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征战纪实

  宿北、鲁南及莱芜三战役


?宿北战役:1946年11月底到12月初,蒋介石为配合其伪国大的召开,制定了一个重兵4路大规模进攻苏北、鲁南,迅速结束苏北战事的计划:以第一绥区司令长官李默庵指挥整编第65师、83师、25师等5个旅兵力由东台向盐城、阜宁方向进攻;以徐州绥署副主任李延年指挥整编第74师、28师共5个旅兵力由淮阴攻涟水;以徐州绥署副主任吴奇伟指挥整编第11师、69师共6个半旅兵力由宿迁进攻沭阳和新安镇;以第三绥区司令官兼整编第33军军长冯治安和整编第26师师长马励武指挥整编第59、77、26、51师及第一快速纵队共9个旅兵力由台儿庄、枣庄地区进攻监沂、郯城。他们判断,苏北、鲁南我军主力分置南北两翼而中间空虚,因此特别加强了由宿迁出动的这一路,作为重点。4路进攻统于12月中旬发起。
这时,粟裕指挥的华中野战军主力位于苏北盐城、涟水一带,陈毅指挥的山东野战军主力位于鲁南地区。
12月6日,陈毅先后提出4个作战方案,上报中共中央并告华中军区。他认为,4个作战方案,各有利弊,“以集中力量确保沭阳,歼击十一师之一路为最好”。7日又电示华中野战军:集中兵力首先歼击由两淮进犯涟水之敌,尔后集中山野、华野全力夹击进犯沭阳之敌。粟裕接到陈毅的方案时,正在盐城以南指挥作战。他分析敌我态势,认为在4路敌军中以由宿迁东犯沭阳、新安镇的一路对我威胁最大。只有集中主力歼灭这一路敌人,才能化被动为主动。但是,当时华野主力正在盐南作战,阻击东犯沭、新敌军的兵力比较薄弱。如让宿迁之敌东进,势将形成三面应敌的不利局面。因此,他在12月8日与谭震林联名发电报给陈毅,建议山野主力迅速南下,至少进至陇海路边,以便能在两日内赶到宿迁、沭阳地区参战。陈毅12月9日复电,同意粟、谭8日电部署,决定率领山野主力连夜转移到山东与江苏交界处的码头、沂河北岸机动位置,两夜即可到达宿沭路作战,同时兼顾打击鲁南之敌。
12日,陈毅同粟裕、谭震林、张鼎丞、邓子恢等华中领导人进一步研究敌军动态。他们判断:4路中,宿迁一路最强而我防御最弱,故这一路可能较他路大胆突进,造成我主力南北对进歼灭它的机会。由宿迁进攻新安镇的整编第69师又分左右两纵队,陈粟决心首先集中主要兵力割裂、围歼敌左路纵队的预3旅、41旅,尔后乘胜歼敌右路纵队60旅。以一部袭扰、阻击由宿迁进攻沭阳的整编第11师。全战役预定7至10天结束。?????????
这是一盘妙棋。其基本精神,是在于以解放军主力打击敌较薄弱的翼侧,逼敌回缩,乘敌混乱之际割裂其左路予以消灭,然后再调头打它的右路,这就保证自身在兵力优势不大的情况下,能以较多兵力在连续战斗中将敌各个击破。
果如粟裕等人所料,敌人按照预定的计划,由宿迁向沭阳、新安镇攻击前进,整编第六十九师和整编第十一师主力呈扇形展开,出现了我军予以穿插分割,各个歼灭的大好战机。陈,粟当机立断,调整部署,指挥部队隐蔽接敌,向整编第六十九师发起突然攻击。
战役于15日黄昏发起。华东野战军出其不意的攻击,打了蒋军一个措手不及。第一纵队经过一小时战斗,歼灭整编第十一师工兵营和骑兵营大部,攻占了距离整编第十一师师部仅300公尺的曹家集,接着又切断了整编第十一师与整编第六十九师的联系。第八师经过彻夜激战,先后4次向据守峰山之敌发动猛烈冲击,在16日拂晓占领峰山,并且打退了敌人的多次猛烈反扑,控制了关系战役全局的制高点。第七师、第五旅和第九纵队则控制了嶂山以北以东阵地,进一步切断了整编第六十九师师部与所属四十一旅的联系。整编第六十九师陷入重重包围之中,不断向整编第十一师师长胡琏呼救。在徐州绥靖公署副主任吴奇伟与前线指挥官胡琏、戴之奇之间,展开了一场惊慌失措、相互指责的呼叫。戴之奇哀求:“拉兄弟一把!”吴奇伟命令胡琏:“请你强渡六塘河,向戴先生靠拢!”胡琏则哀叹:“戴先生不堪设想了!”

