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1

 

    一、决战的首战场的选择
    1948年,中共中央九月会议作出了消灭国民党军队,在长江以北、东北、华北与之进行决战的决策。决战的首战场放在哪里?是华北,是中原,还是东北?作为最高军事统帅的毛泽东经过反复权衡比较,认为东北最为合适。其理由有三:

    1、 军事力量对比对我最为有利。

    东北我军从1947年5月至1948年3月,连续向国民党军发动了夏季、秋季、冬季三次攻势,共歼敌30余万人,收复城市77座,东北97%以上的土地和86%以上的人口已获得解放。东北我军也得到迅速壮大。辽沈战役开始前,东北军区暨东北野战军已发展到12个步兵纵队、36个师、15个独立师、3个骑兵师及1个炮兵纵队、1个铁道纵队、1个坦克团,共约70余万人;另有地方武装及二线补充兵团33万人。部队武器装备得到改善。全军拥有战防炮、迫击炮、山炮、野炮、榴弹炮、加农炮、高射炮等共2370余门。
     与此相反的是,国民党军队在两年多时间里,已有57万人被消灭在东北战场。1948年1月,卫立煌接任东北“剿总”总司令。他将东北国民党军整编为4个兵团、14个军、44个师(旅),另有一些地方保安团队。其部署是: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第1兵团司令官郑洞国指挥两个军6个师及地方部队共10万人守备长春;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指挥第6兵团等部共4个军14个师及地方部队约15万人,以锦州为重点,防守义县至山海关一线;卫立煌坐镇沈阳,直接指挥第8、第9兵团等部8个军24个师及其他部队约30万人,防守沈阳及其周围各点。上述国民党军虽然总兵力仍有55万人,但已被分割、压缩于长春、沈阳、锦州3个孤立地区。由于北宁线一些地域及营口已为解放军控制,长、沈两点通向关内的交通被切断,补给主要靠空运,远远不能满足防守和作战所需,处境十分困难。

