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征战纪实

  粟裕苏中七战七捷

1946年6月底,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全面内战。中原我军突围后,位于我国解放区东南前哨,与蒋管区心脏宁沪地区隔江对峙的苏中根据地,成为国民党军进攻的主要方向之一。7月中旬,盘踞在南通的国民党第一绥区的汤恩伯,指挥5个整编师共15个旅20万人,向苏中解放区大举进犯。我华中野战军3万余人,奋起迎战,举行了苏中战役。从7月13日到8月31日,在一个半月内,连续作战7次,均获胜利,歼敌5万余人。这7次战斗是:7月13日至15日的宣家堡、泰兴战斗;7月18日至23日的如南战斗;7月30日至8月3日的海安战斗;3月10日至11日的李堡战斗;8月21日至22日丁堰、林梓战斗;8月23日至26日的邵伯战斗;8月25日至31日的如黄路战斗。
这7次战斗并不是事先规划好的,但每次战斗都由同一战役指导思想联系着,那就是遵照中央军委“先在内线打几个胜仗”的指示,既着重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又掩护了华中解放区完成对付敌人大规模进攻的全面准备,还初步探索了解放战争一些带规律性的东西,完成了战略侦察任务。

首战宣泰:

7月10日,粟裕获悉:敌军将在三四天内分4路向如臬、海安大举进攻。整编第49师
从南通北犯如臬;整编第83师从泰兴、宣家堡,整编第99旅从靖江,两路合击黄桥,然后配合第49师会攻如臬;整编第25师的第148旅从泰州东犯姜堰,得手后,这几路敌人将会攻海安。
通过对当面敌情的分析,粟裕认为这一仗不应等敌人发起进攻后再打,而应先机制敌,主动进攻敌人的出发地。究竟先打敌哪个出发地呢?粟裕认为:泰州之敌,离我海安较近,踞我侧背,对我威胁较大。但泰州是中等城市,难以迅速攻克。打这一路如不能速决,南通、靖江方向的敌人将乘虚而入,占我如臬、海安。东南方向的南通、白蒲一路,距离较远,如我远出寻歼该敌,泰州、泰兴、靖江的敌人必然会三路并进,可能很快突破我阻击阵地,威胁我海安、如臬。只有打宣家堡、泰兴这一路最为有利。打掉了这一路,西北路泰州之敌和东南路南通之敌的间隔就扩大了,我军可以转用兵力,连续作战,打开局面。而且,这一路敌人是整编第83师的前出部队,只有两个团,比较孤立、分散,利于我同时分别歼灭。
整编第83师原番号是第100军,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的基本部队之一,美械装备,抗日战争后期曾作为远征军到过缅甸作战,战斗力较强。首战这个强敌是有根据的。因为这个部队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就是骄傲,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军敢于主动向他们攻击,并且到他们的进攻出发地去打。
7月10日,粟裕定下决心,集中第1师、第6师、第7纵队于宣泰地区,只用第1军分区的部队监视和阻击可能由白蒲北犯之敌和由泰州东犯之敌。宣家堡、泰兴两地各驻敌军一个团,粟裕各用一个师的兵力去打,形成了兵力对比6:1的优势。同时,将第7纵队使用于次要方向,攻击佴家庄之敌。
战斗打响后,宣、泰之敌慌乱失措,刚到南通接任的敌第一绥区司令李默庵急令已开抵白蒲准备北犯的第49师主力于14日缩回平潮,以保南通。至15日,一绥区才判明我主力确在宣、泰,又急令第49师再次北进。这一伸一缩,白送给我军两天时间。而15日晨,我第1师经一夜激战,已全歼宣家堡之敌第56团及山炮营,第6师也已基本上歼灭了泰兴之敌,敌人只剩下一个营部率少量残部负隅抵抗。
此时,粟裕指示部队迅速转移,同时留下第6师少数部队继续围攻泰兴城内少数残敌,给敌人以为我军主力仍在泰兴的假象,以作为下一次战斗的钓饵。
这一仗,我攻城与打援部队歼敌整编第83师第19旅的两个团和旅属山炮营及第63旅一个营,共3000余人。

再战如南:

敌人虽遭到打击,但自恃兵力雄厚,又估计我军经宣泰一仗伤亡必大,便急调江南沿
岸的整编第65师火速北渡长江,会同靖江的第99旅增援泰兴,并进犯黄桥,以拖住我军的主力;同时又令第49师星夜疾进,企图乘虚夺我如臬城;然后,第49师从如臬,第65师从黄桥,第83师从泰州,三面夹击我军。
这时候,粟裕有两个作战方向可供选择:
一个是打前来增援宣、泰的第65师和第99旅。这个方案的优点是就近转用兵力,部队不会太疲劳,时间也比较充裕,缺点是这批敌人是来增援的,警觉性必高,很可能一打就退,不易合围;或者打得相持不下,第49师得以乘机攻占如臬,使我军的侧后和后方受到很大的威胁。
第二个方案是迅速转移兵力,以主力作战远距离机动,直插进犯如臬的第49师侧后攻击之。此案的缺点是要强行军一百几十华里,两夜激战之后继以疾走,将减弱战斗力。但优点是明显的,主要是这一行动必然大出敌人的意料。此时,敌人以为我主力在西边,第49师将放心大胆地向我如臬挺进,我军来一个长途奔袭,创造歼敌于运动中之良机,将陷敌于被动混乱的境地。
粟裕决定采取第二方案,选敌第49师为歼击目标。
7月15日晚,即令第1师全部和第6师大部转兵东指;并用汽艇急运第七纵队一个团先期赶回如臬,协同第1军分区部队扼守该城。同时设置疑兵,继续围歼泰兴城内残敌,给敌人以我主力确实还在西边的错觉,引诱如东之敌放胆向如臬进犯。
16日上午,敌第49师分左右两路北犯。17日,敌右路到达如臬以东之鬼头街、田肚里;左路到达如臬以南之宋家桥、杨花桥,准备次日会攻如臬。我东移之主力则已抵达黄桥、如臬之间的分界、加之地区。
粟裕作了如下歼敌部署:以第1师主力抢占鬼头街东南公路上之林梓,断敌退路,尔后从右路之敌第26旅的侧后向北攻击;以第6师主力抢占杨花桥西南的贺家坝,尔后从左路之敌第79旅的侧后向东北攻击;第7纵队主力则由如臬城及其东北地区向东南出击;三路协力,歼敌于如臬东南地区。另以第1师、第7纵队各一个团阻击向姜堰进犯之敌,以第6师之两个团阻击向黄桥进犯之敌。
7月18日晚战斗发起,敌人果然仓皇失措。我第1师一部与第7纵队南北配合,攻击如臬东南鬼头街一带的敌第49师师部和第20旅,19日,除了敌第49师师长王铁汉率几个人逃入宋家桥外,全部被歼。第6师主力和第7纵队一部经19、20两夜的攻击,也歼灭了杨花桥、宋家桥之敌第79旅大部。
如南战斗共歼灭敌整编第49师一个半旅,连同在阻击中消灭的敌人,共歼敌1万余人。

三战海安:

宣泰、如南两仗后,敌人立即又集中6个旅的兵力,分路由如臬、姜堰合击我苏中重
镇海安。海安是苏中的战略要点和交通枢纽,(南)通(赣)榆公路、(南)通扬(州)公路,以及从海安向东延伸到黄海边的公路都联结于此;贯穿南北的串场河,沟通东西的运粮河也在此交汇。敌人以为,只要占领了海安,从泰州经由姜堰、海安、李堡直达海边的封锁线就可以形成,苏中南部的占领区就可巩固,长江下游的通道就可确保。同时敌人还判断,海安战略地位重要,我军势在必争,届时就可在海安与我决战,一举消灭我主力。
面对这种情况,粟裕认为:敌人以6个旅的优势兵力集中在狭小正面向我海安进攻,如我固守海安,在海安与敌人决战,正中敌人的毒汁。因为敌人有强大的第二梯队,我军与之决战,势将付出很大的代价,战胜了,敌人仍可继续调集兵力,保持其进攻的态势;战斗如不顺利,势必仍要撤出来,那就会陷入被动。
此时,粟裕设想了一个歼敌的妙计,这就是:先以小部队实施运动防御,杀伤和消耗敌人,并赢得时间,保证主力部队休整,然后撤出海安,给予敌人以我军被迫放弃战略要地的错觉,使敌人重新骄傲起来,就将造成有利于我歼敌的战机。
海安运动防御战从7月30日打到8月3日。第7纵队担负防御任务。4天多的战斗,7纵队用了3000多兵力,英勇抗击了5万多敌人的轮番猛攻。敌人兵力集中,炮火浓密,但第7纵队作风顽强,指挥灵活,奋战4天多,伤亡仅200余人,杀伤敌军3000余人,创造了敌我伤亡15:1的新纪录,有效掩护了第1师、第6师的休整补充。8月3日,海安运动防御战胜利完成任务,第7纵队主动撤出海安。

