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四章 淮海战役:勇敢地向前进

  勇敢地向前进(3)

 

与此同时,一纵在与四纵、十一纵打通联系之后,三师对国民党军四十五师师部和剩余部队据守的丁枣园发动了攻击。此时的三师伤亡很大,但官兵们知道当面的敌人更困难。在丁枣园阵地前沿,到处是被打坏的大炮、战车和敌人的尸体。八团首先冲过前沿,打到丁枣园东南角的集群地堡前,并顶住了守军的猛烈反扑,七团也占领了村东面的出击阵地。突然,受到包围的丁枣园守军沉寂下来。过了一会儿,七团阵地前面出现一个人影,那个人喊:“不要打枪!我是新闻室主任,是奉四十五师师长的命令来谈判的!”一营教导员董明儒立即把这个情况报告给团政治委员徐放,徐放一面向师里报告,一面与团长黄河清上了前沿。前沿那边又传来喊声:“我们师长请你们派个代表过来谈谈!”这时,三师指挥部的指示到了,同意七团前去谈判,命令九团迅速插到丁枣园以西,八团插到东南和西南两面,将包围圈进一步收紧,加大对国民党军守军的压力。

  七团派出的代表是宣传股长金乃坚。金乃坚走进国民党军四十五师一三三团团部,团长姜铁志和他握了手,说:“劳您的驾来跑一趟。”一三三团各营营长挤满了狭窄的隐蔽部,金乃坚掏出“飞马”牌香烟,营长们都伸出了手,烟雾缭绕中气氛似乎有所缓和。金乃坚简要地介绍了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的战况,然后说:“你们已经穷途末路,没有救兵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我们保证你们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愿意留下的欢迎,愿意回家的发给路费,负伤的我们负责治疗。”姜铁志要求享受起义待遇,金乃坚断然予以拒绝。此时,在丁枣园村四周,响起了声势浩大的喊话声,参加喊话的有刚刚放下武器的国民党军官兵,这些官兵根本没等上级的命令就成班成排地走到解放军的阵地上,放下武器,接过干粮,边吃边喊:“弟兄们!别当冤鬼了!”七团见金乃坚久不回来,正要重新部署攻击,金股长安全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四十五师的电话兵。电话接通之后,那个新闻室主任再次确认他们提出的条件都得到了同意。不一会儿,丁枣园村前沿阵地上出现了一队人,走在前面的是国民党军四十五师师长崔贤文。

  来到七团团部,崔贤文把随身携带的手枪、指北针、望远镜和子弹交了出来,然后被带到三师指挥部。三师政治委员邱相田回忆道:“我抬头看看这个大个子,帽耳朵耷拉在脸上,棉大衣紧紧裹住身体,尽管他还想装得神气些,但是,二十几天的围困,几昼夜的沉重打击,浑身狼狈不堪的痕迹却怎么也掩饰不了。他们面向坟堆站立着,一时没有话说。”

  邱相田要求崔贤文下令全师放下武器。崔贤文说,我们的失败是败在战略上而不是战术上,第五军还是能打的,并且再次提出要享受“起义”待遇。三师师长陈挺厉声喝道:“只有无条件放下武器,才能得到人民的宽大!”崔贤文愣了一下,忙说:“我们部队过来之后,请长官们饶恕一点。”丁枣园通往朱小庄的土路上,四十五师师部和最后残余部队约八千人争先恐后地向解放军阵地走来。国民党军官兵把武器放在指定地点后,跟在解放军干部的身后往邻近的一个村庄走,一眼望去村庄里已是炊烟升腾,估计馒头已经出锅了。

  邱清泉兵团的第五军只剩下二00师了。在陈庄第五军军部里,所有的人,包括邱清泉在内,不断地催促杜聿明尽快下达全面突围的命令:“趁早突围总可突出去,还可再干。如果迟疑不决,那就整个完蛋。”但是,杜聿明始终不表态。

  因飞机损坏没走成的第七十军军长高吉人胸部伤势严重恶化,在混乱中他也被军医和心腹军官们抬到了陈庄。第五军副军长郭吉谦去掩蔽部看望他时,高吉人表情绝望,话语吃力:“杜先生、邱先生他们突围,我的伤这么重,怎么办呢?给我出个主意吧。”郭吉谦说:“你的伤这么重,如果跟着一块儿突围,甭说别的,沿途颠动也把你颠动坏了。依我看,不如留在此地不动,共军来了,见你的伤这么重,会原谅你的。”高吉人沉思了一会儿,说:“你说得对,听你的话,我就不走了。”——“后来杜聿明、邱清泉等人突围时,高吉人被解放军送到后方医院医治,重伤治好了,可是他又跑到蒋介石那边去了。”