    2、 从宏观战略上考虑

    当时全国各战场的形势虽在不同程度上都有利于人民解放军的作战,但敌人在战略上却企图尽量延长坚守东北几个孤点的时间,牵制东北我军,使我军不能入关作战;同时,敌人又准备把东北敌军撤至华中地区,加强华中防御。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把战略决战的方向,指向华北战场,则会使我军受到华北、东北敌人的两大战略集团的夹击而陷于被动;如果我们把战略决战的方向首先指向华东战场,则会使东北敌人迅速撤退,而实现他们的战略收缩企图。因此,东北战场就成为全国战局发展的关键。东北我军歼灭了东北敌军,就能粉碎敌人战备收缩的企图;就能实施战略机动,有利于华北、华东战场的作战;就能以东北的工业支援全国战争,使人民解放军获得战略的总后方。根据上述情况,毛泽东同志将战略决战方向,首先指向东北战场的卫立煌集团,这就将战略决战的初战胜利放在稳妥可靠的基础上。这是毛泽东宏图大略全局在胸投下的一着好棋子。
??? 二、长春、沈阳、锦州,先从哪里打起?毛林之争
     1948年2月7日,毛泽东在陕北时就曾致电东北野战军提出“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设想,并提出先打锦州的意见。显然,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设想。但林彪对主力从北满远道南下攻打国民党军队坚固设防、并在周围有若干据点的锦州却顾虑重重,担心如果久攻不下,敌人援兵从华北和海上增援,将会陷解放军于被动地位,再三提议先打长春,并在4月18日报告军委,强调进攻长春的有利条件,“计划在十天半月左右的时间内全部结束战斗”。
     中央军委、毛泽东审慎地研究了东北局、东北军区暨东北野战军领导人的上述报告,并于22日复电同意先打长春的建议。
     5月下旬,东北野战军以2个纵队和7个独立师对长春进行了攻击,歼敌6000余人,占领了大房身机场,但部队伤亡也比较大。之后,东北野战军领导认为:攻城部队与长春守军兵力对比不占绝对优势,目前即攻长春难度较大。于是,6月5日又就部队行动问题向中央军委提出3个方案:一是目前即正式进攻长春,但认为无把握,成功的可能性较小;二是以少数兵力围困长春,主力到北宁路作战,但认为南下作战除可能到处扑空,或因敌集中不好打外,粮食极为困难,同时长春之敌可能乘机逃回沈阳,造成两头都无战果的结局;三是用2至4个月的时间,对长春实行久困长围,然后攻城。并认为“目前以采取第3个方案为好”。6月7日,中央军委复电,基本同意第3个方案。
     7月中旬,东北局常委重新讨论了东北野战军作战行动问题。认为,长春守敌在10万以上,设防坚固,如我攻击长春,又可能遇到由沈、锦北上的20万增援之敌的威胁,所以打长春带有勉强性和很大的冒险性;如攻长春不成功,则对今后作战将产生严重影响,因此,“以南下作战为好,不宜勉强和被动地攻长春。”20日,林彪、罗荣恒、刘亚楼将上述意见报告中央军委,并提议:“东北主力,待热河秋收前后,和东北夏季结束后,即是再等1个月,到8月中旬时,我军即以最大主力开始南下作战。”第一步以奔袭手段分别包围歼灭义县、锦西、兴城、绥中、山海关诸地之敌,然后迅速向承德前进,夺取承德和打增援。
     毛泽东接到这个电报后,就在7月22日深夜复电林彪并告东北局,同意东北野战军以主力南下作战的建议。30日,中央军委再次电示林彪、罗荣恒、刘亚楼:“关于你们新的作战计划,我们觉得你们应当首先考虑对锦州、唐山作战,只要有可能,就应攻取锦州、唐山,全部或大部歼灭范汉杰集团”;“如果你们不打范汉杰,先打傅作义,则卫立煌将以大力集中锦唐线,卫、范协力向西援傅,那时我们可能处于很困难地位。”
     这时,林彪对南下作战的困难条件仍存在不少顾虑,未能迅速决定并开始南下行动。在8月6日至11日致电军委的几次电报中,他或则建议由华北军区部队先进军绥远,以吸引傅作义集团的一部西援,并提出东北主力行动时间,须视华北军区杨城武部行动的迟早才能确定;或则强调南下的粮食、道路等困难无法解决,因而出动时间仍是无法肯定。
     中央军委于8月9日复电,对东北野战军领导在上述电报中陈述的一些意见提出批评,强调指出:“你们应迅速决定并开始行动。目前北宁线正好打仗。你们所谓你们的行动取决于杨成武的行动,这种提法是不正确的。”12日,毛泽东又电告他们:“对于北宁线上敌情的判断,根据最近你们几次电报看来,亦显得甚为轻率。”
     8月13日,林罗刘致电军委和毛泽东,承认对北宁线的敌情是轻信了一些不确实的消息,作了错误的判断。关于南下问题,“目前仍尽力争取早日出动”。
     终于,林彪决定南行了。8月24日,林罗刘致电中央军委:“我部队大约可于本月底或9月初出动,在9月6日前后,即可在北宁线各城打响。”9月3日又报告军委:“我军拟以靠近北宁线的各部,突然包围北宁线各城,然后待北面主力陆续到达后,进行逐一歼灭敌人,而以北线主力控制于沈阳以西及西南地区,监视沈阳敌人,并准备歼灭由沈阳向锦州增援之敌或歼灭由长春突围南下之敌。”9月5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复电,同意这个部署。
