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征战纪实

  中原突围

 

??? 1946年,国民党军的总兵力已达430万人。其中包括:正规军陆军86个整编师(军)、248个旅(师)约200万人,特种兵36万人,空军16万人,海军3万人,后方联合勤务总司令部所属部队以及其他军事机关和院校共约101万人,以上正规军总共约356万人;非正规军约74万人。在武器装备方面,国民党军接受了大量的美式装备,加以在抗战胜利时接受了100万侵华日军的全部装备,其部队的现代化装备已有很大的增强。在86个整编师(军)中,有22个美械、半美械装备。其中新编第1、第6军,整编第11、第74师以及第5军的装备尤为精良,被称为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
1946年中,解放军的总兵力约127万人。其中野战军约61万人,辖有纵队及相当于纵队的师共22个,旅以相当于旅的师共94个;地方部队及后方机关约66万人。另有炮兵14个团,两个小型的坦克队。解放军的装备较之抗日战争时期虽然有所改善,但仍然是以步兵为主要作战力量,仅有少量炮兵、工兵,没有海、空军。武器装备主要是抗日战争时期缴获日、伪军的步兵武器及少量小口径火炮。
蒋介石把首要的“歼灭目标”,选定为八路军、新四军中原部队。1946年6月,蒋介石已调集了约30万人,以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为总指挥,紧紧地包围了中原部队。停战令颁发后的3个多月,国民党再三违反协议,先后挑衅进攻达240多次。他们将中原军区及所属三个军分区,割成“品”字形,并断绝对这个地区的粮食、医药供应。
中原解放区是抗日战争转入相持阶段后,由新四军第5师和八路军南下支队在鄂、豫、皖、湘、赣5省交界地区创建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至1946年6月,中原解放区已被压缩到只有罗山、商城、经扶、礼山之间以宣化店为中心的纵横仅50余公里的狭小地区。
此时,中原军区只辖第1、第2纵队及江汉、鄂东、河南3个军区,总兵力共5万余人。中原军区,司令员李先念,政治委员郑位三,副司令员王树声、王震,副政治委员王首道,参谋长王震(兼),政治部主任王首道(兼),副参谋长朱早观,政治部副主任刘型。第1纵队,司令员王树声(兼),政治委员戴季英;第2纵队,司令员文建武,政治委员任质斌;江汉军区,司令员罗厚福,政治委员文敏生;鄂东军区,司令员张体学,政治委员聂鸿钧;河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黄霖。
依据当时的形势,中共中央中原局一面与国民党军进行谈判,争取中原军区部队合法转移,一面进行突围的必要准备。在保存主力、保留精华的原则下,将主力部队由原来的7个旅整编为6个旅。先后复员了老弱病残1万余人,并将一部分部队人员化装转往华东、华北解放区。
6月中旬的一天,蒋介石的一道密令到达郑州绥署主任刘峙和武汉行辕主任程潜之手:(1)出动鄂豫皖边区外围部队对共军严密封锁,分进合击,彻底消灭中原的共军;(2)为避免共方的责难,武汉行营所辖部队均归郑州绥署指挥。6月20日14时,刘峙将“彻底围歼”中原解放军的计划下达所属部队,其要旨是:“绥署为使尔后主力方面作战有利,以剿灭豫鄂边区共军之目的,决以第5、第6两绥区所属部队,分由豫南、豫东对信阳、经扶、潢川间的共军,尤其是对宣化店、泼陂河方面共军之主力,集结优势兵力,一举分区包围歼灭之。”
