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向蒋军肋骨和后背的两把尖刀

    蒋介石为了消灭解放军,进占解放区,伸出了两个拳头:一个在陕北,一个在山东。然而,他两个拳头这么一伸,胸膛就露了出来。这个破绽恰被毛泽东看到了,他让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对准老蒋的胸膛猛插一刀。又指挥陈谢集团、陈粟大军分别挺进豫西和豫苏皖边区,这又像两把锋利的尖刀,插向了蒋介石的肋骨和后背。
    1、陈谢集团南渡黄河,进军豫西。
     1947年7月21日,中共中央在陕北小河村召开前委扩大会议。会上,毛泽东分析说:“刘邓大军率领主力跃进大别山,一定搞得敌人手忙脚乱,到处调兵去追堵;胡宗南又被牵在陕北,陷入绝境。豫西敌军不多,是个空子,师出豫西是有战略意义的。它东可威胁洛阳,支援刘邓大军南下,西可威胁西安,牵制陕北的敌人。”
     陈赓于8月初返回晋南,即向全军传达了党中央关于挺进豫西的进军命令。
     在此之前,部队对于渡河南征已经作了充分的准备。7月27日,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迅速由原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新成立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9纵队,光荣起义加入人民解放军的第38军,及太岳军区的22旅,共8万余人组成了一个兵团,以陈赓为司令员,谢富治为政治委员。中央军委并指示组成兵团前委,以陈赓为书记、谢富治为副书记,执行强渡黄河,挺进中原,建立豫陕鄂根据地的战略任务。
     8月22日夜至23日拂晓,我军发起了渡河作战。在群众的大力支援下,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将已有的火器组成几个火力队,分别置于主要突击地段上,部队开始了偷渡与强渡。左纵队第10旅,为了渡河成功,避开原有渡口,另辟牛湾、李河口、下关阳三个渡河点实施强渡,一举攻占对岸石山头,控制滩头阵地,为后续部队打开前进道路。第13旅渡河后,神速前进,接连占领新安、宜阳、渑池三座县城,歼敌四千余人。西线右纵队第38军和第22旅,于22日24时在平陆茅津偷渡。由于部队行动隐蔽,动作神速,一举成功。接着我主力乘胜向陇海路出击,于23日拂晓即逼近陕县东侧的会兴镇,并击溃陕县出援的敌人,在当天19时攻占会兴镇,抢占了尚村、洪渠之线。这样,我军在一夜间已将东起洛阳、西至陕县300余里敌军的黄河防线全部突破。
     蒋介石为了对付陈谢集团这一攻势,以西援的敌军同洛阳地区的部队共8个旅的兵力,组成第5兵团,由李铁军统一指挥;以新1旅、第135旅与第206旅一部及由潼关以西赶来的第167旅和第165旅的494团等部共约4个半旅的兵力,组成陕东兵团,由敌西安绥署陕北指挥官谢甫三指挥。企图从东西两面夹击陈谢集团,阻止我军发展。
     1947年9月初,陈谢遵照毛泽东指示,挥戈西指,以神速动作攻克灵宝、卢氏等城,然后分兵一部西叩潼关,而将主力回击已经陷于孤立的陕县,形成了瓮中捉鳖的态势。我军9月12日21时攻击灵宝的时候,守敌弃城突围,我军乘敌混乱开展堵截,至24时战斗胜利结束,全歼守敌。我共生俘敌新1旅旅长黄永赞、副旅长胡秉锐以下5600余人。9月17日18时,我总攻陕县,激战4小时,全歼守敌135旅全部及第206师一部,生俘敌206师2旅旅长蒋公敏以下4700多人。这次作战仅仅半个月就全歼了敌人的陕东兵团等部3万多人,敌总指挥谢甫三落荒而逃。我控制了从新安到潼关的广大地区,切断了敌人的东西联系。陈谢集团直逼潼关,西安一片震惊。9月17日解放陕县。
