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大事记

 

  . 1948年9月24日,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代政委粟裕向中央军委发出电报,建议进行淮海战役。并提出三个具体方案:第一个方案是:举行淮海战役,即第一阶段,乘两淮敌兵力空虚,由苏北兵团司令员韦国清指挥所部,攻占淮阴、淮安、高邮、宝应,野战军主力位于宿迁至运河车站线,准备歼击由徐州方面来援之敌。第二阶段,用3个纵队攻占海州、连云港,结束战役。尔后华东野战军全军转入休整。第二个方案是:只进行海州作战,仅以攻占海州、新浦、连云港等地为目的,并以主力控制于新安镇、运河车站南北及峄枣线,以备战姿态进行休整。第三个方案是:全力向南求歼由徐州增援济南之敌一部。在上述三个方案中,粟裕认为举行淮海战役一案最有利。

  • 9月25日19时,中央回电华东野战军,同意举行淮海战役,并提出进行三个作战:一是歼灭黄伯韬兵团于新安、运河之线。二是歼灭两淮高宝地区之敌。三是歼灭海州、连云港、灌云地区之敌。
  • 9月27日,黄伯韬兵团即开始返回新安镇地区,李弥兵团由徐州地区进到徐州以东运河以西的碾庄、曹八集地区,面邱清泉兵团则由鲁西南成武、单县退回陇海路徐州以西的商丘、砀山地区。
  • 10月11日,中央军委对淮海战役提出了具体部署:第一阶段的重心是集中兵力歼灭黄伯韬兵团,并钳制邱李兵团。应以6至7个纵队分割歼灭黄伯韬所属3个整编师,以8至10个纵队,阻击由徐州东援的邱清泉、李弥兵团。第二阶段,以大约五个纵队攻歼海州、新浦、连云港、灌云地区之敌,而以其余兵团担任钳制邱李兵团。第三阶段,在两淮方面,以五个纵队左右的兵力去担任攻击,而以其余主力担任打援及钳制。与25日电报相比,第二、第三阶段歼敌目标作了较大调整。
  • 10月11日,毛泽东致电刘伯承、陈毅、邓小平,指出蒋介石已电令郑州孙元良兵团3个师东进,你们应即速部署以攻击郑州徐州线歼敌一部之方法,牵制孙元良。
  • 10月19日,中原野战军4个纵队向郑州开进,拟举行郑州战役,吸引孙元良兵团西返援救,而不使其靠近徐州。
  • 10月21日,中原野战军解放郑州,此役解放军歼敌1.1万余人,自己仅伤亡345人。10月24日,国民党军第4绥靖区部队放弃开封东撤,开封第二次解放(第一次是1948年6月)。至此,河南省境内的洛阳、郑州、开封三大名城均获解放。
  • 10月24日,陈毅、邓小平向中央军委提出中原野战军主力东进的三个方案:一案是华东野战军发起淮海战役后,乘邱清泉兵团东进,黄维兵团又远在豫西,集中中原野战军4个纵队和华东野战军2个纵队,歼开封、徐州线上之孙元良兵团;二案是如孙元良兵团不好打,则以6日行程于11月10日左右进至徐蚌线,实行军委原定任务;三案是如黄维兵团孤军东进,亦属歼击其一两个师之良机。
  • 10月27日,中原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第1、第3、第4、第9纵队)由郑州地区东进,11月初进至睢县、柘城、毫县及商丘以南之间地区。
  • 10月31日,粟裕向中共中央军委建议,鉴于“此次战役规模很大,请陈军长、邓政委统一指挥”。11月1日,中央军委接受了粟裕的意见,决定整个战役统一受陈、邓指挥。
  • 11月初,蒋介石在徐蚌地区集结的兵力,连同重新组建的,计7个兵团部、2个绥靖区司令部、34个军部、82个师,约80万人。而人民解放军投入的总兵力比国民党军少,约60万人。毛泽东将此时形势比喻为“一锅夹生饭”,即是说,在兵力对比上同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的条件尚不完全具备,但当毛泽东接到前线指挥员关于徐州刘峙集团可能南撤的电报后,立即作出了同蒋介石的这个最大最强的战略集团进行战略决战,将其就地全歼的英明决策。
  • 11月9日16时,毛泽东致电陈毅、邓小平、粟裕等人:1、徐州敌有总退却模样,你们迅速部署截断敌退路,以利围歼是正确的。2、陈邓直接指挥各部,包括一、三、四、九纵,应直出宿县,截断宿蚌路,四纵不应在黄口附近打邱清泉,而应迅速攻宿县,一纵在解决一八一师后,应立即去宿县。华野三、广两纵的任务,是对付邱清泉,但应位于萧县地区,从南面向黄口、徐州线攻击,以便与宿县我军联结。如敌向南总退却时,则集中六个纵队歼灭之。3、粟陈张应令谭王集中七、十、十三纵及由南向北之十一纵,以全力向李弥兵团攻击,用迅速手段歼灭该兵团的全部或大部,控制并截断徐州至运河车站之间的铁路,运东主力则歼灭黄兵团。毛泽东进一步指出:现在不是让敌人退到淮河以南或长江以南的问题,而是第一步(即淮海战役)歼敌主力于淮河以北,第二步(即将举行的江淮战役)歼敌余部于长江以北的问题。