刘峙还进行了精心的策划,他将在许昌、确山、明港的第5绥靖区整编第41师调至信阳、罗山地区,占领岗山门、龙镇、陈兴店一线向宣化店及其以北进攻;将在罗山、光山地区整编第47师调至光山东西地区,占领卧龙台、光山、付流店之线,向泼陂河及其以东以北进攻;将原在立煌的整编第48师第174旅调到商城南北地区,占领付流店、大冲、双门拦一线,向泼陂河方向进攻;将原在经扶、黄安地区第6绥靖区整编第72师调至双门拦、西河、经扶之线,向泼陂河方向进攻,以该师新编第15旅主力向禹王城方向进攻,协同整编第11师第18旅由黄陂派出的部队向木兰山地区进攻;将原在信阳、花园地区的整编第66师主力,调至夏店、郭家店、大新店之线,重点向宣化店方向进攻;将原在方城、午阳地区的整编第15师调到信阳、广水,占领大新店、三里店之线,重点向宣化店方向进攻。此外,他还以75师一部、第169旅、整编第3师等担负监视和支援作战任务。
面对愈来愈严重的局势,6月21日,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致电中共中央,提出主力突围的建议。6月23日,中共中央复电,同意立即突围,生存第一,胜利第一。并指出,今后行动,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不要请示,免延误时机。
1946年6月26日,10万国民党军杀向共产党中原军区所在地----宣化店。全面内战开始了!“歼灭中原解放军”作为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的第一仗,他寄予着厚望。刘峙认为,中原解放军只不过是煮熟的鸭子,歼灭它是轻而易举的事。
双方的较量,首先表现在对突围方向的选择和判断上。刘峙判断,中原军区主力突围的方向,最大可能是向东,向西的可能性极小。因此,他反突围兵力的部署也把重心放在了东面。然而,他的判断是大错特错了。
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领导就突围方向问题,曾先后提出了建议,并反映了研究中的不同意见。6月2日,郑位三向中共中央建议:“拟以大部分主力进武当山(鄂西北),将来相机进入四川,另以一部分主力渡江向南,向大西南游击,首先到湖南。鄂豫地区仍留部队进行游击战。长江比黄河好过。”6月14日,郑位三关于中共中央中原局在讨论反内战计划时的两种不同意见,向中共中央的报告中称:一种主张留黄河以南在鄂豫川陕甚至江南等地坚持斗争;一种主张大部转移华北,留游击队在鄂豫。后者理由是:困难太大,留南方可能失败,不如北去保存实力。6月19日,依据形势的发展,中共中央致电郑位三、李先念、王震:“突围后有两个可能前途:第一个能达向北目的;第二个被敌阻隔不能达向北目的。因此你们须作两个准备:第一个争取一切可能向北;第二个在向北不可能时准备在国民党区域创造根据地,以待时局之变化。”
中共中央中原局经过认真研究,于6月20日向中共中央报告了突围计划:“1、主力向西突围,尔后直迫内乡、淅川、荆紫关地区,待许昌敌人调动后,主力经伏牛山腹地,出卢氏、洛宁,越陇海路渡河到太岳区。万一不成,那么即在伏牛山、秦岭打游击,必要时转甘南创造根据地或到陕甘宁会师。同时,我们亦准备渡襄河进到武当山,创造根据地或者进川再转甘南地区,但力争第一案。2、主力如此布置,将鄂东、鄂中两军区部队(万人)留当地打游击,万一立足不住,鄂东向皖南突围,鄂中转入武当山打游击。”6月25日,中共中央致电郑位三、李先念、王震:“巧妙避开敌之打击,分途突出包围圈,如遇严重不利情况,则以旅为单位分散前进。留下部队至少万人,坚持原有地区。”
突围具体部署是: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率领第2纵队第13旅及第15旅之第45团、第359旅、干部旅及中原军区机关,共约1万余人为右路突围部队,向西北突围,在信阳、广水间越过平汉路进入鄂豫陕边地区;王树声、刘子久率领第1纵队(欠第1旅)为左路突围部队,在广水、花园间越过平汉路后,于唐河以南的祁仪镇归还建制;第1纵队第1旅向东突围,进入苏皖解放区与华东解放军会合。鄂东军区部队、河南军区部队在掩护主力突围后,留原地坚持斗争。江汉军区除留少数武装坚持原地斗争外,其余部队进入襄河以西地区。
