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征战纪实

  10万大军进东北

 

828日,朱德送毛泽东、周恩来等前往重庆谈判后的当天下午,朱德在中央党校大礼堂对将要出发去东北工作的干部作报告,谈了他对形势的看法:“东北大有文章可作,我们要积极向东北发展。蒋介石的部队大部分在南方,到东北要走半年。即使他到了东北,顶多是他占城市,我占乡村,像日本占领东北那样。打日本我们有办法,对他我们就没有办法吗?东北的工作还大得很。苏联3个月撤兵,中国要归中国人自己管,我们当然可以管,条约上没有规定不要我们去,不要我们管。东北工业发达,又挨着苏联,不受夹击,就是打退却,也应该向东北退。”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被国民党蒋介石所丢失,至日本投降时,国民党军在那里没有一兵一卒,它要很快控制东北比较困难。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武装同日本侵略者进行了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至194589月间,配合苏联红军迅速进占佳木斯、牡丹江、齐齐哈尔、哈尔滨、长春、吉林、延吉、沈阳等57个大中城市和战略要地。9月中旬,东北抗日联军改称为东北人民自卫军,由周保中任总司令兼政治委员,部队发展到4.8万余人。在地理位置上,东北背靠苏联,西与蒙古接壤,东南与朝鲜相邻,西南与冀热辽解放区相连,并与山东解放区隔海相望,战略地位极为重要。

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如能控制东北,并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将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这不仅便于生长和积蓄力量,粉碎国民党占领东北的企图,而且还可与华北根据地连成一片,这对于支援与配合关内各解放区的斗争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因此,争取东北实为难得的有利时机。另一方面,在国民党军向解放区大举进攻的严峻形势下,浙东、苏南、皖南、皖中等解放区和豫西、鄂豫、湘粤边等解放区,已处于国民党军重兵包围之下,有被各个击破的危险。

914日,从冀热辽边区率部向东北挺进,担任了沈阳市卫戍司令的曾克林,陪同苏军在东北的最高司令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代表贝鲁罗索夫中校,乘苏联军用飞机飞抵延安。苏军代表向朱德转达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意见:蒋介石军队与八路军均不得进入东北,应按照特别规定之时间;苏联红军退出东北之前,蒋军及八路军均不得进入东北;八路军之个别部队已到辽宁省沈阳市、大连市、吉林长春市、热河省平泉县等地,请朱总司令命令各该部队退出苏联红军占领之地区;苏联红军统帅部转告朱总司令,红军不久即行撤退,我们不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内部问题由中国自行解决。朱德表示,热河、辽宁各一部,在中日战争爆发时即有八路军活动并创有根据地,请允许该地区八路军仍留原地。朱德还与苏军代表达成协议,即苏军同意将原属冀热辽抗日根据地范围内的锦州、热河两省完全交给八路军接管。

当晚,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把战略重点放在东北,把原来准备南下的10万部队和2万干部转而挺进东北。并明确提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主张力争东北,控制热察,除派部队去东北外,必须立即调10万到15万部队到冀东、热河一带,江南新四军主力须转移到江北,调到冀东,或到山东由山东调出部队去冀东、热河。

1945914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共东北局,以彭真、陈云、程子华、伍修权、林枫为委员,并以彭真为书记。18日,彭真、陈云、伍修权等抵达沈阳,正式建立中共中央东北局,并立即开展工作。中共中央除派遣政治局委员彭真、陈云、高岗、张闻天去东北工作外,相继派遣去东北工作的中央委员、修补中央委员还有林彪、李富春、李立三、罗荣恒、林枫、蔡畅、王稼祥、黄克诚、王首道、谭政、程子华、万毅、古大存、陈郁、吕正操、萧劲光等。928日,中央军委指示:“我军进入东北的部署,应将重心首先放在背靠苏联、朝鲜、外蒙、热河,有依托的有重点的城市和乡村建立持久斗争的基点上,再进而夺取和控制南满路沿线各大城市。”1031日,中共中央决定由关内诸解放区陆续进入东北的部队和由东北原抗日联军改编的东北人民自卫军,合编为东北人民自治军。中央任命林彪为总司令,彭真、罗荣恒为第一、第二政治委员,吕正操、李运昌、周保中为副总司令,萧劲光为副总司令兼参谋长,程子华为副政治委员。114日,东北人民自治军总部在沈阳正式成立。

19458月,解放区的部队奉命向东北开进。10万大军进东北的战略部署大调整由此开始。从山东开赴东北的部队,分三批出发,大部分走海路,一部分走陆路,还有一部分海陆兼行。从11月上旬至1946年初,罗荣恒率领的部队6万人陆续顺利到达东北。这支部队是开赴东北的主力部队。与此同时,其他解放区的部队也陆续到达。

晋察冀军区先期向东北开进的部队,除一部留热河外,冀热辽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李运昌率5个团和1个支队,该军区第16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副政治委员唐凯率领2个团,合计4900余人到达锦州、沈阳、本溪地区。由冀中军区参谋长沙克率领的第311500余人于10月上旬到达锦州。由华中解放区开赴东北的新四军第3师,在师长兼政治委员黄克诚、副师长刘震、洪学智的率领下,于1945928日,从江苏省淮安出发,由陆路经鲁南、冀中、冀东北进,于11月下旬抵达锦州地区。该师总兵力3.5万余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调往东北的部队,有第359旅副政治委员晏福生、参谋长刘连转率领的3000余人,于194510月底到达本溪与抚顺地区。由晋绥军区司令员吕正操率领的第32600余人,于10月中旬抵达沈阳。由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2旅旅长黄永胜率领的教导第1旅与教导第2旅各1个团及警备第1旅旅长文年生率领的该旅一部3000余人,于11月底到达热河,编入热辽纵队,以后纵队司令员黄永胜率部到达锦州。由陕甘宁边区进入东北的还有延安总部直属抗日军政大学、炮兵学校等,合计2000余人,于12月底先后到达通化市。另外,冀鲁豫军区第211500余人亦相继进入东北。以上由关内进入东北的部队合计11万人。从关内各解放区派往东北的党政军干部约2万人,亦陆续抵达东北。总计进入东北地区的部队与各类干部共13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