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雄师--解放军征战纪实

  中国共产党和张学良、杨虎城、阎锡山、傅作义的接触与合作

 

19359月至12月,张学良感到日子难过极了。先是东北军在崂山、榆林桥、直罗镇战役中三战皆败,损兵三个师。后是蒋介石不仅不予补充,反而宣布撤销被歼灭的东北军第109110师的番号。张学良的思想受到极大震动。蒋、张矛盾在加深。

为了争取东北军共同抗日,1936125日,毛泽东、周恩来等21名红军将领发出《红军愿意同东北军联合抗日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倡议信揭露蒋介石打内战及排斥东北军的种种毒汁,提出:“打红军不是东北军的出路,而是绝路,抗日反蒋才是东北军的唯一出路。”并提出请东北军派代表与红军共同协商。

东北军广大官兵的家乡被日本侵占,他们的父老兄弟姐妹被迫当亡国奴的现实,如同他们身上的伤口在流血。因此,他们普遍要求抗日收复东北失地。对蒋介石的歧视、威逼及其先安内后攘外的政策,他们日益不满;对于中国共产党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政策,他们一致拥护。

为了直接和张学良等东北军高级将领接触,谈判联合抗日问题,毛泽东和周恩来于1936年初让在榆林桥战役被俘的与张学良关系比较密切的团长高福源回到东北军。高回去后先见到第67军军长王以哲,随后见到张学良,转达了中共中央愿和东北军联合抗日的诚意,这样,就打通了中共中央和东北军高级将领联系的通道。

1936225日,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李克农、苏区政府贸易总局局长钱之光抵洛川与王以哲会谈,双方达成了合作抗日的口头协定,主要内容是:1、互不侵犯;2、建立交通和通商;3、供应第67军所需粮秣等。张学良除同意达成的口头协议外,还希望会见中共主要领导人,就联合抗日问题直接会谈。316日,中共中央决定派周恩来、李克农为全权代表继续与张会谈,并提出会谈的主要内容如下:一、停止一切内战,全国军队不分红白,一致抗日救国;二、全国红军集中河北抵御日帝迈进;三、组织国防政府、抗日联军具体步骤及其政纲;四、联合苏联及先派代表赴莫斯科;五、贵我双方订立互不侵犯及经济通商初步协定。

当日晚8时,周恩来等入城,与张学良彻夜长谈。张学良认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应当包括蒋介石在内。周恩来对张提出的不能反蒋表示理解。双方约定:张学良在里面劝,共产党在外面逼,内外夹攻,“把蒋介石扭转过来”。这次会谈对促使张学良走上联共抗日的道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与此同时,西北军杨虎城积极与中共中央联系,中共组织也运用各种关系和渠道,加强对杨的争取工作。

杨虎城,出身贫苦,早年曾参加辛亥革命。从历史上看,杨虎城一直走进步道路,在西北军里有不少共产党员。“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杨虎城对日本侵略异常愤慨。1933年,日本帝国主义占领热河省,杨向蒋介石要求将17路军全部开赴华北抗日。1936年绥东抗战,杨虎城又多次请缨杀敌。然而一次又一次的抗日要求,均遭蒋介石拒绝。这引起了杨的极大不满。

193511月,毛泽东给杨虎城写一封信,并由中共中央委派汪锋前往送信。毛泽东在信中提出西北大联合的主张,希望杨和中共的关系继续保持并发扬光大。汪锋到达杨部后,三次和杨会谈,沟通了中共中央和杨虎城的关系。19364月,在德国留学的王炳南回国后,被派到杨部做联络工作。

经过多方面的工作,19365月,红军和西北军就互不侵犯,互派代表,建立交通电讯联系,帮助红军运送物资,红军帮助改造17路军等问题达成协议。从此以后,17路军的部队和红军之间,已呈休战状态,未再发生实际上的冲突。1936813日,毛泽东又委派张文彬同志到杨虎城部,作为中共驻杨虎城部的联络代表,被杨委任为少校秘书,从此双方的联系得到了加强。至此,中共与杨虎城的合作,牢固地建立起来了。

中共中央在争取东北军和西北军的同时,还非常注意争取阎锡山等地方实力派的工作。

在中日民族矛盾日趋深化的30年代中期,阎锡山处在与日本帝国主义、蒋介石、中共多方的复杂矛盾交会处。日本进攻绥东,威胁到他的生存。蒋介石派10个师进入山西不走,并派特务策动阎军内部搞“河北独立”,企图取而代之。阎锡山则打算利用共产党巩固与发展他的力量。

中共中央正确对阎锡山的处境和思想状态进行了全面深入的分析,认为其是一支可以争取的力量。决定加强对其争取工作。1936525日,毛泽东致书阎锡山:“先生如能与我方联合一致,抗日反蒋,则我方甚愿与晋军立于共同战线。”并派彭雪枫、周小舟作为中共中央代表到太原向阎锡山陈述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

1936年秋,阎锡山派专人到北平面邀共产党人薄一波等回山西。中共北方局遂派出以薄一波为书记,由杨献珍、董天知、韩钧、周仲英等5人组成的工作组,成立了专门进行上层统一战线工作的中共山西省公开工作委员会。

“五人组”于193610月到太原,很快同阎锡山建立了特殊形式的统一战线,并达成了3条协议:宣传共产党的主张不受限制;只做抗日救亡工作;在用人方面给予方便并保证安全。山西公开工作委员会在中共山西省委配合下,利用统一战线这种形式,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不但开展了山西的抗日局面,而且对于逼蒋走上团结抗日道路也发挥了作用。

除了争取阎锡山,中共中央还做了大量工作,争取其他地方实力派。

1936814日,毛泽东致信傅作义。信中指出:“今之大计,退则亡,抗则存;自相煎艾则亡,举国奋战则存。”

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中共中央、毛泽东先后派出代表到西北、华北、广东、广西、四川等地,向国民党地方实力派转达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谈判双方联合的事宜。西南地区实力派李济深、李宗仁、白崇禧曾提出反蒋抗日口号,并与中共中央商谈过联合事宜。

党中央、毛泽东笔下发出的致国民党上层人物的一封又一封信件,有力地促进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逐步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