6月26日,敌人的进攻终于开始了。进攻宣化店地区国民党军共分4路:一路为由信阳出动的整编第41师第122旅;一路为由光山、罗山方面出动的整编第47师;一路为由商城方面出动的整编第48师第174旅;一路为由经扶、黄安方面出动的整编第72师新编第13旅、新编第15旅。并以整编第15、第66师在平汉路广水、信阳段加强封锁,实施堵击,企图围歼中原军区部队于宣化店附近地区。
这时,我中原军区也按预定计划分三路展开了突围。
1、右路突围部队的行动:6月26日,中原军区主力、右路突围部队离开宣化店地区,进至信阳东南涩港、九里关地区秘密集结。29日晚,该部强袭平汉路上贺家店之国民党军,歼整编第15师第135旅2个辎重连,占领柳林车站附近阵地,并乘势由柳林、李家寨间越过平汉路。7月1日,进至应山以北之泉口店、吴家店、浆溪店地区。
7月3日,国民党军调集整编第41师、整编第3师第3旅向随县以北之厉山、高城、天河口地区兼程前进,企图夹击中原军区部队,但其在天河口地区之合围圈尚未形成,中原军区部队已进至枣阳县东北之鹿头镇地区,使国民党军的围歼计划落空。接着,国民党军又急令整编第41师、第15师协同枣阳之整编第3师在苍苔地区夹击中原军区部队,并出动飞机配合作战。国民党军进至苍苔地区时,中原军区部队以日行90公里的急行军早已越过苍苔镇、唐河、白河,继续西进,使国民党军追堵再次失败。
7月11日,右路突围部队进至豫西南内乡以南师岗地区后,鉴于国民党军追堵日急,为分散国民党军的追击兵力,决定分2个纵队向西挺进。由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率第2纵队第13旅及第15旅第45团等部共7000余人,为左纵队,经淅川地区向南化塘方向前进。由王震率第359旅、干部旅共8000余人,为右纵队,先期占领淅川城、荆紫关,掩护中原局、中原军区安全通过南化塘后,即向陕南之山阳、柞水地区前进。
这时,国民党军又将整编第41、第47、第15、第3师分别部署于南阳、镇平、内乡以南及丹江沿岸之淅川、邓县以东以北地区,并令尾追之国民党军继续追击,企图将中原军区部队围歼于丹江以东地区。同时,令驻陕县之整编第90师第61旅及驻关中地区之整编第1师第1旅,星夜赶到豫鄂陕三省交界处,入陕咽喉之荆紫关地区,以控制中原军区部队入陕要隘。
为了突破丹江左岸国民党军的堵击线,中原军区部队遂决定强渡丹江,然后西进入陕。这时,丹江左岸的淅川、马蹬辅和李官桥,已被整编第41师第124旅、整编第47师第125旅和宛西保安团占领。为了夺取丹江渡口,7月13日,第359旅冒着滂沱大雨,迅速包围淅川,第13旅第38团包围马蹬铺,其余部队同尾追的国民党军展开了激战。14日,部队冒着国民党军飞机轰炸扫射,渡过丹江,从而粉碎了国民党军企图于丹江以东地区歼灭中原军区部队的计划。
7月15日,第359旅在王震率领下进至荆紫关地区时,遭到了国民党军的阻击。荆紫关地形险要,国民党配有重兵把守,要想突破难度极大。而在这时,追击的国民党军也尾随而至。王震遂决定部队掉转方向,不向荆紫关正面攻击,而向南抢渡丹江。部队抢渡丹江后,以出敌预料的神速向西南崇山骏岭中插去。不久,部队又折向荆紫关以南鲍鱼岭地区,并在鲍鱼岭与南化塘之间粉碎了国民党军整编第1师第1旅在险要路口的层层阻击,进入玉皇山地区。这时,国民党军又从南北两面向第359旅夹击。经过两天一夜的激战,第359旅终于突破了国民党军的包围圈,继续向山阳、柞水地区前进。
7月17日,中原军区所率的左纵队继第359旅之后,进到南化塘地区。胡宗南部整编第1师第1旅在这里把第359旅和中原军区左纵队截成了两段,并挡住了他们入陕的道路,企图与尾追的2个师配合将他们歼灭在南化塘地区的山谷之中。面对这种严峻形势,李先念司令员决定:以第13旅第39团从左翼向整编第1师攻击;以第37团进攻整编第1师部队之主阵地;以第38团于第37团右翼担任掩护任务。经过一夜的激烈战斗,中原军区左纵队终于突破整编第1师部队之阻挡,继续向西挺进。