为了不给敌人以喘息机会,粟裕命令第一纵队、第二纵队、第九纵队和第五旅,以迅速勇猛的动作,向被包围在人和圩等地的整编第六十九师展开进攻。17日下午2时,陈、粟命令:第九纵队归第二纵队指挥,并于今日集中全力解决人和圩之敌。第二纵队和第九纵队当即调整部署,运动接敌,但是到18日零时仍未展开攻击。粟裕下令:务限于18日拂晓前坚决攻下人和圩!各部队奉命发起攻击,由于准备不足,未获成功。当即总结教训,经过充分准备,于18日黄昏发起总攻。经过3个多小时激战,全歼整编第六十九师师部及其二六七团,接着又歼灭其四十一旅大部。至此,蒋军整编第六十九师全军覆没,中将师长戴之奇自杀,中将副师长饶守伟、少将参谋长张东彝被俘,宿北战役胜利结束。
在宿北战役进程中,华东野战军在鲁南、涟水和盐城方向的部队积极打击敌人,对宿北战役起了有力的钳制和策应作用。其中涟水阻击战,虽然由于指挥上的一时失误,被敌军攻占涟水,我军伤亡4000多人,打了一个消耗仗,但是毙伤整编第七十四师4000多人,并把它阻止在六塘河以南,保障了宿北战役的胜利进行。
宿北战役歼敌2.1万余人,是解放战争以来一次作战歼敌人数最多的战役,也是华东战场上歼灭战规模越来越大的良好开端,是华东战局第一个转折的标志。
鲁南战役:宿北战役胜利后,华东我军曾考虑三个作战方案:一是出击淮北,威逼徐州,调动进攻鲁南、涟水之敌回援而求歼援敌;但如敌人未被调动,我军将陷入被动。二是求歼由涟水北犯沭阳之敌整编第七十四师,但该师在宿北战役后已依托六塘河转入防御,不易割歼。三是回师鲁南,求歼整编第二十六师等部,巩固后方。山东、华中野战军首长依据军委指示和当面敌情,权衡利弊,决定采取第三案,立即将第一纵队及第一、第八师北调鲁南,会同原在鲁南的第十师等部寻歼敌军。军委于12 月25 日批准华东我军主力回帅鲁南的方案,并指出:“鲁南战役关系全局。此战胜利,即使苏北备城全失,亦有办法恢复。”
宿北战役后,敌徐州绥署于12 月31 日命令各攻击兵团:“以继续击溃共军于陇海路东段以南地区,再向鲁南追剿之目的,应继续攻占南新安镇、沭阳、北新安镇、郯城、马头镇各要点,进出陇海路东段以北地区,再向鲁南进剿”,“峄临兵团(整七十七帅,整二十六师附第一快纵,整五十一师,整二十师)均在原防向临沂西南及临枣支线临以北地区积极扫荡”。掩护北进兵团的侧背。企图将我军逼到陇海路以北,尔后集中全力会攻临沂,与我决战。
为实现北上歼敌决心,野战军首长对鲁南敌情作了进一步分析,认为位于向城、卞庄(今苍山县)地区之敌整编第二十六师战斗力虽较强,但比较突出,且由于随时准备转入进攻,未构筑坚固工事。该敌左翼枣庄的整编第五十一师,原系东北军;右翼长城、台儿庄间的整编第三十三军,原系西北军。这两股敌人从保存实力出发,当我进攻第二十六师时,不会积极增援。在这种情况下,整编第二十六师这个强敌已暴露了不少弱点。因此,决心集中山东野战军的第一纵队、第八师、鲁中军区第九帅(附第四师1 个团)、鲁南军区第十师、滨海警备旅及华中野战军第一帅等部共27 个团的兵力,首先歼灭整编第二十六师及第一快速纵队国,尔后续歼第三十三军或整编第五十一师。同时,以华中野战军和山东野战军的第六、第七师,第二、第九纵队等部共24 个团的兵力在沭阳东西地区逐次阻击由涟水、盐城北犯之敌。歼击整编第二十六师的具体部署为:以第八、第九、第十师及滨海警备旅共12个团组成右集团,切断敌第二十六师与第五十一师的联系,并歼灭石城崮、太子堂地区的第二十六师之第四十四旅;以第一纵队、第一师共15 个团组成左集团,切断第二十六师与第三十三军的联系,并歼灭卞庄、向城地区的第二十六师之第一六九旅。然后,左、右两集团会攻第一快速纵队。