    这样,淮海战役就由原定打淮阴、淮安,打海州、连云港,歼灭黄伯韬兵团等部十几个师,发展为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黄海之滨,西至豫皖边境,北自陇海铁路两侧,南达淮河的广阔战场上,同国民党军进行大决战。

  • 11月9日,国民党第三绥靖区所属第59军、77军的3个半师共2.3万人,在何基沣、张克侠两将军的率领下,在贾汪、台儿庄地区起义,加入人民解放军行列。
  • 11月10日,山东兵团神速越过老河南下,第10纵队逼进徐州东北之东贺村,第7纵队控制大许家、单集之间地区,第13纵队攻占陇海路上之曹八集,切断了黄伯韬兵团退向徐州的道路。11日,华东野战军第4、第6、第8、第9纵队用各种办法迅速渡过运河,将黄伯韬兵团4个军合围在以碾庄圩为中心,南北3公里,东西6公里的区域内。

    华东野战军决定以5个纵队(第4、第6、第8、第9、第13纵队)组成突击集团,由陈士渠指挥歼击黄兵团;以7个纵队组成阻援、打援集团,其中以第7、第10、第11纵队由王建安、谭震林指挥,位于侯集、林佟山到大许家地域,进行正面防御,以第2、第12、鲁中南纵队和中原野战军等11个纵队,由韦国清、吉洛指挥,逼近徐州东南,侧击东援的邱清泉、李弥兵团;以第1纵队位于单集地区为预备队。与此同时,杜聿明提出两个作战方案:第1案:以黄伯韬兵团坚守碾庄圩7-10天,以第13兵团守备徐州;以72军为总预备队,以第2兵团、第16兵团会合第12兵团先击破中原野战军6个纵队,然后回师东向,击破华东野战军,以解黄伯韬之围。第2案:以第16兵团守备徐州,以第2兵团、第13兵团之全力解黄伯韬兵团之围,同时令第12兵团向徐州急进,以第72军为总预备队。经过比较,采纳了第2方案。

  • 11月12日,陈士渠指挥突击集团开始对黄伯韬兵团发起猛攻。但是,进攻3天,伤亡颇大,进展不快。
  • 11月13日9时,邱、李两兵团以空、步、炮兵协同动作,向解放军阻援部队阵地发起攻击。晚上统计当日进度,国民党军各部队,进展少者三四公里,多者六七公里。而从国民党军攻击位置开始,到碾庄圩距离不过四十公里。照此进度,一周内就可打到碾庄圩附近,解黄伯韬之围。但第二天,杜聿明发现解放军的打援部队,越打越强大。这一天,邱清泉兵团竟毫无进展。
  • 11月19日20时,我第4、第6、第8、第9纵队总攻碾庄圩,至20日拂晓,全歼守军。黄伯韬转移到大院上,指挥第64军、第25军残部作最后抵抗。22日晨4时左右,大院上及附近村落国民党军残部皆被歼灭。黄伯韬被击毙。至此,黄伯韬兵团的5个军10个师共12万人马全部被解放军歼灭了。以歼灭黄伯韬兵团为标志,淮海战役第一阶段胜利结束,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有生力量17.8万多人。
  • 1948年11月23日,国民党一次重要军事会议在南京黄埔路国民党国防部举行。会议的主要议题是研究黄伯韬兵团被歼灭后,如何避免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被歼。该会议确定了国民党军下一步的作战方案:以徐蚌地区现有兵力,从南北两面对进,打通徐蚌路,将徐州守军撤至淮河以南。即由徐州主力向褚兰攻击至时村、符离集,黄维、李延年则向宿县进攻,南北对进打通津浦路徐蚌段。
  • 11月23日9时,黄维兵团开始向浍河南岸南坪集发起攻击。而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却停止在任桥、花庄集地区,不敢继续北进,邱清泉、李弥兵团则由大许家地区缩回徐州。于是,出现了黄维兵团单独前进的孤立突出的态势。
  • 11月23日22时,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向中央去电,决定先打黄维兵团。具体部署是:放弃南坪集,再缩至南坪集十余里处布置一个囊形阵地,吸引黄维18军过河展开,而以4、9纵队吸住该敌,并利用浍河割断其与南岸3个军之联系。同时以1、2、3、6纵队及王张11纵向浍河南岸之敌出击,求得先割歼其两三个师。11月24日下午15时,中央军委同意先打黄维。

