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2

    四、锦州攻坚战

    9月12日开始,东北野战军按预定计划,首先在北宁线发起攻势。北宁线是连结关内外的重要陆上 通道。国民党军为确保地该线的控制,在该线咽喉城市----锦州设立了东北“剿匪”总司令部锦州指挥所,由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兼任指挥所主任,指挥第6兵团所辖6个师,连同特种兵、后勤及地方部队,对锦州实施坚守防御。为拱卫锦州并控制关内外通道,还以第93军1个师位于义县,新8军1个师位于高桥,第54军3个师位于锦西、葫芦岛和兴城,新5军3个师位于绥中、山海关、秦皇岛和北戴河一线。另以华北“剿总”所属第62军等部4个师据守唐山至昌黎一线。
9月12日,我南下各部队以奔袭动作向北宁线锦州外围诸据点展开攻势。第2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指挥第11纵队和冀察热辽军区3个独立师及炮兵旅出击昌黎至兴城一线之敌,拉开战役帷幕。当日,冀察热辽军区独立第4、第6、第8师和炮兵旅包围了绥中、兴城等地之国民党军。13日,第11纵队连克石门、安山、后封台等车站。14日晚又占领昌黎城。接着继续东进,分别攻取留守营、烟筒山、北戴河、起云寺等地。第4、第9纵队于9月11日分别自台安、北镇地区出发,于16日包围义县,迅速切断了义县与锦州两地国民党军之联系。第3纵队和第2纵队第5师以及炮兵纵队一部,20日到达义县附近,接替第4、第9纵队对义县包围的任务。第9纵队继续向锦州方向挺进。第4纵队则绕过锦州南下兴城。第8纵队由八面城出发,经彰武、北镇插至锦州以北。25日,在第9纵队配合下攻占了葛王碑、帽儿山等要地,歼国民党暂编第22师两个团之大部。自四平地区南下的第7纵队,于27日在第9纵队一部配合下,攻占高桥和西海口。28日,第9纵队和炮兵纵队以猛烈的炮火突然袭击锦州飞机场,当即击毁飞机5架,控制了机场,切断了国民党军向锦州运送援兵的空运通道。同时,冀察热辽军区3个独立师攻占绥中。第4纵队继28日进占塔山后,又于29日攻占兴城,歼敌4000余人。
     我南下部队如猛虎下山,仅半个月左右,连克数城。为扫除锦州以北坚固屏障义县国民党守军,东北野战军从9月中旬即开始肃清义县外围据点。9月29日,第3纵队、第2纵队第5师、炮兵纵队主力经过充分准备,再次实施攻击,于30日全部扫清外围据点。10月1日开始攻城,经4小时激战,攻占义县,全歼守敌国民党第93军暂编第20师等部约万人。在义县作战中,东北军区炮兵司令失瑞亲临前线指挥,在入城察看战情时,不幸触雷牺牲。
     至此,东北野战军已歼敌2万,切断北宁线,完成对锦州国民党军的包围。
     为解锦州之围,蒋介石决定以新1军2个师,新3军3个师、新6军2个师、第49军2个师、第71军2个师,共11个师和3个骑兵旅,编成“西进兵团”,由廖耀湘统一指挥,首先攻占彰武、新立屯,策应长春守军突围,然后西进,与“东进兵团”协力,夹击锦州地区解放军,又以第52军3个师、第207师、新1军1个师及其他部队编成“防守兵团”,由第8兵团司令官周福成统一指挥,防守沈阳及铁岭、抚顺、本溪等地,箍制解放军。另以第53军控制辽河,维护西进兵团与沈阳的交通。6日,蒋介石在葫芦岛召开军事会议,部署海空军协同地面部队向锦州增援,并为这些军官打气,他说:这一次战役关系重大,等华北两个军及烟台一个军运到后,协同沈阳西进兵团包围锦州共军,然后接应沈阳主力到锦州。
     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及时判明了国民党军的企图,料定蒋介石、傅作义、卫立煌等频繁进行会商必是谋求接出长春守军和增援锦州的办法。9月29日,中央军委电示林彪、罗荣恒、刘亚楼,要求东北野战军应力求在援敌迫近之前迅速攻克锦州,指出这是取得战役主动权的关键。东北野战军领导在复电中也认为:“锦州是敌薄弱而又要害之处,故沈敌必大举增援,长春敌亦乘机撤退。”“故此次锦州战役可能演成全东北之大决战,可能造成收复锦州、长春和大量歼灭沈阳出援之敌的结果。”
     9月30日,林罗刘谭向部队发出关于准备夺取锦州、全歼东北敌人的战斗动员令,提出:“我在北宁线上第一步任务已胜利完成,第二步准备夺取锦州歼灭守敌,并准备打沈阳西援、北援之敌及长春突围之敌。”“锦州之战有可能发展为敌我两军主力的大决战。”