12 月27 日,我军主力由沭阳地区隐蔽北进。1947 年1 月2 日夜,左、右集团对毫无戒备之敌整编第二十六师突然发起攻击。此时,该师师长马励武正在峄县度岁,部队仓猝应战,十分慌乱。当晚,我右集团攻占四马寨、尚岩、青山、塔山诸要点;左集团包围卞庄,并于3 日上午占领横山、横山镇,进至兰陵及其以北地区。至此,我军完成了对第二十六师的战役合围,并部分实现了战术分割。3 日夜,我军连克马家庄、太子堂、卞庄,歼第二
十六师师部及第四十四旅全部、第一六九旅大部,并将第一快速纵队包围于陈家桥、作字沟狭小地区内。4 日上午,该敌向峄县突围,我军乘其溃乱全线出击,首先歼灭了快纵之第八十旅,使敌坦克失却步兵的掩护。接着,将敌坦克群压缩于下湖、漏汁湖间的洼地内。适值雨雪交加,道路泥泞,我军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机智灵活地采取抛掷炸药包、集束手榴弹等多种手段打击敌坦克。战至4 日下午,全副美械装备之整编第二十六师及被国民
党誉为“国军精华”的第一快速纵队除少量逃至峄县外被我歼灭。在整编第二十六师面临被歼的紧急时刻,敌徐州绥署曾严令驻四户镇、小良壁地区的整编第三十三军第七十七师火速增援。但该师师长只以小部进至横山、兰陵一线佯动,师部率主力迅速后撤到台儿庄附近,坐视整编第二十六师就歼;第二十六师的左邻整编第五十一师也未敢增援。
整编第二十六师被歼后,其右翼整编第三十三军缩踞运河以南,固守既设阵地。我军决心乘胜攻击峄县、枣庄之整编第五十一师及第二十六师残部。9 日晚,我第八、第九师及滨海警备旅,在由28 门火炮(其中有一部分是刚缴自敌第一快纵的105 毫米榴炮)组成的炮兵群的有力支援下,对峄县发起攻击,至11 日拂晓攻克该城,全歼守敌第五十一师1 个旅、第五十二师1个团及第二十六师、第一快纵残部,俘整编第二十六师中将师长马励武。在
攻击峄县的同时,我军以第一师及第一纵队一部完成了对枣庄、齐村的合围。16 日攻克齐村。接着,对坚固筑垒之枣庄矿区守敌进行逐堡、逐屋攻击,在随后加入的第八师一部协同下,于20 日全歼守敌整编第五十一师师部及两个团,俘该师中将师长周毓英。是役共歼敌两个整编师、一个快速纵队计5.3万余人,我军仅伤亡8000 人。还缴获坦克24 辆、汽车470 余辆以及各种火炮200 余门(其中105 毫米榴弹炮48 门),为华东我军组建特种兵部队提供
了物质基础。
莱芜战役:1947 年1 月下旬,华东野战军主力集结在临沂地区,华东战场的作战重心转入山东。敌军统帅部错误地认为,宿北、鲁南战役后,华东我军“伤亡惨重,续战能力不强”。当获悉华东野战军主力集结于临沂地区后,判断我军将固守临沂。于是,制订了“鲁南会战”计划,企图与我军在临沂附近决战。其部署:以整编第十九军军长欧震指挥整编第十一、第六十四、第五十九、第二十五、第六十五、第七十四、第八十三师及第七军共20 个旅,组成主要突击集团,自陇海路东段台儿庄至城头一线,分三路沿沂河、沭河北犯临沂;以第二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指挥第十二、第四十六、第七十三军共9 个师(未整编)为辅助突击集团,由胶济路明水(今章丘)至张店(今淄博市)之线南下,乘虚袭击我后方莱芜、新泰、蒙阴地区,实行南北夹攻。