     这样,经过中央军委与东北野战军反复磋商,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终于确立。这一方针的基本点是:东北野战军主力南下,首先截断北宁线,封闭蒋军在东北,然后运用攻锦打援的手段,争取将卫立煌集团就地各个歼灭。根据这一方针,东北野战军于9月10日拟定了如下作战计划:第一步,以奔袭动作歼灭北宁线除山海关、锦州、锦西以外各点之敌,切断关内外敌人联系;第二步,集中兵力攻取锦州和打增援之敌。其部署是:以第3、第4第7、第8、第9、第11等6个纵队及炮兵纵队主力,第2纵队第5师,冀察热辽军区3个独立师歼灭义县至昌黎一线之敌,尔后相机夺取锦州、锦西、山海关;以第1、第2(欠第5师)、第5、第6、第10等5个纵队,位于沈阳西北及长春、沈阳之间,阻止沈阳之敌向锦州或向长春增援,并随时准备参加攻锦作战和歼灭长春突围之敌;以第12纵队和6个独立师、炮兵纵队1个团及内蒙古军区骑兵第2师等部,继续围困长春。
    三、东北国民党军动态及蒋卫之争
     进入1948年以后,蒋介石就被东北军队是否撤入关内的难题困扰着。3月,驻华美军顾问团团长巴大维向蒋介石建议放弃东北。蒋介石也觉得长此下去,他在东北的几十万部队将难于逃脱。但是,在军事上被认为是有利的建议,在政治上却是难以接受的。第一,国民党“行宪国民大会”即将召开,这次大会的主要任务是选举总统与副总统,在此时,为顺利选上总统,蒋介石不能因放弃东北而让世人看到他的失败的。第二,美国总统大选也将开始,蒋介石希望共和党候选人杜威能够当选,以便得到更多的军事援助和政治上的全面支持,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蒋介石如果放弃东北,对杜威竞选总统会起负面影响。第三,如果东北被共产党方面占领,不但共产党的经济力量大增,而且东北解放军的数十万大军也将压到华北、中原,这样,华北、中原又将告急。除此之外,蒋介石还没有到完全绝望的地步,他对东北局势仍存有一份侥幸心理。因为当时,尽管国军前后损失了将近8个师,但这几个师多是由保安部队临时编成的,至于正规的国军,则并无重大损失。
     东北的仗应该怎么打,卫立煌和蒋介石又各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
     蒋介石主张首先打通沈锦线,把主力撤至锦州,这样既可以通过海上运输解决部队供应,又可以控制辽西走廊,背靠华北,把东北我军挡在关外。而且万一形势不利,还可以从陆上或海上撤退。可是,卫立煌不同意这个方案。他不愿意替蒋介石背丢掉沈阳、长春乃至全东北的“黑锅”,同时,他也怕主力离开沈阳去打通沈锦线时,被共产党“吃掉”。为此,他的兵力部署是: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第1兵团司令官郑洞国指挥新7军、第60军共6个师及非正规军连同兵团直属部队及部分联勤人员共10万人守备长春,牵制东北野战军部分主力;东北“剿总”直接指挥第8兵团(辖第53军)、第9兵团(辖第3、新6军)和新1军、整编第207师、第49、第52、第71军等共24个师旅及“剿总”直属部队和其他部队共30万人,防守沈阳及本溪、抚顺、铁岭、新民地区,作为防御中枢,以确保沈阳并支援长春、锦州;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指挥第6兵团(辖第93军)、第54军、新5、新8军共14个师及其他部队和非正规军共15万人,防守义县至山海关一线,主要兵力防守锦州、锦西,确保关内外陆、海联系。另外,驻沈阳的空军第一军区司令部率第1、第4大队各一部计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共45架,支援全区作战。此外,华北“剿总”指挥的第13军两个师防守承德地区,第62军第4个师位唐山至昌黎一线,与东北范汉杰集团相互支援。
     蒋介石最关心的是他在东北的几十万军队。这些军队大部分是由美国人精心装备起来的器械最新的精锐部队。在整个形势不利,连南京都逐渐吃紧的情况下,把这些主要的赌本拉出来是非常重要的事。蒋介石见卫立煌按兵不动,一再严令催卫出击,由沈阳出兵辽西,把沈阳的主力部队撤到锦州,然后再准备不得已时由锦州退入关内。但卫立煌说:“如果我们的主力由沈阳远出锦州,正好循着共军辽北、辽西根据地的边沿,他们早已埋伏好了。何况我们要经过三条大河---辽河、大凌河和饶阳河,我们的大部队又带着重武器和很多辎重,有被节节截断、分别包围、各个击破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