7月20日,中原军区左纵队进至赵家川东北时,又遭到整编第3师的阻击,经过16小时的激战,杀伤敌400余人。29日,右路突围的中原军区部队到达陕西省南部商南县。
2、左路突围部队的行动:
中原军区主力左路突围部队第1纵队(欠第1旅)、第2纵队之第15旅(欠第45团),共1万余人,在王树声率领下,于6月25日由光山县之泼陂河、白雀园等地出发,向西南移动。该路部队在进至礼山以西之阳平口时,遇国民党军整编第66师第185旅第554团据险阻击,遂绕道王家店、魏家店间向西突围。正当他们通过平汉路之际,又遭到国民党军整编第75师第6旅及整编第66师之185旅一部的堵击。30日,整编第11师第18旅亦由孝感方向赶来增援,并在飞机及装甲车配合下发起攻击。经一昼夜激战,中原军区左路突围部队终于于7月1日拂晓,全部越过了平汉铁路,突破了国民党军之重围,进入安陆、应山地区。
7月11日,左路突围部队进至宣城东南之流水沟及垭口西渡襄河时,因江汉军区部队早已渡河,国民党军将河中船只掠劫一空,仅找到7只木船,因而延缓了部队的渡河时间。第3旅第7、第9团在垭口顺利渡过,而当第2旅第4团由流水沟渡河之际,国民党军整编第75师第16旅赶来堵击,当即与河西岸的前卫部队展开激战,河东岸部队在第3旅第8团掩护下仍继续强渡。12日拂晓,左路突围部队由于船少人多,被隔为两段。被阻于河东之部队为第3旅第8团全部、第2旅第6团大部、警卫团一部及第2纵队第15旅一部共约3500人,由第3旅副旅长闵学胜率领转道北上,经枣阳、新野、唐河等县进至伏牛山地区。
7月21日,左路突围部队突破了国民党军整编第66师第185旅和整编第15师第64旅的阻击线,歼灭国民党军300余人。
3、东路突围部队的行动:
东路突围部队执行牵制国民党军,掩护主力西进的任务。该部为第1纵队第1旅共7000余人,由旅长皮定钧、政治委员徐子荣率领。
突围前,纵队曾指示该部,要采用一切办法拖住、迷惑国民党军,使其在3天内找不到中原军区主力运动的方向,保证主力胜利越过平汉路。皮定钧根据这一指示及当面敌情决定:以光山县东南白雀园地区为中心,用少数部队正面吸引国民党军,迟滞国民党军向西追击主力。
6月26日拂晓,国民党军整编第47师及整编第48师第174旅独立第1分团分别由北、东两面向白雀园地区进攻。第1旅以少数部队节节抵抗、阻击国民党军。28日,第1旅从刘家冲出发,以急行军插到敌后,显示中原军区主力向南突围的态势,然后又折向东急进,进到鄂豫两省的交通要道小界岭东南,突破国民党军第1道 封锁线,击退整编第72师新13旅的追击,完成了策应主力西进的任务。?
突破国民党军封锁线后,第1旅于7月1日进至鄂豫皖边的交通咽喉----商城县的松子关。这里山高1900米,是东进的必经之路。国民党军商城县、金寨县的保安团已将道路封锁。第1旅以神速动作,攻下右翼高山,开辟了前进的道路,冒着大雨,忍饥挨饿,翻过了松子关。7月3日,第1旅到达了大别山中心地区吴家店。当第1旅进至青风岭山脚时,国民党军整编第48师已占领了山顶,封锁了前进的道路。这时,尾随第1旅的国民党军又追上来,第1旅以第1团正面吸引整编第48师主力,以第2团轻装从右翼迂回进至敌侧后,攻占了青风岭的右翼主峰,掩护主力进至了大别山东陲门户、位于淠河西岸的磨子潭对面的高地。接着,第1旅抢渡淠河,占领了磨子潭,遂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合围圈。接着,第1旅在六安、合肥间,粉碎了国民党军第48军第138师等部的堵截,终于7月20日进入苏皖解放区。???????????????????
第1旅历时24天,经过大小战斗23次,行程500公里,沿途粉碎国民党军的层层封锁和堵截,胜利地完成了转移任务。
中原突围是中外突围战中最成功的典范之一。这是一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