同时,从冀南、豫北抽调第五军及整编第七十五、第八十五、第七十二师集结在鲁西南地区,阻止华东我军西撤和晋冀鲁豫野战军东援。敌参谋总长陈诚坐镇徐州督战,声称:“党国成败,全看鲁南一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1月31日,陇海路东段的敌军采取“集中兵力,稳扎稳打,齐头并进,避免突出”的战法,以平均每日前进6公里左右的速度向北推进。同时,第二绥区司令官王耀武、副司令官李仙洲由济南赶赴博山,于2月1日召集高级军官会议,布置进攻。其先头部队于2月4日到达莱芜。在敌重兵压境的严重形势面前,一年前被迫从伪军反正的郝鹏举于1 月27 日率所部华中民主联军叛变,被国民党收编为第四十二集团军,位于白塔埠地区,担任进攻临沂的侧翼掩护。
面对敌军齐头并进的阵式,陈毅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设想:既然南线敌人重兵密集,战机难寻,而北线敌人孤军深入,威胁我后方,我们何不改变原定作战方针,置南线重兵集团于不顾,而以主力北上,以绝对优势兵力,歼灭北线之敌。粟裕根据陈毅这个设想,又作了进一步的对比和分析,并考虑了多种不利情况及处置方法。
2 月5 日,陈毅签发了三个作战方案报告军委:其一,以一部进击郝鹏举部,诱右路敌人东援,然后以主力视机歼击东援之敌或继续北进之中路或左路敌人;其二,如敌仍坚持密集缓进,则将主力转移至临沂以北休整,让敌人放胆北进,伺机在临沂附近歼敌;其三,如南线仍无歼敌良机,我主力即隐蔽北上,求歼李仙洲集团。华野前委申述:执行第三方案,至少可以彻底解决北线敌人,而已有利于我今后全力向南,歼灭可能由临沂继续北犯之敌。即或敌第五军到达山东,更多城镇被侵占,将增加我军的困难,但我军也可采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粉碎敌三次“围剿”的战法,挫败敌人的进攻。我军北上歼敌,还可以更有力地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的作战。
2 月6 日,我第二纵队发起讨郝战斗,一举歼灭郝鹏举总部及所属两个师,但反而促使南线敌军采取谨慎方针,不仅右路放军并未东援,连同左,中路敌人均停滞不前。此时,军委复电华野前委完全同意第三方案,指出:此案“可使我完全立于主动地位,使蒋介石完全陷于被动”。并指示:“对外装做打南面模样”,待李仙洲部占莱芜、新泰一线,“然后秘密移动全军(缺一个纵队),首先歼灭七十三军、十二军及四十六师,然后攻占胶济全线”。“为使王耀武放手南进,我渤海区应停止攻击。”参8 日,北线之敌占领新泰。华东野战军首长决心以主力第一、第四、第六、第七、第八纵队于2 月10 日兼程隐蔽北上,同时令胶东地区的第九纵队和渤海地区的第十纵队迅即向莱芜地区开进,以求围歼李集团;以第二、第三纵队伪装野战军主力,在临沂以南实施宽正面防御,阻击、牵制南线敌军;并且布置地方武装进逼兖州,在运河上架桥,造成我将向运河以西撤退的假象,以迷惑敌人。
