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序曲----济南战役

  
 

 

    1948年9月16日,济南战役全面展开。以这一战役为标志,敲响了国民党军队灭亡的丧钟,与蒋家王朝总决战的帷幕由此拉开。
     济南,南距徐州,东距青岛各300多公里,南依泰山,北濒黄河,地形险要,胶济、津浦两条铁路在这里汇成一个“丁”字形,它是连接华东、东北、中原三大战场的战略枢纽。
     国民党军在济南有守军11万,由第二绥靖区司令长官、国民党“名将”王耀武统率。抗战时期,日本军曾在这里修筑了许多钢筋水泥工事,国民党军“接收”后,又在原有的基础上作了进一步的加固。外三层、内三层、高三层、低三层,高大的城墙加宽阔的水壕,密布着数不清的地堡、活动堡、夹壁墙、电网、铁丝网、陷阱、梅花桩、拒马、鹿砦、地雷等。用“固若金汤”四字来形容济南的工事,是不过分的。
     夺取济南,对于进一步加强我华东战略主动地位,隔断山东与徐州之间敌人的联系具有重要意义。而对于国民党军来说,能否守住济南,直接关系到其在华东能否继续立足的问题。蒋介石为了确保济南,还拟定了一个从徐州派出邱清泉、黄伯韬、李弥三个兵团北上增援的“会战计划”。对此,毛泽东认为,攻打济南将“是一次严重作战”。他在8月12日致电粟裕等,从对豫东战役的分析中作出判断:解放军如果真打济南,徐州的三个兵团一定会北上增援;但在刚发生“区兵团被歼、邱黄两兵团受重创”的情况下,很可能采取“谨慎集结、缓缓推进”的方法。他预计这次战役的结果有三种可能:第一,“打一个极大的歼灭战”,也就是既攻克济南,又歼灭大部分援敌;第二,“打一个大的但不是极大的歼灭战”,就是既攻克济南,又歼灭援敌的一部分但不是大部分;第三,“济南既未攻克,援敌亦不好打,形成僵局,只好另寻战机。”他向华东野战军领导人提出:“我们目前倾向于攻城打援分工协作,以达既攻克济南,又歼灭一部援敌之目的。”
     根据这个决策,华东野战军的具体部署是:以山东兵团加一个纵队担负攻城;以6至7个纵队在兖州、钜野间“夹运河而阵,并构筑几道防御工事,以便随时转移兵力于运东或运西,阻击与歼灭敌援。”
     为加强济南守备兵力,蒋介石于8月上、中旬令青岛的整编第32师的第57旅和徐州的整编第83师的第19旅空运济南;9月15日又令整编第74师于17日开始由徐州空运济南。同时还拟定了一个所谓27万人的“会战计划”,即在济南遭到攻击时,以第二绥靖区王耀武部10万余人坚守济南,消耗疲惫我军,同时由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亲自指挥黄伯韬、李弥、邱清泉3个兵团约17万人从徐州北援,在兖州、济宁间击破华东野战军主力,解围济南。为加强防御力量,敌统帅部还决定以济南、青岛为主基地,北平、徐州为辅基地,集中战斗机162架进行空中支援,另以重轰炸机42架对我攻城、打援部队及后方运输线进行轰炸。
     王耀武根据上述企图与济南北靠黄河,南依泰山,东有茂岭山、砚池山等高地,西面开阔的地形条件,确定了尽量缩小防御圈,加强要点守备,控制强大的预备队,适时进行反击的“防守要领”,具体部署是:以黄河南岸之泺口镇至城南马鞍山为分界线,分成东西两个守备区。西守备区由整编第96军军长吴化文指挥整编第2、第84师、独立旅及保安第8旅、特务旅、青年教导总队等8个旅防守;东守备区由整编第73师师长曹振铎指挥该师及保安第6旅等3个旅守备;以第19、第57旅及拟由徐州空运来的整编第74师为总预备队。另以保安第4旅等地方保安团队防守长清、齐河等据点。整个防御阵地,由外围防御带与基本防御地带构成,在日伪原有工事的基础上,筑成支撑点式的半永备型的城市防御体系。外围防御地带以齐河、长清、张夏、王舍人庄等地为警戒阵地,并沿鹊山、华山、茂岭山、砚池山、回龙岭、千佛山、马鞍山、腊山、药山之线构筑主要阵地,纵深达10余公里,由160个支撑点组成。基本防御地带,以商埠为第一线阵地,外城为第二线阵地,内城为核心阵地。在各阵地上,都储备了大批粮食、弹药,准备长期防守。
     8月31日,粟裕、谭震林、陈士渠将济南战役具体部署报告中央军委,他们的基本构想是:以攻占济南为目的,并求歼援敌一部至少三四个旅。攻济作战准备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以足够兵力迅速攻占济南西郊机场,切断敌人空中道路为主,完成对济南的合围和外围阵地的割歼。第二阶段,依据战况的发展和守敌的动向,有重点地组织连续作战,连续突击。迅速突入敌人防御纵深,分割敌人防御体系,打乱其指挥系统,逐次攻占其商埠、外城和内城。最后再肃清外围少数顽抗的残敌。在攻城第一阶段的同时,阻援、打援方向仅以次要部队依托强固工事阻延徐州及其以西分路北援的敌人,给予重大消耗,以后再看情况发起打援战斗。毛泽东十分赞赏这个战役计划,于9月2日代表中央军委作了“完全同意”的批复。