    具体部署如下:第4纵队于11月23日晚放弃南坪集,转至徐家桥、朱口、伍家湖、半埠店一线,第3纵队位于孙町集,第1纵队位于郭家集、界沟集,第2纵队位于白沙集,第6纵队并陕南第12旅位曹市集,第11纵队位胡沟集,布成袋形阵地,待黄维兵团北渡浍河,进入预定歼灭区时,两翼对进,配合正面第4、第9纵队实施向心突击,将其分割合围于浍河南北,各个歼灭。另调华东野战军第7纵队和特纵炮兵一部,归中原野战军首长指挥,参加对黄维兵团的作战。
     粟裕、陈士渠、张震以华东野战军第2、第6、第10、第13等5个纵队和江淮军区部队南下寻机歼李延年、刘汝明兵团,以第1、第3、第4、第8、第9、第12,鲁中南、两广等8个纵队及冀鲁豫军区独立第1、第3旅组成北线阻援集团,统归谭震林、王建安指挥,在徐州以南津浦路两侧,对徐州构成弧形正面和纵深的多道防御阵地,坚决阻击徐州邱、李、孙兵团南进。

  • 11月24日晚,中原野战军第3、第1、第2纵队从西北面、西面,第4、第9纵队从北面、东北面,第6纵队从南面,第11纵队从东面,全线出击。至25日,中原野战军将黄维兵团4个军包围于以双堆集为中心的区域内。在中原野战军猛烈攻击下,黄维兵团极为混乱。
  • 经过近10日的顽抗,黄维兵团拒绝投降。12月13日晚,人民解放军总攻开始,至15日晚24左右,黄维兵团被全歼,兵团司令官黄维、副司令官吴绍周被俘。
  • 11月28日,蒋介石如刘峙、杜聿明到南京研究对策。会上,蒋介石决定放弃徐州,出来再打。杜聿明主张:“让黄维守着,牵制敌人,将徐州的部队撤出,经水城到达蒙城、涡阳、阜阳间地区,以淮河作依托,再向敌人攻击,以角黄维之围。”杜聿明返回徐州后,指挥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计划迅速沿徐州、萧县、永城公路撤退,第一步到达永城附近,第二步到达蒙城、涡阳地区,然后再向北接出黄维兵团。
  • 11月29日,粟裕等人根据侦听的情报,判断:邱、李、孙兵团有倾巢南犯增援黄维就便南撤,或乘我主力围歼黄维兵团未解决战斗,及李、刘兵团南撤我主力南追之机,即集中二等部队向我攻击,主力乘隙向南,或向两淮突围。根据这个判断,粟裕调整了部署:重点放在徐州东南,以6个纵队位于津浦铁路以东徐州东南方向;以两个纵队位于铁路西侧徐州西南方向,以第10纵队位于灵壁西北杨疃集、唐圩子地区,第2纵队位于固镇,第11纵队位于固镇西南姚集、瓦疃集地区。
  • 11月30日拂晓,杜聿明以一部兵力继续在徐州以南发动攻击,迷惑解放军,主力及徐州地区党政机关人员和部分青年学生,共约30万人,沿徐州、萧县公路,多路蜂拥而下。
  • 12月3日拂晓,华东野战军跟踪追击的纵队在萧县西南瓦子口、孟集地区追上了敌人,迂回的各纵队则出到大回村、五户张集线,堵住了杜聿明集团向永城的通道。华东野战军在南面实行堵击,在东西北三面实行猛烈突击,终于在12月4日,将杜聿明集团合围在距徐州约65公里的李石林、陈官庄、青龙集地区内,从而为歼灭该集团创造了条件。
  • 12月6日晚,孙元良兵团以师为单位向西北方向突围。各师经过邱清泉兵团第5军阵地先向南,拟过一道河流后再折向西北,不料过河后,即遭到解放军的火力射击,陷入混乱,待要缩回时,又遭第5军火力杀伤。两面受击,伤亡惨重。逃出者均被歼灭,两个军长被俘,仅孙元良率数十人侥幸逃脱。