2 月15 日,南线之敌进占临沂,并大肆吹嘘“胜利”。这时,敌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察觉我军北移,顾虑李仙洲部被围歼,令已前出至颜庄、新泰的部队于16 日后撤莱芜。但蒋介石、陈诚却判断我军已无力再战,企图经鲁西南渡黄河“窜逃”,严令李仙洲再度南进,确保新泰、莱芜,并派部队向蒙阴、大汶口堵截我军。17 日,李仙洲部重新占领颜庄、新泰。当敌军向北收缩时,华野前委持重待机,始终坚持全歼李仙洲集团的决心,令各部队继续按原计划兼程向莱芜、颜庄地区隐蔽开进,在主力完成集结以前不惊动敌人。对于我军的隐蔽北移,同民党军在它的战史中记述说:共军“主力作战略转移时,经由临沂、蒙阴、新泰、莱芜道东西山区小径,昼伏夜行,秘密前进,我空军既无法搜集,地面情报亦不易侦知,一时竟不知匪军主力所在。乃至判明其企图与行动时,我南进兵团南已被各别包围于古马陵道马中。”19 日,我军对莱芜地区之敌完成战役包围后,敌人才判明我军的真实企图,急令进驻颜庄的第四十六军及进驻新泰的第七十三军主力向莱芜收缩,并令第七十三军之第七十七师自博山南下至莱芜归建。
20 日中午,当第七十七师进至博山西南和庄、不动(地名)地区时,我在该地设伏的第八、第九纵队主力立即发起攻击。战至次日晨,全歼该敌。20 日晚,我军对李仙洲集团发起全线进攻。至22 日,第十纵队(附独立师)攻占锦阳关,构成了阻击明水方向援敌的对外正面。第九纵队位博山以北,准备阻击张店方向可能来援之敌。第六纵队以主力围攻莱芜以北交通咽喉吐丝口(今口镇)以1个师在吐丝口南担任对莱芜方向的堵击。第一、第四、第七、第八纵队逐步紧缩对莱、颜之敌的包围圈,但由于未能切断敌第四十六军由颜庄向莱芜的退路,致使该敌得以进入莱芜与第七十三军主力会合,原定将这两个军分割并各个歼灭于莱芜、颜庄的计划已不可能实现。野战军首长分析,敌两个军集结莱芜后,有固守待援或向北突围两种可能,于是重新调整部署,以第四、第八纵队及第一、弟七纵队并调原任南线阻击的第二纵队主力北上,分别组成东、西突击集团。顶定如敌固守莱芜,则从东西两面实施强攻;如敌向北突围,则由弟六纵队在吐丝口南坚决堵击,而以东西突击集团歼灭突围之敌
于莱芜、吐丝口之间。敌军猬集莱芜孤城后,慌乱异常。李仙洲在因守待援与突围北窜之间举棋不定。王耀武为确保济南和胶济路,最后决定李部向北突围。23 日晨,李仙洲率第七十三、第四十六军并肩由莱芜北进。但因道路少,车辆、辎重、人员、马匹争相夺路,无法保持正常的行军队形。早与我党建立了联系的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经与华东野战军派遣该部的敌军工作干部研究,决定于突围前放弃指挥,秘密脱离部队,这就更增加了敌军的混乱。当敌先头部队进至吐丝口南芹村、高家洼一线时,即遭我第六纵队一部顽强阻击。中午,敌后尾撤离莱芜,我即以第四纵队一部抢占该城,断其归路。当敌军完全进入莱芜、吐丝口间我预设的袋形阵地时,我军立即从四面八方向敌猛烈冲击,采取穿插分割的战法,迅速楔入敌之行军纵列。国民党军调集大批飞机,进行猛烈的轰炸扫射,但仍未能阻止我军的进攻。经4 小时激战,我军终于将敌大部歼灭于莱芜,吐丝口间的狭窄地域内、俘李仙洲。敌第七十三军军长韩浚率千余人,会同吐丝口守敌第十二军的新编第三十六师残部向博山方向逃窜,被我预先部署于该地担任阻援任务的第九纵队歼灭于博山以南。李仙洲集团被歼后,驻胶济路之敌星夜向济南仓皇收缩,我军乘胜解放胶济路沿线县城10 余座,控制铁路150 余公里。使鲁中渤海、胶东三区连成一片。
莱芜之战,我军以伤亡8800 人的代价,在三天内歼敌1 个绥区前进指挥所、2 个军部、7 个师,计5.6 万余人,连同南线及胶济路东段的作战,共歼敌7 万余人,严重打击了敌人的气焰,打乱了敌进攻山东解放区的部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