     当日,华东野战军下达“济徐作战预备命令”,9月7日,山东兵团下达对济南的攻击命令。9月16日晚,济南战役按预定计划发起。在此之前,即9月14日,王耀武匆匆飞到南京,晋见蒋介石。他告诉蒋介石:“共军大队已迫近济南,有即攻济南的模样。共军的战斗力确比过去增强得多了。以他们攻占潍县的情形看来,他们已具有攻坚的力量的技术。如不增加一个师,济南是守不住的。”王耀武竭力要求把他过去带过的整编74师加强到济南去。但蒋介石却只是嗯了几声,没有立即答复。王耀武继续申述理由和请求,最后,蒋介石才勉强点头。
     蒋介石对王耀武说:“一定要守住济南,我已准备了强大部队增援济南,在敌人打得精疲力竭时,你要抽出两个师的兵力出击,南北夹击敌人。”
     但是,9月18日,济南战役开始第三天,解放军的大炮射到了济南机场,蒋介石派去增援济南的整编74师只空运不足一个团便停止了。接着,在解放军东西攻城集团分别攻占外围要点茂岭山、砚池山、党家庄、双庙屯、杜家庙、古城并迫近东城墙和商埠之后,防守济南西区的整编第96军军长吴化文率一个整编师3个旅2万余人,在解放军的政治争取下举行战场起义,将飞机场及其周围防区移交给解放军。王耀武的西部防线出现了一个大缺口,济南战役急转直下。
     攻城兵团首长依据军委和野战军首长的指示,决定以西集团立即向商埠实施突击,以东集团继续肃清城外残敌,积极进行攻城准备。20日黄昏,西集团经40分钟的炮火准备和连续爆破,即多路突入敌阵地,至22日午,完全占领商埠,歼敌2万余人。东集团也肃清了城东残敌,直逼城下。
     我攻占商埠后,敌认为我需经三五天的准备才能攻城,因此,将3个旅集中内城,以4个旅留置外城,积极加修工事,准备顽抗。为了不给敌以喘息的机会,攻城兵团首长决定立即对外城发起攻击,并作了如下部署:东集团第9纵队配属坦克4辆于城东永固门正面及东南角突击;渤海纵队一部向城东北角佯攻,另一部位于城东北地区准备堵击可能突围逃窜之敌。西集团第13纵队由城西南永绥门及其以北实施突击;第10纵队由城西普利门及永镇门、小北门实施突击。第3纵队集结商埠为预备队。22日晚,攻城兵团各突击部队在强大炮火掩护下,进行连续爆破,勇猛突击,经1小时左右激战,分别突入外城,与敌展开激烈巷战。至23日,除个别据点外,攻占外城。
     退守内城之敌第15、第19、第57旅等部,妄图依托高厚城墙和坚固工事,作垂死抵抗。蒋介石也下令空军对我所占市区施行区域轰炸,投掷大量炸弹和燃烧弹,使得商埠和外城大片民房被炸起火。居民死伤和财产损失甚重。我军为迅速歼灭残敌,决定即刻对内城发起总攻。以第9纵队、渤海纵队由东南方向,第3、第13纵队由西、西南方向实行突击。23日18时,我攻城兵团的全部火炮均参加了火力准备。1小时后,各突击分队发起攻击。王耀武率其残部拼死抵抗,我第9、第13纵队虽打开了两个突破口,但仍为敌反击夺回,仅从坤顺门附近突入的第13纵队两个连登城坚守在少数房屋内。我军各级领导随即重新调整部署,并将炮弹、炸药集中于主要突击方向使用。经过紧张、周密的准备后,于24日2时许再次发起突击,终于在当日拂晓前先后由城东南角和城西南角突入城内,激战至黄昏,全歼守敌,解放济南。王耀武化装逃至寿光县境,为我地方武装俘获。
     经过八昼夜激战,华东野战军取得济南战役胜利,歼灭国民党军10万余人,俘虏敌高级将领23人。由徐州北援之敌,虽经蒋介石严令督促,但因察知我打援兵团严阵以待,惧怕被歼,因而行动缓慢,至我军攻克济南时,敌第2兵团方进至城武、曹县地区,第7、第13兵团尚在集结中。济南攻克后,菏泽、临沂、烟台等地守敌,慑于我军声威,纷纷弃城逃窜。山东境内除青岛及南部边沿少数据点尚为敌占领外,其余全获解放。
     济南战役把人民解放军的战役进攻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在九月会议上,人们担心的大城市攻坚这一关,随着济南战役的胜利而被闯过去了。周恩来精辟地指出:济南战役胜利,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战略决战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