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石家庄

??? 清风店战役后,守备石门(石家庄)的国民党军更加孤立,当时仅2.4万余人,且军心不稳,而晋察冀野战军战斗力空前提高。因此,乘胜夺取石门,对晋察冀野战军来讲已是势所必然。1947年10月22日,聂荣臻与萧克、罗瑞卿、刘澜涛联名向中央军委、中央工作委员会发报请示。电报说:“敌第三军军部直属队,率第七师全部及第二十二师之第六十六团在定县、望都之间被我包围,经两昼夜激战,已于今晨被我全部歼灭。现石门仅三个正规团及一部杂牌军,我拟乘胜夺取石门。”刘少奇和朱德接到报告后,同意乘胜攻打石家庄,认为:石家庄没有城墙,守军只有3个团,周围有20公里长的战线,第3军正、副军长被俘,内部动摇,情况也容易了解,乘胜进攻,有可能打开,即使打不开,也能诱使第16军等部南援,在石家庄、保定之间将其消灭。于是,他们致电中央军委,报告了此事。23日中午,中央军委回电说:“清风店大歼灭战胜利,对于你区战斗作风之进一步转变有巨大意义。目前如北面敌南下,则歼灭其一部,北面敌停顿,则我军应于现地休息十天左右,整顿队势,恢复疲劳,侦察石门,完成打石门之一切准备。然后,不但集中主力9个旅,而且要集中几个地方旅,以攻石门打援兵姿态实行打石门。”
     石门市,1925年由石家庄与休门合称,平汉铁路纵贯其间,路东原为休门庄,路西原为石家庄。至1947年冬,辖区面积为122万平方公里,人口28万,而城区人口仅有三四万。是平汉、石德、正太铁路的枢纽,扼平原与山地之陲,是华北战略要地。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嫡系第3军从日军手中接管了该城。
     长期以来,国民党军大力修筑工事,虽无城墙,但建成了三道防线:第一防线为日军挖的经济封锁沟,深2.3米多,宽2米,周长30余公里;沟外辅设地雷群、铁丝网、鹿砦等副防御设施,并在外围村庄构筑工事,最坚固者为东西三教、大郭村飞机场、云盘山和大北翟营诸点;沟内侧设围墙、电网,每隔数十米筑一地堡,以交通壕与地堡、暗堡、散兵坑相连结。第二防线以环市区的大建筑物和北兵营为依托构成周长18公里的内市沟,宽、深各5米,环内市沟修筑碉堡、地堡和副防御设施组成的工事体系。在内外市沟间大量修筑碉堡和交通壕、暗沟,使点与点、碉与碉、村与村相互贯通。此外,在内外市沟间,修筑一条周长25公里的铁路,危急时铁甲列车昼夜巡逻,为活动地堡。第三防线以市区之正太饭店、大石桥、铁路工厂、电灯厂和火车站等构成核心阵地。名目繁多的碉堡达6000个以上,真可谓:深沟层层,碉堡林立。国民党军得意地扬言:“石门是城下有城,共军一无飞机,二无坦克,国军凭着工事可以坐打三年!”
