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文章要从西线做起(5)  

 

十一月三日,国民党军国防部第三厅副厅长许朗轩在葫芦岛部署撤退事宜后路过北平,傅作义让他转告蒋介石:必须把葫芦岛所有的撤退部队留在华北地区,否则他不愿意守平津,他“将带领自己基本部队四处游击作战”。第二天,蒋介石电召傅作义到南京共商华北问题。

    五日,何应钦、白崇禧、郭汝瑰和傅作义,在南京斗鸡闸二号何应钦的官邸进行商谈。傅作义再次强调华北兵力薄弱,难以顶住林彪百万大军入关,说他准备把归他指挥的中央军交出,带着他的基本部队退到绥远去打游击。何应钦急忙劝解说,如果华北兵力分散在平绥线上,一旦被分割截断就满盘皆输了,华北不保全国的局势将不可收拾,你一个小小的绥远如何能保得住?游击来游击去还不是被消灭?不如把全部兵力退守平津,这样至少可进可退。为此,何应钦答应“可以给傅作义三个军的美式装备。

    蒋介石最终的决定是:在华北地区采取“暂守平津,控制海口”的方针。为了促使傅作义积极执行这一方针,蒋介石除了把华北的党政军财大权,包括中央银行的支付权,全部交给傅作义之外,还答应将美国援助的“七万支步枪和两亿发子弹补充傅作义所部”,并“允其可以不经过南京政府直接接受美援”。

    有史料证明,傅作义在积极备战、扩充部队、囤积粮食、修筑碉堡的同时,确有从海上撤退的打算。他曾计划把华北“剿总”搬到天津去,并为此做了大量的准备,包括把自己基本部队在“张家口的财产和军官们的家眷转移到天津,将自己的私人财产通过美国商人秘密转移到香港,并着手在天津修筑临时飞机场等等。但是,西北军出身的傅作义还是没有放弃向西的念头。因此,当他部署防线的时候,既兼顾了蒋介石“控制海口”的要求,又满足了自己“保持西部基地”的企图。于是,东起唐山、西至柴沟堡(今怀安),在五百公里的狭长地带上,傅作义的部署如一条兼顾东、西两面撤逃的长蛇阵。

    至于傅作义准备的另外一手,即与共产党方面的和谈,他对心腹军官是这样说的:“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最后不会把你们牺牲掉。”即使毛泽东已经得知傅作义有和谈的意向,也没能消除他对傅作义集团的一个最大的担心:南撤。

    辽沈战役结束后,中央军委关于解决华北问题的计划是:……东北主力除四纵、十一纵等部即行南下外,其余在沈营线(沈阳至营口)战斗结束后,应休整一个月左右,约于十二月上旬或中旬开始出动,攻击平津一带,准备于战争第三年的下半年即明年一月至六月间,协同华北力量歼灭傅作义主力,夺取平津及北宁、平绥、平承、平保各线,完成东北与华北的统一,以便于战争第四年的第一季即明年秋季,即有可能以主力向长江流域出动,并使政治协商会议能于明年夏季在北平召开……

    毛泽东原来构想的平津战役的时间是在一九四九年的上半年。这与蒋介石和傅作义预想的林彪入关作战的时间没有大的出入。在东北野战军按计划休整并进行入关准备期间,中央军委计划以华北现有兵力首先夺取归绥和太原,彻底肃清傅作义集团的后方,同时歼灭阎锡山集团,为进行平津战役做前期准备。归绥是傅作义嫡系部队的后方基地,守军为一个军三个师约四万人。

