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雄师过大江

    1949年初,蒋介石宣布下野,曾经坐视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丧失殆尽,然后利用和谈逼蒋下野的桂系如愿以偿了,李宗仁当上了代总统。李宗仁上台后,表示要立刻办三件事:第一与中共谋和,结束内战;第二谋求内部团结,加强民主改革,收拾民心,并阻止解放军渡江;第三争取美援,制止比解放军威胁更大的通货膨胀。李宗仁与蒋介石一样,并非要真正的和平,他所要的不过是保存实力与共产党划江而治。
     国民党军为阻止我军渡江南进,到1949年4月初为止在宜昌至上海间1800余公里的长江沿线,部署了115个师约70万人的兵力,其中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部75个师约45万人,布防于江西湖口到上海间800余公里的地段上;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白崇禧部40个师约25万人,布防于湖口到宜昌间近千公里的地段上。另以海军海防第二舰队和江防舰队一部共有军舰26艘,炮艇56艘分驻安庆、芜湖、南京、镇江、上海等地,以江防舰队主力计舰艇40余艘分驻宜昌、汉口、九江,沿江巡逻;空军4个大队以南京、上海、武汉为基地,支援陆军作战。同时,美英等帝国主义国家的舰艇也停泊于上海,有可能对我军渡江作战进行武装干涉。
     长江是我国第一大河,下游江面宽达2至10余公里,历来被称为天堑。水位在4、5月间开始上涨,特别是5月桃花讯期,不仅水位猛涨,而且风浪高达50余厘米,如遇大海潮,则入海地段江水倒流。沿江各省多为水网稻田地,河流湖泊较多,不利于大兵团行动。防守长江下游地段的汤恩伯集团,以一部兵力控制江北沿岸若干据点,作为警戒阵地,重点置于南京以东地区,并在纵深控制一定机动兵力,企图在我军渡江时,凭借长江天险,依托既设工事,在海空军配合下,大量杀伤我军于半渡之时,或消灭我军于滩头阵地;如江防被我突破,则分别撤至上海及浙赣铁路组织新的防御。其具体部署是:以淞沪警备司令部所属第37、第52、第75军防守苏州至上海地区;第一绥靖区所属第4、第21、第51、第123军防守镇江至江阴段,以第54军位于丹阳、武进地区为预备队;第6兵团及首都卫戍总部所属第28、第45、第99军防守南京及其东西地段;第七绥靖区所属第20、第66、第88军防守马鞍山至铜陵段,另以第17兵团所属第106军位于泾县、宁国地区为该防御地段预备队;第8兵团所属第55、第68、第96军防守铜陵到湖口段。此外,还以第18、第67、第73、第74、第85、第87共20余个师位于浙赣铁路及浙东地区,担任第二线防御。防守湖口至宜昌段的白崇禧集团,以27个师直接担任江防,以13个师位于长沙、南昌地区,其中,白部主力第3兵团位于武汉及其以东之九江、安庆地区。
在中国的历史上,长江曾让无数的兵家吃过败仗,使中华大地数度出现分裂割据的局面。曹操赤壁惨败,于是三国鼎足;由于长江的阻隔,“南北朝”对峙将近百年;每一次改朝换代,长江都发挥了她的巨大作用。但是在毛泽东的眼里,长江绝不能成为永久的分界线!
     1948年12月底,毛泽东为新华社写成了一篇题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表达了打过长江的强烈愿望。1949年1月,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开政治局会议,对形势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再次表明了要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信心。向长江以南进军,是人民解放军的既定方针,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中央军委于1949年2月3日至3月20日先后决定:以第2、第3野战军的7个兵团24个军及地方部队100万人,准备于4月间发起渡江战役。
     3月31日,总前委制订《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并报中央军委。《纲要》决定以第二、第三两野战军组成东、中、西3个突击集团,采取宽正面、有重点的多路突击的战法,于4月15日18时在江苏靖江至安徽望江段实施渡江作战,首先歼灭沿江防御之敌,然后向南发展,占领苏南、皖南及浙江全省,夺取南京、上海、杭州等城,彻底摧毁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政治、经济中心。《纲要》将战役区分为三个作战阶段:第一阶段达成渡江任务,实行战役展开;第二阶段割裂和包围敌人,确实控制浙赣路一段,断敌退路;第三阶段分别歼灭被包围之敌,完成全战役。