  • 12月中旬至1949年元月6日:华东野战军进行休整,对杜聿明集团实行“围而不歼。”
  • 1949年1月2日,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粟裕下达了总攻杜聿明集团的命令,确定采取先歼包围圈东部的李弥兵团,尔后攻歼邱清泉兵团的步骤。第一步作战部署是:以10个纵队共25个师,分成东、北、南三个突击集团,担任第一线突击,以7个纵队共17个师,使用于外线堵击并作为预备队。东集团,以第10纵队司令员宋时轮、政委刘培善统一指挥第3、第4、第10、渤海纵队、冀鲁豫军区独立第1、第3旅,加上北集团的第1纵队,担任分割围歼李弥兵团之任务。北集团,以谭震林、王建安统一指挥第1、第9、第12纵队,由北向西南攻击;南集团,以韦国清、吉洛统一指挥第2、第8、第11纵队,由南向北攻击。
  • 1月6日15时30分,华东野战军各突击集团向被围之敌发起总攻。在强大炮火掩护下,我突击部队以分割穿插战术,从不同方向勇猛插入敌纵深。经激战迄18时左右,大部攻击部队均完成预定计划,分别攻克何庄、窦凹、李楼、郭营、李明庄等13个村庄,歼敌4个整团、7个团大部和两个团一部共万余人,俘7000余人。
  • 1月7日,各部继续向敌纵深攻击。至22时,解放军各部占领青龙集等敌据点20余处,又歼敌3个整团,俘3000余人。李弥兵团惧遭各个歼灭,放弃多个村庄和要点,收缩至邱清泉兵团的防区。
  • 1月9日上午,杜集团残部分别向寇庄、郭营、刘楼、王花园、左砦攻击,企图夺路向西突围。为配合突围,空军出动20余架飞机对第8纵队与渤海纵队阵地狂轰滥炸,并施放毒气,第8、第9和渤纵等部顽强阻击,使共突围企图不能得逞。

    华东野战军东北两个集团乘势发起猛烈的攻击。第1纵队于下午攻克朱小庄,歼敌第54师1个团,遭敌施放毒气所阻,与敌隔河对峙。第4纵队对第70军驻地胡庄及贾庄展开攻击,继又攻占朱楼、竹安楼,逼崔庄之敌第42师残部投降。第10纵队于攻歼陆菜园等地之敌后,亦同第4纵队并肩西进。第3纵队于歼陈楼守敌后,亦向西进击。24时,胡庄第72军军部向第10纵队投降。

  • 10日凌晨2时,第10纵队又协同第4纵队攻下李弥兵团黄庄户要点。至此,第4、第10、第3纵队已逼近杜聿明、邱清泉指挥中心陈官庄及陈庄。
  • 10日晨,华东野战军全线发起攻击与追击。第10、第4纵队在第3纵队配合下,攻占陈官庄。第4纵队另一部在第1纵队配合下,攻克陈庄。敌军各部失掉指挥中心,便整师整团地投降。至10日10时止,已基本解决战斗。至此,杜聿明集团1个“剿总”前进指挥部,两个兵团部,8个军部20个师部共16万余人全部被歼。杜聿明被活捉,邱清泉被击毙,李弥被我军俘虏后,隐瞒了身份才得以潜逃。

    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在南线历时66天的淮海大决战落下了帷幕。在这个战役中,人民解放军伤亡13万余人,歼灭国民党军55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