    十一月五日,华北军区第三兵团主力包围了归绥城。中央军委催促他们在傅作义的援军尚未到达的时候尽快攻城。于是,第三兵团把总攻时间定在了十六日。然而,就在第三兵团准备攻城的时候,中央军委接到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建议增兵太原的电报。第一兵团自十月发起太原战役后,攻击一直不顺利,部队伤亡很大,为了尽快解决太原,第一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徐向前和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周士第要求增加两个纵队到太原前线。华北地区的野战部队中已没有可以机动的兵力,中央军委考虑,傅作义正在是守是退的问题上徘徊,如果攻击傅作义的后方基地归绥,也许会促使傅作义的主力提前西退,而杨成武兵团在攻取归绥的同时没有阻援的把握,太原这边如果久攻不下,这两个点就都成了问题。

    九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周:请以电话与聂薄商量:(一)杨成武“停止攻归绥[因无打援把握],即在归绥、卓资山、集宁地区休整,待东北我军南下攻平津时再攻归绥。(二)杨(杨得志)罗(罗瑞卿)耿(耿飚)率三四两纵队及八纵一个旅即开保定、石家庄之间休整补充至十五日为止,十六日开始向西参加太原作战。(三)在本月及十二月内给徐(徐向前)周(周士第)一万俘虏及新兵的补充。(四)杨罗耿另外两个旅加入七纵集团在平保(北平至保定)线活动。  毛泽东  十一月九日。毛泽东已经明确了华北作战的战略原则,那就是“抑留傅作义部队于平、张、津、保地区,以待我东北主力入关协同华北力量彻底歼灭该敌”,“不使其西退,亦不使其得由海上逃跑”。

    那么,如何“抑留”傅敌?十五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致电中央军委,提出了他们的建议:“令杨成武部暂不攻击归绥的方针很好”,但还不够,因为对太原的攻击也可能成为促使傅作义西逃或南撤的因素,因此“亦可暂不攻太原,而集中力量迅速包围保定或张家口”,“对所包围之敌,采取围而不攻的办法,以达到拖住敌人的目的。使傅作义及其所属之中央军,既不能撒手南下,亦不能撤退绥远,亦不能集中兵力守天津或守北平”。“如我部攻城,他来增援则正便于我军歼灭”,等到东北野战军全部入关,“合力发动攻势”,就能够全歼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地区。至于阎锡山的太原,到那时已成一座孤立的死城,“可随时轻易拿下,故太原之敌横直可歼灭的,并可有意留在打了平津之后作为那时无仗可打时的目标”。

    毛泽东接受了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建议。这一建议对中央军委最终制定平津战役的战略方针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十七日,徐向前、周士第复电,同意暂时不攻击太原的方针。十八日,中央军委指示华北军区第二兵团随时准备向张家口出动,同时命令冀中军区第七纵队停止对保定的攻击。中央军委进一步认为,停止对归绥、太原和保定的攻击,已足以麻痹傅作义集团,但要抑留傅作义的主力,从根本上解决华北问题,最重要的是东北野战军的入关越快越好。

    但是,让东北野战军提前入关存在着诸多困难:在刚刚结束的作战中有的部队伤亡严重,新兵尚未完全补充到部队,大量的俘虏还没来得及做转化工作,东北籍的战士不愿离开家乡,入关的思想动员工作尚未进行,后勤的物资准备也没有展开等等。中共中央书记处对东北野战军提出的困难进行了集体讨论,最终由周恩来起草,毛泽东修改,以中央军委的名义致电东北野战军,强调抑留傅作义集团的紧迫性,强调东北野战军提前入关的重要性,特别指出“欲抑留蒋、傅两部于“华北,依华北我军现有兵力,是无法完成的”,在没有把握阻止傅作义率部西撤、也没把握阻止华北敌军海运的情况下,“傅系一退,蒋系必同时南撤”,那时我军就会面对“两头失塌”的不利局面。为此,中央军委提出两个方案供东北野战军考虑:一、“提前于本月二十五日左右起向关内开动”,占领华北要地,“然后大举歼敌”;二、“仍按原计划休整到十二月半”,傅作义要撤就让他撤,东北野战军入关后“即沿平汉路南下,先在长江中游作战,逐步东进与刘、陈会攻京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