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雄师--解放军征战纪实(11)

  红军长征中的五次会师

 

中央红军与四方面军会师: 

一九三五年六月十二日,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终于在四川懋功境内达维夹金山麓出现了!一方面军一军团二师师长陈光同志,带电台一部,率领一军团二师四团(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和四方面军派出策应部队,九军二十五师、七十四团,团长杨树华在懋功达维大城沟尾夹金山脚下的两岔河处(当地群众也称此处叫“两河口”)意外地相遇了。四军团的战士叫喊着,从山坡上蜂拥而下,四方面军终于迎接到了一方面军,中央红军终于和四方面军会合了。两支同生死共患难的革命武装部队,胜利会师了。见面的历史时刻里,两支部队的指战员,互相拥抱,紧紧握手,热泪盈眶,狂欢不止……。

 

六月十二日,李先念同志立即将两大主力胜利会师的喜讯,电告四方面军总部。张国焘在茂县,打电话叫徐向前同志代表四方面军领导人,写一报告,火速派人去懋功,送给中央。徐向前总指挥当日即发电报给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和张闻天总书记向中央报告了当前敌情和四方面军各部队的位置,并提出未来作战意见请示中央,张国焘、昌浩、向前三人之名义,代表四方面军全体指战员表示:“以十二万分的热忱,欢迎我百战百胜的中央西征军”。徐向前同志第二天就从杂谷脑派人把报告送往懋功,并另外附了两幅军用地图。

 

六月十四,中央军委负责人率中央直属纵队及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张闻天等中央首长、中央机关,浩浩荡荡地抵达懋功达维,并在达维桥头受到四方面九军二十五师所属部队的夹道欢迎。

 

当天晚上,一、四方面军会师的部队,在达维喇嘛寺前的一块开阔的地上,举行了会师联欢大会,热烈庆贺两大主力的会合,晚会持续到深夜,会散后,漫山遍野的歌声、红军战士的欢呼声,久久不息。

 

次日(三五年六月十五日)晨,红九军二十五师全体指战员排队欢送一方面军的同志。毛主席、朱总司令等中央首长和二十五师的指战员告别,进住懋功县城。红九军二十五师继续在达维一带驻扎,掩护后续部队。毛主席将一方面军五军团三十七团交给二十五师师长韩东山指挥。当天,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及中央机关的同志经日尔、官寨、老营,安抵懋功县城。

 

25军与西北红军会师:

 

25军最早组建于193110月,属4方面军建制。军长为旷继勋,政委为王平章,下辖73师、74师、75师。红4方面军主力退出鄂豫皖根据地,留下25军一部坚持斗争。年冬,恢复25军建制。军长为吴焕先,政委为王平章,下辖74师、75师。19339月间,红25军在演麻公路遭敌包围,25军被分割。75师由吴焕先、戴季英率领突围会鄂东仍保留25军番号,74师由徐海东率领,退回皖西重新组建28军。半年后两军会合仍编为25军,军长为徐海东,政委为吴焕先,下辖7475两个师。后中央指示25军又进行了改编,军长为程子华,副军长为徐海东,政委为吴焕先,参谋长为戴季英,政治部主任为郑位三。全军3000人。“11月,红25军开始长征,19358月胜利到达陕北,与陕北红军会师。1935918日,于陕北之水平镇25军与陕北26军、27军合编为红15军团。

25军到达陕北,与刘志丹领导的西北红军胜利会师,标志着红25军历时10个月,转战万余里的长征胜利结束。红25军也成为长征到达陕北的第一支红军。

15军团成立后,在军团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副军团长兼参谋长刘志丹的指挥下,先后发起了劳山战役和榆林桥战斗,并取得了胜利。劳山战役后,在敌人电文中发现有“共匪中央及匪军主力已甘肃通渭地区,有进入陕北之迹象”的消息,红15军团立即确定部队南下攻打富县、洛川,牵制敌人,迎接中央红军北上。

 

中央红军与红15军团会师:

 

1935105日,由中央红军改编成的陕甘支队开始翻越六盘山,7日,陕甘支队越过主峰。1019日,到达陕西吴起镇,与红15军团胜利会师。

113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恢复红一方面军的番号,下辖红1军团(原13军团合并而成)、红15军团。彭德怀为红一方面军司令员,毛泽东为政治委员,叶剑英为参谋长,王稼祥为政治部主任,林彪为1军团军团长,聂荣臻为政治委员;徐海东任15军团军团长,程子华为政委。

会师后,胜利进行了直罗镇战役。敌109师悉数被歼,师长牛元峰被击毙,共俘虏敌人5300多人,打死打伤1000多人。此战的胜利,打破了蒋介石对陕甘苏区的第三次围剿,巩固了陕甘苏区。后来,毛泽东在评价这次战役时说:“直罗镇一仗,中央红军同西北红军兄弟般的团结,粉碎了卖国贼蒋介石向陕甘边区的围剿,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二方面军(红26军团)与四方面军会师在甘孜:

