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文章要从西线做起4

 

但是,至少在辽沈战役刚刚结束的时候,蒋介石和傅作义虽然都对东北如此迅速失守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可他们并没有如同美国人一样极度悲观。蒋介石认为,在关内,国民党政权的政治和经济基础并没有被动摇,军事实力上也仍处于优势,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在华北地区难以对国民党军主力形成真正的威胁——“华北国军战意战力均佳,且已有坚强部署,共匪窜犯占不了便宜去”,只要“适时加强战力,整个战局无虞”。局势的“严重程度还不至于威胁华北的生存”。

无论是蒋介石还是傅作义,对形势的估计都建立在这样一个认识上:按照一般的军事常识,刚刚打完一场大战的部队,不经过补充休整就无法连续作战。他们对林彪入关时间的估计是一致的:四到五个月以后。四到五个月以后,他们期望什么?竟然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国民党高层对所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抱有令人匪夷所思的坚定幻想,这个幻想的核心是:美苏必战而苏俄必败,苏俄一旦失败,中国共产党连同他们所领导的军队也就跟着瓦解了。

且不说此时苏联和美国都没有进行一场全面战争的任何想法,在经历了残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两国都需要休养生息;退一步讲,即使苏美两国真的开战,有什么理由得出中国共产党会立即垮台而国民党军将由此获胜“的判断?国民党高层一直热议的这一话题,连美国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或许只有一个理由能够解释这种荒诞的存在,那就是国民党人对中国共产党人及其武装力量的认识依然固定在一九三四年以前,那时中国共产党及其武装是依附于总部设在苏联的共产国际而生存的。国民党人这种政治上的幼稚、肤浅和残疾是其一败便不可收拾的根本原因。于是,当蒋介石再次强调“美国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时,国民党军军官们“没有一个人显露出兴奋或愉快的情绪,相反,每个人都显得心情更加沉重”。

    不过,蒋介石和傅作义也都清楚:林彪即使不能即刻入关,但终究会入关;第三次世界大战即使爆发,但爆发的时间也不是他们说了算的。因此,面对华北这盘险棋,两个人都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并由此导致在决策上产生了巨大矛盾。

    就国民党军战区司令官而言,傅作义在“政治和军事生涯中与蒋介石最为疏远。蒋介石之所以把华北的军政大权交给他,原因是傅作义在华北地区根基很深,且多年来指挥作战屡有出色的表现。朱德在谈到这位对手的时候曾说:“在作战上他学了日本人的一些办法,也学了我们的一套,在华北方面他的力量现在远比我们大,所以傅作义是比较难打的。”内战爆发后,傅作义成功地解围包头和归绥,从当时晋察冀和晋绥部队手中夺回了集宁和张家口等要地,除了一九四八年一月他的主力部队第三十五军在涞水遭到毁灭性打击外,他在与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作战中还没有过多地失手。只是,无论蒋介石如何重用,傅作义依旧对蒋介石抱有戒心,对华北的战局也抱有强烈担忧。

早在一九四八年初,他刚上任华北“剿总”总司令的时候,阎锡山就曾为他提出“三策”:上策为修筑坚固堡垒,坚守唐山至塘沽一线,坚决阻止林彪大军入关;中策为退出北平,坚守张家口至包头一线,与山西的阎锡山军队以及甘肃、青海的马家军联合抵抗;下策是坚守北平。傅作义对此印象深刻。在东北战局尚未明朗之前,他采取的是以北平为中心的机动防御策略。

东北野战军打响辽沈战役之后,他的参谋人员又向他提出了三种方案:第一、全部撤回到西北老家去,全军移至绥远附近,全力控制西北,休养生息,以便与共产党军队对抗到底;第二、放弃承德、张家口和保定等城市,以一部分兵力控制北平,主力则集中坚守在天津、塘沽的出海口附近,确保华北的滩头阵地,以便在危急时掌握海路出口;第三、把属于西北军系统的嫡系部队转移到西北,把归华北“剿总”指挥的蒋介石的中央军留在津、沽地区,各守各的地盘。显然,第三种“方案有派系隔阂和分散兵力之嫌,至少是不能公开说出口的,傅作义只把前两种方案交给将领们讨论。但无论多少种方案,无论什么样的方案,对于傅作义来讲,实际上就是要么守要么撤的问题。

    是守是撤,颇费思量。辽沈战役前,蒋介石的方针是“东北求稳定,华北求巩固”,而辽沈战役的结局使他希求的两者都落空了。面对林彪大军随时可能入关威胁华北的局面,国民党军国防部提供了两种方案供蒋介石选择:第一,趁共军全力进行淮海战役之机,集中傅作义的主力部队突袭兵力空虚的济南,然后傅作义的主力留在山东地区作战。这个方案的好处是,不但能夺回山东这个战略要地,牵制共产党军队在淮海战场上的兵力,还可以将华北的国民党军主力撤出,以加强未来江南作战的实力。第二,将傅作义的主力部队通过海路全部撤到长江以南。

    应该说,在辽沈战役刚刚结束的时候,如果仅从纯军事的角度看,国民党军国防部关于华北战区的决策可圈可点:东北失守,华北最终将无以坚守,而南面淮海大战正炽,胜负尚难预料,与其孤军固守华北,不如彻底放弃,将华北国民党军主力完整地迅速移至江南,以为将来决战的军事准备。同时,数十万华北主力突然南下至淮海战场的侧后,将对正在进行淮海战役的解放军主力造成巨大威胁。而从海路直接把傅作义的部队转运到江南,更是共产党方面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因为淮海战役的作战目标,就是要把国民党军滞留在长江以北加以歼灭。如果顾此失彼,让傅作义的主力毫无损失地南撤,不但是巨大的遗憾,也是战略上的严重失误,对未来的江南作战将产生十分不利的后果。

    但是,在傅作义主力是否南撤的问题上,蒋介石犹豫不决。从全国的战局上考虑,保存傅作义这支唯一可以机动的兵力加强长江防守,无疑是一个最佳选择;可放弃华北将在政治上产生巨大影响,同时海上运输也存在着诸多困难,船只不足和渤海湾冰冻期将至都是必须考虑的因素。让蒋介石犹豫不决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判断傅作义根本不愿意南撤。蒋介石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傅作义坚定地认为:即使从平、津地区全面撤退,也不能撤到长江以南去,原因很简单:首先,他的嫡系部队官兵大多是绥远人,西北人恋家,谁也不愿意跑到遥远的南方过水“土不服的日子;其次,无论蒋介石如何器重,自己终究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一旦离开自己起家的华北,在派系角斗激烈的国民党军中,自己很可能沦落于寄人篱下甚至被吞并的地步;再者,国民党的前途明眼人已经看得清楚,跟着蒋介石走到底未必有什么好结果。那么,如果向西北地区撤退,傅作义只能带走他的嫡系部队,华北地区的中央军是不可能跟着他走的,且西北地区地广人稀,物资缺乏,运输和补给都有困难,并不利于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傅作义思量再三,认为最理想的方案是“暂守平津,以观时局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