     这时候,毛泽东又电示陈谢集团抽出一部进军陕南,开辟陕南根据地。陈谢确定第12旅、第38军为进击陕南的主力部队。在我主力连克洛宁、卢氏以后,于9月下旬乘胜进军陕南,一举解放商南县城、豫陕鄂咽喉荆紫关和西荆公路上的重镇龙驹寨、商洛镇;继而渡过丹江,解放山阳、镇安及湖北的郧西县城;再越汉水,解放甸阳、白河县城。前后一个月,连续攻占十几座县城,歼敌1万多人。
     陈谢集团在陕南的胜利,引起敌人极大的震动。当时为了迷惑敌人,第12旅和38军所部,用了十几个部队的番号,四处出击,确实搞得敌人晕头转向,失魂落魄。这个时候,胡宗南果然听从陈谢指挥,把进攻豫西的部队调到第12旅的周围,并把关中的兵力也调到安康一带了。敌人兵力十倍于我,战争形势非常严峻。但我12旅指战员士气高昂,对敌作战节节胜利。
     在豫西战场方面,11月1-5日,陈谢集团连克监汝、陕县、登封、鲁山、宝丰、叶县、南召、方城等8座县城,共歼敌5700余人,打开了我在豫西的局面,破坏了洛阳敌人西进之企图。
     在我发动上述攻势之后,李铁军第5兵团的3万之众,气势汹汹地向我扑来,企图在监汝、鲁山、宝丰地区与我主力决战。对此,兵团党委的决策是:放长线钓大鱼----派一支小部队迷茫敌人,把李铁军这条“大牛”牵走;另抽一支部队,乘机分散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主力部队则隐蔽待机,随时准备出击平汉线,策应大别山的斗争。一旦时机成熟,就一举歼灭李铁军。
     13旅和25旅担负“牵牛”的任务。陈赓一再强调指出:要想法把敌人牵进伏牛山去,为主力争取活动时间,为更大的战役创造条件;同时把牛拖疲、拖瘦、拖垮,也为杀牛准备好条件。然而,我们两个旅总共不过五六千人,而李铁军则是全副美械装备的3万大军,要把这条“大肥牛”牵走、拖垮并非易事。
     为了造成声势,部队分成许多路,浩浩荡荡地展开一幅宽大的扇面向前推进,大路小路,几乎到处是“陈谢主力”。为了迷惑敌人空中的侦察,从镇平出发后,部队索性白天行军,队伍拉成一条条长龙。飞机来了,战士们扔下背包,钻到林子里去隐蔽,牲口、辎重全部丢弃在路上。行军休息时,战士们大量燃起篝火。这样,白天看来烟尘滚滚,夜晚看来,更是火光冲天。
     李铁军这条牛总算给穿上了,他为了寻求同我主力决战,很快就扑过来了。
     “牵牛”部队已到了夏馆镇;分工开辟根据地的部队已全部展开;在伏牛山东麓隐蔽待机的我兵团主力,则正向平汉线靠拢,已经和华东野战军的部队会师,正对敌形成合围。
     这时,李铁军才清醒过来,一见形势不妙,星夜“驰援”平汉线去了。“绝不让敌人跑掉!”当追击的命令一发出,部队就像决堤的山洪,一泻直下。当李铁军日夜兼程赶到西平县西南的祝王寨、金刚寺一带时,陈粟大军和陈谢集团的主力早已摆开了聚歼的阵势,负责“牵牛”的部队也已绕路超前赶到前面“恭候”着了。
     狂傲的李铁军,这位国民党的兵团司令,连同他的第3师,如今已全部陷入我军的重围。李铁军整天梦寐以求的“寻找共军主力决战”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战斗进行到12月26日20时,除李铁军率少数残敌逃跑外,其余敌军全部被歼。敌第3旅旅长雷自修、20旅长谭嘉范都被击毙;第5兵团参谋长李英才、副参谋长邹炎,第3师师长路可贞、第3旅参谋长饶亚伯、第20旅参谋长沈炳宏被生擒。李铁军的中将参谋长李英才被俘后说:“我们这次惨败,一半是打垮的,一半也是拖垮的!”