奇袭李堡:

我军撤出海安后,敌军第65师、第105旅、新7旅争先拥进海安。敌第一绥区竟未发
觉我主力第1师、第6师已经转移,得出我军的伤亡数字竟达“二三万人”,因而宣告“苏北共军大势已去”。敌人侵占了海安,认为他们第一步作战目标已经达到,因而调整部署,把原来驻在如臬城的陆空联络组撤回常州,守备部队准备分散“清剿”其后方。粟裕据此估计,敌人必将分兵东进,占领李堡、角斜,完成其东西封锁线,然后再北攻东台。骄兵轻进,必然有隙可乘。如果我把主力集结在海安东北,无论敌人向北、向东,我军都可随机出击。
8月6日,敌第65师及第105旅果然由海安东进,连占西场、丁家所,并继续东犯。敌人果然进一步暴露了“骄兵”的弱点,7日占李堡,8日占角斜。同时李默庵决定调其整编第65师于9日经海安去泰州、黄桥接替第25师和第99旅的防务,10日又令新7旅从海安东开接替第105旅在李堡一线的防务。敌军频繁的调动,给了我军以趁其运动或立足未稳加以歼灭的大好时机。
粟裕决心集中兵力,首先寻歼李堡之敌于运动中。以第1师攻歼李堡、角斜之敌第105旅主力;以第6师之第16旅攻歼丁家所守敌第105旅一部,以第7纵队及第18旅分别位于贲家巷东南和西场南北地区,合力求歼可能由海安东援之敌新7旅,并阻击可能由如臬东援之敌。
战斗于8月10日20时发起。我第1师乘敌人混乱之际,猛扑李堡,奋勇攻击。此时的李堡,正有敌人的两个旅部各率一个团在交接防务,兵力虽多,但队伍混杂,工事也未筑好,我军一击,建制大乱。至11日晨,我军完全攻占李堡,中午又克蒋庄、杨庄,全歼守敌。由于我攻势突然迅猛,敌人正在交接的两支部队都很混乱,交防之敌的电台、电话刚才拆除,接防之敌的电台、电话尚未架好,双方都无法向海安告急。11日晨,敌新7旅旅长仍按原计划带领一个团由海安东行,我军部署在海安以东打援的第6师与第7纵队,立即利用高梁、玉米地作好伏击布置,第7纵队一部断敌退路,会同第6师一部出击,在运动中将该敌全部歼灭,其中一个营缴械投降。
李堡一战,前后20个小时,歼敌一个半旅共9000余人。

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打:
向苏中地区进攻的国民党军经过我连续四次打击,已再难向我全面进攻。敌人不得不重新调整部署,把重点放在扼守南通、丁堰、如臬、海安这条公路干线,加强海安、泰州之线以南的“清剿”和海、如、泰之间的防御,以求确保其占领区。同时积极准备以其整编第25师由扬州、仙女庙地区乘虚北攻邵伯、高邮,威胁我两淮。
8月13日,中央军委电报指示:“苏中分散之敌利于我各个击破,望再布置几次作战,凡能歼灭者一概歼灭之。”当时,有两个作战方案可供选择,一个方案是从正面进攻海安和如臬,另一方案是避开正面,攻其侧翼或后方,吸引敌人来援,寻歼敌人于运动中。从当时敌人的部署来看,南通、如臬一线是其暴露的侧翼,兵力比较薄弱。驻守在这一带的敌军除已受我严重打击之第26旅残剩的1个营外,是新从上海调来的整编第21师和交通警察总队。粟裕确定从这里打开缺口,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打,以便严重威胁敌人的后方基地,打乱敌人的部署,造成歼敌之良机。粟裕准备先进攻南通市,吸引如臬、海安之敌南下增援,尔后歼灭它一两个旅,给予敌人以沉重打击,扩大我军影响。具体决定以黄桥为进攻方向,缩小进攻正面,不攻白蒲,从丁堰、林梓打开缺口,钻到敌人肚子里去。待敌人调兵回援时,于运动中歼灭之。
8月20日晚,粟裕、谭震林率主力第1师、第6师、第5旅、特务团向南开进,插入敌人侧后。8月21日夜11时,丁堰、林梓战斗打响。这又是一次出敌不意的攻击,进展甚快。22日上午,丁堰敌交警第11总队被第1师围歼大部。第6师围攻林梓,全歼守敌。东陈之敌在第5旅围攻下,大部逃入如臬,东陈被我军攻占。
丁、林战斗歼敌交通警察5个大队及第26旅1个营,共3000余人,打开了西进的门户。

