪放下,交给解放军,其余的人也放下了武器。伍排长说:‘放下武器,就是朋友。’”但是,同样是当事人的第八军参谋长袁剑飞回忆说,由于误认为前面出现的是第一一五军,于是派卫士排长郑一峰前去联系,郑一峰过去不久就向他们招手示意,一行人中除二三七师师长孙进贤看出不对劲跑了之外,其余的人毫无戒备地走了过去,走到跟前“都愣住了,原来不是什么友军,而是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十纵二十九师政治委员李曼村讲述的情景与袁剑飞的讲述基本吻合:“周开成以为是友军阵地,先派一名卫士排长前来联系。这个排长刚进我阵地,便当了俘虏。在我的命令下,敌排长回头向周开成等人招手,周开成在随从簇拥下走来,一到阵地,敌排长介绍:‘这是我们军长。’我们风趣地回答:‘军长来了,欢迎,欢迎!’这样,我们又抓了一个军长。”

  黄昏时,杜聿明和邱清泉到达第五军军部所在地陈庄。第五军官兵也处在惊慌失措的状态中,来自四面的炮弹目标准确地落在村庄里,爆炸的火光中到处是躲避炮火的混乱人影。由于杜聿明的参谋长舒适存第二次飞往南京后再没回来,司令部人员和警卫部队由副参谋长文强带领,从陈官庄跑出来聚集在陈庄西面的旷野里。文强找到一个地窖躲了进去,并在那里开设了临时指挥所。地窖的四周,所有能开动的坦克和装甲车挤在一起,马达轰鸣着,盲目地到处乱撞,车灯不分白天黑夜地闪来闪去,没人知道这是因为胆大还是因为胆小。

  第五军是杜聿明于一九三八年以二00师为骨干创建的,是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之一。一九四五年邱清泉任军长后,全军在昆明接受了美军的训练,装备也是国民党军中最好的,除大口径榴弹炮和其他各种口径的火炮之外,还特别编有骑兵、工兵、汽车、战车等部队,各师都配备有喷火器连。此时,第五军下辖四十五、四十六师和二00师,每个师兵力约一万人。第五军现任军长熊笑三,是杜聿明、邱清泉一手培植起来的,尤其是邱清泉信任有加的心腹将领,这也是他俩在最后时刻跑到这里来的原因。

  但是,杜聿明和邱清泉刚刚进入陈庄,华东野战军的炮火就延伸到了这里,熊笑三当着杜聿明和邱清泉的面开始发牢骚:“打了四十天,陈庄从来没有落炮弹,兵团部刚来,炮弹就跟来了,这就是因为人来得太多暴露了目标的关系!”——熊笑三心情恶劣,因为他的第五军已经四分五裂。上午的时候,熊军长坐镇最精锐的二00师师部,指挥四十五、四十六师在毒气弹的掩护下突围,向二00师的防御阵地靠拢。但是,飞机的轰炸根本不像空军吹嘘的那样能炸出一条突围之路。直到下午十四时,两个师的靠拢没有任何进展,怒火万丈的熊笑三在电话里向四十五、四十六师喊:“别来了!别来了!飞机扔下的毒气弹没一个爆炸!” 四十六师很快没了消息。

  四十五师报告说他们受到猛烈攻击,已经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四十五师一三三团和一三四团的一个营退守陈官庄附近的刘庄,立即遭到华东野战军几个纵队的同时围攻。华东野战军官兵知道,只要把当面的国民党军第五军打掉,整个淮海战役就算胜利结束了,因此战斗积极性空前高涨。爆破组长王恩尧在机枪的掩护下,抱着炸药包冲过百米开阔地,顺利地炸掉第一座碉堡,身后的一连二班一声呐喊,直接冲进敌人的前沿工事。国民党守军开始反击,从右边攻击的二排在过开阔地时伤亡严重。五班副班长郁国才拼死上前,炸掉了当面敌人的一个暗堡。硝烟散尽之后,他从敌人的死尸中抓起一挺加拿大机枪,高声喊:“都别动!不然打死你们!”趁守军不知所措的时候,二排后续部队冲了上来。国民党守军开始向后跑,纵队的山炮连及时封锁了守军的退路,兄弟部队也从侧面冲上来。在太阳刚刚沉没到大平原尽头的时候,退守刘庄的第五军四十五师全部被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