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征战纪实

  保卫延安

 

??? 国民党在1946年11月至1947年2月向解放区全面进攻企图被打破后,被迫采取重点进攻的方针:在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上转取守势,集中兵力对解放区南线的两翼----山东和陕北进攻,企图在消灭这两区的解放军后,再转用主力于其他战场,以各个消灭解放军。据此,国民党军集中了94个旅的兵力向陕北、山东解放区进攻(占其进攻解放区总兵力的43%)。作为两翼重点进攻之一翼,蒋军统帅部于西北集结了34个旅共25万余众的兵力,由胡宗南统一指挥。其部署是:胡宗南集团从南线进攻,马步芳、马鸿逵及邓宝珊部从西线、北线策应,还调集了全国3/5的空军进行配合,企图一举拿下延安;3个月内聚歼我军于黄河以西,或将其赶到黄河以东,彻底解决陕北问题。
2月28日,蒋介石电召胡宗南至南京,商定了进攻陕甘宁边区、夺取延安的如下方案和部署:以第1战区整编第10师第10、第85旅,整编第76师新1旅,整编第17师第84旅和整编第36师第28旅等共5个旅担任守备任务;以整编第1、第29军和整编第15、第38师各一部共15个旅14万人,由宜君、洛川、宜川之线向北担任主攻;以西北行辕副主任马鸿逵、马步芳部整编第18、第81、第82师共10个旅5.4万余人由宁夏之银川、甘肃之同心、镇原地区向东,晋陕绥边区总部主任邓宝珊所属之第22军2个旅共1.2万人由榆林向南助攻配合,夺取延安。为加强攻势,蒋介石还调集作战飞机94架,由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指挥,分别自郑州、太原、西安等地起飞,轰炸陕北,支援陆军作战。
当时,在陕北战场的我军只有两万多人,敌我兵力对比10:1,加上我武器装备远不如敌人,因而要战胜它会遇到很多困难。据此,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实行积极防御的方针,内外线配合作战,保卫陕甘宁边区,保卫延安,牵制胡宗南部于西北战场,以粉碎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计划。
24日,中共中央军委就保卫延安的部署指示陕甘宁野战军首长:在国民党军进攻时,以教导旅利用交道、茶坊、牛武、临真第一线坚固阵地及榆林桥、道佐辅、清泉沟、九龙泉、南泥湾、金盆湾地区的有利地形和坚固工事,顽强抗击,尽量吸引国民党军于自己当面消耗疲惫之;集中主力独立第1旅、第258旅、新4旅全部和警备第1、第3旅各一部向南突击,收复关中,夺取中部、宜君、同官、白水等地,吸引胡宗南部主力回援,或在其进攻前,向陇东之西峰、宁县、正宁地区进攻。
3月13日凌晨,胡宗南集团发起进攻。胡宗南以整编第1、第29军等部共15个旅14万余人的兵力,由洛川、宜川之线分两路向延安发起猛攻。为了配合地面作战,自上海、徐州调来的84架作战飞机,像疯了似地对延安城进行轮番轰炸,仅进攻的第一天就投弹59吨。为了迟滞敌人的进攻,掩护中央机关和群众安全转移,我军以教导旅和警备第3旅第7团共5000余人的兵力,在延安以南的临真镇、金盆湾、牛武镇、富县茶坊一线,组织了正面约90公里,纵深70至70公里的运动防御阵地,另以第1纵队及新编第4旅位于富县西南地区待机。
防御部队以高昂的斗志和不怕牺牲的精神,依托既设阵地,交替掩护,节节抗击,并不断实施反冲击,经3日激战,将国民党军阻于麻子街、马坊、金盆湾以南一线,粉碎了胡宗南3日占领延安的企图,并迫使其改变战术,天明后攻击,黄昏前停止,避免夜战。遵照毛泽东的命令,防御部队在彭德怀、习仲勋的指挥下,迅速调整部署,改进战术,白天以少量兵力固守要点,适时实施反冲击;发挥夜战特长,利用夜暗不断袭击国民党军,使其每日前进不及5公里。
经过4天的激战,敌人虽然付出了很大代价,但仍未能突破我军防线。董钊的所谓“天下第1军”,仍被我军阻击在延安东南45公里的金盆湾;刘勘的整编第29军,也才推进到甘泉以南30公里的榆林桥。毛泽东看到前线送来的捷报,高兴地打电话说“你们打得很好,打得英勇顽强,给敌人很大的杀伤,掩护了中央和延安人民的转移。”毛泽东要大家再接再厉,坚决完成抗击敌人七昼夜的任务。
3月18日,胡宗南部兵临延安城下。在敌重兵进攻面前,中共中央果断地决定暂时撤离延安。退出延安是有计划、有秩序地进行的。撤退前,周恩来作了周密的部署和细致的检查。3月18日下午,中央和中共西北局的部分成员,在王家坪毛泽东住处的窑洞里开会,研究撤出延安后的工作和西北野战兵团的作战部署。一直到当天的黄昏,敌人先头部队已经进犯到延安附近的吴家枣园时,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才撤离了延安。
19日上午,解放军主动撤离延安后,中午,国民党军先头部队进入延安空城。延安保卫战,解放军以500余人的伤亡代价,歼灭国民党军5000余人。
蒋介石当天就接到胡宗南的报捷电报。电文称:“我军经七昼夜的激战,第1旅终于十九日晨占领延安,是役俘虏敌5万余,缴获武器弹药无数,正在清查中。”解放军陕北部队包括西渡黄河的第2纵队,总计不足3万,即使全部作了俘虏,也凑不够5万,牛皮吹得太玄。
国民党国防部为了炫耀军人的赫赫战功,还特意组织中外记者到延安进行战地采访。这可急坏了胡宗南。为了应付南京、上海一带的中外记者到延安战地采访,胡宗南连忙作了布置,在延安周围20华里内设立了10个所谓“战俘管理处”,把他的延安城防部队第27师挑选了机灵的士兵1500人,以从边区抓来的青壮年所编的青训队500多人为骨干,混合编成几个“俘虏队”,一律穿杂色服装,加以训练,强迫他们按照事先规定的一套“对答”,应付参观的新闻记者。在参观期间,每人每天津贴一块大洋。同时,又从第27师抽调三八式和汉阳造的枪支,不足的和一些轻重机枪就由延安警备部队中分别抽调,白天将这些枪支送到所谓“战绩陈列室”,夜里还给部队。此外,还在延安东北延水两岸建造了许多假坟,用木牌分别标明蒋军的阵亡烈士或共军的坟墓。
真正使胡宗南难堪的还不在这里。胡宗南原以为延安对我党至关重要,一定会拼死保卫,他只要拿下延安,就能使我党首脑机关一举摧毁。万万没有想到,毛泽东会主动撤离延安,给他撂下了一座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