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跃进大别山

 

    鲁西南战役还未结束的前几天,即7月23日,毛泽东的部署就确定了:以刘邓领导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千里跃进大别山;华东野战军和陈谢集团配合向中原推进,共同实施战略进攻的任务,并规定陈谢集团挺进豫西后归刘邓指挥。毛泽东充分考虑到南进后的困难,要求刘邓:“立即集中全军休整10天左右,除扫清过路小敌及民团外,不打陇海,不打黄河以东,也不打平汉路,下决心不要后方,以半月行程直出大别山,占领大别山为中心的数十县,肃清民团,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吸引敌人向我进攻打运动战。”
    后来邓小平回顾说:在鲁西南歼敌9个半旅后,下一步行动“我们打电报给军委,说趁势还能够在晋冀鲁豫地区继续歼灭一些敌人,吸引和牵制更多的敌人,形势很好啊。毛主席打了个极秘密的电报给刘邓,写的是陕北‘甚为困难’。当时我们二话没说,立即复电,半个月后行动,跃进到敌人后方去,直出大别山。
    8月2日,刘伯承、邓小平在郓城以南赵家楼野战军司令部如何各纵队和冀鲁豫、豫皖苏军区负责人会议,研究了南进问题。会议确定部队分3路跃进大别山:第1纵队并指挥中原独立旅为西路,沿曹县、宁陵、柘城、项城、周家口、上蔡之线以西直奔豫南;第3纵队为东路,沿成武、虞城、鹿邑、界首之线以东直奔皖西;中原局、野战军指挥部率第2、第6纵队为中路,沿单县、虞城、毫县、界首、临泉之线以西南进;南下工作团的千余名地方干部分随各纵队行进。此外,第11纵队和冀鲁豫军区部队在黄河渡口佯动,造成刘邓大军北渡假象,以迷惑、吸引国民党军。
    为保证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行动的成功,中央军委决定华东野战军第1、第3、第4、第8、第10等5个纵队,暂由刘伯承、邓小平指挥。同时,令陈毅、粟裕率第6纵队及特种兵纵队,速去鲁西南统一指挥上述各纵队,钳制鲁西南地区国民党军。
    就在刘邓大军加紧进行南进准备之际,鲁西南战场形势发生了对刘邓大军的不利变化。8月初,蒋介石从山东、洛阳、郑州、西安等地连续抽调大批兵力,加上原在鲁西南的部队,拼凑成5个集团共30个旅,分5路向郓城、巨野地区扑来。蒋介石想沿用过去“围剿”红军的所谓“分进合击”的老战术,一举把刘邓大军歼灭在黄河与陇海路之间,或逐回黄河以北。此举不成,他还准备决堤开坝,用滔滔黄河水平淹刘邓大军。
    8月2日敌情报告:张淦集团整编第7、48师已由鲁南车运抵商丘、砀山地区;王敬久集团整编第3、58、85师和邱清泉第5军进犯郓城;罗广文第4兵团整编第3、40师及骑兵第一旅进犯新集,刘汝明集团整编第55、68师随后跟进。敌人摆出一副数路钳击的态势。
    军情急。刘伯承、邓小平断然决定结束休整,提前实施跃进,率领大军直插大别山。8月7日,刘邓12万大军乘各路国民党军合围圈将拢未拢之际,兵分3路,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
    左路:第3纵队出发时正处于北进之罗广文、王敬久两兵团之间。为免于纠缠,该纵先向西南避开独山集、羊山集之国民党军,尔后向南经成武、单县间南下,于11日晨进抵陇海路以北之郭村。是夜,先遣队第7旅攻占陇海路马牧集车站,并破坏了该站东西段铁路和桥梁,掩护纵队主力于12日越过陇海线。
    右路:第1纵队、中原独立旅于7日19时,从马楼和孟庄间约8公里宽的地段上,乘隙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合围线,8日拂晓进到定陶、成武之间地区宿营。10日,纵队主力进至陇海路北之胡集、龙门寨、褚庙店地区,11日夜由柳河镇、民权间越过陇海路,进至睢县东北之和楼及其附近地区。
    中路:第6纵队一部,于8日在成武以西九女集歼灭国民党地方武装1个营。11日,中原局、野直、第2纵队,在虞城古心集附近越过陇海路。12日,第6纵队也顺利越过陇海路。
    刘邓大军在北有滔滔黄河横断,东、南、西三面有国民党军10几个旅重兵围堵的险恶环境下,金蝉脱壳,突然南进,这大大出乎国民党军统帅部的意料。8月7日,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错误判断:“共军主力似已北渡黄河,如未能渡过,则明日必在郓城一带发生战斗”,如此,“山东战事似已接近尾声。”