 

19351119日,红26军团在贺龙、任弼时带领下,告别了湘川黔苏区,开始了伟大的战略转移。1936330日,红2军团总指挥部接到了朱德和张国焘的命令,要求他们北渡金沙江,同位于甘孜地区的红四方面军会师。425日晚到27日,红军全部渡过了金沙江,沿着玉龙山脉西麓金沙江东岸北进,翻越中甸大雪山。

63日,红6军团到达理化以南的甲洼地区,同前来迎接的四方面军第32军会师。630日,红2军团在绒坝岔同第30军会师。72日,红26军团齐集甘孜,同四方面军主力胜利回师。

早在会师前,徐向前就在一次干部会上说:“红军就像一家弟兄,一、二方面好比是老大、老二,我们是老四。上次我们和老大哥的关系没搞好,这次可要注意呀,和老二只能搞好,不能搞坏。不然,人家会说老四太没道理了。”26军团的到来,受到了四方面军的热烈欢迎。

71日,毛泽东等得知26军团与四方面军会师的消息,十分高兴,当天给朱德、张国焘、任弼时、贺龙以及全体指战员发去贺电,热烈祝贺两军胜利会师:“我们以无限的热情,庆祝你们的胜利会合,欢迎你们继续英勇地进军,北上陕甘与一方面军配合以至会合,在中国西北建立中国革命的大本营。”

 

三大主力红军会师陕北:

 

率军北上到达陕北的毛泽东,在巩固和稳定陕北根据地的繁忙日子里,一刻也没有忘记遇下的红四方面军。要争取四方面军北上,不能不同张国焘打交道。毛泽东通过电报劝导张国焘,让他取消另立的“中央”,放弃南下路线,率部北上。中央红军取得直罗镇之战的胜利后,即将这一鼓舞人心消息电报四方面军。张国焘却觉得,这时宣传中央红军北上胜利的消息,无疑是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因此对徐向前关于以捷报宣传中央红军打胜仗的意见不予理睬。尽管张国焘极力封锁红军北上胜利的消息,但是这一消息仍然传到了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耳朵里。南下的失利和北上的胜利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红四方面军广大干部战士逐渐认识到南下是没有出路的。

张国焘的反党活动,也遭到了红二方面军领导人的坚决抵制和反对。贺龙对师级以上干部说:“这里是张国焘搞的假中央,他在进行分裂党和红军罪恶活动,真中央是毛大帅在领导,现在在陕北。我们大家都要听党中央的。谁要是不听党中央,反对毛大帅,他就是天王老子地王爷也不行。”红二方面军与中央的联络恢复后,中央给任弼时发来一份由他亲译的电报,大意是告诉他对张国焘的错误要坚决进行斗争,并劝说其北上同中央红军会合,要团结二、四方面军共同北上。

任弼时与朱德、刘伯承、徐向前、贺龙、关向应等一起,同张国焘进行了坚决斗争,加上党中央的再三督促,张国焘被迫同意两个方面军共同北上,同党中央会合。

7月上旬,红四方面军分成左、中、右3个纵队,右纵队由董振堂率领,中纵队由徐向前率领,左纵队由朱德率领北进。红二方面军组成两个梯队,随左纵队跟进。两个方面军的指战员以顽强的毅力和坚忍不拔的精神,经过20多天的艰难跋涉,于8月初先后走出荒凉广漠的水草地,到达班佑、包座地区,取得了北上与中央会合的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930日,红四方面军分成5个纵队,相继由岷县、漳县等地向通渭、庄浪、会宁前进。至此,红军主力全部踏上了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和战略意义的大会师的最后征程,红军三大主力会师的伟大局面终于形成了。

105日,红四方面军总部到达武山县榆盘镇,先头部队进入会宁县境,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的历史性时刻终于来到了。107日,四方面军第1纵队第4军一部到达会宁,同红15军团第75师会合,揭开了激动人心的三大主力会师的序幕。8日,第4军第10师到达会宁宁青江驿、静宁界石铺地区,同红1军团第1师胜利会师。9日,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率四方面军总部和第4军、第31军开进会宁城,受到了红一方面军指战员和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

红一、四方面军于10日黄昏各调一部分部队在会宁西津门内的文庙广场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庆祝会师联欢大会,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和红一方面军第1师师长陈赓等来到会场时,全场欢声雷动。

一、四方面军会合之时,红二方面军还在艰苦的北进途中。1010日,红二方面军胜利渡过了渭河。18日,右纵队到达会宁老君铺,同一方面军第25团胜利会师。22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率左纵队到达隆德将台堡,同红一方面军主力胜利会师。

至此,红军三大主力终于走到了一起,胜利会师了。三大主力红军的会师,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胜利完成了1934年秋开始的战略大转移的历史任务,红军历时两年的长征结束了,宣告了蒋介石围追堵截、聚歼红军阴谋的彻底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