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解放军征战纪实

  重庆国共谈判

 

1945813日,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议上发表了他的演讲:“委员长现在要下山了。八年来我们和蒋介石调了一个位置:以前我们在山上他在水边;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在敌后,他上了山。现在他要下山了,要下来抢占抗战胜利的果实了。我们说,你没有挑水,所以没有摘桃子的权利。我们解放区人民天天浇水,有权利摘的应该是我们。”

是的,对于已经成熟了的桃子,蒋介石早已垂涎欲滴。然而,下山需要时间,摘桃子也需要时间。正像美国总统杜鲁门在他的回忆录中所讲的那样:“日本投降时,蒋介石甚至连再占领华南都有极大的困难,要拿到华北,他就必须同共产党人达成协议。如果他不同共产党人有俄国人达成协议,他就休想进入东北。假如蒋介石让日本人立即放下他们的武器,并且向海边开去,那么整个中国就将会被共产党人拿过去。因此我们就必须采取异乎寻常的步骤,利用敌人来做守备队,直到我们能将国民党的军队空运到华南,并将海军调去保卫海港为止。”

于是,蒋介石想出了一个缓兵之计,设法稳住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他连续发了三封邀请电,邀请毛泽东到重庆与其谈判。

对此,延安也在研究对策。823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作了长篇发言,发言着重强调一个问题:“和平能否取得,内战能否避免?”他说,和平是能够取得的,因为英美苏需要和平,人民需要和平,国民党也不能下决心打内战,因为他们摊子没有摆好,兵力分散。蒋介石想消灭共产党的方针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蒋所以可能采取暂时的和平,是在等待时机。以斗争达团结,不可能设想,在蒋的高压下没有斗争可以取得地位。毛泽东建议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发表一个宣言,提出“和平、民主、团结”三大口号。

毛泽东建议:周恩来马上就去谈判,谈两天就回来,他本人和赫尔利再去。这回不能拖,应该去,而且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827日,延安机场聚集了上千人,他们大都是听说毛泽东去重庆,自动前来送行的。这一天,毛泽东在周恩来、王若飞及国民党代表张治中、美国大使赫尔利等陪同下,赴重庆参加国共会谈。

虽然蒋介石连发三封电报邀请毛泽东前来谈判,但他的邀请完全是另有用心。对毛泽东的到来,他也缺乏足够的估计。因此,当谈判开始时,国民党方面连个谈判方案都拿不出来,一切都得先听中共的意见和安排,处处显示着被动应付之态势。对于这副窘相,国民政府宣传部解释为:这是政府对中共宽容、大量的高姿态。是允许人家说话的一种谈判方式。

93日,中共方面将拟定的两党谈判方案11项交给国民党代表转蒋介石。它的要点是:1、确定和平建国方针,以和平、团结、民主为统一的基础,实行三民主义;2、拥护蒋主席之领导地位;3、承认各党派合法平等地位并长期合作和平建国;4、承认解放区政权及抗日队伍;5、严惩汉奸,解散伪军;6、重划受降地区,参加受降工作;7、停止一切武装冲突,令各部队暂留原地待命;8、结束党治过程中,迅速采取各项必要措施,实行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党派平等合作;9、政治民主化之必要办法;10、军队国家化之必要办法;11、党派平等合作之必要办法。

11项内容,是从实现和平、团结、民主的愿望出发,以国共两党现有政治军事力量的实际状况为基础,并由中共方面作出重大让步(包括军队的大批裁减和南方解放区的撤出)的条件下提出的。但是,国民党方面却连把这11项作为讨论的基础也不愿接受。

94日上午,蒋介石抛出了《对中共谈判要点》,该要点最重要的是强调“军令政令之统一”,并严格控制中共军队以十二师为最高限度。国民党方面认为,中共所提承认解放区政权、重划省区而治,则根本与国家政令之统一背道而驰,势必导致国家领土分裂,人民分裂。国民党代表还要求中共把军队交出来,说是决不可再蹈军阀时代的覆辙。98日,国民党方面才拿出一份《对于中共九月三日提案之答复》,共11条,对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基本要求都加以拒绝。

国共双方的主要争执点仍在军队问题和解放区问题。军队问题,这是双方争执得最激烈的问题。中国共产党认为,在八年抗战中作出了重大贡献的解放区军队应该得到合理的编制,解放区现有120万军队,大大量裁剪后至少也应整编为16个军48个师。蒋介石却力图缩小并遣散它,坚持不能超过12个师。

相持不下之时,周恩来在同毛泽东商议后作了让步:“关于军队数目,赫尔利大使拟议中央与中共军队之比数为51,我方以此比例考虑,愿让步至七分之一,即中央现有263个师,我方应编有43个师。如中央军缩编为60个师,中共应为10个师。中央军如缩编为120个师,中共应有20个师。关于军队驻地,我方拟将海南岛、广东、浙江、苏南、皖南、湖北、湖南、河南境内,黄河以南等8个地区之军队撤退,集中于苏北、皖北及陇海路以北地区,此为第一步。第二步再将苏北、皖北、豫北三地区之军队撤退,而将中共所有之43个师集中驻防于山东、河北、察哈尔、热河与山西之大部分,绥远之小部分,与陕甘宁边区等7个地区。”

但国民党代表连这样的要求仍不肯接受,在21日会谈时表示:中共军队编制,至多亦不能超过5个军16个师。此时谈判已持续近一个月,但双方仍处于僵持状态。21日会谈后,周恩来、王若飞不得不中断同国民党代表的谈判。

谈判中断的三天,也是国民党坐立不安的三天。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一味施加高压是无法使中国共产党屈服的;而这次谈判已为举世所瞩目,如果谈判破裂或无结果而散,他们向国内外都难以作出交代。谈判刚中断三天,他们就坐不住了,主动找中国共产党要求重开谈判。27日开始,双方又进行了4次会谈。这次重开谈判后,进展比前一阶段就顺利一些了。

在军事问题上,中国共产党表示在公平合理整编全国军队的条件,愿将它所领导的抗日军队缩编至24个师、至少20个师的数目。国民党方面表示:全国整编计划正在进行,此次提出商谈的各项问题果能全盘解决,则中共所领导的抗日军队缩编为20个师的数目可以考虑。至于驻地问题,可由中共方面提出方案,讨论决定。关于解放区问题、国民大会问题及政治会议问题,双方仍有分歧,未达成一致。

鉴于谈判已取得进展,周恩来在102日会谈将结束时建议:将1个月来的谈话记录整理出来,其中总的方针、军事问题、政治会议问题等,或已双方同意,或彼此意见接近,择其能发表者发表之,以解人民之渴望。国民党代表表示同意。105日,周恩来将他起草的《会谈纪要》提交讨论。这份《会谈纪要》写得很有特色:不仅把双方已一致同意的内容在文字上确定下来,并且对没有取得一致的问题也分别说明双方各自的看法。

1010日下午4时许,双方代表共同审阅事先写好的《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全文。20分钟后,国民党谈判代表王世杰、张治中、邵力子代表国民政府在《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上签字;中共谈判代表周恩来、王若飞代表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区人民政府在《纪要》上签字。毛泽东、蒋介石均未出席〈纪要〉的签字仪式。

〈双十协定〉虽然签订了,但蒋介石丝毫也不打算遵守。〈双十协定〉于1012日公布,13日蒋介石就对其部下颁发了“剿匪”密令,命令他的将领准备对解放区发动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