     《纲要》规定的第一阶段作战计划和第二、第三野战军的具体部署是:以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指挥第20、第26、第34、第35军,第10兵团指挥第23、第28、第29、第31军及苏北军区3个独立旅共35万人,由第三野战军代司令员粟裕、参谋长张震指挥,组成东突击集团,其中第8兵团指挥之第35、第34两个军以积极佯攻的手段,吸引和钳制浦口、仪征地区之敌;其余6个军由三江营至张黄港段渡江,成功后,以一部兵力歼灭沿江当面之敌,巩固滩头阵地,主力迅速向宁沪杭铁路挺进,控制该路一段,阻击南京、镇江之敌东逃和上海之敌西援,然后扩张战果,派部队向西发展,切断宁杭公路,封闭南京、镇江地区之敌的南逃通路,尔后会同中突击集团歼灭被围之敌。
     以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指挥第21、第22、第24军,第9兵团指挥第25、第27、第30、第33军共30万人,组成中突击集团,由第三野战军副政治委员谭震林指挥,在裕溪口至棕阳镇段渡江,成功后,以一部兵力歼灭沿江守敌,并监视芜湖之敌,主力迅速东进,与东集团会合,完成对宁、沪、杭地区之敌的割裂包围,尔后会同东集团各个歼灭宁、镇地区之敌。为求得中、东两集团行动上的协调,迅速合围宁、镇之敌,中集团渡江后统归粟裕、张震指挥。
     以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之第10、第11、第12军,第4兵团之第13、第14、第15军,第5兵团之第16、第17、第18军及地方部队共35万人,组成西突击集团,由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副政治委员张际春、参谋长李达指挥,在棕阳镇至望江段渡江。渡江成功后,以一个兵团用最快速度挺进至浙赣线庽州及其以西、以北地区,确实控制浙赣路一段及屯溪南北公路,切断汤恩伯集团的退路及其与白崇禧集团的联系;主力沿江东进,接替第9兵团监视并歼灭芜湖敌军的任务,尔后准备参加夺取南京的作战。
     以第四野战军先遣兵团所属第40、第43军和中原军区部队共20万人,归刘伯承指挥,占领武汉以北及其以东地区,以积极行动钳制白崇禧集团,配合第二、第三野战军之渡江作战。
     4月3日,中央军委批准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
     经过大量准备,百万大军的渡江已经准备就绪,渡江战役犹如箭在弦上。
     4月20日夜,我中集团按预定计划发起渡江战役。20时整,我中集团第一梯队第24、第25、第27、第21军在强大炮火掩护下,冒着敌舰和江防炮火的拦截,首先起渡,迅速占领了一些江心洲,并突破鲁港至铜陵段敌防线,打退了敌军的多次反扑,在对岸建立了滩头阵地,接着向敌纵深发展进攻。
     4月21日,毛泽东、朱德下达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进军命令。4月21日黄昏,在西起安庆东到江阴的长江北岸,成千上万门大炮一齐向长江南岸蒋军阵地怒吼起来,大江南岸顿时间被猛烈炮火所击起的尘土吞没了。扬帆待发的战船,顷刻间撒满江面,潮水般的支前大军,迅速地向各个渡口的临时码头涌来。万船竞发的场面,伴随着大江上被炮弹击起的水柱,构成一幅令人惊心动魄的壮观画面。
     战役全面展开后,我东集团主力迅速突破了长山、天生港、扬中敌之防御阵地,击退了敌3个军从江阴等地的多次反击,于22日进至香山、南闸、百丈一线,建立了东西50余公里,南北10余公里的滩头阵地,并争取了江阴要塞守军7000余人起义,控制了江阴炮台,封锁了江面。西集团主力也于当夜在预定地段顺利突破敌人江防阵地,于22日占领彭泽、东流等地。中集团主力则继续发展攻势,占领南陵,歼敌第88军大部。至此,敌长江防线已全面被我军突破。所谓突不破的长江天险已荡然无存。
     在我军渡江时,英帝国主义军舰共4艘公然炮击长江北岸我军。我当即予以猛烈还击,将其中的紫石英号击伤于镇江附近江面,其余3艘逃往上海。
     敌江防被我全线突破后,于22日下午仓促部署总退却。芜湖以西之敌向浙赣铁路退却,芜湖以东、常州以西地区之敌向杭州方向撤退,常州以东地区之敌向上海撤退,企图在浙赣路和上海地区组织新的防御。我军当即迅猛向敌防御纵深发展攻势。23日,东集团主力相继解放丹阳、常州、无锡等城,切断了宁沪铁路。敌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率25艘舰艇在南京以东江面起义,另一部23艘舰艇在镇江江面向我投降,国民党政府留在南京的一部分机构仓皇迁移广州。我第8兵团一部于当晚渡过长江,进占南京、镇江。中集团一部占领芜湖,主力渡过青玟江,并在湾址地区歼敌第20军大部和第99军一部。西集团乘胜攻占贵池、青阳等地,歼敌第8兵团一部。
     南京的解放,标志着蒋介石国民党22年的反动统治从此宣告灭亡,中国人民革命战争即将取得全国的胜利。