     10月2日晨,东北野战军领导得到了国民党军新5军及独立第95师海运葫芦岛的情报,顾虑锦州一时难于攻下,敌增援主力赶到可能使我陷入被动,即于10月2日22时致电军委,提出两个行动方案。10月3日9时,东北野战军领导未等军委复电,再电军委,表示决心“仍攻锦州”。并拟定如下部署:“以4纵和11纵全部及热河两个独立师对付锦西、葫芦岛方面敌两个师,以1、2、3、7、8、9共6个纵队攻锦州;以5、6、10、12共4个纵队对付沈阳增援之敌;以大、小、新、老9个独立师,对付长春突围之敌。”
     10月9日,锦州外围战开始。锦州是一座坚固设防的城市。它的四周坐落着帽儿山、大小紫荆山、罕王殿山等山峰,山势起伏绵延,锦州国民党军利用这种地势和日伪时期的工事,构成坚固的外围阵地。市区工事经过7期整修,以新市区土城垣和原来的老城为主干,依靠城北高地和城南小凌河、女儿河,构筑起以制高点和坚固的建筑物为支撑的主阵地,又以这些主阵地为主体,形成点与点相联、以点制面的纵深防御体系。城墙上密布明暗火力点,城墙外还设有壕沟、铁丝网和雷区。城内亦有依托高大建筑构成的各个核心据点。东北野战军约25万人攻打有10万守军的锦州,将是一场硬仗,一场苦仗。
     外围战斗一开始就相当激烈。国民党守军凭坚顽抗,反复争夺外围要点。城北配水池,位于高地之上,可以俯瞰全城,并控制着通向锦州城内的一条大道,是国民党军重点设防的据点之一。国民党军以800人的1个加强营据守,自称“第二个凡尔登”。东北野战军第3纵队7师经8小时的激战,攻克这个据点,又击退了国民党军30次增援和反扑。城南罕王殿山是锦州南面的一道屏障,第7、第9纵队向此发起攻击,经过一夜激战,两纵队分别占领了罕王殿以东、以西两阵地,接着,又击退国民党军的10多次反击。城东紫荆山是锦州东面的屏障,第8纵队攻占后,又被国民党军夺回。10日,第8纵队重新发起攻击,经过两小时激战,重占紫荆山。经过4天激战,东北野战军攻锦部队于10月13日攻占了锦州城北、城南、城东外围所有据点,将国民党军全部压缩于锦州城内。
     锦州外围国民党军肃清之后,为减少伤亡,东北野战军攻锦部队进入了紧张的攻城直接准备----近迫作业。东野攻锦部队以2/3的兵力,冒着敌人的飞机轰炸和炮火拦阻,不分昼夜抢挖交通壕。这种战法,是利用了义县战斗的战法,义县战斗时,我军利用交通壕通过开阔地直通义县城下,既减少了伤亡,又便于发起总攻。攻锦各纵队至总攻之前,完成了2万多米的交通壕,这样,虽然几十万大军云集锦州城外,但地面上基本看不见部队。面对东北野战军密如织网的土工作业和一条条伸到城墙跟前的交通壕,防守锦州的国民党军将领没有主张。
     在牡牛屯,野战军司令部召开军事会议,拟定总攻锦州和打援的具体作战方案。由于在锦州北部,解放军所占地势好,利于发扬火力,确定以城北为主要突击重点。城北主攻方向因为有配水池、化工厂两个坚固外围据点,除第2纵队、第3纵队两个纵队负责外,再把6纵的“攻坚老虎”第17师作为预备队,归3纵队指挥。炮兵的主力、坦克营全部放在城北支援主要突击方向。7纵、9纵仍由城南向北,配合由北部攻城的2纵、3纵夹击敌人。8纵由东向西突击。攻入城区后,先将敌人分割包围,再逐个歼灭。阻敌援兵的部队,由第2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指挥,部署是:4纵、11纵及热河两个独立师位于打渔山、塔山和虹螺岘一线,阻击葫芦岛和锦西方向的援敌;热河独8师在山海关地区佯动,牵制关内敌人;5纵、10纵、6纵(缺17师)、1纵之第3师、内蒙古军区骑1师和辽南独立第2师,位于新民以西和以北地区,堵击由沈阳出援的廖耀湘兵团。1纵(缺第3师)位于锦州和塔山之间的高桥,作为战役总预备队,既可北攻锦州,也可南援塔山。
     10月14日,总攻锦州开始。上午10时,炮火准备。几百门大炮同时怒吼,这是解放军第一次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使用如此大量而又密集的炮火。在炮火覆盖下,蒋军阵地成为一片火海和废墟。攻城部队利用交通壕的掩护,迅速向前运动。11时,南北两个突击集团在炮火掩护和坦克支援下,全线发起猛烈冲击。迅速突破城垣之后,北集团第2纵队沿惠安街、良安街插入,第3纵队主力由伪省署东侧越墙入城,第6纵队17师也从康德街、大同街相继突入市区。南集团第7、第9纵队涉过小凌河,同时突破锦州南面城防,尔后向市区纵深攻击。随后,东集团第8纵队等部也突入城内。各部队进城后与敌展开激烈的巷战。我军采取穿插、迂回包围等战术,首先将城区守军插乱、割裂,后续部队则在炮火、坦克的掩护下,以火力、爆破、突击相结合的攻坚战术对固守据点之敌实施攻击。