     第3军主力北上后,留守石门的总兵力约2.5万人,由第32师师长刘英统一指挥。第3军直属坦克2个连、山炮1个连、汽车1个连、野炮1个营和第32师配置于第二、第三防线。石门外围19个县的地方和流氓分子等组成的武装,坚守第一防线及其前沿阵地。河北省保安第5、第9、第10团分别防守元氏、获鹿及大郭村飞机场和西、北焦诸要点。后来,保安绥署还从保定空运1个步兵团和1个炮兵排及7.8吨弹药至石门,以增加防守力量。
     野战军确定了下述作战方案:乘石门空虚之时发起进攻,如国民党抽调主力从平汉路北段南下增援,预期于保、石间首先歼灭援军一部,或击溃其援军后继续攻城;如国民党军不南援,则采取长围手段,力争攻克石门。为此,决定集中第3、第4纵队及冀中军区独立第7、第8旅,冀晋军区独立第1、第2旅以及军区炮兵旅共5.6万余人攻打石门;以第2纵队及独立第9旅,第3、第9军分区部队展开于定县南北地区,选择有利地形、构筑多道防御阵地,抗击从保定方向来援的国民党军队。
     攻击石门的具体部署是:第3纵队从西南、第4纵队从东北担任主攻;冀中军区部队从东南、冀晋军区部队从西北担任助攻。炮兵旅和从华东军区调来的1个榴炮营,编成4个炮兵群。夺取像石门这样设防坚固的城市,在解放战争中还是第一次。参加进攻石门的部队,除野战军,还有晋中兵团、冀晋兵团和各分区的部队。
     11月6日晨,石家庄战役开始。前线指挥部决定:首先打下石家庄北面的大郭村飞机场和制高点云盘山,然后炮击发电厂,切断市内电源,断绝敌人的空中支援。冀晋军区部队负责攻占飞机场,第4纵队第10旅在政委傅崇碧率领下攻占云盘山,接着炮击发电厂。7日拂晓,冀晋军区独立第1、第2旅分别从东北、西北两面出击,消灭保安第9团1个营,占领飞机场。第4纵队第10旅第30团第3营第8连,在全团炮火掩护下,以坑道爆破与地面爆破相结合的战法,于8日6时发起攻击,仅经10分钟即占领了云盘山。战至8日,全部肃清外围据点。
     11月8日16时,晋察冀野战军对外市沟发起总攻。各部队在强大炮火掩护下,结合坑道爆破,迅速突破外市沟,至9日晨,内外市沟之间除几个据点外,其余均被攻占。
     内市沟为守敌的第二道防线,也是其主要防线。9日晚,攻击部队展开土工作业,拂晓前完成了突击准备。10日16时,晋察冀野战军对守敌第二道防线发起攻击。第3纵队第8旅第23团爆破队利用坑道爆破首先突入内市沟,仅6分钟即开辟了通道,至18时,全旅攻入第二防线,占领东里村、西南兵营。第7旅由西里村突击,至11日上午,大部攻入市区,占领中华路、复兴路,并向北兵营发展。第4纵队第10、第12旅自东面并肩突入市沟,占领休门及中正路东侧市区。冀晋军区部队11日攻克北焦村,接着突入内市沟,向北兵营逼近。冀中军区部队除一部围攻元村、彭村外,主力自东南突入,占领大兴纱厂,向北发展进攻。至11日12时,攻城部队全部进入市街战斗。
     11日晚,我军不但全线占领了敌人的内、外市沟,而且占领了市区的大部分街道,敌人只剩下核心工事了。激战6天6夜,石家庄这座蒋介石苦心经营多年的“堡垒”,这颗楔在华北解放区中间的钉子,就要被彻底拔除了。
     野司决定12日晨发起对敌核心工事的总攻。守敌第32师师长刘英指挥残部,据守工事核心,负隅顽抗,妄图固守待援。攻至火车站一带时,遇到敌人坦克和铁甲车的阻击。几次使用爆破的方法虽然都没有成功,但指战员们却抓住了坦克的活动规律。有位叫康德才的指导员,带领战士杨大海乘再次爆破的烟雾,勇猛迅速地登上坦克,命令坦克手调转炮口向火车站和正太饭店轰击。这两个地方被我占领,便切断了敌人的内部联系,孤立了刘英的指挥中心----大石桥指挥所。
      那位曾经扬言“誓与石家庄共存亡”的将军刘英,在抵抗无望的情况下,终于向他的部下发出了最后一道命令:我和团长们被俘,你们坚守待援无望……停止抵抗,缴械投降。12日11时,敌人最后固守的几个据点打出了白旗。石家庄终于获得了解放。石门市解放后,改称石家庄市。
     石家庄战役,是晋察冀人民解放军清风店战役胜利之后又取得的一个重大胜利。此役共毙伤国民党军3156人,俘刘英以下2万多人,合计2.4万我。晋察冀野战军和军区部队伤5090人,亡988人,失踪69人,共计6147人。
     从此,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这不但是晋察冀野战军而且也是全体人民解放军自战略进攻以来攻克的第一个较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