     陈谢集团经过2个多月的连续作战,歼灭国民党军5万余人,控制了陇海路250多公里,并在伏牛山北麓展开,解放和一度解放了禹县、桐柏等10余座县城,割断了胡宗南与顾祝同东西两大集团的联系,调动了进攻大别山之间国民党一部回援,胜利地完成了在豫陕鄂地区的战略开展,实现了牵制大别山敌人、支援刘邓大军的目的。
    2、陈粟大军向豫皖苏边区挺进
     当刘邓大军向大别山跃进,山东敌人开始抽兵回援之际,中央军委于8月前后多次指示进到鲁北惠民地区的陈毅、粟裕:率野直及第6纵队等经聊城、阳谷南渡黄河,与已进至鲁西南的第1、第3、第4、第8、第10纵队,组成西线兵团,并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1纵队在黄河以南、淮河以北、运河以西、平汉路以东广大地区实施展开,与刘邓野战军和陈谢集团共同经略中原。
     早在6月底,中央军委针对蒋军再次向鲁中山区发动进攻的情况,对华东野战军提出了一个作战方针:“蒋军采取胡宗南在陕北之战术,集中9个师于不及百里之正面向我推进。其缺点是两翼及后路异常空虚,给我以放手歼击之机会。你们应以两至三个纵队出鲁南,先攻费县,再攻邹、滕、监、枣,纵横进出,完全机动,每次以歼敌一个旅为目的,以歼敌为主,不以断其接济为主。此外,你们还要以适当时机,以两个纵队经吐丝口攻占泰安,扫荡泰安以西、以南各地,亦以往来机动歼敌有生力量为目的。正面留4个纵队监视该敌,使外出两路易于得手。以上方针,是因为敌正面既然绝对集中兵力,我军便不应再继续采取集中兵力方针,而应改取分路出击其远后方之方针,其外出两路兵力,或以两个纵队出鲁南,以三个纵队出鲁西亦可。”
     陈毅、粟裕、谭震林等当即进行了研究。很明显:军委这个新方案改变了过去要求华南野战军不分兵、坚持内线歼敌的方针,他们觉得,中央军委的这个改变,在电报上只提到根据山东当面的敌情变化,而在全局上看,刘邓大军必将出击,未来的战局必有新的重大变化。当时,由于敌情严重,华东野战军已在分兵,陈、粟、谭未再根据当面情况研究并制订一个新的方案上报军委,而是按照军委的意见执行,由陈、粟、谭“率二、六、七、九4个纵队在沂水东里店以东地区待机”。
     陈毅和粟、谭于30日一面将以上部署报告军委,并预计“如我西进部队各路均达成歼击敌军之任务,敌局势必变,集中东进之10个师必被迫分散回援或集中回援,届时我们手中4个纵队似有良好出击机会。”一面将“军委指示”“转各出发部队依照执行。”
     这样,陈粟谭在6月底实行的这次分兵,便成为华东野战军部队执行外线出击任务的开始。
     显然,全国主要战场已由山东转向中原,战略重心以由内线转到了外线。当此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重要关头,陈毅既要领导华东全军打破敌人的重点进攻,又要配合刘邓大军挺进中原,还需准备自己不失时机地转入战略进攻。当6月30日华东野战军3路分兵之时,刘邓大军依据中央军委总的战略计划,强渡黄河,对鲁西南地区之敌展开猛烈进攻,连续歼敌获胜。与此同时,华东野战军各纵队进行了一系列歼灭战,蒋军企图以“重点进攻”战略在鲁中山区击破华东野战军主力的计划遂告破产,一个极为有利的形势在当面展现出来。
     陈毅在胜利形势的鼓舞下,与粟、谭商定,遵照中央军委指示,命令各部继续向敌展开猛烈进攻。其结果,正如后来陈毅所说:“因雨季没有打好仗。打敌11师,5天5夜只消灭1个团,在临朐5天5夜只消灭2个营,打费县消灭1个旅,打泰安敌人逃跑了。7月打八仗只有三仗打好。”
     关于七月分兵和7月里连打八仗,多数仗没打好的问题,有关资料认为,华东野战军在鲁南、鲁西、鲁中3个方向的作战,从战略上说是成功的,因为调动、分散了国民党军,打乱了国民党军的进攻部署,有力地策应了刘邓大军的战略进攻;从战役战斗说,打的多是消耗战,未能歼灭国民党军有生力量,给尔后转入战略进攻增加了困难。究其原因是对分兵出击考虑不周,思想上、组织上、军事上都缺乏准备,在具体战役战斗的组织上存在轻敌急躁情绪,兵力使用分散,加之对天时地利可能造成的困难估计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