     15日拂晓前,各路攻城部队先后在白云公园、中央银行地带会师,摧毁了国民党东北“剿总”锦州指挥所及第6兵团司令部和93军军部。锦州国民党军残存部队退守老城,企图负隅顽抗。东北野战军攻锦部队立即组织第2、第7纵队攻歼老城之敌。经过激战,第2纵队由西北角、第7纵队由东南角攻入城内,至下午6时,全歼锦州残存国民党军。
     锦州解放了。从10月14日10时至10月15日18时,31小时的激战终于结束了。东北野战军全歼锦州10万国民党守军,俘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中将司令范汉杰、中将冀热辽边区司令贺奎、第6兵团司令卢浚泉、副司令杨宏光、93军军长盛家兴等31人。东北野战军自己伤亡2.4万人。
    五、打援及塔山阻击战
     锦州能否攻下或能否以较小的代价攻下,还取决于能否挡住向锦州的援敌。当得知敌“东进兵团”援锦的情况时,林彪对近在咫尺的这一“客人”却颇有几分担心。他对参谋长刘亚楼说:“我们的饭菜只够请一桌客,现在突然来了两桌客人,两锦相距约50多公里,万一堵不住敌人,攻锦部队就要受到很大的威胁。”
     “第4纵队在这两天已先后到达塔山地区。已命令他们在打渔山、塔山、白台山部署顽强的攻势防御,现正在积极地构筑工事。那里还有第11纵队,配合4纵防堵。一共两个纵队及两个独立师阻挡敌人,保证我们攻克锦州,我看没有问题。再说还有总预备队第1纵队摆在高桥,随时可以增援。”刘亚楼用坚定的口气回答说。
     蒋介石在葫芦岛这个弹丸之地,竟摆了9个师的兵力,并且还准备从山东再海运两个师来。这样,阻击部队将以8个师对敌有海空炮火支援的11个师,任务十分艰巨。塔山一线是防线中最敏感的地方,扼守此线的是第4纵队。为了打好对保证攻击锦州有决定意义的塔山阵地防御战,罗荣桓特别对苏静说:“4纵、11纵和两个独立师的任务就是把敌人隔在塔山以南,以便保证我们能够顺利攻下锦州。”10月10日,苏静抵达4纵,听取了吴克华司令员和莫文骅政委的情况介绍后,发电报告林罗刘:4纵对守塔山决心很大,部队急需大量手榴弹。林罗刘立即命令从直属部队抽调一部分手榴弹给4纵济急,同时告后方迅速补给。
     10月10日,国民党的“东进兵团”展开了3至5个师的兵力,在大炮、飞机及军舰炮火的掩护下,连日猛犯锦州西南40公里的塔山。由沈阳出动的廖耀湘“西进兵团”,也于10月11日到13日先后进占了彰武及新立屯以东一线地区,将东北解放军由通辽经彰武到阜新、义县的后方供给线截断。
     阻击国民党“东进兵团”的塔山阻击战,连续进行了7天7夜。蒋介石对进攻塔山、打开援锦的通路十分重视,曾于10月6日亲临葫芦岛进行部署。为了夺取塔山,国民党军队在督战队驱赶下,成连成营,包括用“军官团”、“敢死队”的名义,轮番向解放军8公里宽的阵地冲击。从飞机上扔下的炸弹,从军舰上和滩头阵地发射的炮弹,几十分钟内就倾泻了几千发,土炸松了好几尺,地表工事全被摧毁。一批敌人被打倒,另一批又冲上来。在许多阵地上,指战员们同敌人进行了激烈的白刃格斗。前沿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敌人遗尸6000余具,始终未能前进一步。
10月14日,总攻锦州开始后,锦西的援锦兵团又以4个师兵力,沿8公里正面向塔山一线发起总攻,一波接着一波,反复冲杀,还是没能突破解放军的防线。15日,锦州面临破城之际,锦西国民党军开始作最后的绝望的进攻。侯镜如同时展开5个师,改变先用炮火轰击的办法,利用拂晓,乘解放军疲惫困乏之际,先以一部突然袭击。解放军紧急应战,在阵地上同国民党军短兵相接,挫败了国民党军的偷袭企图。随即,国民党军又发起全线集团冲击,经过多次反复冲击,至15日12时,国民党军停止进攻,全线撤退。
     至此,塔山阻击战告一段落,东北野战军阻援部队同国民党军增援部队鏖战6昼夜,国民党军伤亡6549人,其中包括5名团长。解放军伤亡3571人。在锦州之战中,塔山阻援部队建立了奇功,为主攻部队攻占锦州提供了最有力的保障,成绩突击的几个团,分别荣获了“塔山英雄团”、“守备英雄团”和“白塔山英雄团”的光荣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