    8日,顾祝同获悉刘邓大军确已向南跳出国民党军包围圈,他慌忙下令,“邱清泉部仍向郓城以北、罗广文部向郓城、吴绍周纵队南下与王敬久兵团向西南攻击,张淦部向东南进攻”,企图将刘邓大军消灭于郓城、定陶之间。当刘邓大军已迫近陇海路时,顾祝同于10日把王敬久、吴绍周、罗广文等部均用于正面追击,而令张淦部及骑兵第1旅在野鸡岗、民权一带堵击,令第6绥区司令官指挥整编第66师残部、暂编第24师及伞兵总队在陇海路附近伏击。
    这个部署不谓不佳,可是已时过境迁,刘邓大军已经越过陇海路奔驰南下了。
    刘邓大军广大指战员以惊人的毅力,克服了黄泛区的重重险阻,冒着国民党空军战斗机、轰炸机的扫射轰炸,至18日夜全部胜利地走出黄泛区,接着又顺利地渡过了南征途中的第一条大河---沙河。
    直到这个时候,蒋介石才如梦初醒,发觉刘邓所部并不是“向南流窜”,而是有目的地挺进大别山,威胁他的战略后方。
    胜利渡过沙河之后,刘伯承、邓小平向全军指战员正式宣布了跃进大别山的任务。为了快速前进,战胜敌人的追堵,他们命令各部队再次实行轻装,埋藏和炸毁一些笨重武器和车辆。提出“走到大别山就是胜利”的响亮口号。
    就这样,我军以锐不可挡之势,粉碎了敌人数十万大军的前堵后追,先后跨越了陇海路、涡河、黄泛区、沙河、洪河、汝河、淮河等重重障碍,经过20多天的艰苦跋涉和激烈战斗,终于在8月末先后进入大别山。
    千里跃进大别山是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壮举,是解放战争中最困难和最具关键作用的一项任务。邓小平在1989年11月回顾第二野战军的历史时,深情地说:“过黄泛区,真困难啊,重装备带不走了,只能丢了,所以打淮海战役的时候,二野的炮兵就很少。过淮河,天老爷帮了一个大忙,能够徒涉。过去没有人知道淮河是能够徒涉的,那一次刚涨起来的河水又落下去了,伯承亲自去踩踏,恰好就是那个时候能徒涉,这就非常顺利了。不然,我们过淮河还是能过,但会有伤亡,以后的斗争会更困难一些。当时形势相当严峻,相当险恶,但是整个地看应该说是很顺利地实现了战略反攻的任务,跃进到大别山。”
    大别山,源于河南桐柏山,西连伏牛山,东延霍山,绵亘,雄峙于鄂、豫、皖3省边界,呈西北---东南走向,平均海拔1000米左右,是淮河与长江的分水岭,也是中国南方北方气候的分界线。大别山地区对国共双方都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刘邓大军如能控制,则东可震撼国民党统治心脏南京、上海,西可威胁华中重镇武汉、北可逼迫郑州、洛阳,南可截断长江,觑盱江南蒋介石的基本统治区。国民党军如继续控制大别山区,北可屏障长江防线,堵住解放军渡江南进;东西可策应、支援山东、陕北顾祝同、胡宗南部的重点进攻。正由于大别山具有如此重要的、特殊的战略价值,因此它成了战略进攻阶段交战双方在南线战场角逐的关键点、主战场。
    刘伯承在1948年4月17日《关于大别山斗争与全局问题》报告里作了如下概括,他说:“跃进的任务是一个险关,毛主席当时就给我们估计了三个前途:一是付了代价,到了长江以后,站不住脚;二是付了代价站不稳,在内围打转转;三是付了代价站稳了脚。”
    然而,要在大别山区真正立足生根并非易事。大别山大部分地区没有共产党组织和活动,要动员、组织人民需要时间,刘邓大军原先内线作战具备的优势已不存在。千里跃进虽取得出其不意之成功,但长途南征使部队付出了重装备大量丢失、伤病员增多、广大官兵心力憔悴的代价,全军急需休整、补充。更重要的是刘邓大军虽有陈粟、陈谢两军东西策应,但毕竟其向悬最南端,成为国民党当局的眼中钉。数十个国民党整编旅,正源源不断地向大别山扑来。刘邓大军能否克服无后方作战的种种困难,迅速打开局面,站稳脚跟,关系到人民解放军南线战略进攻、乃至整个战略进攻能否成功。
    9月1日,中央军委致电刘伯承、邓小平,指出:“在目前形势下你们行动方向有三:1、照原计划,以大别山为中心寻机歼敌,建立根据地;2、在江河之间打圈子,逐步歼敌,建立根据地;3、至必要时机,请考虑南渡长江是否可能,是否有利。”刘伯承、邓小平根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关于外线作战的一系列指示,结合所部的具体情况,决定照原计划,创造大别山根据地。
    接着,刘伯承和邓小平决定乘敌主力甩在淮河以北,大别山区极为空虚的有利时机,迅速实施战略展开。命令第3纵队3个旅在皖西,第6纵队两个旅在鄂东,迅速抢占中心地区的数十县,肃清民团,发动群众,开创根据地。第1、2纵队,中原独立旅和第6纵队的1个旅,共9个旅的兵力,在大别山北麓的商城、罗山地区,一面牵制敌人,掩护展开;一面就地铺开摊子,开展地方工作。同时,将全区划分为豫东南、鄂皖、皖西、鄂东等4个工作地区,组成共产党的工作委员会,分别由各纵队抽调部队和干部,结合随军南下的地方干部,在统一领导下,开展地方工作。