攻黄救邵:

当我军在丁、林歼敌,打开西进门户的时候,淮北方向由宿县地区东进的敌人已占领
我睢宁,正准备向我淮阴进犯。扬州之敌第25师为了配合这一行动,也全部于8月25日开始沿运河北上攻我江都县的邵伯镇。
此时,粟裕部着眼于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决定以刚从地方武装升级组成的第10纵队及第2军分区2个团在邵伯防御,主力部队按原定计划,来一个“攻黄(桥)救邵(伯)”,用攻其必救的办法来调动敌人,寻歼敌人于运动中,并解邵伯之围。按照这一设想,令第7纵队在姜堰、海安之间发动钳制性进攻,第1师、第6师、第5旅、特务团机动作战,于8月23日夜间向敌人封锁圈的中心挺进。
这是一着奇兵,也是一步险棋。这个地区,南是长江,东、北、西三面都有敌人许多据点连成的封锁线。由于老区组织严密,敌人得不到情报,反应迟钝多误,我军由丁堰、林梓越通榆公路西进,敌一绥区并未意识到我军将挺进黄桥,却根据我丁、林战斗的态势判断我将攻击如臬,急令黄桥守敌第99旅沿如黄公路增援如臬。8月24日,我军截获敌人这一行动的情报,即令部队在行进中严密注意敌情,准备在如黄路与敌第99旅打一场预期遭遇战。
25日,敌第99旅进至黄桥东北之分界,与我第6师遭遇,当即被我包围,展开激战。这时,敌人发觉我主力已西进,遂令已南下到如臬的第187旅,加上第79旅1个团和第99旅的1营,急向西南增援第99旅,该敌又被我第1师在分界、如臬之间的加力、谢家甸截住,将其包围。当夜,分界、加力两地之敌均集团固守,经一夜激战,未能解决战斗。
此时,西面运河线上邵伯、乔墅一线战斗十分激烈。乔墅阵地已被敌军突破。我主力若在如黄路拖延时日,邵伯一旦失守,战局将起剧变。情况十分紧急,粟裕异常冷静。他通过权衡利弊,决定立即调整部署,采取断敌后路、隔断敌人东西两部联系的办法,使之无法靠拢和脱逃,然后选取较弱的第99旅两个团先行歼灭。8月26日,粟裕令第1师的第1旅由加力方向西调,转用于分界,配合第6师等部以10个团的兵力,5:1的绝对优势,迅速围歼了第99旅的两个团。随即又将第6师和第1旅东调,会同第3旅、第5旅以15个团的兵力围歼加力、谢家甸之敌3个团。
此时,邵伯的战斗正在紧张地进行着。从8月23日起,敌军在炮艇、飞机配合下向我邵伯、丁沟、乔墅一线阵地猛攻。我第10纵队和第2军分区的部队依托工事和河流湖泊英勇抗击敌人,根据水网湖泊地区正面狭窄的特点,各团采取轮番守备的战法,以连续的反冲击和白刃格斗消灭敌人。敌第25师猛攻了4天,我主阵地屹立未动。这时,第99旅已在如黄路上被歼,第187旅等部也将不保。消息传来,敌全线震惊,深受威胁,且伤亡已达2000多人,再打下去凶多吉少,终于在26日黄昏时候狼狈撤回扬州。
进行了四昼夜的邵伯战斗遂胜利结束。这是第6次作战。
27日上午,我围攻加力、谢家甸之敌的15个团全部到达了预定位置并投入战斗。敌人又从如臬拼凑了一个多团的兵力,在飞机的掩护下西进接应,加力、谢家甸之敌以营为单位分路突围。我各部全线出击,将突围之敌一一歼灭,仅数百人逃回如臬。如臬出援的一个多团,也被我歼灭一半,第5旅及时插到如臬西南,正好截断敌人逃路,俘获尤多。第5旅乘胜利余威于31日攻克黄桥,黄桥守敌第160旅5个连缴械投降。
如黄路战斗,我军共歼敌两个半旅,1.7万余人。这一仗打得干净利落,充分体现了粟裕的指挥艺术特色。
至此,苏中战役胜利结束。苏中战役从7月13日至8月27日,在连续45天作战中,华中野战军以19个团的兵力,同优势的国民党军连续进行7次战斗,先后歼灭国民党军6个旅、5个交通警察大队共5万余人,占国民党军进攻苏中解放区总兵力的2/5。华中野战军伤亡1.2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