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固战役

??? 由于战线过长,兵力不足,国民党已经无力继续其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被迫采用重点进攻的方针,将其进攻的主要兵力集中在陕北和山东两个战场,而对其他战场取守势。为了对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国民党撤销了徐州、郑州两个绥署,以其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坐镇徐州,统一指挥原徐州、郑州两个绥署的部队,又将王敬久兵团由冀鲁豫战场调到山东,使进攻山东的总兵力达到24个整编师,60个旅,45万余人。3月底,国民党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正式开始。
5月10日,战机出现了:汤恩伯兵团的第7军和整编第48师从河阳出动,有进犯沂水模样。该敌位于汤兵力之右冀,比较暴露,陈粟决定首歼该敌,并视机打援。当夜23时,便给各纵队下达了指示,规定了5月12日拂晓前各部必须进入阵地。就在11日天黑的时候,技术侦察部门收到了汤固伯给他所属各部发的一道命令,要他所辖各部于5月11日开始先行攻略坦埠。其中以整74师、整25师为攻击部队,归第4纵队黄百滔统一指挥,除以一部控制孟良固、北桃圩要点外,主力11日攻略三角山、水塘固、杨家寨、黄鹿寨、黄斗顶山、芦家山坡、凤凰山各高地,12日攻略坦埠南而确保之;整65师仍巩固蒙阴防务。
粟裕在接获这份电报之后,结合各方情报判断:虽然敌军行动尚未完全明朗,但敌人新的全线进攻却是肯定的了。敌军此次进攻的目的,一是实行中间突破,一举击中华野在坦埠地区的指挥中心,然后聚而歼之;二是估计华野不敢迎战,那就可以将华野压至胶东一隅或赶过黄河。这样就带来了有利战机。因为在此之前,敌军密集靠拢,行动谨慎,一打就缩,很难捕捉,此时敌军已开始全线进攻,并实施中央突破,华野即应改变先打7军、48师的计划,以反复突破来对付敌人的突破,迅速就近调集几个强有力的纵队,以“猛虎掏心”的办法,从敌战斗队形的中央楔入,割裂74师与其左右邻的联系,将其彻底消灭。
在各纵队首长参加的作战会议上,粟裕作了战役部署。以第1、4、6、8、9等5个纵队担任围歼任务,以第2、3、7、10共4个纵队担任阻援任务,然后周密地规定了各纵队的任务和动作,要求特种兵纵队集结待命。并决定战役从13日黄昏发起。
13日,陈粟发电报向中央报告了围歼敌74师的决心和计划:一、74师11日开始向坦埠进攻,83师在青驼寺以北跟进,25师在蒙阴东南为其左翼部队,桂顽则在临沂东北汤头、葛沟。二、我们今晚集结1、4与8、9纵队向74师出击,于明晨完全包围。战斗约需两三天,待歼灭74师后再视机扩张战果。
敌74师5月11日并未行动。12日晨,才由重山、艾山间渡过汶河,占领了黄鹿寨、佛山、三角山、马牧池等地,与华东野战军9纵一部激战于马山、迈逼山、大箭一线。13日下午4时,该敌攻占了马山等地,准备于14日攻占坦埠,敌25、83两师则分别进到旧寨、依汶庄地区。
华东野战军以第9、4两纵队正面抗击74师的进攻,第1纵队则于13日晚开始,以小部攻击敌25师,主力则乘机从该师与74师的接合部向纵深猛插,然后进攻并占领蛤蟆崮、天马山、界牌等要点,另以一部逼近蒙阴城,构筑了阻击敌整编65师的强固阵地;8纵则从74师与83师的接合部插入,攻占桃花山、磊石山、鼻子山等要点;第6纵队于12日中午由鲁南地区兼程北上,于15日拂晓在第1纵队协同下攻占了垛庄,切断了74师的退路;8纵也攻占了万泉山。3个纵队迅速打通联系后,便封闭了对74师的合围口;并构成了阻绝第25、83师对外的坚强防御。
敌74师于14日上午发觉有被包围的危险时,便仓猝收缩南撤,企图退向垛庄;接着发现垛庄已失,便缩踞孟良固、芦山地区。
74师被包围后,蒋介石认为该师战斗力强,处于易守难攻的高地,临近有强大的增援兵力,正是与陈毅决战的好时机,便一面命令74师师长张灵甫坚决固守,吸住共军,一面急令新泰之11师,蒙阴之65师,桃墟之25师,青驼寺之83师,河阳之第7军和48师火速向74师靠拢,又急令莱芜之第5军南下,鲁南之64师和第20师赶向垛庄和青驼寺,楼德之第9师赶向蒙阴增援,企图内外夹击,决一死战。
这样,虽然陈粟主力以5个主力纵队包围了74师,而敌军却以10个整编师或军包围了陈粟主力。这时的关键问题在于:能否迅速围歼74师,能否阻绝敌军的多路增援。一场恶战在所难免,谁胜谁负尚待决战,而援敌急进,时间却是异常紧迫的。
陈毅与粟裕商定,在15日下午发起总攻。
围歼战是异常惨烈的。敌人缩集于孟良固、芦山及其附近山地,依托岩石,居高临下,不断发起反击。敌人真的用上“人海战术”了,成群结队地往下打。每一个山头、高地、要点,往往要经过多次的反复争夺,不仅刺刀见红,甚至枪托也砸出了脑浆,到处血染岩石,尸体成堆。敌人粮尽水绝,空投补给又大部落到解放军手上,数以万计敌军已陷入极端饥渴难支的困境。
16日上午,陈粟再次下令发起攻击,强大的炮火首先发扬了火力,向敌人盘踞的山头、高地猛轰,接着步兵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冲击,越战越勇,只进不退。下午,便攻占了所有高地,敌人的官兵有的打起了白旗,投降缴械。骄横的张灵甫等也被击毙,各路解放军会师孟良固、芦山顶峰,欢呼声震撼山岳。在收拢部队、清点战果时,侦得有敌人电台活动,似有残敌隐匿。其时,黑云盖天,山雨欲来,能见度极低,严密搜索的部队在孟良固与雕窝之间发现了数千敌人。粟裕令第4、8、9纵队出动,至下午5时全部肃清。至此,74师被彻底歼灭。
5月19日,蒋介石在南京军官训练团上说“74师这次在鲁中攻击匪军根据地坦埠的失败,是我军剿匪以来最可痛心、最可惋惜的一件事。”
5月30日,陈、粟、谭、陈报告中央军委并刘邓:“(一)据最后调查证实,74师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58旅旅长卢醒,确于16日下午2时解决战斗时,被我6纵特团副团长何凤山当场击毙。(二)另查出51旅旅长陈传钧、副旅长皮宣猷、57旅旅长陈嘘云、参谋长魏振锤、副参谋长李运良、58旅副旅长贺翊章、师新闻处副处长赵建功均被俘。
孟良固战役的胜利,迫使重点进攻山东的国民党军暂时转入守势。5月22日,中央军委发来电报,指出:“歼灭74师付出代价较多,但意义极大,证明在现地区作战,只要不性急,不分兵,是能够用各个击破方法打破敌人进攻,取得决定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