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文章要从西线做起(1)  

 

 “共产党的高级人员南方人多,先听他是什么口音,再就是看手指头,这些人最爱吸烟卷,左手的指头总是黄黄的,这些都是可以识别的。”国民党军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在他的作战室里对政工处上校督察员王越说。王越刚刚被任命为“援晋兵团”第一线联络官,而“援晋兵团”的任务并不是要打到山西去,而是要“沿平汉线南下”直捣共产党人的“心脏河北阜平”——“这次你去,注意对高级俘虏要优礼相待。好好干!好好干!”

    傅作义,一个因为不属于蒋介石的嫡系,从而在国民党军的派系倾轧中苦苦周旋的高级将领,此刻突然策划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即派出一支秘密部队去偷袭他的防区内的共产党中枢机关,以期将共产党的首脑人物一网打尽。当然,行动最成功的标志是能够抓获南方口音极浓、手指被卷烟熏得很黄的毛泽东。五十三岁的国民党军陆军上将傅作义,在国共两军于中国北方所进行的最后一个具有决战意义的战役——平津战役——的进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且心路复杂的角色,这种复杂性在他策划的这一“惊天动地”的偷袭事件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傅作义所统辖的华北战区地域广袤,东部是辽阔的华北大平原,潮白、永定、大清、滹沱等数十条大小河流东西贯穿,大运河则南北贯通其间。西部是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太行山及其支脉绵延于河北与山西交界处;北部是内蒙古的沙漠地带,燕山山脉横亘于长城内外。在这个区域内,有河北、山西、绥远、察哈尔、热河五省和北平、天津两市,同时还有包头、归绥(今呼和浩特)、集宁、张家口、大同、太原、石家庄、承德、唐山、秦皇岛等重要城镇。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在美国人的帮助下,大举进占这个连接着东北、西北、中原和华东的重要战略区,但是,除了占据了北平、天津等大城市和铁路交通沿线的重要城镇之外,无论从政治还是军事的角度看,国民党人从来没有真正掌握过这一广袤的地域。华北的广大乡村和部分城镇,仍在晋察冀和晋冀鲁豫解放区的范围内,经过一九四七年的石家庄战役,这两个解放区已经连接成一片,形成总面积达二十三万平方公里的华北解放区。华北解放区包括陇海路以北、津浦路以西和以东的部分地区,同蒲路以东、平绥路以南和以北的部分地区。解放区内拥有耕地一亿六千三百万亩,县以上城市一百七十六座,人口四千四百万,其中有一百万军民是政治坚定和经过战争考验的共产党员。

    一九四八年五月初,共产党的政治和军事中枢从陕北移动到了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村,这不但是解放战争进入一个新阶段的标志,也足以证明共产党人对华北地区政治、经济和军事具有足够的控制力。五月九日,中共中央华北局建立,刘少奇兼第一书记,薄一波、聂荣臻分任第二、第三书记。同时,华北军区组成以聂荣臻任司令员,薄一波为政治委员,徐向前、滕代远、萧克任副司令员,赵尔陆任参谋长,罗瑞卿任政治部主任。

    这一年的九月至十月间,国民党军统帅部的大员们,包括蒋介石在内,都在为东北地区的大战而穿梭忙碌,不断地经过或逗留于傅作义所在的北平。国防部第三厅厅长郭汝瑰来到北平,在出席傅作义为他举行的晚宴时,发现坐在位首的是华北“剿总”副总司令兼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心里颇为疑惑,因为在国民党军大员们的印象中,这个邓宝珊好像与共产党方面关系密切。

    “华北唯有积极进攻共军,不断歼灭其有生力量,方能支持华北局势。否则,局势一旦成被动,终将不可收拾。”傅作义打算最近即进攻石家庄,征求我对此有何意见。我立即赞同其意见说:“第三厅亦早有意增兵于华北,使总司令能伺机乘虚南下袭击共军。”傅作义紧接着要求说:“如果政府“能增加四个军,我将保证能攻占邯郸、忻县,并解大同之围。”我提醒傅作义说:“用数个军攻击,采用空军补给,可不守后方联络线,以免分散兵力,则攻击效果更佳。”“如果这样,能增加五个军,则扫荡整个华北有余。”傅作义听后大喜这样回答,并告诉我“准备攻打石家庄时,在南口设伏,必能消灭聂荣臻的第三、第四纵队”。我听后觉得他气很壮,战略上也有见解,但暗想国民党东北局势危殆,全国到处紧张,哪里抽得出五个军来?由于我听他一番豪言壮语,把我初见时暗想的他与邓(邓宝珊)可能有特殊关系的印象完全打消了。

有史料表明,那时傅作义已开始就和平解决华北问题,秘密地与中共北平地下党人进行某种试探性接触。但他同时又策划着攻击石家庄和偷袭西柏坡这两个危险的行动。 随着东北的战局日渐危急,蒋介石不断催促傅作义出兵增援。无奈之下,傅作义派出第九十二军去葫芦岛增援范汉杰,但是他对形势的估计是清醒的,那就是国民党军在东北大势已去,他必须保存华北地区的军事实力,以便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在华北的大战。傅作义没有料到的是,东北地区的几十万国民党军迅速地崩溃了。十月,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开始围攻太原。国民党军统帅部认为,如果太原失陷,不但山西的阎锡山不能自保,一旦解放军掉头向西,陕西的胡宗南也不能自保。

为此,蒋介石征求傅作义对死守太原的意见,傅作义突然发现,这是阻止蒋介石调动华北部队增援东北战场的极好机会。据情报部门报告,由于对太原的围攻,解放军在冀中地区兵力薄弱。于是,傅作义想出一个“围魏救赵”的办法,即组织“援晋兵团”偷袭石家庄和西柏坡。如果能够趁虚而入,直取石家庄,将直接威胁共产党中枢所在地西柏坡的安全,围攻太原的徐向前的第一兵团必然回师救援,这样既可解太原之围,又可以借机把自己的部队部署在平汉线上,造成一种紧张的气氛,以遏制蒋介石从华北抽兵的企图。只是,从傅作义策划偷袭行动的过程上看,不排除这样一种可能:如果偷袭西柏坡成功,傅作义将名垂国民党军史册。

    傅作义说:“我们这次总的目的就是要解决共产党的心脏。我们这次不但在军事上打垮共产党的整个指挥系统,取得胜利,同时要配合政治作战和经济作战。就是在解放区进行政治宣传,发动民众支援我们,同时摧毁其行政系统;在经济方面,破坏工业设施,大量使用边区票以打乱共产党的经济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