    9月初,国民党军23个旅陆续渡过淮河,进入大别山区。其态势是:整编第46师进到六安、霍山地区,整编第58师进到固始、商城地区;整编第85师进到罗山、信阳地区;整编第10师和整编第40师经宣化店沿公路向黄安、麻城前进;整编第65师经平汉路进到黄安;整编第52、第56师在信阳以南的平汉路和武汉外围地区;整编第7师、第48师,沿经麻公路南进。企图乘刘邓大军立足未稳,予以歼灭,或迫其“流窜”。
    遵照中央军委“避桂打滇”的指示,刘邓决定:首先打态势孤立、战斗力弱的滇军整编第58师,牵制战斗力较强、擅长山地作战的桂系整编第7、第48师,掩护战略展开。9月上旬,第1、第2纵队和第6纵队1个旅在商城以北的河风集,9月19日在商城以西中铺地区,进行了两次战斗,歼灭整编第58师1个团。9月25日,在光山附近又给整编第85师以打击。这几次战斗,由于部队刚从北方转到南方,不谙山地和水网作战,加上兵力不够集中,协同不好,又缺少重型武器,致使战果小。但是达到了把整编第48师、第10师等部队牵制在大别山北麓,掩护了第3、第6纵队在皖西、鄂东地区展开的预定目的。
    至9月底,刘邓大军经过艰苦征战,共解放县城23座,歼灭国民党正规军6000余人、地方团队800余人,在豫东南的商城、光山、罗山、经扶、潢川和皖西的霍山、岳西、六安、舒城、潜山、太湖、庐江以及鄂东的罗田等县建立了17个民主县政权,初步打开了大别山地区的局面,威震了大江南北。
    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并结合战场实际情况,刘伯承、邓小平决定:以第1纵队第20旅、第2纵队第5旅,留在大别山北麓商城、罗山地区,伪装主力,牵制和迷惑国民党军主力,并开展地方工作;以第1、第2纵队主力和第6纵队1个旅、中原独立旅,南下鄂东,会合已在该区的第6纵队主力,沿长江北岸开展,调动敌人,寻机歼灭。以第3纵队继续在皖西展开。
    10月1日,第1纵队主力和中原独立旅率先南下。当晚,占领经扶县城,第二天,攻克黄安县城,随后又攻占宋埠,歼灭国民党地方团队及乡保武装800余人。10月9日22时,第3纵队乘第62旅立足未稳和合肥、六安方面来不及增援的有利时机,以第9旅由西南面对张家店发起主攻,以第7旅由北面、第8旅由东面担任助攻。激战至10日拂晓,歼灭第62旅4000余人。张家店战斗是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后在无后方依托条件下,首次歼灭国民党军1个正规旅的重大胜利。第6纵队主力出击鄂东,扫荡了沿途分散孤立的敌军守备部队和地方武装,连克长江北岸的团风、浠水、广济、英山等城镇。至此,刘邓大军已控制长江北岸达200余里。
    10月24日,刘伯承得到新情报:“现有敌整编40师辖39旅、106旅和整编52师的82旅,共有5个步兵团的兵力,由黄安、麻城一直在我们背后盯梢,并兼程前进对我追截,妄图把我们压缩到长江北岸的湖沼地带,包围歼灭。”刘伯承命令进一步查清敌情,分析说:“这是两个战斗力较弱的敌人,这次孤军来追,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良机。”刘伯承决心吃掉敌人这5个步兵团。他命令中原独立旅装成地方游击队作诱饵,进到漕河镇、刘公河之间地区,前去和敌先头部队接触,沿公路进行运动防御,边走边打,把敌诱至我设伏地区,并千方百计阻滞敌人,争取时间,保障各参战部队能按时赶到。各部队不顾疲劳,日夜兼程,全都按时赶到指定位置。
    26日早晨,高山铺地区大雾弥漫。整编第40师等部继续沿浠广公路向广济方向前进。9时许,进到高山铺东南。第1纵队立即发起攻击。至26日夜,双方在浠广公路两侧的洪武垴和界岭反复争夺。整编第40师及第82旅伤亡惨重,第1纵队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但控制了洪武垴、界岭要点。27日早晨,第6纵队第17、第18旅赶到立即加入战斗。27日9时整,刘邓大军发起总攻。至14时,战斗结束。共歼灭国民党军1.26万人。高山铺战斗,是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后取得的一个重大胜利。
经过艰难卓绝的斗争,刘邓大军终于在大别山站稳了脚,扎下了根,胜利实现了毛泽东预料的最好的前途。在此期间,中原三支大军互相配合,机动作战,共歼敌19万余人,解放县城百余座,在江淮河汉之间建立了中原解放区。
    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奏出了战争交响曲中的优美乐章,将人民解放战争带入了一个新的战略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