  第五军军部人心惶惶,只有军长熊笑三变得诡秘起来。他先跑出隐蔽部,接着,隐蔽部四周机枪、大炮、手榴弹声大作,然后他跑回来对杜聿明说:“已经打到司令部来了,要下决心!”说话间,他把一条白布条抓在了手里。杜聿明听了一下,那些声音都是从一面响起来的,知道这是熊笑三在逼迫自己下达逃亡的命令,就说:“这是你们部队自己打的,你出去看看为什么这样?”熊笑三出去一下回来之后,那些声音果然停止了。黄昏,熊笑三又对邱清泉说:“如果个人单独行动,就有办法出去。”邱清泉问:“你有什么办法出去?”熊军长还是那句话:“只要让我个人行动,准能出去就是了。”

  李弥终于出现在陈庄。他来向杜聿明“请示机宜”,杜聿明却没有任何机宜可示。杜聿明、邱清泉、李弥坐在掩蔽部里“默然相对”。时间已是一月十日凌晨,是突围、逃跑,还是投降,杜聿明必须作出抉择。从枪炮声判断,解放军已经攻到了第五军军部附近。

  杜聿明终于放弃天亮之后与空军配合突围的原定计划,决定即刻分头突围。李弥、邱清泉和熊笑三表示要和杜聿明一起走。杜聿明说:“这不是让敌人一网打尽吗?我们就这样走,如何对得起部下?赶快分头通知他们自找出路!”于是,邱清泉忙着给还能联系上的各部队打电话,已经没有部队可以指挥的李弥坐在那里不说话。杜聿明催促他必须与部队取得联系,李弥离开了。邱清泉的参谋长李汉萍意识到,这也许是最后的分手了,他将李弥送出了隐蔽部——“阵地周围的炮火,映得漫天通红,滚滚浓烟,轻重机枪和手榴弹声一阵紧似一阵,各种颜色的曳光弹,如无数道流星在阵地上空飞来飞去。”李弥请李汉萍留步,然后他万分伤感地说:“炒豆子的时候到了,我早就知道有今天。”李弥的身影消失在纷乱的枪炮声中。李汉萍知道从徐州出来的几十万人马就要覆灭了。

  在第五军军部里,杜聿明和邱清泉突然发现,就在他们布置突围的时候,第五军军长熊笑三不见了。熊笑三说过“如果个人单独行动,就有办法出去”,到底是什么办法?他是如何在混乱的战场上独自一人跑出去的?没人知道。后来人们知道的是,他一跑就跑到数千公里之外的台湾岛上去了。

  杜聿明给蒋介石发出了最后一封电报:“各部队已经混乱,无法维持到明天,只有当晚分头突围。”电报发出后,隐蔽部里一片死寂。过了一会儿,邱清泉说:“现在陈庄三面已被包围,只有西南方一个缺口可走。大家突出重围后,谁能到达南京,谁就向总统报告这次全败经过及今晚的情况。”于是,大家动身走出陈庄隐蔽部:走在最前面的是杜聿明,随后跟着邱清泉、徐州警备司令谭辅烈和第二兵团参谋长李汉萍。黑暗中,“四人鱼贯地右手搭在前一人的左肩上,由二00师工兵营长作向导”,向陈庄西南方向邱清泉说的那个缺口突围。

  尽管四个人如同游戏般互相搭着肩膀走出了隐蔽部,但是,刚出隐蔽部这个小小的队伍就在爆炸的火光中瞬间解体了。杜聿明在十几名卫兵的簇拥下向正西仓皇而去。李汉萍跑出陈庄后辨不清方向,天大亮后被解放军俘虏。杜聿明的黄埔同学谭辅烈消失在混乱中,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以及后来的命运。

  邱清泉突出陈庄后,“时而跑到东,时而跑到西,不停地高声大叫‘共产党来了’。”天色渐渐明朗,邱清泉发现他仍在陈庄以北的张庙堂附近,难道整整一夜一直在原地转圈?邱清泉最终没能突出重围。但是,也没有确切史料记载他是如何死亡的,极有可能的推测是死于炮击或流弹。邱清泉尸体被发现的地点是:张庙堂村西南四百米处的旷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